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來了 國際

特朗普國安團隊沒人懂中國?

廣受歡迎的新國安顧問,他的書單裏唯獨沒有關於中國的書,連在美國知名度頗高的《孫子兵法》也榜上無名。


麥克馬斯特 (H.R. McMaster) 不久前被特朗普任命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麥克馬斯特 (H.R. McMaster) 不久前被特朗普任命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攝:Nicholas kamm/AFP

特朗普上台以來,人事任命多伴隨風波。唯獨新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接替因醜聞下台的弗林(Michael Flynn)這一新任命,得到了軍政界一致好評,就連特朗普在黨內最大的反對者麥凱恩都對此表示歡迎。華府人士如此形容:「沒有人不為此高興」。

借麥克馬斯特任命,來看看特朗普的國安團隊與政策猜想。一年前,我曾在華盛頓智庫CSIS講台上見過這位美軍陸軍中將。他身材魁梧,頂着光頭,在這個場合演講的人通常站穩在講台前念稿。而他在台前踱步,眼光掃射全場,講話時配以諸多手勢。令人想起他的綽號:「打破陳規的將軍」。

現年54歲的麥克馬斯特在政策、軍事界口碑甚佳,曾入選《時代》雜誌全球最有影響力的100人名單。曾多次與他打交道的小布殊政府國土安全局助理副局長Paul Rosenzweig向端傳媒透露,麥克馬斯特不墨守成規、不一昧迎合上司意見,是眾人願意跟隨的天生領導者。認識麥克馬斯特超過十年的中東政策研究員Andrew Exum則形容他「引人注目」,身材魁梧但談吐温和,言語帶有黑色幽默,學富五車,是美軍培養出的最具天賦的軍官之一。

參戰空隙,麥克馬斯特攻讀了美國歷史的碩士和博士學位,被時代雜誌評價為「21世紀軍隊中出類拔萃的實戰思想家」。在2013年,他列出一個軍事史必讀書單,收錄了修昔底德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史》、Carl Von Clausewitz的《戰爭論》等軍事經典,也有巴頓將軍和二戰德國陸軍元帥、人稱「沙漠之狐」的Erwin Rommel等人的傳記。麥克馬斯特特別推薦美國南北戰爭中的北方將軍格蘭特(General Ulysses S. Grant)的自傳,認為它是有史以來最優秀的戰事傳記。麥克馬斯特的薦書話題涵蓋古代戰爭、七年戰爭、美國內戰、普法戰爭、韓戰、越戰和他親身參與過的伊拉克及阿富汗戰爭,也有着眼北韓核威脅、基地組織和美伊關係等關於近代安保挑戰的書籍。

然而,這份書單裏唯獨沒有關於中國的書,連在美國知名度頗高的《孫子兵法》也榜上無名。

麥克馬斯特在CSIS的演講中簡略提到中國,將中國在南海填海造島的舉動定義為領土擴張、挑戰美國利益,將此與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相提並論。

「新的國安團隊幾乎沒有任何亞洲專家。」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東南亞安保課程的Marvin Ott對端傳媒表示。

目前外界已知的特朗普國安團隊中亞洲政策人馬只有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和副國安顧問麥克法蘭(KT McFarland)。波廷格曾是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記者,曾派駐過北京及香港7年,會講流利中文。他之後投筆從戎,在駐軍日本沖繩期間被前國安顧問弗林挖掘,兩人曾合著阿富汗情報報告。波廷格曾多次公開批評中國,被外界認為是對華鷹派。麥克法蘭曾是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國安團隊的一員、霍士電視台評論員,修讀博士時主要研究核武器、中國和蘇聯,她也是由弗林舉薦入閣。麥克馬斯特上任後與弗林舊部將如何共事,還有待觀察。

2015年4月8日,麥克馬斯特 (H.R. McMaster) 在南佛羅里達大學作客座講師。
2015年4月8日,麥克馬斯特 (H.R. McMaster) 在南佛羅里達大學作客座講師。攝:Imagine China

新的國安團隊在麥克馬斯特帶領下,將如何作為?麥克馬斯特本人留下不少勇武作戰的傳奇故事——在1991年的海灣戰爭中,他率領9輛坦克和12台戰車,在23分鐘內摧毀了伊拉克的80輛坦克及其他車輛,成為現代坦克戰爭史上教科書式一役。2005年,在中央司令部任職的麥克馬斯特重回伊拉克,領導部隊攻下城鎮泰勒阿費爾(Tal Afar),採取非美軍常規的做法,下令徹底搜城,沿途布置哨兵,杜絕了敵人滲透回巢,效果卓越。然而,更難能可貴的是,他還教育部下,要學習伊拉克和伊斯蘭文化,了解當地的複雜性,聯合當地人孤立頑固派極端分子。

