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雅加達選戰焦灼:華裔基督徒候選人,考驗印尼的種族與宗教包容

印尼向來以不同種族、宗教並存為榮,選舉期間政客卻在其中挑動對立,而身分標籤之外,還有其他更為實際的考量嗎?


2017年2月11日,印尼一個禱告集會中,有人高舉印尼及伊斯蘭旗,呼籲人們選出穆斯林領導人。
2017年2月11日,印尼一個禱告集會中,有人高舉印尼及伊斯蘭旗,呼籲人們選出穆斯林領導人。攝:Ed Wray/Getty Images

印尼全國性地方首長選舉 15日舉行,首都雅加達特區選情備受關注,三名候選人包括尋求連任的現任省長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前總統蘇西洛的兒子、軍人出身的阿古斯(Agus Harimurti Yudhoyono),與前教育文化部長阿尼斯(Anies Baswedan)。三人分別代表印尼政壇三大勢力,背後各有人撐腰,意圖部署兩年後的總統選舉——此次雅加達省長選舉,亦被視為2019年印尼總統大選前哨戰。

是次地方選舉備受外界關注,焦點在現任省長鍾萬學能否連任。鍾萬學具有華裔及基督徒兩種印尼少數族群身分。印尼穆斯林人口佔九成,基督徒只有一成左右。總人口中,華裔更只佔到區區 5%。印尼向來以宗教溫和、文化包容著稱,鍾萬學能夠出任省長已是明證。不過,這次選情情況發生了變化,印尼激進穆斯林聲音抬頭,族群對立情緒亦在升高。

競選期間,直言的鍾萬學又因引用可蘭經經文,遭對手指控褻瀆宗教而被告上法庭,爭議持續燃燒。

印尼是全球第三大民主國家,亦是發展迅速的亞洲新興經濟體,對區域發展的影響舉足輕重。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國家,同時亦與多元種族、語言及宗教信仰並存,但這些議題也往往成為政客操弄民情的手段。無論是全國大選以至重點地方選區的選戰,往往被外界視作試探溫和伊斯蘭教政治模式可行性的案例。

投票於早上七點開始,為了鼓勵人們積極參與投票,連鎖餐廳和咖啡店紛紛舉辦投票就打折的活動。投票在當天下午一時截止,市內過程平和,並未發生任何違規事件。根據當局規定,候選人必須拿到過半票數才算獲勝,否則得由得票最高的兩名候選人進入第二輪對決。

鑑於鍾萬學團隊與阿尼斯團隊的得票率接近,在這情況下,若阿尼斯與阿古斯合作,將票源集中,就有可能在第二輪投票中擊敗鍾萬學,斷了他的連任之路。

非官方出口民調數字顯示, 15日當晚,鍾萬學團隊以接近43%的得票領先,但三組候選人得票皆未過半,這意味著雅加達首長選舉極有可能於4月舉行二輪投票。鑑於鍾萬學團隊與阿尼斯團隊的得票率接近,在這情況下,若阿尼斯與阿古斯合作,將票源集中,就有可能在第二輪投票中擊敗鍾萬學,斷了他的連任之路。

激進派與溫和穆斯林之爭?

尋求連任的現任省長鍾萬學 (Basuki Tjahaja Purnama) 。
尋求連任的現任省長鍾萬學 (Basuki Tjahaja Purnama) 。攝:Dita Alangkara/AP

從去年10月到投票日前夕,激進伊斯蘭組織策劃了四場反鍾萬學的大型示威遊行及集會活動,提醒民眾不要票投基督徒,而應選出穆斯林領導人。

選前四天的大型示威,吸引了數萬名穆斯林集結在雅加達的伊斯蒂克拉爾清真寺,高舉寫著「我希望領袖是穆斯林」等字樣的旗幟與標語。這在以包容精神自豪的印尼,格外刺目。

印尼政府向來積極遏止激進勢力抬頭。當地政府正整頓部份疑有政黨操控的激進組織,例如2月11日禁止他們在市區遊行。而主導反鍾萬學示威的組織「伊斯蘭防衛者陣線」(FPI)主席哈比比(Habib Rizieq)日前到警局接受調查,因為他宣稱印尼鈔票象徵共產主義,遭舉報企圖分化國家。另外,印尼政府宗教部近期發函通知各校,不可聘用沒有伊斯蘭教學士資格的人擔任教師,以免誤導學生了解伊斯蘭教義。此舉被外界視為防止部分傳教士發表不恰當或煽動性的演說。

