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最後一天,聯合國告別「史上最糟糕老闆 」?不過他可能要選南韓總統 

他被批評為最差的聯合國秘書長,但南韓人卻視他為「世界總統」,「南韓之光」。

2016年12月16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出席任內最後一次記者會。
2016年12月16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出席任內最後一次記者會。攝:Bebeto Matthews/AP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今天正式卸任,由葡萄牙前總理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接棒。潘基文卸任後的計劃似乎越發明朗,雖然安理會1946年通過的第11(I)號決議中提出,秘書長在退休後應避免在政府機構供職,但南韓總統朴槿惠下台後,外界揣測潘基文回國競選總統似乎已成定局。

「透明人」、「抹了油的鰻魚」⋯⋯潘基文為何不受歡迎

潘基文1970年進入南韓外交部,36年後成為聯合國秘書長。1944年出生於南韓忠清北道的一個農村,他是「寒門出貴子」的典型例子。在高中時,潘基文獲美國紅十字會的邀請赴美,在美期間與時任總統肯尼迪的會面成為他人生轉折點。潘基文曾在《今日美國報》(USA Today)上發表署名文章,回憶18歲時與肯尼迪的會面,在那次會面中,肯尼迪向包括潘基文在內的年輕人表示,「要學會成為世界公民,熱愛祖國,奉獻於世界」。潘基文雖然未能如願地與肯尼迪握手,肯尼迪給他的人生留下深刻印記,激發他決定成為一名外交官。

不過,潘基文擔任聯合國最高長官十年間,國際反響並不積極,不少外媒指責他處事失當,甚至直稱他為「史上最糟的聯合國秘書長之一」,更以「透明人」、「被動的觀察者」來形容他的無能。潘基文並非強勢之人,不少員工讚他和藹、勤奮,但也指出他領導的聯合國的確是歷年來實力最弱的。潘基文供職南韓外交部超過三十年,盧武鉉執政時期擔任青瓦台外交官員,應對記者犀利提問時,常用模棱兩可的回答避免正面回應,被稱為「抹了油的鰻魚」(Oiled Eel),類似的處事風格延續到聯合國。

潘基文在2007年就職之初,被問及2006年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侯賽因被處決一事,表示各國有權決定是否實行死刑,引來國際社會嘩然,不少人權組織指他的說法違背了《聯合國人權宣言》精神。2014年又爆出駐中非共和國聯合國維和部隊集體性侵醜聞。2010年海地地震後聯合國派駐部隊應對失誤導致當地爆發霍亂,潘基文作為秘書長多次被指失言與失職。

用人唯親,也曾令潘基文遭聯合國內部猛烈批評。他被指先後任命在南韓的親信擔任要職,又動用關係讓自己的印度籍女婿晉升為聯合國伊拉克援助任務秘書長。這些醜聞甚至引來「聯合國職員公會」及「聯合國內部監督事務廳」(Office of Internal Oversight Services, OIOS)罕見地發聲明公開譴責。OIOS前副秘書長艾禮紐斯(Inga-Britt Ahlenius)卸任前,直言潘基文缺乏領導能力與策略思維,秘書處在他的領導下變得鬆散、僵化。

在朴槿惠被揭發親信干政後,有潘基文將參選總統的討論。圖為2016年12月17日,南韓首爾,有群眾集會要求朴槿惠下台。
在朴槿惠被揭發親信干政後,有潘基文將參選總統的討論。圖為2016年12月17日,南韓首爾,有群眾集會要求朴槿惠下台。攝:Kim Hong-Ji/REUTERS

媒體還曾批評潘基文對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俄、美、法、英)過於奉迎,2011年成功連任亦獲益於此。

西方報導指,面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屠殺反對派與民眾、俄羅斯武力吞併克里米亞時,他不敢推動有實效的制裁行動,只發出了並無實質內容的聲明。去年九月,他無視日本及聯合國內部反對,出席中國「抗戰勝利70週年紀念大閱兵」儀式;亦有人權組織批評,在任十年內訪華11次的潘基文對中國的人權狀況未發一言。

潘基文與中國的關係一向較好,許多人認為他能夠擔任聯合國秘書長,原因之一是中國力挺。科菲.安南屆滿時,中國堅持下任秘書長應由亞洲人擔任。2016年11月30日,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同意對北韓更嚴厲的經濟制裁,中韓已經因「薩德」嚴重對立,中國本可以以不制裁北韓為籌碼,威脅南韓。有人認為這是中國的表決,是送給潘基文的「厚禮」。現在南韓因朴槿惠風波難以很快部署「薩德」,很可能會拖到下任總統,如果潘基文當選,在中國看來,「薩德」也許會好處理一些。

不過此說未必完全公允。潘基文面對聯合國龐大的架構與各懷計算的成員國,領導能力與游走空間確實備受制肘,安南就任期間也不無爭議,例如他公開反對美軍攻打伊拉克,令美國與聯合國一度交惡,這也許令潘基文就職期間不得不與美國重建更密切的合作關係,避免批評美國在中東的軍事干預。不過,分析指出潘基文在2011年連任前後,外交作風有明顯調整,在部份重大議題上亦有採取較果斷進取的作風。同時,在任內積極推動保護女性與性小眾權益的措施,推出更全面、更具前瞻性的「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促成《巴黎協議》的簽訂,確立全球各國減排應對氣候變化的路線圖。他在任內參觀南北兩極,認為氣候變化對人類存亡的威脅,遠遠超過核戰威脅。

