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解放軍戰機16天內兩度飛繞台灣,傳達什麼信息?又是對誰說話?

中共可能想藉此告訴台美日,不要以為民進黨繼續在口頭上高喊「維持現狀」,台灣海峽的情勢就不會上升到危險的程度。


圖為北京於2015年9月3日,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
圖為北京於2015年9月3日,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圖: 松凡/Imagine China

12月10日,一批來自中國大陸「東部戰區」的空軍編隊,包括2架蘇愷-30(Su-30)、2架轟-6(H-6)轟炸機、1架圖-154(Tu-154)電偵機和1架運-8(Y-8)電偵機,於上午9時起飛,由北向南穿越宮古海峽進入太平洋,其中4架南下穿越巴士海峽,由台灣的防空識別區外繞過,進入南海,與南部戰區起飛的戰鬥機會合,各自飛回大陸基地。

這是16天內解放軍第二度進行繞飛台灣的「遠海訓練」:

11月25日,中共空軍4架戰機,由南海向東飛越巴士海峽進入太平洋;同時派出2架Su-30戰機由東海穿越宮古海峽進入太平洋,兩批飛機在宮古島南方會合後,再次穿越宮古海峽北上,經東海返回大陸,創下中共軍機第一次環繞台灣飛行的紀錄。

11月25日和12月10日兩次演訓路線幾乎相同,只是繞台飛行方向一次是逆時針,一次是順時針。 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台灣稱參謀本部,中國稱總參謀部)也於12月10日深夜發布新聞稿,證實兩次環繞台灣飛行的解放軍機編組完全相同。

繞台遠航訓練展能力

解放軍這兩次行動,可以區分軍事戰略和兩岸、國際政治兩個層次分析:

首先,在軍事戰略上,一位不願具名的台灣軍方將領透露,11月25日繞台一周的解放軍軍機中,轟-6K來自湖南耒陽的轟炸第八師,Tu-154與運-8則由廣東惠陽起飛。它們在南海上空時,有一批Su-30戰機護航,但受限於油料不足,在巴士海峽到台灣以東的這一段航程,沒有戰鬥機的護航,直到飛到宮古島海域,才與北方穿越宮古海峽南下的另兩架Su-30會合,然後一起北返。

「所以他們這種飛行只有訓練或宣示能力的價值,沒有太高的實質戰術價值。」上述國軍將領評論認為,如果當真開戰,Tu-154和運-8這些速度緩慢的大型軍機,又沒有戰鬥機護航,可說「必死無疑」。先前共軍雖曾在遠海演訓中,帶上空中加油機隨行,但加油機本身在戰時也是極易被獵殺的目標。

不過將領也指出,近年共軍這類遠海操演,大部分參與的戰機都宣稱是由原駐防基地起飛。但如果將Su-27/30戰鬥機部隊的布署前推,同時在大陸內陸或沿海等安全空域,先由空中加油機將戰機「餵飽」,的確可能全程護衛大型機飛繞台灣。

檢視這兩次軍機環台的飛行路線,第一次是由南往北,即從南部戰區進入東部戰區;第二次是由北往南,從東部戰區進入南部戰區。但在軍事上仍然對中華民國、日本和美國傳達了一個明確的訊息,或至少印象是:一旦兩岸發生軍事衝突,中共已有能力執行跨東部戰區與南部戰區的聯合作戰。

另一項重要訊息為:中共海空兵力已經有能力或信心,從宮古海峽與巴士海峽這兩條戰略水道,突破美國與其盟邦的封鎖,進入台灣東岸的西太平洋;並且對此地的軍事目標:包括台灣計畫疏泊到西太平洋待命攔截中共登陸船團的艦隊主力,以及從日本、南海,甚至夏威夷等方向來援的美軍發動打擊。這從兩次軍機環台飛行中,中共動用長航程Su-30戰鬥機、電偵機,和可能出動能掛載射程超過1500公里的空射型「長劍-10」巡弋飛彈(巡航導彈)的轟- 6K轟炸機,可以略見端倪。

