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朴槿惠 國際

朴槿惠還有機會翻盤嗎?

朴槿惠此次是否能像盧武鉉一樣,逃過一劫,在憲法法院審判程序中翻盤,現狀似乎並不樂觀。


被南韓國會通過進行彈劾的總統朴槿惠。
被南韓國會通過進行彈劾的總統朴槿惠。攝: Ed Jones-Pool/Getty

因涉五項違憲、八項違法行為等待憲法法院裁決的南韓首位女總統停職已有14天,南韓民眾的焦點從國會轉向了憲法法院,12月17日第八次燭光集會,示威民眾向憲法法院行進。十天前,南韓國會通過了對朴槿惠的彈劾案,交由憲法法院處理。這是南韓憲法法院自1988年成立以來,第二次受理總統彈劾案,上一次是在2004年,國會將時任總統盧武鉉的彈劾案上交到憲法法院,兩個月後憲法法院駁回了彈劾案,盧武鉉復職。

朴槿惠此次是否能像盧武鉉一樣,逃過一劫,在憲法法院審判程序中翻盤,現狀似乎並不樂觀。盧武鉉彈劾案表決前的民調顯示,約54%的民眾反對彈劾,盧武鉉遭停職當晚,多個城市爆發遊行;朴槿惠遭國會彈劾時,民調支持率僅為4%,全國230萬民眾走上街頭,要求她下台。而16日,朴槿惠代理人團向憲法法院提出的答辯書,又掀起了一場罵戰,跟她的第三次國民談話一樣,再一次被認為是拖延時間的政治伎倆。

答辯書的大致內容可以概括為:指控並非事實、崔順實的過錯不應由朴槿惠承擔、憲法法院不應被輿論所左右而進行決策,態度前所未有的強硬。

輿論分析,朴槿惠方面可能沒有想到答辯書會被公開,因此在答辯書中表現出的態度才會比較強勢,如果一早知道國民會看到答辯書,可能會選擇與國民談話相近的措辭與形式。媒體及民眾對朴槿惠方的答辯書相當不滿,不少人將之形容為「詭辯」,造成了對朴槿惠非常不利的局面。

朴槿惠方面認為,南韓國會通過的彈劾案缺乏足夠的法律依據,她沒有犯下任何足以被彈劾的違法行為。她否認強迫大企業向崔順實的財團出資,否認收受企業賄賂,否認在世越號事件中瀆職,否認向崔順實洩露國家機密文件,也否認在人事任命等事務上受崔順實的影響。針對崔順實干政事件,答辯書中提到,崔順實對於國政的干涉微乎其微,修改演講稿等行為並不構成機密洩漏,即使在施政過程中聽取了她的意見,最終還是由朴槿惠定奪。如果一定要量化其中的比例,那麼在朴槿惠的整個施政過程中,崔順實參與程度充其量只能達到1%,並以「廚房內閣」(kitchen cabinet)來形容崔順實。

朴槿惠方還時不時提起歷任總統的錯誤,強調朴槿惠此次事件中並無過失,就算有,跟歷屆總統犯過的錯誤相比,也是微不足道,「前總統盧武鉉的哥哥盧建平被稱作『烽下大君』;前總統李明博的胞兄國會議員李相得也向總統轉達訴求等」。對於世越號事件中被指應對不力,朴槿惠方則引用了2004年憲法法院駁回盧武鉉彈劾案時的一段話—「總統政策制定上的失誤等問題無法成為彈劾的理由」,並表示,即使朴槿惠在應對上有不足,也不能因此成為被彈劾的對象。

答辯書不僅對彈劾案內容進行反駁,也對程序方面提出了異議,指出以根本不屬實的違法行為為根據發起彈劾案,本身就不合理,將未被證實的疑點視為事實有悖於無罪推定原則;還表示,法律上並未規定,因支持率跌至4-5%、百萬人示威要求下台等原因,總統就必須要下台。同時,還表示憲法法院向檢方要求「親信干政案」的調查資料的做法違背了《憲法法院法》的規定,根據《憲法法院法》,對於處於審理階段的案件,不得申請獲取相關資料。對此,憲法法院表示,如果不能及時獲取相關資料,審前準備和辯論都有可能難以有效推進,憲法法院會討論今後的審理程序。

在朴槿惠方遞交答辯書後,國會負責彈劾公訴事務的委員團和律師團,在國會公開了答辯書。朴槿惠訴訟代理人表示,國會公開答辯書違反了《刑事訴訟法》,要求憲法法院行使訴訟指揮權,禁止國會作出不當行為。總統訴訟代理人指出,《刑事訴訟法》第47條規定,如果沒有公益上需要等重大理由,在審理前不得公開有關訴訟的文件,國會公開答辯書侵犯了公正性。在野黨則表示,彈劾總統事件對國家和國民產生重大影響,有關資料必須公開。有分析認為,朴槿惠此舉是防止將來審判過程中的有關資料再次公開,因為每當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對於憲法法院的輿論壓力就會不斷增加,對於最終的判定必定會形成一定影響。憲法法院最後裁定禁止國會公開朴槿惠方的答辯書,但目前在各大網站上仍可以下載到26頁的答辯書全文。

答辯書中要求等待崔順實一審判決結果,再就彈劾案進行審判,以及要求憲法法院作出訴訟指揮權等等,都被認為是拖延彈劾案判決的戰術,被看作是與朴槿惠第三次國民談話相同的脈絡。

她在第三次國民談話中表示「會在國會指定的時間下台」,真正目的是為動搖執政黨內原本要推進彈劾的議員,而她確實也為自己爭取到了一個星期的時間,讓彈劾案表決的日期從12月2日推到了9日。但也恰恰是因為那次的發言,讓南韓爆發了憲政史上人數最多的一次示威遊行,讓不少議員感受到了輿論的壓力,最終以234的贊成票在國會通過了彈劾案。可以說,朴槿惠在上一場政治博弈中輸掉了,使出的招數激怒了民眾,而此次答辯書的內容更被看作是直接向百萬民眾宣戰。共同民主黨代表秋美愛稱這種辯解「很荒唐」;國民之黨前代表安哲秀稱朴槿惠「厚顏無恥」。而在隨後的19日,崔順實首次出庭,對檢方的指控也一概予以否認,與朴槿惠答辯書上全盤否認指控如出一轍。

朴槿惠正在試圖將彈劾案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法律問題,淡化其中的政治因素,答辯書全文用刑法法理來逐條一一回應,試圖通過法理攻防來拖延時間,延緩憲法法院作出決定,為剩餘任期盡可能硬撐,但從答辯書可以看出,「能拖多久便拖多久」是此次朴槿惠回應彈劾案的策略。

目前憲法法院共有九名法官,需要六名以上的法官贊成,才可以通過彈劾案,同時,彈劾案審判過程中需要有七名以上的法官參與。九人中的朴漢徹院長任期將於一月結束,李正美(音譯)法官的任期將於三月結束,三月仍未結案時,彈劾案將由七名法官審理,如果有堅決反對彈劾的法官請辭,那彈劾案將無法繼續審理,需要等到任命新的法官,才可以繼續。此前,輿論大多認為彈劾案將在明年三月前出結果,但如果朴槿惠的代理人團對於彈劾案的所有程序及事由都爭議化,時間將會拖得更久。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