印尼激進力量萌芽,脫胎自印尼於1949年脫離荷蘭獨立前後所興起的分離主義運動。獨裁者蘇哈圖於1967年執政後鐵腕打壓這些武裝分離力量,促生原教旨主義滋長,並在1998年蘇哈圖下台後乘虛壯大。2001年美國「911」恐襲前後,與阿爾蓋達關係密切的印尼極端組織「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 JI)曾多次在國內發動恐怖襲擊,包括2000年針對教堂的平安夜爆炸,以及2002年震驚海外、造成逾200人死亡的峇里恐襲案。

當地亦有不少分析認為,不難想像有政黨趁機收編、吸納部份激進伊斯蘭教人士,有目的地在競選期間操弄宗教對立。

此後,印尼政府積極反恐,並與美國合作瓦解恐怖力量,收效顯著。但近年,「伊斯蘭國」肆虐中東,重新助燃印尼國內的極端伊斯蘭教力量。當地亦有不少分析認為,不難想像有政黨趁機收編、吸納部份激進人士,有目的地在競選期間操弄宗教對立。

2012年鍾萬學當選雅加達副省長時,就因非穆斯林身分遭激進宗教人士抨擊。他當上省長之後,激進勢力愈發不容。所以此次競選期間,鍾萬學言論一出,即時引爆宗教對立。

對此,溫和派伊斯蘭組織亦未有沉默,例如宗教學者復興會(Nahdlatul Ulama)在每次示威前夕,都會呼籲成員不要參加反鍾萬學示威活動。

雖然不被宗教領袖煽動情緒、保持理性看待候選人政見的穆斯林大有人在,但不可否認的是,不少穆斯林還是因為信仰的因素,選擇投給另外兩位穆斯林候選人。支持阿尼斯的伊杉(Ihsan Bonat)就向端傳媒表示,他不否認鍾萬學治下雅加達的進步,但身為穆斯林,還是要依照可蘭經的教導,選一名穆斯林領袖。「鍾萬學平時講話態度差勁,口不遮掩,不是個榜樣,不該成為領袖。」他說,他要把票投給阿尼斯,因為阿尼斯可以當「孩子的榜樣」。

印尼國內的普遍印象是,阿尼斯及阿古斯的支持者大多以保守派穆斯林為主。端傳媒記者曾因為非穆斯林身分,而遭到阿尼斯的支持者不友善對待,甚至趕出清真寺。

2017年2月15日,在印度尼西亞雅加達,一名婦女正在投下選票。
2017年2月15日,在印度尼西亞雅加達,一名婦女正在投下選票。攝:Ed Wray/Getty Images

身兼印尼民調機構(Survei Indikator)主任的政治評論員布爾哈努丁(Burhanuddin Muhtadi)指出,今年雅加達選舉就是激進派與溫和派穆斯林之爭,因為阿古斯和阿尼斯所代表的勢力清一色都是穆斯林, 鍾萬學的擁護者除了「基本盤」 基督徒外,也有部分溫和派穆斯林。

選前最後一天的造勢日,鍾萬學在普爾曼飯店舉辦「答謝志工大會」。記者在現場觀察所見,在場超過一半的志工是華人、少數為非穆斯林的印尼本地人。志工之一歐尼西娃(Ken Onisyiwa Oyama)是穆斯林女性,她從上一屆雅加達省長選舉、即鍾萬學擔任現任總統佐科威之副手時,就已開始擔任志工。歐尼西娃向端傳媒表示,可蘭經裡提到必須由穆斯林人擔任領導,這是適用在信仰上,但「我們現在要選的是雅加達的領導者,不是宗教的領袖」。她強調,比起其他候選人,鍾萬學有足夠的執政經驗,若能連任,也將有助現有政策延續。

