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 特首參選人直播 香港 端傳媒XFacebook Live

專訪葉劉淑儀:我太忠直,太願意問責,今天變得弱勢

怎樣彌合香港撕裂?重啓政改是否沿用831框架?立會選舉後有無去中聯辦謝票?特首參選人葉劉淑儀在直播對談中逐一解答。66歲的她說自己「太忠直,太願意問責,犧牲自己,所以今天變得弱勢」。


香港特首選舉將於2017年3月25日舉行,選舉結果將影響香港未來五年的發展。四位熱門參選人胡國興、葉劉淑儀、曾俊華及林鄭月娥,近日連環出招,力爭150張提名票入閘。 自2月9日起,端傳媒與Facebook合作,推出特首選舉直播對談系列,讓公眾有機會透過提問,與特首參選人及其競選團隊交流、交鋒。繼胡國興之後,葉劉淑儀2月13日晚上也參與直播,就着政綱、參選理念等回應網民,重溫兩次直播請點擊「葉劉淑儀x端傳媒Facebook直播對談」「胡國興x端傳媒Facebook直播對談」

2017特首選舉候選人葉劉淑儀。
2017特首選舉候選人葉劉淑儀。攝:陳焯煇/端傳媒

以下是葉劉淑儀直播內容節錄:

端:香港社會現在有很多爭吵,覺得問題癥結是什麽?要如何解決?

葉:香港現在很撕裂。其實美國也有這個現象,東岸西岸的人想法不一樣;英國也是,因脫歐問題變得很撕裂。

其實這個跟過去幾十年全球科技發展有關,很多職位因而消失了,例如美國中西部就是,全球一體化,職位去了中國、印度。另外就是資本主義的發展,令社會鴻溝越來越大,這次我參選,接觸不同界別,特別和很多年輕專業人士傾談,深深感受到新一代...... 就說公務員,薪酬條件和晉升機會都比我們差,買樓也不知道何時買到,香港的撕裂和全球都有些像,所以很多人覺得社會沒有公義。

例如醫生,就算兩公婆是醫生,也沒那麼容易買到一個像樣的居所,就覺得要換人換制度,不換人換制度就沒有社會公義了,很多行業有這樣的感覺。

端:在整個政治光譜中,你覺得自己是在什麼位置?

葉:我當然屬於建制派。(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說的對,他以前叫我是開明建制,我是會聽意見的。我立法會都是坐中間的,一邊是最紅色的,民建聯、工聯會,另一邊是最黃色的泛民,我兩邊都溝通到的。

你看立法會中,我主持的「人事編制會議」是比較有秩序的。我最近選舉不能做委員會主席,官員都懷念我,想我快點回來。我在的話,怎麼也可以維持一下秩序。

端:關於政改,兩邊聲音一直溝通不了,你之前一直說重啟政改要基於831框架,但最新政綱刪了這點,為什麼?

葉:其實回歸20年之後,議會、區議會的民主化是一直加強的,並非沒有進步,區議會全部委任議席沒有了,而立法會加上五個超級議席,其實已經有40個直選,好民主了。

只不過是最近這次的政改沒有辦法通過,我看到年輕的專業人士,有些一定要堅持推翻或撤銷831,其實並不切實可行的,因為已經是法定決議,很難撤銷。當然人大是我們國家的最高權力機構,如果特首能夠凝聚共識,向它推薦,它可以作一個新的決定。

(但你更新版的政綱沒有提831,為什麽?)

我沒有提831,但我有指出,2004、2007年,甚至2015年關於特首任期的,全部都是有約束力的,不過831可以作為一個討論的起點,再重新討論。

端:國際局勢中,香港位置有什麼變化?怎樣處理中國、國際和香港的關係。

葉:香港最大的優勢仍然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十三五規劃也說了,暫時全中國中,香港都是領先的。所以下屆特首要強化這個地位,雖然我們國際排名比新加坡超越了一點,但仍然很高的。

現在情況就是被邊緣化,你看很多大貿易公司股價跌就知道,就是中介人角色被稀釋。以前你叫香港做生產鏈,做採購,現在互聯網這麼發達,人家直接很快做到了,所以我們傳統中介人角色被稀釋了。

其實我們仍然可以做中介人,但要比以前做得更好、更多增值,用多些科技,例如物流,你純粹將東西在珠三角搬來搬去是沒有用的,低增值的。

端傳媒與Facebook合作,推出特首選舉直播對談系列,葉劉淑儀是第二位特首候選人參與直播。
端傳媒與Facebook合作,推出特首選舉直播對談系列,葉劉淑儀是第二位特首候選人參與直播。攝:陳焯煇/端傳媒

端:外界一直覺得你優點是熟悉政策,那你覺得自己最弱的地方是什麼?

