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留美中國學生反對達賴喇嘛的畢業演講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邀請達賴喇嘛做2017年畢業典禮演講嘉賓,在中國留學生圈子掀起波瀾,學生們的反對從何而來?風波將如何收場?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 (UCSD) 網站上,可看到校方邀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為2017年畢業典禮演講嘉賓的資訊。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 (UCSD) 網站上,可看到校方邀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為2017年畢業典禮演講嘉賓的資訊。網上截圖

2017年2月2日清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CSD)的學生們收到校方發來的一封郵件,宣布2017年畢業典禮的演講嘉賓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大學內外的中國留學生圈子一下子炸開了鍋。

2月3日,一篇題為《我留學美國交百萬學費,你卻讓我畢業典禮看達賴分裂祖國?!》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被瘋轉,不少轉發者還配上文字:「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文中受訪的留學生表示:「想像一下,你生活了四年的學校,在畢業的時候,父母從中國坐十幾個小時飛機來參加畢業典禮,結果看到達賴喇嘛作為嘉賓並演講。本來應該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一下子變得尷尬。」

同在2月3日,UCSD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發出聲明,稱達賴為「分裂分子」。該組織的負責人稱,UCSD中國校友會上海分會負責人已經和學校溝通,稱此舉可能影響學校收到的捐款,而校方稱,改變達賴喇嘛的演講計劃已不可能。2月15日聯合會的代表們又與校長見面,要求對達賴喇嘛的演講內容和措辭做出限定。

在UCSD的中國留學生圈子內,反對達賴喇嘛擔任畢業演講嘉賓的聲音佔絕對主流。一位UCSD中國學生Jason類比達賴喇嘛的畢業演講,「好比讓本拉登來美國畢業典禮演講、讓他談古蘭經解讀一樣」。許多中國留學生通過臉書(Facebook)和朋友圈表達自己的憤慨,卻被許多美國同學斥為「被洗腦」。這讓大多數中國學生情緒更加激烈。

在UCSD讀大三的留學生安娜覺得很矛盾。「如果達賴喇嘛來做的是普通的演講,我覺得大家不會這麼反感;我甚至會很想去聽。但是畢業演講是個儀式感很強的的時間點;校方做出這種決定對我們少數族裔學生和家長的情感都很不尊重。另一方面,這次大多數美國同學和校內媒體的態度都非常stereotype(刻板偏見)我們中國學生,處處暗示我們都是被洗腦了才會有這種觀點,這也讓我們很憤慨。」

對於許多美國大學生來說,畢業演講是整個畢業季最重要的環節。學校常常斥資幾萬甚至幾十萬美元邀請大企業家、政治家、好萊塢明星或其他公眾人物擔任演講嘉賓。這些演講中也常出現經典金句,成為即將離開大學的學生,甚至社會公眾的座右銘,比如美國蘋果公司創辦人喬布斯(Steve Jobs)「求知若飢,虛心若愚」(stay hungry,stay foolish)之句,就出自他為史丹福大學所作的畢業演講。

聲援者:絕大部分留學生是「膝跳反射的反感」

中國留學生中,也有直接聲援達賴喇嘛的。

喬治亞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ia)的古懿在UCSD獨立媒體The Triton上用中英雙語發文表達對這次演講的支持,呼籲中國學生尊重達賴的言論自由和學校的多元環境,稱:「我認為邀請一位具有世界聲望的宗教領袖前來討論生命和人性,這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而在中國留學生圈子中,這樣做需要巨大的勇氣。

古懿在發表文章之後收到了許多網絡攻擊。在評論區,有許多留言稱他是「叛徒」、「不配做中國人」,還有人威脅他「你敢回中國嗎」。古懿也從編輯出得知,有留學生威脅Triton的編輯,警告他們如果不刪除這篇東西,「will you be secretly afraid if I swear」(「我發誓你會暗暗感到害怕的」),但幾小時後又被留言者修改掉。