「鍾萬學是個誠實且有做事有效率的人,這幾年,雅加達真的進步很多。」另一名支持鍾萬學的穆斯林、同時也是「印尼公民記者協會」的成員艾瑞(Erri Subakti)向端傳媒記者表示,印尼是個非常重視宗教信仰的國家,保守派穆斯林較容易被煽動情緒,並非常相信宗教領袖發話。但對艾瑞而言,選擇省長並非關乎宗教,而是攸關城市發展與社會福祉。他向端傳媒強調,鍾萬學執政期間改善公職部門的貪污及怠惰問題,並推動社會福利及基礎建設,提供低下階層的市民教育及就醫補助,這些都是重要政績。

鍾萬學執政期間改善公職部門的貪污及怠惰問題,並推動社會福利及基礎建設,提供低下階層的市民教育及就醫補助,這些都是重要政績。

激進伊斯蘭組織由去年10月到投票日前夕共策劃了四場反鍾萬學的大型示威遊行及集會活動,提醒民眾應選出穆斯林領導人。圖為2016年11月4日於雅加達的遊行。
激進伊斯蘭組織由去年10月到投票日前夕共策劃了四場反鍾萬學的大型示威遊行及集會活動,提醒民眾應選出穆斯林領導人。圖為2016年11月4日於雅加達的遊行。攝:Oscar Siagian/Getty Images

獨挑大樑的華裔

三年前,祖籍廣東梅州的鍾萬學受時任省長佐科威當選總統帶挾,成為雅加達史上首位華裔基督徒省長;但今年則是他是首次獨挑大樑競選,鍾萬學能否成功連任,不只影響其個人政途,也考驗印尼華裔能否真正躋身、穩坐印尼政壇。而布爾哈努丁亦分析,華人選票料將左右選情;雅加達的華人約佔整個特區選民人口的6.6%,若華人整體投票意願高,無疑為鍾萬學的選情加分。

受上世紀60年代反共及90年代的排華潮影響,過去華裔社群較少涉足政治,直至近幾年才開始在選舉中嶄露頭角,如現任貿易部長恩加爾蒂阿斯托(Enggartiasto Lukita,中文名盧友英)及投資統籌機構(BKPM)的主任湯姆斯(Thomas Lembong,中文名湯連旺)都具華裔背景。

今年64歲的蔡玉芬為鍾萬學團隊的志工之一,她向端傳媒表示,鍾萬學執政後貪汙問題有所改善,「過去要申請執照都要賄賂,現在不用了,公務員效率變快了。」蔡玉芬舉例說,雅加達市容在鍾萬學的治理下也更可觀,河流、馬路變乾淨,捷運也即將完工,因此希望鍾萬學繼續執政。

有部分住在雅加達的華人,過去沒有投過票,但今年卻當了「首投族」,如今年32歲的黃羅賓(Dolphin Huang)。他同樣認為雅加達在鍾萬學的執政下進步很多, 「雅加達西區的Grogol,兩年前只要下幾個小時的暴雨就會立刻淹水,最高可淹至一樓高;但在鍾萬學的治理下,排水系統重新整治,已不再淹水了」。他又說,「過去申請證件,通常要四、五個月,但鍾萬學上任後,辦一張身份證只要一個星期。」 選前民調顯示三組候選人選情緊繃,黃羅賓因此決定參與助力。

儘管反華因素未成政治主流,但在1998年排華騷亂的陰影下,許多當地華人在反鍾萬學示威遊行前夕,都選擇出國避風頭或暫停商店營業。

反鍾萬學的示威遊行中,或多或少會看到反華標語。儘管反華因素未成政治主流,但在1998年排華騷亂的陰影下,許多當地華人在反鍾萬學示威遊行前夕,都選擇出國避風頭或暫停商店營業。印尼《星洲日報》主編鄭欽亮向端傳媒表示,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就聽到有華團的領導說,雞年所有團拜活動縮小規模或取消,不像往年請舞獅表演或敲鑼打鼓,出發點就是擔憂激進伊斯蘭組織會乘鍾萬學褻瀆案的機遇,將之炒作成「排華鷄年」。

