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擺放右翼書籍的日本APA,究竟是怎樣的酒店?它挑起中日網絡激鬥

中國多個酒店預約網站不能預約APA酒店,APA官網癱瘓無法訪問。中國的小粉紅和日本的網絡右翼混戰一團。


位於東京的APA酒店集團總部。
位於東京的APA酒店集團總部。攝:Kim Kyung-Hoon/Reuters

東京神保町地鐵站附近的APA酒店,面朝主幹道,交通便利,步行到地鐵站只需要大約6分鐘;價格大概7000日元(約合人民幣430元),在像樣的膠囊旅館都要差不多4000日元的東京市內,這個價格頗有吸引力。

在中國某知名院校研究日本近代史的博士研究生牛冰冰,正是被低廉的價格所吸引。

「離車站近,才剛開業一年多所以設施比較新,還有就是價格相對便宜,性價比高。」2016年5月,正在日本交換留學的牛冰冰為了查閲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所藏相關資料,需要在東京住上兩晚。左右斟酌之後,她選擇了APA酒店。

雖然前台大廳、走廊以及房間都比其他酒店狹小很多,「房間只夠轉身」讓牛冰冰有些失望,但毫無水印的洗手枱、刷毛柔軟的配套牙刷、前台工作人員八顆牙齒的微笑,和雙手遞上房卡的恭敬……處處令她體會到日本服務業的細緻周到。更令她驚喜的是,平坦的床單正中央放着疊好的睡衣,睡衣上擺着一隻精巧的紙鶴和一張歡迎卡片。

她回憶當時應該有不少中國遊客入住,酒店走廊裏不時傳來中國北方口音的遊客拉着行李呼喚同伴的聲音。

利用酒店餐券,牛冰冰在一樓並設的飯糰專賣店品嚐了和風飯糰套餐,原本就狹小的店內坐滿了吃早餐的酒店住客。除了揹着旅行包、拉着碩大行李箱呼朋引伴的遊客,就是西裝革履、行色匆匆的出差一族。

回到房間後,牛冰冰被放在梳粧枱上那印有女社長頭像的免費礦泉水吸引了眼球,無意間一抬頭,才看到擺在梳粧枱左側架子上一本名為《理論近現代史學》的書籍,內容用日文和英文撰寫。通日文的牛冰冰拿起來翻看,發現書中內容都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傻到根本不值得反駁」。

雖然也很憤怒,但她更感到可笑和無奈。

「如果不是放着那本胡扯的書,我可能還會去住,但看到那本書,我就再也沒有住過」,她表情嚴肅起來,「其實在歷史學界,南京大屠殺的有無早已不是爭論的焦點,即使是右翼歷史學家,也是在人數多少上做文章,而不敢公然否認。」

像牛冰冰這樣能夠看懂酒店房間內書籍的中國人並不多,分店遍布日本全國的APA,憑藉相對便宜的價格和便利的交通,成為許多中國遊客造訪日本時的住宿選擇。

APA酒店興起於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的90年代,目前僅在東京都內就有40多家,最初的目標顧客群是對酒店要求較低、只求「睡個好覺」的出差一族,和想盡一切可能節約差旅費的企業。

為了迎合他們的需要,APA酒店多設有大浴場供疲勞了一天的客人泡澡放鬆,有的分店提供多種枕頭供客人選擇。而和睡個好覺無關的方面,酒店則是能省即省,酒店的裝修沒有繁複的裝飾也不重視設計感,客房不提供多餘的空間。這種設計也正好滿足了日益增加的訪日遊客需要,同上班族一樣,大部分遊客玩累了一天,只想在酒店睡個好覺而已。

2015年11月12日,APA集團CEO元谷外志雄(中)出席紐約記者會。 公佈位於新澤西州的新酒店「APA Woodbridge」即將開幕。
2015年11月12日,APA集團CEO元谷外志雄(中)出席紐約記者會。 公佈位於新澤西州的新酒店「APA Woodbridge」即將開幕。攝:Imagine China