葉:我太忠直,太有原則,不懂得說討好人的說話,無論是討好市民還是怎樣,我太直了。或者應該要感性些,經常有人提醒我要「炒餸」(煮飯),要說些市民喜歡聽的說話,軟性些,但我「炒餸」真的很笨拙,不是我擅長的。另外可能我不太懂巴結人,不能討好權貴,這些都是我的吃虧的地方。

我女兒則說我太願意犧牲,23條做不到了,就自動問責。其實當時很多人叫我不要走,董生(董建華)叫我不要走,中央政府官員叫我不要走,如果我留在政府,今時今日有些人都會看不起我,覺得我厚臉皮。如果我沒有問責,我今天職位會高很多,出來參選優勢會多很多,就是我太忠直,太願意問責,犧牲自己,所以今天變得弱勢。

端:網民想問,葉劉如果你當上特首,會不會為23條立法?(網友@Winnie Lai Peline提問)

葉:我現在沒有時間表,不會像曾俊華這麼勇,說在三年內完成。

如果之後再立法,我會先聽了泛民學者意見之後才做,或者先造一個專家平台,用退休法官來領導,例如協助定義何謂「分裂國家」,方交給政府去研究。換言之,我會用多些時間去諮詢。

(如果這次當上特首,推動23條的過程中,市民都是不歡迎,你會不會再次問責落台?)

如果下次再推23條,時間寬鬆很多,慢慢做,搞幾年。立法工作結束的時候,無論是否通過,可能特首的任期都差不多了,不會歷史重演。

端:網民很關心你被麒麟撞的事情,有說法是被麒麟撞了會衰三年,你是否擔心這影響你選特首的運情?(網友@KAYING CHUNG)

葉:我一點也不迷信。麒麟是吉祥的動物,孔子出世的時候會出現麒麟,內地很受歡迎的電視劇《琅琊榜》裏,男主角就是麒麟才子。所以被麒麟撞了,不可能衰三年,坊間的說法我不會介意。

葉劉淑儀於直播後在參觀Facebook香港辦公室。
葉劉淑儀於直播後參觀Facebook香港辦公室。攝:陳焯煇/端傳媒

端:你在宣布參選特首時指,「蘭桂坊之父」盛智文會為你擔任特別顧問,但盛智文之後轉投林鄭的競選團隊,擔任主席一職。網民想問你有什麽看法? (網友@Leumas To提問)

葉:世情見慣,一點不足為奇,我宣布參選前跟他說好了,他會擔任我的特別顧問,說好了他會在我參選時上台介紹我。

但我宣布參選前夕,他在北京打電話給我,說知道梁振英不選了,林鄭月娥會選,他與林太在西九管理局也有很多合作的,要幫林太,不來參選大會。我說不來不好,最後他來了,但沒有上台。我沒所謂的,每個人都可選擇支持什麼人的,對我的損失也不是很大。

端:民主派選委手握320多票,可提名兩人入閘,你會爭取他們的支持嗎?會如何跟民主派選委溝通?(網友@Leumas To提問)

葉:所謂民主派選委,有320多人,以我的拉票經驗,他們不是鐵板一塊。如果你說政黨,比如民主黨、公民黨,政治立場當然較強;但如果是醫學界、衛生服務界、社福界、教育界、高教界,他們很多其實沒有跟我提普選,他們最關心的是自己業界的發展。譬如社福界,他們很關心一筆過撥款、一刀切撥款、有沒有社會福利的規劃、殘疾人士服務等。

只要是多於一個人的政黨,我也會拜會他們的。另外,不論是文化界、社福界、高教界,我都會找他們談,我一定會爭取所有選委的支持。

端:網民想問你要如何拉近與年輕人的距離?(網友@郭振业提問)

葉:我辦公室有好多年輕人,我的員工中,八成是35歲以下。有些人以為我只聘請外國名校畢業生,其實不是。我的辦公室內,中大、浸大、樹仁都有,如今幫我做選舉工程的,有的是來自IVE(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的。

香港幾百萬人口,我認識的當然有限,但我跟很多年輕人打交道,工作關係是沒問題的,在街上也有年輕人表示支持我。

端:近年社會十分關注土地房屋的問題,因為樓價升得很厲害,很多年輕人難以置業,你有什麼具體政策去處理這問題?(網友@Mike Chai提問)

葉:土地不外乎兩種,一種是開發新地,另一種是活化舊地。

新發展地區,梁振英特首已在做,如古洞北、粉嶺北。六、七年後,那裏會有幾萬個單位。另外,也在發展元朗南、洪水橋、東涌等。當然,還有是動用不影響生態環境的郊野公園,郊野公園佔了全部土地的40%,《明報》的社評亦指出,有些靠近社區,又沒有人行山、沒有什麼生態價值的,可否拿出來用呢?這些是需要考慮的,但這些都是需要時間的。