雖然鍾萬學的選戰或許刺激了部份華裔「首投族」支持、同時也導致了種族議題的政治炒作,但種族議題有大程度影響選情,尚未有定論。以記者在雅加達所見,中國新年期間,市內各大百貨商店與中國城仍充滿春節氣氛,並未有激進分子干擾鬧事的情形。唯一例外是位於印尼中爪哇的三寶瓏(Semarang)原訂在農曆過年期間舉行「豬肉嘉年華」的美食活動,因受到穆斯林團體抗議而改名為「春節美食嘉年華」,一度挑動了部份華人的神經,但活動仍然如期舉行、不受阻礙。

2016年1月14日,印尼雅加達發生多宗爆炸案,伊斯蘭國其後已就這次襲擊承認責任。
2016年1月14日,印尼雅加達發生多宗爆炸案,伊斯蘭國其後已就這次襲擊承認責任。攝:Oscar Siagian/Getty Images

真的只是因為種族和宗教?

不過,並非所有華人都支持鍾萬學,把鍾萬學現象簡化為種族問題,不能如實反映他的執政爭議。雅加達「Rujak都市研究中心」主任Elisa Sutanudjaja就非常反對鍾萬學的施政。她向端傳媒表示,鍾萬學的政策經常向開發商的利益傾斜,在都市更新的過程中,許多貧民窟或老舊市場被拆除、居民被迫遷,但配套措施卻未有做足。這導致很多貧窮居民失去原有工作,又或是被迫搬遷到遠離工作地點的住處。「像是住在北部漁村的居民,房子被拆除前11天才收到通知,根本沒有轉圜餘地。」與此同時,政府卻允許其他上百個違法建築存在,沒有強行拆除反而只是處以罰金,反映鍾萬學主理的政策重商而輕民生。

並非所有華人都支持鍾萬學,把鍾萬學現象簡化為種族問題,不能如實反映他的執政爭議與競選議題。

Elisa Sutanudjaja甚至說,「鍾萬學就像是雅加達版的特朗普。」她認為,鍾萬學講話不經思考,以致常引發爭議;以「褻瀆案」為例,身為公眾人物的他理應知道分寸,不該隨便引述不熟悉的可蘭經文,如此行為非常不可取。

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生意夥伴、早前高調宣佈有意角逐2019年印尼總統大選的華裔地產大亨陳明立,亦於早前表明支持阿古斯團隊,外界相信這與他和前總統蘇西諾的交情有關。這說明了在政治關係與經濟利益當前,種族的決定性因素或被高估了。

在民主競選中,自然有少數華人不因同為華裔身分而把票投給鍾萬學,但大部分華人還是期待鍾萬學繼續執政,也相信在鍾萬學的領導下,華人與印尼人的關係會越來越好。布爾哈努丁認為,過去華人與印尼本土人口相處融洽,各族群關係良好,選舉期間比較緊繃是正常的,部分政客挑動種族議題,人們在競選期間會較情緒化。他的態度傾向樂觀,認為選後一切就會恢復正常,並強調,無論鍾萬學是否連任,族群之間仍會保持良好關係。而《印尼商報》總編輯鄭耀章也認為選舉結果不會對華人社群造成重大影響,不過他認為對經濟可能會有影響,因為若激進回教勢力掌權,外資可能會有所顧慮。

種族議題掩蓋的,更大可能是兩股新舊執政勢力的較量。

種族議題掩蓋的,更大可能是兩股新舊執政勢力的較量。鍾萬學的主要對手阿尼斯獲曾在2014年大選中被佐科威擊敗的前軍官帕拉波沃(Prabowo Subianto)背書支持。帕拉波沃曾任高級軍官,跟前總統蘇哈圖有親家關係,過往一直被人權組織指控他在蘇哈圖於1990年代鐵腕執政期間涉人道罪行,甚至與80年代血腥鎮壓東帝汶有關。這兩股勢力誰勝誰負,料將於四月的二輪點票中由選民定奪。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