美國姑娘視頻引爆社媒 日網絡右翼激昂迎戰

1月15日,美國網友KatAndSid在微博上發布一段視頻,揭露日本APA酒店在客房內擺放否定南京大屠殺的右翼書籍《理論近現代史學Ⅱ 真正的日本歷史》(『理論近現代史學Ⅱ 本當の日本の歴史』)。書中稱南京大屠殺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不過是中國政府向日本施壓的伎倆,是美國為了投下原子彈而編造的謊言。

書籍作者正是酒店的CEO元谷外志雄。他除了商人身份,同時還擔任現首相安倍晉三後援會「安晉會」的副會長、右翼媒體產經新聞讀者俱樂部的代表幹事等職,身邊團結了一群右翼政治家,在政界擁有一定的影響力。他設立鼓勵保守史觀的「真實近現代史觀」論文獎,並以「藤誠志」名義,親自上陣寫下多部歷史修正主義書籍,反覆強調南京大屠殺是虛構的,是反日分子的賣國觀點,而他聲稱自己作為一個有抱負的愛國企業家,要揭露「不被報導的真實歷史」。

至於牛冰冰當時發現的礦泉水瓶上戴綠色帽子的女社長,就是元谷外志雄的老婆元谷芙美子。

視頻上傳後,迅速在中國網絡傳開,不到一週,轉發量超過70萬,點贊超過40萬,播放次數過億。中國網友們紛紛表示這種否認歷史的行為突破下限,必須抵制。從16日開始,中國多個酒店預約網站不能預約APA酒店,APA酒店官網癱瘓無法訪問。

很多曾住過的遊客並沒有注意到有這樣的書籍,感到懊惱和噁心,立刻「剪碎APA酒店的會員卡扔掉」,表示再也不去入住。

「普通中國遊客誰住酒店會去看一本非中文讀物的內容呢?住酒店就是玩兒累了睡覺休息而已。」牛冰冰對端傳媒說,「要不是因為我學歷史專業,我也不會去翻。」

國內群情激昂之際,事件在日本網絡上同樣引起熱議。雅虎日本新聞在報導相關事件後,評論欄共獲得將近5千條評論,頭條熱門評論「要是真的被抵制了,那以後都儘量住APA吧。中國人少了酒店更清淨」獲得4萬5千個贊。

隨後,APA總公司在官網上稱不會撤下圖書,表示「這本書是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真實的歷史」。元谷聲稱收到了1萬通以上鼓勵和支持的電話和傳真。當天APA酒店(#アパホテル)進入日本推特熱門話題前十名,大批日本網友發推文表示支持APA酒店,為「APA敢於站出來說真話的勇氣」吶喊助威。

日本左翼學者的聲音則瞬間便淹沒在網絡右翼情緒化的發聲當中:博主scopedog在自己的hatena博客中,詳實地逐條反駁了APA書籍中南京大屠殺否定論的觀點。文章被「日本近代史關連情報」等多個賬號轉發,但目前也僅僅獲得了63顆贊同的星。

幾天後,CEO元谷外志雄還在一段演講中,得意洋洋地說道:「過了幾個月以後,人們就會忘記到底發生了什麼,人們只會記住名字。到時候,酒店的知名度提高了,定會挽回損失。」

這段演講的播放量達到77萬次,也再一次激怒了中國網民。1月20日,曾經的「帝吧出征組織者」、名為「Jiuers青年」的微博賬號,組織網友「遠征」,到APA group臉書主頁在內的多個網頁留言,刷圖片和表情包,中國的小粉紅和日本的網絡右翼混戰一團,APA group 臉書主頁頭條的留言數量,一度激增至2000條。

2013年4月20日,日本青年攝影師宮田幸太郎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攝影展,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共展出52幅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紀實攝影作品,每幅圖片下附有簡短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證言。
2013年4月20日,日本青年攝影師宮田幸太郎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攝影展,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共展出52幅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紀實攝影作品,每幅圖片下附有簡短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證言。攝 : Imaginechina