較快的又怎樣?當然地產商說︰「我有很多地,是你不讓我活化而已。」即是補地價拖很久,改劃用途又多人反對,棕地、農地又凍結了。政府要多管齊下,盡量用好我們的土地資源。

當然,有些問題可以用土地基金解決,譬如劏房。我覺得政府應盡快做巡查,把環境最惡劣、有危險的劏房戶安置到臨時房屋。政府可以用土地基金買一座工廈,然後找非牟利組織改裝,再租給劏房戶。好處是防火、結構一定安全,第二就是不會隨便加租,不會有苛刻的租約。

(解決了基層問題,中產買樓的問題呢?)

這個沒法子了,一定要提供多許多土地供應。所以我看買家印花稅,是很難取消,因太多人想在香港買樓。如果說日後要幫醫生買樓,將來的政策,一定需要港人優先。

端:有智庫建議重新開放雙非政策,你怎樣看呢?(網友@Man Au提問)

葉:雙非政策不是由特區政府定的,是由法庭定的,源自2001年莊豐源案。這個是我們本地法庭的裁決,無法推翻。

什麼時候來少了?只是因為內地部門幫手。梁生說沒理由有居留權,只是「出口術」,那只是一個行政指示,法律上,誰在香港出世就有居留權。以往一窩峰來,以中介形式來的、找陪月的、接客來的、遮住個大肚來的,是內地幫手堵截了,是這樣才會來少了,所以根本不存在恢復或不恢復(雙非政策)。

我們的人口很多,每天的單程證也有,沒必要鼓勵雙非、內地人來港出世,我們的人口政策要研究香港長遠的承載力。

端:如你當選,會否向中央反映,讓特區政府拿回居港權和單程證審批權?(網友@Kenson Wong提問)

葉:居港權是根據《基本法》和《入境條例》來給予的,完全沒問題。單程證就是內地的出入境問題,在法律上香港沒可能取回來審批的。但根據《基本法》,內地負責批准哪些人來港,會跟我們蹉商,所以我們是可以給意見的。

其實現在也不是150個,大概110個吧,主要都是家庭團聚,因為有許多跨境婚姻。香港永遠都有家庭團聚的需要,但若未來少了中港婚姻,多了香港人想去內地住,這些配額當然是可以調整的。

端:去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你被拍到在選舉翌日去了中聯辦。網民想知道你跟中聯辦有什麼關係?如果你和中聯辦是這樣密切的話,如何保持中立?

葉:我鄭重聲明,我不是去中聯辦謝票的,絕對不是。我謝票,是去太古城的。

我去,是因為(中聯辦)有事找我蹉商,內容不便透露。自從那次之後,9月至今,我就沒有再去過中聯辦了。

我與中聯辦的關係就是朋友,互相尊重。有事我會找他們幫忙,例如有市民、業界向我投訴燕窩零售入不到口,或者建築界說河沙的配額沒了港澳配額,都託我去找中聯辦,是正常業務來往。又例如我要領團考察一帶一路,我就要去找他們幫忙。

我不是靠中聯辦找票的。

端:又有網民問,例如有報導指人大常委會代表張德江南下,到深圳傳話指政治局只支持林鄭月娥參選,你怎樣看?(網友@ Wing Kam 提問)

葉:中央對行政長官候選人有意見,是合理的;他們的位置只有一個,只支持一位參選人,也是合理的。

無論如何,根據《基本法》,我們要有一個選舉程序。中央官員有意見可以發表,不過香港選委都有責任按照參選人能力、政綱、能否領導香港走出困局來投票,發表意見。

(你會否擔心,這樣多的報導會影響你的選情?)

當然有影響呀,影響所有人,包括建制候選人曾俊華、我,甚至是胡法官都好,都會受影響。若果有這樣多的報導指,中央只屬意一個人,很多票會去該處,所以我是很辛苦的。

端:近年,港人對政治有很重的無力感。你有什麼可以寄語香港人?

葉:兩個月來的選舉過程,我在接觸不同選委時,都覺得無奈。許多人說,只有那麼少人有票,1194人有票,我們都想去選擇我喜愛的,所以我真心希望制度可向前走,讓更多人可以一起選擇,讓香港人的聲音大些。

(在如今的政治環境下,香港人可以做什麼?)

不要灰心,要對香港人有信心,我相信我們有能力去爭取一個更公義的制度,早晚能選出一個有能力的特首,推動我們的政制、經濟以至各方面發展。

香港人是有智慧的,我們如今有很好的基礎,我相信我們同心合力,一定要更好的明天。

香港 2017香港特首選戰 香港特首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