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德事件 國際

大陸遊客成為中國對外「政治懲罰」利器?

中國遊客銳減,南韓中文導遊紛紛轉行,甚至去建築工地打工。旅遊人口輸出大國能夠全然操控遊客流向嗎?


去年七月,南韓宣佈部署「薩德」系統之後,有更多商店想要吸引中國遊客。圖為首爾著名購物區明洞。
去年七月,南韓宣佈部署「薩德」系統之後,有更多商店想要吸引中國遊客。圖為首爾著名購物區明洞。攝:Imagine China

春節長假剛過,南韓首都首爾商業區明洞,街頭仍然熙熙攘攘。操著各種口音的中國人,吃著路邊攤,或是在周圍商鋪流連。這裏的店員幾乎都會講中文,其中大部分就是中國人,站在店鋪門口,用流利的中文招攬顧客。這樣的景象已經持續許多年,中國遊客是南韓旅遊業當之無愧的「金主」。

的確,南韓文化體育觀光部數據顯示,1月27日至30日,訪韓中國觀光客達七萬七千人,比去年同期相比增長近10%。但這個小小的「回暖」數據實在不足以勾勒真實圖景:2016年七月,南韓宣布部署「薩德」系統以來,中國遊客持續減少,特別是團隊遊客下降,大面積打擊了南韓旅行社、酒店和免稅店等相關產業。

2016年大陸遊客赴南韓人數統計。
2016年大陸遊客赴南韓人數統計。圖:端傳媒設計部

南韓青年希哲,花了幾個月才考出來中文導遊資格證。沒想到去年六月上崗,七月中韓兩國就因「薩德」交惡。他自認倒霉:「我現在平均每個月帶四個團,跟剛開始那會兒一樣,只是以前每個團最少15人,買的東西也多,現在十個人也能成團,而且沒人肯花錢。」但像希哲一樣每月接待四個團的導遊已經稀少,據他所知,其他公司平均每個導遊一個月只有兩個團,而且人數不斷減少。

直到去年年初,中文導遊在南韓還是份熱門職業。許多像希哲一樣具備中文基礎的年輕人,報考觀光導遊資格證。導遊的收入是個秘密,希哲說前輩們雖不肯透露具體數字,但都力勸他加入這一行。如今,那些曾經建議他入行的前輩紛紛離開,有些甚至去建築工地打工。

以中國遊客為主要服務對象的多家南韓旅行社證實,跟去年春節相比,團隊遊客數量減少了20%至25%,更有旅行社表示,中國遊客數量比去年減少一半,根本沒有工作可以派給下面的導遊,「2015年因為『新沙士』(MERS),今年因為『薩德』,如果春季以後的五一勞動節,情況再沒有改善,恐怕很多旅行社都要關門了。」

大陸遊客在選擇出行地點時,真的考慮「政治正確」、與政府對外政策一致嗎?

類似情形在台灣也可以看到。2016年初民進黨候選人在選舉中獲勝,陸客人數漸漸下滑。5月20日蔡英文宣誓就職之後,人數仍然在暑期略有回升,但總體上持續走低。

2016年大陸遊客赴台灣人數統計。
2016年大陸遊客赴台灣人數統計。圖:端傳媒設計部

「我覺得中國人不會因為這些政治原因而放棄來旅遊,最主要的阻礙還是上面的政策吧,」南韓導遊希哲說,「我聽說過中國限制出境,還有人說南韓這邊出了簽證也被壓著」。但當問到具體怎樣限制,他講不上來,只說都是聽身邊人講的。南韓不少輿論指中國政府曾經要求中國旅行社在今年四月前要減少20%的赴韓團體遊客。

去年開始,南韓航空行業也受到衝擊。據南韓觀光公社的統計,去年九月、十月南韓國內航空公司的中國航班乘客平均在五十萬人次以上,但十一月人次迅速下跌至384501人次,原因據說就是中方下達的禁令。去年七月時往返中韓兩地的航班還有4372次,到十一月時數字減少到3018。

