政經人文

李峻嶸:由球員白鶴失言看媒體和「香港人」

網上不少人叫白鶴返大陸,更令人難受。白鶴有搞假結婚嗎?白鶴有騙綜援嗎?當然沒有!

日前香港球會東方球員白鶴(中)在微博的留言引起香港網民聲討。
日前香港球會東方球員白鶴(中)在微博的留言引起香港網民聲討。網上圖片

如果有一名男性公眾人物在 Facebook 留言說:「那個女的特首參選人不尊重市民,我絕不支持她!」這留言會引起我們質疑這個男性公眾人物仇視女性、歧視女性嗎?

白鶴失言應當受批評

日前香港球會東方球員白鶴在微博上留言,所引發的風波,本只是各地足球圈內常見的紛爭。金判坤說因為要重用年輕球員,而在決選本月底到西亞參賽的港隊名單時棄用白鶴。原來白鶴早年在金判坤麾下效力南華時,已與對方有嫌隙,今次又不滿金判坤提出的落選理由,所以就公開炮轟金判坤和聲言不再為金判均執教的港隊上陣。

代表隊/國家隊徵召球員,牽涉到代表隊/國家隊、球會、教練和球員本人的利益和地位,外人實在難以判斷誰是誰非。一則留言帶來了無數罵聲,近因是白鶴兩度不必要地提及金判坤是南韓人。雖然不能單憑這點說白鶴的言論有歧視性質,但就如上段所舉的例子一樣,在批評別人時不必要地提及對方的性別/國籍,無疑是不恰當的。所以就這次失言,白鶴應受到批評。當然,政治不正確的留言在互聯網世界多不勝數,但職業球員作為公眾人物,其失言帶來的後果可大可小。足總、港超聯以至超聯各球會應考慮汲取經驗,設法教導球員公開發言時應注意的事項。

負責任媒體應有操守

香港網民聲討白鶴,主因多是認為他是在配合內地的反韓風潮。或者白鶴早已怕有人會誤讀他的決定,所以在該則微博留言時,已表明「不存在政治」。網民有多少讀過白鶴在微博全文,我無法得知。但如果大部分人都是依賴網上具影響力的專頁來獲悉白鶴的留言,那誤解事件的起因就是「理所當然」。例如《立場新聞》的圖片雖然註明了白鶴那「不存在政治」五個字,但報導的第一句就是「中韓關係緊張之際」。《蘋果日報》網上版更索性以「【中韓反目】中韓交惡燒到香港隊 白鶴唔妥金判坤即時退隊」為標題。讀者如果只看標題不看內文,就自然會認為白鶴的決定是因為反韓。

不過,最令人痛心的大概是長年以公信力為號召的《明報》。該報網上版的配圖寫上:「國援白鶴:『退出由韓國人帶領的港隊』」。首先,白鶴早已不是以國援身份在港踢球。如果今天的白鶴仍然被稱為「國援」,伊達等已是港腳的非華裔歸化兵應要叫「外援」嗎?更離譜的是,「退出由韓國人帶領的港隊」一句是用引號括着的,這令讀者覺得這是白鶴的原文。而事實上,白鶴寫的是「退出由韓國人(金教練)所帶領的香港隊」。「金教練」三字消失,句子的意思就差很遠了。

當然,大家有權堅信白鶴是因為反韓才退隊。但如果根據微博整篇留言的內容,白鶴已經很明顯是在抱怨金判坤不信任和不尊重他個人了。負責任的媒體是不是應該為讀者解讀一下,或者採訪白鶴和金判坤本人,在報導時將焦點放在白鶴和金判坤二人的矛盾上,而不是為求博取更多點擊而穿鑿附會地將事件與內地的反韓風潮連繫起來?

「原罪」就是「原罪」

網上不少人叫白鶴返大陸(當中更有是公眾人物),更令人難受。白鶴有搞假結婚嗎?白鶴有騙綜援嗎?當然沒有!有人說他不想做香港人,但怎樣才算是想做香港人呢?退隊就是不愛港嗎?可是白鶴在微博表明他只是不願在金判坤執教下的港隊效力,因為他退隊是「直到香港代表隊不再由(韓國人金教練)帶領為止!我仍然盼望再次和這幫朋友並肩作戰」。

相對於那些曾經披上港隊球衣卻買港隊輸的香港出生球員、多年來不少曾經因為嫌待遇欠佳或者其他原因而對為代表隊出戰不感興趣的本土球員、那些為了維護球會利益而干預港隊選拔球員的老闆,白鶴對港隊的貢獻比他們少嗎?如果因為堅持白鶴退隊的真正理由是反韓,所以覺得白鶴應該返大陸,你會叫公開挺林鄭月娥的黃金寶和陳念慈怎樣呢?

三年前,中國足協推出了一張海報,內容提到了香港隊是一支由不同膚色球員組色的「有層次的球隊」,大量香港市民直斥該海報帶有歧視色彩。海報爭議不但令香港男子足球隊成為本土情感的代表,不少人更以香港隊球員的多元背景,來反襯中國民族主義者的封閉和狹隘。那些要白鶴滾出香港的人,當年很可能也曾為中國足協那張海報而憤怒過。可惜,當年的怒火不代表大家真是反歧視和接受多元的「香港人」身份。

就算為過港足賣命,「原罪」就是「原罪」。

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經作者授權編修轉載。

(李峻嶸,球迷;「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版主,著有《足球王國,戰後初期的香港足球》一書)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