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來了 國際

現場:電視上看不到的特朗普就職典禮眾生相

咒罵、噓聲、騷亂……主席台外,等待特朗普的現實並不讓人樂觀。


特朗普正式接替奧巴馬,成為第45任美國總統。他在就職宣誓後發表講話,作出了總統任內首個修補政治裂痕的嘗試。攝:Alex Wong/Getty Images
特朗普正式接替奧巴馬,成為第45任美國總統。攝:Alex Wong/Getty Images

特朗普宣誓就任日,住在紐約布魯克林的Holley趕來了華盛頓,卻沒有到就職典禮現場。她找了一個空曠無人處, 在特朗普宣誓的同時,用盡全身的力氣高喊F開頭的英文髒話洩憤,憤恨地把兩張就職典禮門票撕成了碎片——那是她早早就向所屬轄區的國會議員預定的,當時大選還未決出結果。Holley原本期待將見證美國第一位女性總統就職,如今事與願違。

同為紐約客的Billy卻對就職典禮期待已久。他站在人流散去的國會山莊西翼廣場中央,這裏剛剛舉行了特朗普的就職典禮,廢棄的塑料雨衣零星散落在濕冷的泥地上。興奮退去後,他臉上帶着幾分茫然。「我有信心我們可以修補國家的撕裂,但看來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啊。」

能夠親眼目睹特朗普就職,在大選中一路支持他的Billy深感欣慰,卻並非毫無憂慮。「希望他能做成好多事,但有些事,要大家在一起才能做成呀。」 Billy帶着兩個正讀小學的女兒來觀禮,活潑調皮的女孩們一刻不能靜下來,互相打鬧。「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像小孩一樣,互相戳來戳去,成心不給對方好日子過了?」Billy的笑容裏,有對女兒的寵愛,也藏着對國家未來的擔憂。

他住在政治傾向偏左的紐約皇后區,絕不敢在街上戴「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紅色棒球帽,也儘量避免與親友談論政治。「特朗普支持者」的標籤,會帶來許多不必要的爭執。「在這個撕裂的時代,政治是最糟糕的話題。」Billy說。

落選總統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作為前第一夫人入場時,她的身影出現在現場轉播大屏幕上。Billy抿着嘴,但不吝掌聲。在他周圍,一些民眾卻報以噓聲。低沉的噓聲迴盪在小雨紛紛的國會山莊西翼廣場上空,持續了好幾秒。也有人看到希拉莉的畫面,感嘆天意弄人:希拉莉在典禮上穿着白色套裝,據聞是她原本為成功當選、宣誓就職時準備的服裝。

唯一一個在典禮上有發言機會的民主黨人、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試圖在致辭中強調民主黨一貫主張的包容價值觀:「無論族裔、宗教、性向和性別認同為何,無論是移民還是在美國出生……我們都對國家做出了傑出的貢獻。」「滾出去!」「Trump! Trump! USA!USA!」一些失去耐心的觀禮群眾高喊回應。

就職演說中,特朗普重申他競選時的承諾,美國優先、打擊犯罪、加強邊境監管、打擊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從國外奪回工廠和職位……每擊中一點,群眾就報以熱烈掌聲與歡呼聲,還不時膝跳反應地接上: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一瞬間,時光似乎倒流了,閃回到特朗普熱火朝天、群情洶湧的競選活動。

像在競選時一樣,特朗普再次奚落「只會抱怨,不會做事」的政客,轉播鏡頭適時地掃向他身後幾十名美國權力最大的政客,而他自己如今也成為了全世界最重要的政治人物。在這個只有4%居民投了特朗普一票的城市裏,不少「無眼睇」(註:廣東話,意為「眼不見為淨」)的居民在這個週末逃離了華盛頓,趁着遊客湧入、房價高漲,將住所出租。

儘管針鋒相對、峰迴路轉的大選已過去兩個月有餘, 無論是希拉莉還是特朗普的支持者,都還不能完全放下大選期間的情緒,有的逃避,有的選擇泄恨。

特朗普正式上任後一小時,離他就職遊行路線僅僅幾個街區外,一群身穿黑衣、戴黑色面罩、自稱為「無政府主義者」的示威人士砸爛商戶玻璃櫥窗、在街上點燃雜物,還打傷了兩名警察。警方最終動用胡椒噴霧驅散人群,逮捕了超過兩百人。