他曾經在2007年公開表示,「我這一代成長於冷戰最緊張之時,核戰彷彿是我們所面對最大的存亡危機。但這種對人倫與地球造成的危機,與氣候變化不可比擬。」

「南韓之光」進入殘酷政治

不論西方媒體、政府官員如何評價潘基文,南韓人對於潘基文使用最多的形容詞就是「南韓首位聯合國秘書長」。對於本國國民當選世界性組織的領導人自豪感滿溢, 潘基文猶如「南韓之光」。

在南韓國內,潘基文算不上政治圈內人,他在聯合國的作為,對於南韓人來說,也許並不是考驗是否能成為總統的最重要因素。經歷了多屆總統以醜聞告終之後,「乾淨」的總統比有能力的總統來得更加重要。在執政黨與在野黨都無法對下屆大選交出滿意候選人之時,人們自然將目光轉向了這位頗具「好形象光環」的人。而南韓多家調查機構在2016年最後一週的民調也驗證了這一點,自從媒體發布消息稱潘基文計劃於一月中旬回國投身國家發展、提高公民福利後,支持率不斷上漲。南韓民調機構RealMeter 的民調顯示,潘基文的支持率一周內上漲2.8%,達到23.3%;在野黨共同民主黨文在寅的支持率為23.1%,城南市市長李在明的支持率為12.3%。 

雖然潘基文在過去十年缺席南韓國內政治, 對於許多南韓民眾來講,這並不重要。 聯合國秘書長這一身份,已經足夠為他在南韓樹立良好形象,並且他還時不時在國際上推廣南韓文化,南韓政府曾三次將最高勤政勳章頒發給了潘基文。南韓人重新修繕了潘基文的舊宅,有關他的書成為了暢銷書,忠清北道甚至有以他命名的道路。

潘基文的自傳《像傻子一樣學習,像天才一樣夢想》常常被推薦為南韓青少年讀物,南韓著名女團「少女時代」的成員徐玄也曾經在綜藝節目中表示,自己的偶像就是潘基文,在青少年中也形成了一定的影響。

2006年10月9日,南韓,時任外交通商部部長的潘基文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2006年10月9日,南韓,時任外交通商部部長的潘基文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攝:Kyodo via Imagine China

對於不諳國際政治的許多南韓民眾來講,潘基文曾是 「世界總統」, 跟在國內政界摸爬滾打多年的政客相比,獨具優勢。 激烈而複雜的國內政治鬥爭有種「狗咬狗」的意思,潘基文卻能夠在選舉中吸引中間和保守階層 。輿論分析認為,在目前南韓混亂的政局中,潘基文的民調支持率持續領先,是民眾對於現實政治的不滿,而將希望寄託於局外人的行為。

南韓政界對他的評價則大致可以分為兩類,目前保守右派認為他是唯一可以拯救時局的人,但進步左派卻是完全相反的立場,將潘基文塑造成依附強權的機會主義者,並因與盧武鉉的關係,給他扣上了「叛徒」的帽子。潘基文能夠上任聯合國秘書長,其中時任總統盧武鉉功不可沒,但潘基文卻並沒有參加盧武鉉的葬禮,直到2011年才拜訪盧武鉉的墓地。

朴槿惠的「親信干政門」爆發之前,潘基文大體上被人們認為具有「親朴」傾向,潘基文對朴槿惠的多項政策曾均表示贊同。對於讓南韓民眾憤怒的韓日慰安婦協商,他曾評價「朴槿惠總統目光長遠、決斷英明,歷史必將給予高度評價」。此前爆出的多次參選傳聞中,也都被分析為,潘基文可能與朴槿惠的新世界黨合作競選。但朴槿惠事件爆發後,潘基文幾次發言都被看作是有意與朴槿惠及新世界黨「親朴」保持距離。12月時,他曾多次親自或通過身邊人士表態,自己並非「親朴」人士,指自己未能及時去拜訪盧武鉉的墓地,是因為日程太滿,沒有時間。並稱盧武鉉是幫助自己坐上聯合國秘書長的人,不會背叛他。

潘基文有意參與下屆大選的消息早在2014年就曾出現,當時他對此否認,但在今年六月再次出現之時,他則採取了「不否認亦不承認的態度」。他的夫人柳淳泽此前曾對潘基文參與大選之事,堅決反對,

據潘基文夫婦身邊的人表示,柳淳泽曾對潘基文說,「如果你要參選,就做好離婚的準備」等話。但在近來,態度大變,對於丈夫的參選似乎是默認的態度。

不過,隨著潘基文成為有利的總統候選人,網上開始出現大量引述過去西方媒體批判潘基文的報導。有關他的黑料也逐一出現:疑似曾經接受數十萬美元賄賂;與南韓異端宗教「新天地」有關聯;疑似與崔順實經常光顧的CHA醫院也有親密關係等,但均未得到證實。雖然目前,潘基文在民調中保持領先態勢,但在黑料不斷曝光之後,民心走向會如何,充滿變數。目前,潘基文尚未正式宣布參選,如果日後,他對外證實參選的消息,政界的「洗禮」將會變得更加猛烈,潘基文在南韓人心目中的「清廉形象」能否得以保全,還是個未知數 。

在較為紳士的外交舞台生活多年的潘基文,是否能順利進入這場殘酷的政治遊戲,考驗才剛剛開始。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