UCSD的學生小灰(化名)表示,由於自己選過相關的課程,他對於達賴其人充滿好奇,也有一定尊重,但是他並不願意在中國同學面前表現出對達賴的正面觀點。

「中國留學生圈子對爭議性議題的接受程度非常不同;對女權、同權問題,很多人都能進行客觀討論,但對領土相關的問題大多非常倔強。而在領土相關的問題中,對西藏問題不但出奇倔強,而且出奇無知。能夠詳實、客觀描述西藏歷史的留學生可能不超過百分之一,剩下的全部都是膝跳反射的反感。」

認知割據:「分裂者」、「中間派」、「現代化的宗教領袖」

達賴喇嘛經常在美國大學演講,包括各大學的畢業演講。圖為2016年,達賴喇嘛於美利堅大學的公共演講。
達賴喇嘛經常在美國大學演講,包括各大學的畢業演講。圖為2016年,達賴喇嘛於美利堅大學的公共演講。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達賴喇嘛經常在美國大學演講,包括各大學的畢業演講。2012年4月,他也曾受邀在UCSD演講,內容以佛教式的處世智慧、呼籲世界和平為主,沒有涉及尖鋭的政治問題。

過去近60年,中國官方的敘述中,十四世達賴喇嘛不止是、甚至根本不是宗教領袖,他被簡稱為「達賴」,後面往往跟著「分裂集團」或「藏獨勢力」幾個字。從活佛轉世的制度定規,到西藏的主權和自治問題,他都被中國大陸政府視為「敵對勢力」、「國際反華勢力的工具」,他提出的「大藏區自治設想」,則是「追求實質性藏獨」。在中國,被揭發與達賴喇嘛合影的影視明星會遭到輿論批判甚至觀眾杯葛,在國際上,與達賴喇嘛見面的國家元首,可能會遭到中國政府的外交冷遇甚至報復。

絕大部分中國留學生,認識的是這樣的「達賴喇嘛」。

但讓許多受訪的中國學生驚訝的是,達賴喇嘛在1959年之前,與中國政府關係良好,甚至在19歲時就做過第一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1959年流亡印度之後,在西藏流亡政府近年的政治光譜上,達賴喇嘛甚至是較青年一輩更温和的「中間道路」和「非暴力」派。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代領導對這位西藏的宗教和精神領袖禮遇有加,亦承認達賴喇嘛在西藏的政教領袖地位。1959年西藏動盪時期,達賴喇嘛逃離拉薩,流亡印度。達賴對於西藏的構想與中國官方不盡相同,但堅持和平、非暴力。1989年,達賴喇嘛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頒獎詞稱他 「自1959年起站在非暴力反抗中國佔領西藏的前沿」,「儘管面對殘酷的侵犯行徑,他仍然展現出達成妥協和尋求和解的意願」,「向達賴喇嘛頒發諾貝爾和平獎讓他有機會可以提出在西藏重建和平和人權的計劃」。

西藏問題專家阿依帕克稱,對中國官方來說,達賴喇嘛是影響藏區現有發展模式的一個不穩定因素,中國官方的決策層也不是鐵板一塊,有人希望他回來,也有人不希望他回來,目前主流意見應該以後者為主。對大多數信仰藏傳佛教的藏族人來說,達賴喇嘛是他們的精神領袖,但並非全體藏人都認可他政治領袖的地位。達賴喇嘛在政治上的支持者主要是一部分流亡藏人。

在美國的公共視野內,達賴喇嘛的形象類似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是一個賦予了古老宗教現代意義的宗教領袖,受到從政商名流到普羅大眾的尊敬。一方面,達賴喇嘛對於西藏非暴力的願景讓他獲得了許多支持者;另一方面,他對於科技發展、環保、同性戀等問題也作出了與時俱進的解讀,被視為帶有哲理色彩的智慧老人。

在美國的公共視野內,達賴喇嘛的形象類似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是一個賦予了古老宗教現代意義的宗教領袖。
在美國的公共視野內,達賴喇嘛的形象類似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是一個賦予了古老宗教現代意義的宗教領袖。攝:Keith Tsuji/Getty Images