難解的「歷史結」

同樣是日本侵略戰爭受害國的韓國,也對APA酒店的做法表示譴責。二月在北海道首府札幌開幕的亞洲冬季運動會,將迎來大批中韓運動員,APA酒店正是運動員指定入住酒店。韓國奧委會「大韓體育會」要求APA立即撤走右翼書籍,迫於輿論和國際社會的壓力,一度不願低頭的APA酒店,一月25日向日本札幌亞洲冬季運動會組委會承諾,會撤走所有國家運動員下榻房間內的問題書籍,組委會將在開賽前檢查,確認書籍確實撤走。

韓日兩國早前就已經因為戰時慰安婦問題,陷入外交僵持;中日這次因為南京大屠殺問題再起紛爭,也再度顯示日本政府不願正視歷史現實。

「我記得當時的教科書上有寫到南京事件,雖然就兩三句話」,今年29歲的日本上班族大野,小心翼翼地加上一句「不過對此我不太了解。」

大野認為教科書上寫不寫可能也沒什麼區別,「日本的歷史課都是從古代史開始講起,最後講到近代也快期末了,不是準備期末考試就是準備升學考試,二戰什麼的也就不仔細講了。」他雖然有中國朋友,但卻從來不會談論歷史問題。

高中二年級,大野選擇進入理科班,從此歷史漸漸地淡出了他的生活。對於APA酒店書籍的新聞,經常去上海出差的大野感到些許不安,「我很喜歡中國,希望普通人之間的感情不要被政治影響。更不希望因此發生反日遊行。」

在歷史學界,南京大屠殺的存在無容置疑,鼓吹否定論的觀點在史學界站不住腳,而爭論的焦點集中在屠殺的規模。

日本外務省官網上登載的「歷史問題Q&A」中,用中文和英文兩種語言明確表達了日本政府對於南京大屠殺的立場和看法——1.日本政府不能否認日本軍隊進入南京城後,殺害了很多非戰鬥人員,進行了搶掠行為。2.但是,關於被害者具體人數眾說紛紜,政府無法確定到底哪一個才是正確的數字。

曾任日本防衞大學講師的著名保守派歷史學家秦郁彥,在著作《南京事件》中,質疑東京審判時推定的20~30萬人的死亡人數,稱犧牲者人數僅為4萬人左右。秦郁彥的研究方法和結論不斷受到中日雙方眾多歷史學者的質疑和批判,但南京大屠殺的真實性已是史學界定論。

雖然有良知的日本歷史學家們一代一代維護着南京大屠殺研究成果,但政治的干預始終如影隨形。已故歷史學家家永三郎曾針對文部省審查自己編寫的歷史教科書時,刻意刪減對南京大屠殺等突顯日軍加害者形象的內容,進行過三次法律訴訟,狀告文部省教科書審查制度違反憲法。1993年,在日本左翼知識分子的努力論證之下,歷時9年審理,法院最終判決文部省對「南京大屠殺」和「日軍對婦女施暴」敘述的審查違法。

寫下《南京事件爭論史》的日本歷史學家笠原十九司評價這是「南京大屠殺爭論在學術範圍的一個了斷」。同時,他還在書中指出從90年代末後期開始,南京大屠殺爭論上升為政治問題,自民黨等保守勢力開始利用自身的政治影響力和資金,大量出版刊物,在媒體界宣傳南京大屠殺否定論。此次暴露出的APA書籍,只是這股政治勢力活動的一小部分而已。笠原在書的最後強調,所謂南京大屠殺爭論,不是學術意義上的爭論,而是「涉及日本民主主義內在結構的一項政治問題」。

「學歷史有時很徒然,像南京大屠殺這樣的歷史事件,早已經變成了一種政治博弈的工具,明明是歷史學應該解決的問題,偏偏發聲的都是政治人士。」牛冰冰很無奈地說,「政治和歷史的原理完全不同,歷史拿證據說話,而政治則是一句話說出去,只要信的人多就贏了。」

(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牛冰冰為化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