約500名黑衣示威者在就職禮前在華盛頓示威,部份示威者打破市內商店櫥窗。防暴警察發射胡椒噴霧和閃光彈驅趕。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示威者在華盛頓示威,砸爛商店櫥窗。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Holley猶記得八年前見證第一位非裔總統奧巴馬宣誓就職。零下負七攝氏度的寒風颳得每個人瑟瑟發抖,她卻一再說那是人生最開心的一天之一。但八年後,那份狂喜化為了悲憤與恐懼。「我害怕,我害怕極了。特朗普是一個邪惡、固執己見的人。他只聽兒女的話,選的內閣人選都糟透了。他吃的又都是垃圾食品,腦子不能變好了。」 如果不是我打斷她,Holley還能不停地說下去。

她不認同自由派活在泡泡中的說法。「論人數,我們(希拉莉支持者)還比他們(特朗普支持者)多三百萬呢!他們才在泡泡中,才是不聽別人說話的人。」Billy和Holley各自認為,是對方陣營的人不可理喻、拒絕溝通,缺乏溝通又讓誤解和對立進一步加深。剛成為美國人領袖的特朗普,能為他們做什麼呢?

「無需心存恐懼。我們是被保護的,我們會一直被保護得好好的。」特朗普在長度為16分鐘、言簡意賅的就職演說裏,恰恰提到了恐懼。 「軍隊和執法部門裏面偉大的男男女女會保護我們,更重要的是,上帝會保佑我們。」特朗普單單強調秩序和信仰的答案,恐怕依然無法讓反對者心安。他們擔心的是,在被指有女性、種族、穆斯林歧視傾向的特朗普治下,弱勢群體在美國再無容身之所。典禮次日,預計有20萬人將在華盛頓和平示威,督促特朗普政府尊重各類人群的人權,全美多處都有遊行聲援。

然而,特朗普的就職演說與他的競選演說也存在顯著區別。對手已經遠去,他不再需要發起言辭激烈的攻擊,當務之急是呼喚團結,為日後的管治鋪路。 他向兩黨支持者喊話:「重要的不是哪個政黨當政,而是政府是掌控在人民手中的。2017年1月20日,會被這樣銘記:人民再次成為國家主人的日子。」 在上任之際,特朗普的全國支持率只有40%,是美國史上最不受歡迎的新總統之一。在鋪天蓋地的懷疑和反對下,他區區幾句話的作用有限,但起碼,在一半是競選口號、一半是團結號角的就職演說中,特朗普作出了總統任內首個修補政治裂痕的嘗試。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首次獲邀參加美國總統就職禮,她希望新政府關注香港問題,支持香港民主。由於現場下著小雨,她穿著雨衣,耐心等待典禮開始。攝:馮兆音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首次獲邀參加美國總統就職禮,她希望新政府關注香港問題,支持香港民主。由於現場下著小雨,她穿著雨衣,耐心等待典禮開始。攝:馮兆音/端傳媒

特朗普正式就職,國內反應迥異,外國看客也各懷心事。端傳媒記者在觀禮席上偶遇了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她在典禮全程都非常專注。當牧師帶領禱告、祝福美國時,她更握起雙手,閉上雙眼跟着禱告。

「我們把權力從華盛頓收回,還給人民。」陳方安生告訴端傳媒,她對特朗普就職演說中的這句話最有感觸。

「他承諾要還政於民,我想問,到幾時香港人才能一人一票選出特首?」首度受邀參加美國總統就職典禮的陳方安生向端傳媒說。她還透露,雖暫時不方便道出具體姓名,她此行包括與特朗普團隊人員見面,傳達美國支持香港民主的重要性。然而,當美國從奧巴馬巧實力(smart power)、不干預的包容外交政策,急轉彎到特朗普以交易思維計較損益的「美國優先」,恐怕包括香港在內的全世界都必須要繫緊安全帶了。

特朗普 特朗普來了 美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