南韓航空產業的春節商機也化為泡影。據悉,去年12月,中國方面拒絕了南韓航空公司在春節期間增加航班的申請,同時,曾向韓方申請增加航班的中國公司也突然撤回了申請。根據國土交通部及航空行業的統計,韓亞航空、濟州航空、真航空等南韓國內航空公司申請增加的八個航班都在去年12月28日得到「不許可」的通報,中國民航局表示這項決定「並無特別原因」。但中方的「並無特別原因」,令南韓方面更加擔心此類限制會變成長期政策。

在台灣方面,雖然中國政府並無明文規定,要求遊客不去海峽對岸旅行。但知情人士透露,簽證程序變複雜或是旅行社勸說遊客選擇其他目的地等,能夠有效減少赴台人數。甚至有報導指,陸客會被帶去「藍營縣市」,而不涉足「綠營縣市」,實現精確打擊。

中國正成為世界最大的旅遊人口輸出國之一,而大陸遊客的跨境旅行消費增長近年來位列世界第一。「遊客經濟」很可能成為中國政府考慮對外政治懲罰的手段之一。

不過,也有聲音認為,來韓中國遊客減少,並非僅僅因為「薩德」,成因多樣。一名供職於南韓官方機構、不願具名的人士對於當地媒體報導「薩德」影響中國遊客赴韓顯得頗為憤怒,向端傳媒指出,中方對民間旅遊業施壓的分析均是猜測,數量減少受很多因素影響,就算中國政府真的有施壓,媒體也不應該繼續唱衰,因為這會影響遊客出行選擇。

2015年,因「新沙士」影響了南韓旅遊業。圖為2015,遊客帶著口罩於南韓景點景福宮外拍照。
2015年,因「新沙士」影響了南韓旅遊業。圖為2015,遊客帶著口罩於南韓景點景福宮外拍照。攝: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希哲也指出,「自由行」增加,可能也是中國旅行團銳減的原因。如今明洞、景福宮、仁寺洞等地已經不會經常見到舉著旗幟的導遊和帶著統一帽子的旅遊團,取而代之的是兩至五人的小型散客。散客偏好自己做攻略,在網上找餐廳和購物店,選擇像Airbnb等平台尋找住宿。這也造成長期以來依賴中國遊客的部分酒店收益下跌。長年依賴團隊遊客的濟州島,春節期間遊客減少6.7%左右。

隨著多個西方國家放寬對中國護照的簽證,中國遊客出行目的地選擇更加多元。南韓、台灣等較早向大陸遊客開放的市場漸漸冷卻,或從中國一線城市居民外遊首選,降為消費能力較弱的二三線城市遊客市場,恐怕也是大勢所趨。

然而,中國遊客個人的出行選擇似乎並不太受「薩德」影響。來自青島的薛小姐是第一次來南韓旅行,攜父母同行。對於畢業沒多久的她來講,南韓作為首次帶父母旅行是一個比較合適的選擇——不太遠,也不太貴。「這裏實在是太方便了」,這是薛女士對此次旅行的最大感觸,許多店舖可以接受支付寶,螞蟻金服的廣告遍布遊客集中地,中國大陸最大生活消費指南應用「大眾點評」在首爾也適用,免稅店店員都會講中文,退稅可以用支付寶在五分鐘內完成。當問到會不會再來時,她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薩德」似乎對她並未造成任何影響,她與家人已經辦妥五年多次的旅遊簽證。「我知道『薩德』,也在新聞上看到過,但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薛小姐說道,「我倒覺得微博上那些說因為薩德抵制赴韓旅行的,大多是沒錢旅行的人吧。」

希哲也給出了差不多的說法,他還曾跟前來旅行的中國人講到過「薩德」,但其中大部分人對此並不了解,更有人聞所未聞。

另一方面,針對南韓影視娛樂業的「限韓令」一出,同樣打擊旅遊業。靠南韓明星拉動的化妝品,銷量遲滯。去年11月,中國質檢總局更將19批次的南韓化妝品列入「黑榜」。

南韓輿論普遍認為,如果中國持續向民眾注入南韓的負面信息和印象,僅存的散客市場也將難保。

不過,也有聲音認為大陸遊客對出行地的選擇,具備主觀上的政治好惡。頻繁往來海峽兩岸的大陸公司職員陳先生,與同事一起在台北街頭吃夜宵。被問到陸客減少一事,他對端傳媒記者表示:「蔡英文連九二共識都不承認,大陸人怎麼高興來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