麥克馬斯特特別主張與戰爭地區人們的文化融合。曾被問到在伊拉克是否需要更多軍隊,他回答:「需要更多懂外交的。我們的大兵很棒,但是不懂當地歷史、文化,如果沒有外交,那麼我們只能靠這些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去搞定。這不可能。」 他的世界觀與特朗普如此違和,再加上曾經頂撞上司的經歷,令人懷疑,這次人選幾乎不是特朗普欽點,而是被迫接受。

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萊德曼的評價是:「特朗普的國安團隊跟挑籃球隊一樣隨意組合」。

不僅因實戰經驗豐富而著名,麥克馬斯特在美國軍事歷史研究上也有一席之地。「學習軍事史是我過去十幾年來擔任所有職位,最重要的準備。對軍官來說,就戰爭的話題閲讀、思考、討論和寫作是尤為重要的,意識到戰爭的演變和萬變不離其宗的持續性。」他在2013年受訪時曾指出,美國人傾向於重視變化,而不是持續性,但戰爭本質與軍官職責的不變性,常常會被忽略。

麥克馬斯特不僅是軍事史書迷,還撰寫了反思越戰的著作《玩忽職守》(Dereliction of Duty)。書中指出,越戰中美軍不是輸在越南戰場,也並非輸在《紐約時報》頭版和美國大學校園,而是輸在華盛頓,甚至是在第一批美軍部隊出發前就已經敗北。麥克馬斯特認為,當年執掌白宮的甘迺迪、莊遜只徵詢了小範圍顧問的意見,沒有遵循正常的程序通過國家安全委員會決策,美軍將領也未能及時阻止致命錯誤接連發生。諷刺的是,特朗普政府也許正走向重蹈覆轍的道路。特朗普仰賴小圈子幕僚的意見,他們中不少是缺乏政府與軍隊管理經驗的非專業人士,例如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特朗普女婿及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

麥克馬斯特與特朗普有諸多政策理念存有差異,如麥克馬斯特堅持對俄強硬。
麥克馬斯特與特朗普有諸多政策理念存有差異,如麥克馬斯特堅持對俄強硬。攝:Susan Walsh/AP

「總統依靠電視新聞,就說瑞典發生恐襲,因為一通電話而與盟友澳大利亞鬧僵,這是任何國安顧問的噩夢。而且,在白宮有另外一個主宰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中心:班農。」雖然對麥克馬斯特本人的能力讚不絕口,Exum認為他在國安顧問這份工作上不會輕鬆。

麥克馬斯特能在白宮中擁有多大的話語權,還不得而知。中國主管外交的國務委員楊潔篪2月27日到訪白宮,新華社的通稿中提到,他與特朗普會見時,副總統彭斯與庫什納陪同,楊潔篪還會見了庫什納、班農、麥克馬斯特等人。白宮國安顧問本應是與中國國務委員互動頻繁的美國官員,麥克馬斯特卻被排名在最末,反而是庫什納的角色顯得舉足輕重。

最初,麥克馬斯特也是由參議員科頓向庫什納推薦,才獲得特朗普的注意而接任國安顧問。

當時,麥克馬斯特並非特朗普的首選,後者本屬意前美軍中央司令部副司令哈沃(Robert Harward),但遭哈沃以個人理由拒絕,據傳是未能得到組建國安團隊的完全人事權,白宮稱麥克馬斯特將獲得充足的人事任命權。

另有傳,特朗普對官員長相和造型頗有要求,猶如挑選真人秀演員。

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波頓(John Bolton)擔任國安顧問和國務卿的呼聲甚高,但因嘴上有刷子般的鬍鬚而被特朗普「嫌棄」;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寇爾克(Bob Corker)原本也是國務卿職位競爭者之一,卻因長得矮而落選(寇爾克身高約170釐米)。

身高185釐米的麥克馬斯特撐得住場面,和「老闆」特朗普在性格上有幾分相像,心直口快,同是華盛頓的局外人,屬於特朗普偏愛的軍事強人類型。

然而,麥克馬斯特與特朗普及其親密幕僚並無深厚私交,也並不熟悉華盛頓政治博弈的遊戲規則,敢於衝撞上司的性格可能觸怒特朗普。

而且,兩人有諸多政策理念存有差異,麥克馬斯特堅持對俄強硬,看重聯合盟國;他的中東經驗尤其豐富,不以黑白的二元思維來思考伊斯蘭世界。上任國安顧問後的首場會議中,他對下屬們說,「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標籤並無太大用處,因為恐怖分子是「非伊斯蘭」(un-Islamic)。這種將恐怖主義和伊斯蘭教分開討論的立場,更接近奧巴馬與小布殊,卻可能與特朗普和班農等人「三觀不合」。

麥克馬斯特的任命在短期內好評如潮,但遠期內,他要在白宮國安政策制定上施展重大影響力,恐要經過輪輪苦戰。

美國 特朗普 特朗普來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