除非侵入或極接近台灣防空識別區,或是事前得知此次逼近的共機屬於先前未見的新型號,具備高情報價值,否則國軍通常不會特意派機升空。

一位不具名台灣空軍將領

在11月25日的操演消息傳出後,台灣輿論曾經有一波「戰機該不該升空」的討論。稍早也有媒體報導,台灣軍方早就透過長程預警雷達與電訊情報監聽,得知共軍將於10日舉行遠海飛行訓練,因此不但由國防部長馮世寬進入衡山指揮所(國軍作戰指揮中心)坐鎮,而且全軍實施代號「聯翔」的防空操演。

軍方官員接受媒體查證時指出,「聯翔」是國軍的年度計畫性操演,不是針對共軍演訓而配合實施。況且近年共軍派機穿越琉球島鏈、巴士海峽進入太平洋,或穿越對馬海峽進入日本海,機隊中必定有電偵機隨行,目的就是截收日本、台灣等國家的雷達與通訊等電波,藉以瞭解各國的反應模式。各國當然也都知道解放軍的用意,因此大家都會刻意「留一手」,絕不會把所有的本事都拿出來。

至於「國軍該不該升空」的爭論,台灣空軍將領透露,由於日本劃設的防空識別區範圍極大,東經123度以東都是其範圍,近年來共軍飛機遠航出海,都「必須」闖入日方的識別區,而極少闖入台灣的識別區。

上述將領強調,除非侵入或極接近台灣防空識別區,或是事前得知此次逼近的共機屬於先前未見的新型號,具備高情報價值,否則國軍通常不會特意派機升空。也有媒體報導透露,一旦台灣空軍下令起飛監控,飛行員就會攜帶相機,想辦法到目視距離拍下解放軍戰機相片;過去就曾發生為了追拍解放軍戰機,短暫飛出台灣防空識別區的例子。

解放軍空中兵力對日形成更大壓力

比起台灣,承受解放軍空中兵力(包括空軍與海軍航空兵)穿越防空識別區壓力更大的是日本,這樣的行動,約莫起於日本政府操作「釣魚台(島)國有化」政策前後:例如在2012年9月至2014年11月的釣魚台「國有化」爭議中,中共就曾在2013年9月8日,首度派出2架轟- 6轟炸機穿越沖繩本島與宮古島之間的公海,在東海和太平洋間往返飛行;這是日本防衛省首次確認並公布中共轟炸機經過西南諸島上空。

接着在2013年10月25日到27日,中共連續3天派出2架運-8海洋偵察機及2架轟- 6轟炸機,飛越沖繩與宮古島上空。

在釣魚台「國有化」爭議落幕後,解放軍空中兵力在日本防空識別區附近的空中飛行訓練也未停歇,單單在2016年,加上繞台這2次共計有8次。(詳見圖表)

解放軍_繁
圖:端傳媒設計部。資料來源:日本防衛省

一旦共軍戰機飛越宮古海峽,日本方面必然派戰機升空。駐防那霸的航空自衛隊「南西航空混成團」,近年來已經成為全軍「緊急發進」(日語,指緊急升空)的次數冠軍。防衛省更規畫,要將「南西混成團」升格為「方面隊」,與本土的三大方面隊同等級。依自衛隊一般的編制,「混成團」升格為「方面隊」,意謂着布署在此的軍力將增加一倍。

值得一提的是,南海是中共空中兵力另一個長程飛行訓練的「熱區」。

2016年7月中旬,中共就編組了包括轟炸機、戰鬥機、偵察機和空中加油機在內的機群,飛赴黃岩島(民主礁)進行「戰鬥巡航」;中共各機種並在飛行過程中,執行空中偵察、對抗空戰和島礁巡航等任務的演練。

隨後又在8月上旬派出轟- 6K與Su-30等多型戰機飛赴南海,對南沙島礁和黃岩島附近空域實行「戰鬥巡航」。9月12日,一批包括轟炸機、戰鬥機、預警機、加油機等多型戰機,飛經巴士海峽赴西太平洋進行遠海訓練。還在飛行過程中,實施偵察預警、海上巡航、空中加油等訓練。

中共有可能想藉由此一精心設計的武力展示,告訴台灣、美國與日本,不要以為只要民進黨繼續在口頭上高喊「維持現狀」,台灣海峽的情勢就不會上升到危險的程度。

外界究竟該如何解讀這些遠航訓練?