UCSD中國學生會:從請示領事館,到「不講政治就行」

對於UCSD的中國學生組織而言,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政治實踐挑戰。

在UCSD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2月3日發出的聲明中,除了指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還稱:「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已於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取得聯繫,並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

這引起了外界不少關注,更被許多人解讀為中國政府直接干預美國大學言論自由。古懿就在文章中稱:「UCSD中國學生會定期向外國領事館彙報,向一個外國政府密告學校的一次演講,並發誓用『強硬手段』破壞達賴喇嘛尊者的訪問,這表明他們完全不是自稱的非政治性學生團體,而是一個外國極權政府輸出言論審查的工具。」

CSSA的負責人、UCSD本科生姚同學接受端傳媒採訪時則表示,領館對此事的回覆是「在事情惡化之前不會出面」。姚同學也說,他們和領館關係並不密切,「基本就是逢年過節去洛杉磯參加一些文化活動,甚至連經費都很多久沒有跟領館要過了。」

隨着爭議擴大,CSSA傳遞的信息也逐漸温和。姚同學說週三(2月15日)會與UCSD的校長談話,希望校方出兩份通告,保證演講不涉及政治,同時希望能夠在「西藏的精神領袖」等措辭上更加謹慎一點。「我覺得只談宗教信仰和環境保護之類的,出於言論自由的角度我們沒法說什麼。」

姚同學說:「這是我們幾個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件,反應比較倉促,一開始有很多措辭非常不妥。在把聲明發出去之後,我們看到微信後台的回覆和大家的反應,也開始更多的討論真正讓我們不滿的是什麼,我們到底想達到一個什麼結果。」

想全面了解達賴喇嘛,「只能多聽多看」

對於中國學生來說,這次演講還夾雜着許多其它擔憂——學生中流傳着這樣一種說法:「達賴喇嘛去哪裏演講,哪裏的畢業證回國就不會被承認」。

這些傳聞來自於2009年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的一次風波。卡爾加里大學於2009年授予達賴喇嘛法學榮譽博士學位。當時正值08年西藏騷亂、奧運聖火傳遞風波之後,爭取藏人獨立、反對中國政府對西藏管治的團體與中國政府在國際上輿論戰不斷,氣氛甚為敏感緊張。在這種特殊背景下,卡爾加里大學被中國教育部從其推薦大學名單上剔除了下來。但根據加拿大温哥華中國領事館了解稱,教育部的學位認證照常進行,並沒有對大學的學生造成實際影響。

2008年西藏騷亂及奧運聖火傳遞風波引起國際輿論不斷,氣氛敏感緊張。圖為08年,美國紐約對相關議題的示威。
2008年西藏騷亂及奧運聖火傳遞風波引起國際輿論不斷,氣氛敏感緊張。圖為08年,美國紐約對相關議題的示威。攝:Chris Hondros/Getty Images

較之於教育部對國外大學學位的認可,對於中國留學生群體來說,驅動他們對達賴喇嘛,或其他被中國政府視為「敵對勢力代表」的人士作出反應的基礎,是他們對這些人物和相關歷史的認知。

對UCSD此番爭議,阿依帕克認為,中國留學生,無論是個人還是組織,如果認定達賴喇嘛是個分裂分子,不應該走上UCSD的講台,那就通過各種途徑去表達自己的聲音和訴求,如果對此覺得有懷疑,就要努力多看書,多去了解複雜和多面的歷史。

「要想全面了解達賴,只能多聽多看,中國官方的聲音是一面,達賴那邊的聲音是另一方面。此外,也可以多看看相關的研究著作,比如藏學家戈爾斯坦(Melvyn C. Goldstein)的《西藏現代史》(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第二卷和第三卷,有大量內容涉及達賴1950年代的活動。為了能多聽多看,中國學生要學好英文以及其他一些必要的技術,如果藏文也學會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