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戴上口罩拍攝霧霾之後,他們遭遇了警察

成都陷在霾裏快半個月了,窗外幾乎什麼都看不見,攝影師們臨時起意,跑上天台拍照,很快警察就打來了電話,要他們到派出所解釋「目的、想法、過程」。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之一。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之一。來源:網路圖片

成都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們站在20層高的大樓天台上,互相給對方拍照。灰黑色的霧霾籠罩著他們和身後的整個城市,背景裏的高樓僅僅能看到模糊的輪廓。照片中人戴著厚厚的白色口罩,雙手插在外套口袋,或直視鏡頭,或閉眼仰天,照片上有字:「霾」,「2016年12月8日,CHENGDU,PM2.5>156,建設路,AM:11:24」。

警方通過他們微博賬號的信息打來了電話,要求他們到派出所說明情況。

12月13日上午11點到下午3點,在派出所的4個小時裏,儘管李傑一直解釋這組照片是即興作品,不過,4、5個民警和網警(網絡警察)堅持要求他們交代這組照片的「拍攝目的、想法和過程」。

警方要求李傑寫保證,「今後對於可能產生負面影響的內容不要隨意發布」,也要求他們刪除發布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的照片。

「最近天氣情況政府很關注,網上各種信息和傳聞都有,政府不能讓任何人胡亂猜想,我們拍的這個照片,被一些傳播量比較大的平台使用了,它們發布的一些言論有些不那麼屬實,影響比較大,但用了我們的照片嘛,就叫我們去說明一下拍這些照片的目的、想法和過程,」李傑在電話裏向端傳媒解釋這次被帶往派出所的緣由。

警方是否有提供使用照片的平台,以及造成負面影響的數據之類證據?「沒有,」李傑說,「我們知道有幾個公號是十萬加的。」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來源:網路圖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來源:網路圖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內拍攝的照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內拍攝的照片。來源:網路圖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內拍攝的照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內拍攝的照片。來源:網路圖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來源:網路圖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來源:網路圖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來源:網路圖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
攝影師李傑(化名)和他的同事在工作室樓上的天台拍攝的照片。來源:網路圖片

 

「他們說我們的初衷沒有問題,但是…」

對成都而言,這是一個難熬的初冬。12月1日到12月11日,成都空氣質量指數(AQI)一直沒回到「良」的狀態,1日、5日、11日是橙色的輕度污染,3日、6日到10日是紅色的中度污染,2日和4日更是惡化到紫紅色的重度污染——AQI突破200。當地媒體報導指,在重度污染的空氣裏,很多市民「不敢出門」。12月12日,社交網絡上流傳著成都多所學校的通知,包括要求家長不要給孩子戴口罩,或禁止空氣淨化器進課室,引起強烈爭議,除成都嘉祥外國語學校出面否認外,其他被傳信息目前仍未能核實。

12月8日,成都市環境空氣質量發布系統記錄API高達189,李傑在位於19樓的攝影工作室裏,看著能見度極低的窗外,突發奇想,「之前沒有專門拍過這樣的照片」,「非常臨時」,就帶著同事和器材上了20樓的天台,「拍了大概10分鐘吧,也就六七張照片」,「目的就是做個記錄,也許很多年後,我們可以這樣來回顧2016年的12月8日。我們戴著口罩,也希望表達攝影人對環保的關心,記錄人們在灰濛濛天氣下的狀態,(霧霾)確實要重視。」

當天下午近6點,李傑通過自己攝影工作室的微博公號發布了9張照片。配圖的文字是:「蒼穹之下,為霾發聲!每個人都需要發出自己的聲音。足以表示你作為聲明的存在。無論什麼方式,結局怎樣。畢竟這是屬於我們共同的蒼穹!」

李傑後來向記者強調,儘管自己和警方的立場不一樣,但是對警方的關注「可以理解」。「大家立場不一樣,我們是用自己的方式來做記錄,喚起大家的環保意識,他們也說我們的初衷沒有問題,但是我們這個行為讓更多人轉發(照片),還有一些他們認為不太適宜的言論,如果任何人都可以發布任何東西,添油加醋,你是控制不了的,會把你的初衷變得面目全非。」

11日晚春熙路,藝術家們的自發表達

就在李傑12月8日即興拍攝的第二天,12月9日,數名「90後」網民發起「我愛成都,請讓我呼吸」的戴口罩、舉字拍照活動,有媒體報導指,這讓成都當局大為緊張,增派警力到市內繁華地區,以防有群體行為。12月10日和11日,朋友圈上流傳信息,成都有市民到繁華鬧市天府廣場、春熙路戴口罩靜默散步、靜坐,以表示對霧霾問題的關注,11日晚上,一些藝術家自發到春熙路表達自己的看法,最終有10名參與活動人士和1名圍觀拍照的女士被警察帶走,至12日凌晨獲釋。

端傳媒嘗試聯絡獲釋藝術家中的4人,其中兩名藝術家表示,11日晚只是「個人表達」,暫時不接受任何採訪。另外兩名藝術家,一名未接受採訪,一名未接受聯絡。

一名11日晚在春熙路現場的人士向端傳媒回憶,10日星期六上午10點多,他在微信朋友圈上看到市民到天府廣場散步的信息,於是和太太去現場看看,到了現場,只看到天府廣場被警察「重重包圍」,但沒看見什麼「散步」、「示威」。11日星期天,也是在朋友圈看到晚上7點到春熙路靜默散步的信息,他於是再和太太前往,先是停留在孫中山銅像附近的小空地上,見沒有什麼動靜,聽朋友說聚集點在王府井百貨附近的天橋,於是趕過去,那裏也不過是4、5個人。之後人數見多,略有十餘人,他提議走回春熙路,到路邊的台階上,大家閒坐,此時大約有十五六人。

據這位人士描述,警察帶走11人的起因,是有警察要求其中一名參與行動的人士停止用手機拍攝和發朋友圈,並要沒收手機,兩人爭執起來,另有警員上前將這名行動者「架走」,行動者的女伴和其他行動者跟上前去理論,陸續被帶走,一共10人,旁邊一名用手機拍攝情況的「老太太」也遭波及,成為被帶走的11人。

李傑不認識這群被帶走的藝術家,但也聽說了春熙路事件,「有點吃驚」:「感覺政府是過度緊張吧,如果這樣,那我們7、8個朋友,戴著口罩到繁華的地方逛一逛,都得去聊一聊?」

「我們還是會拍,但發布會謹慎一點」

37歲的李傑是土生土長的成都人,2009年開了自己的攝影工作室。

「我們小時候,成都真是藍天白雲,晚上可以數星星,成都已經好多年看不到星星了,」李傑說:「以前成都很小,現在很大,以前我們看到的房屋,現在都沒有了,都是高樓大廈,工業、民生、汽車,都會造成污染。這在任何城市、任何國家都會出現,我們要面對。」

他說,最近幾日成都市民關注霧霾的行動,「以前是沒有的」,他拍照就是想以一個攝影人自己的方式,引起大家的關注,坐言起行參與環保。

他也提到,如果再有類似的經歷和想法,「我們也還是會拍,但發布的話會謹慎一點,會思考在怎樣的地方(發布),可能就在我們攝影人自己比較獨立的空間吧,」李傑說——但這樣還能喚起大眾的注意嗎?「是啊…但我們會考慮很多問題,不想今後再為了這種東西花更多時間處理,這是沒有任何解決方案的,我們沒辦法讓他們(警察)以後不來找我們。」

空氣污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