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昇、黃耀明等人歌曲在中國大陸遭全線下架,「藝人黑名單」被側面證實

內地多個音樂網站、手機應用程式把黃耀明、何韻詩、陳昇、徐若瑄等港台歌手的歌曲下架。
陳昇、黃耀明等人的歌曲在中國大陸遭全線下架,圖為香港藝人黃耀明。攝:盧翊銘/端傳媒

自台灣蘋果日報去年底刊出據稱來自中國文化部的「55組藝人封殺名單」後,許多網友發現此份名單上的台灣歌手陳昇、徐若瑄,香港歌手黃耀明、何韻詩等人的音樂作品先後被網易雲音樂、百度音樂、QQ音樂等在線音樂平台下架,但因為當時阿里巴巴旗下的蝦米音樂並未下架部分「黑名單」藝人的作品,加上中國文化部否認存在此「黑名單」,也有猜測認為大規模下架行為或與版權有關。

然而,隨着蝦米音樂在據傳的1月9日「大限」之前將上述歌手作品全數下架,從側面證實了音樂平台本次集體大規模下架行為與版權無關,而是中國官方又一次封殺「敏感」藝人的行動。

當真理站在謊言那邊 / 我就解決我自己 / 借我那把槍吧 / 或者借我五毛錢

陳昇、左小祖咒《愛情的槍》歌詞

他們為何上榜?

此份名單以音樂人為主,除了台港藝人外,封殺對象還包括美國、澳洲、日本、南韓、羅馬尼亞和捷克等地的歌手和樂隊,而早年便因激進立場遭到封殺的盤古樂隊則是名單中唯一的中國大陸藝人(組)。

縱觀這份黑名單中的「敏感」藝人,其上榜原因並不新鮮。在兩岸均有眾多歌迷的台灣創作歌手陳昇,早前便因為於2003年參加「西藏自由音樂會」而在中國大陸處於「半封殺」狀態(不能公開演出,但可以傳播其作品),本次遭到全線封殺(包括其新寶島康樂隊)則被認為與其反服貿立場以及直言不諱的性格有關。2014年,陳昇曾因「廁所門」事件(見「聲音」)被中國網友及官媒炮轟。而在本次事件中,除了歌曲被各大平台下架外,陳昇的百度貼吧(網絡社區)也被禁。

台灣歌手、演員徐若瑄近日已將個人新浪微博清空,她的歌曲在中國各大音樂平台已經徹底消失,僅剩下她為周杰倫、王力宏等歌手作詞的歌曲。徐若瑄也被認為是本次黑名單中最「意外」的名字,入選原因或可追溯至2010年東京影展。當時中國大陸代表團堅持台灣代表團須以「中國台北」名義參加,遭到後者拒絕,徐若瑄因無法為電影參展而落淚。加上她曾公開表示「日本對我像是養母般的存在」(徐若瑄曾在日本發展演藝事業),而被不少人扣上「台獨」、「賣國」的帽子。

台灣作家、導演吳念真則因為曾聲援「太陽花」反黑箱服貿協議運動、力挺新政黨「時代力量」等,遭到中國網友砲轟。此前在面對中國網友質疑其「搞『台獨』又來大陸賺錢」時,他回應稱「我幹嘛去大陸賺錢?沒有,是你們找我去的耶!」在媒體詢問本次被封殺有何回應時,他表示:「我不知道到底是誰封殺,我沒有意見。」

台灣樂隊滅火器、香港歌手黃耀明、作詞人林夕等,也多是因為發聲支持太陽花運動、佔中運動等,在2014年便相繼遭到一定程度的封殺。不過,本次音樂下架行動尚未「波及」黃耀明所在的組合達明一派,林夕的眾多作品也未見大規模消失。有評論諷刺稱:「若要全線封殺林夕的作品,只怕中國的電台將無歌可播。」

曾為太陽花運動創作主題曲《島嶼天光》的滅火器樂隊經紀人回應稱:「中國這個國家就是這樣,大家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而我們只做認為對的事,被中國封殺,沒有太意外。」閃靈樂隊主唱林昶佐以「時代力量」立委的身份表示,任何一個政府都不應扼殺創作自由、言論自由。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則認為,中國「小家子氣」的作法,只會跟台灣越走越遠。

2017年,或許將是泛娛樂領域更加『謹言慎行』的一年。

鈦媒體評論

需更加「謹言慎行」的2017?

本次封殺名單被曝光後,中國主流媒體雖未報導,但社交媒體上的討論並不少。有中國網友評論稱:「任何事物都是相對的,言論自由當然也是相對的。你有言論和政治的自由,我當然也有封殺你的自由。」還有人表示:「藝人必須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責,藝人主張台獨還可以容忍嗎?這難道還不是損害國家利益了?」

但微信公號「娛樂資本論」引述音樂圈人士稱,出現在這份封殺名單中的名字,其實有許多如果不是深度樂迷可能都沒有聽過,他們或「有一些輕微的言論問題」,但大部分並非「台獨樂隊」,而「香港的荔枝王、台灣的濁水溪、糯米糰等都是頂級的獨立樂隊,最有歷史淵源,最有力量,甚至可以説他們代表了台灣、香港的獨立音樂勢力」。

中國文化部近兩年曾因各種原因下達「封殺令」,包括在2015年3月封殺《死亡筆記》、《進擊的巨人》等日本動漫,8月又以「整頓音樂市場」為由封殺120首歌詞帶粗口的「不雅歌」,包括黃立成、張震嶽、MC HotDog 等歌手作品。

而中國當局對其認定的涉「台獨」、「港獨」等政治敏感議題的藝人更不手軟,即使藝人發聲澄清或道歉都難以挽回,去年引起巨大爭議的包括周子瑜事件戴立忍事件等。此外,因為「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導致中韓關係危機後,中國當局還下達「限韓令」,封殺南韓藝人出演的節目、戲劇、廣告等。

去年11月,中國全國人大通過業內討論已久的《電影產業促進法》,要求中國企業及其他組織不得與「傷害民族感情」的組織及個人合作。

聲音

陸客真的不要再來了,我們真的要犧牲我們的生活質量嗎? 有人説不簽服貿會被邊緣化。我想問的是,難道我們還不夠邊緣化嗎?服貿讓我們把自己的角色看清楚,我雖然沒站出來特別發聲,但如果你問我,我會告訴你,我反服貿。我有很多大陸朋友,我也很喜歡他們,但我常跟他們講,等你們上廁所會關門的時候,我再跟你談統一。

陳昇「廁所門」事件採訪原文

藝人到中國賺錢,是他們的選擇,沒有對與錯,做音樂就是要講真話,饒舌歌手更要有自己的風骨,講真話就是一種「來者不怕、怕者不來」,少賺人民幣,也是每個人的選擇,當然也希望到中國作音樂上的交流,但中國要封殺我們也沒辦法,我小學有去過中國,但現在就算不能去,我其實也沒差。

位列55人名單的台灣饒舌歌手大支

後來阿凱老師問我們,説我們有什麼辦法能來大陸演出麼?我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原因不能來,(台)獨了?色情了?還是怎麼了。他説,因為團名的關係,叫做1976。我説,1976怎麼了。他説,毛澤東死的那年。我説,你看你起什麼名不好,非起這麼政治的一個名字。阿凱老師説,不是,我們是1976年生的。我想了半天,那可能是你們生的不對。

中國音樂圈人士撰文寫台灣樂隊1976

來源:娛樂資本論界面新聞鈦媒體蘋果日報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