首先,如果對照前述中共在東海和南海所執行的多次海上飛行,可以發現11月25日和12月10日這兩次軍機環台飛行,在飛行距離上並不特別長,還不到出動空中加油機的地步。相關報導也顯示,這兩次飛行在過程中,中共軍機並未安排與海面軍艦進行聯合演練;編隊中的不同機種,似乎也沒有安排太多的訓練項目。

因此,在飛行距離與演練內容都無特別之處的情況下,「路線」的規畫就成為這兩次環台飛行訓練最主要的目的;也就是藉武力展示,傳達特定的政治訊息,而政治訊息的傳達對象,明顯的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日本和美國。

在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川普)接受蔡英文的電話祝賀,並主動公諸於世後,中共高層在正式發言上雖然顯得相對克制;但為避免讓這種克制被台灣、美國,甚至中國大陸內部分人士錯誤解讀為軟弱,遂使中共高層決定在首次軍機環台飛行後不過短短半個月後,又執行一次方向不同的軍機環台飛行。

在民進黨重新執政後,中共高層對台灣內部情勢發展的焦慮明顯上升,也對民進黨政府在外交和區域事務上一面倒向美日,換取後者在民進黨追求「文化」或「實質」台獨過程中的安全支持,有所警惕。遂藉軍機環台飛行的武力展示,向台、美、日三方傳達中共對當前情勢的不滿,和中共以武力捍衛其核心利益的決心。

更重要的是,中共有可能想藉由此一精心設計的武力展示,告訴台灣、美國與日本,不要以為只要民進黨繼續在口頭上高喊「維持現狀」,台灣海峽的情勢就不會上升到危險的程度。

中共軍方在傳達類似計畫時,並然會同時採取「欺敵」作為。因此,倘若台灣已事先掌握中共此次任務內容,卻又外洩給媒體,等於自動提供中共線索,讓中共可以找出命令傳達,或保防上的漏洞,就可能對我軍後續的情蒐和監控作業,帶來不小的損害。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國防部一直以來對於涉及「敵軍動態」的新聞報導或媒體查詢,慣例多是「不予置評」。甚至解放軍第一次繞飛台灣,都是媒體報導或在立法委員詢問下才「被動證實」。

但就在解放軍第二次繞飛台灣後,國防部卻在當天下午13時17分,就對外發布消息,距離解放軍飛機降落還不到10分鐘。

國防部新聞發布政策的改變,令觀察家聯想到台灣外交部日前也重新恢復了網頁上「中國大陸阻撓我國際空間事例」的欄目,這個欄目創設於陳水扁執政時期,馬英九上任後將它取下。

如今包括外交部和國防部重新公開北京政府對台灣的打擊、敵對行動,首先它實踐了蔡英文政府的執政路線。再者,比起日本防衛省所公布的解放軍空中動態,內容之細、速度之快,台灣國防部再諱莫如深,事實上也意義不大。

但公布解放軍軍機活動的架次、機種、路線和時間是一回事;如果如部分媒體報導提到台灣「事前掌握消息」、「下達操演命令」,甚至「國防部長進入衡指所」等,如果這些消息是國防部官員刻意洩漏,就非常的不適當。

因為報導若屬實,則代表台灣在中共軍方行動展開前,就已經對任務內容有相當的掌握,這多半只能來自於監聽或在對岸的情報布署,不太可能是在中共軍機升空後,靠遠程雷達或情報交換來獲得。

而中共軍方在傳達類似計畫時,並然會同時採取「欺敵」作為。因此,倘若台灣已事先掌握中共此次任務內容,卻又外洩給媒體,等於自動提供中共線索,讓中共可以找出命令傳達,或保防上的漏洞,就可能對我軍後續的情蒐和監控作業,帶來不小的損害。

(本文作者揭仲為「國政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厲秋芬為媒體工作者)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