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輪船沉沒時,朴槿惠在打美容針?聽證會逼問總統數宗罪

南韓國會對朴槿惠的失職瀆職開啟聽證會,全程電視直播。


2016年12月3日,南韓首爾,示威者繼續集會,要求總統朴槿惠下台。
2016年12月3日,南韓首爾,示威者繼續集會,要求總統朴槿惠下台。 攝:Chung Sung-Jun/Getty

南韓國會通過總統朴槿惠的彈劾案,剩下的事情就是等憲法法院的裁定,雖然目前無法知曉她是否會被彈劾下台,但前幾日的聽證會料會成為裁決的重要依據。

「世越號」沉沒後的七個小時,總統朴槿惠在做什麼?

青瓦台購入的大量美容針,都是給朴槿惠一人用的嗎?

到底朴槿惠有沒有逼三星、現代汽車等財團出錢給崔順實?

朴槿惠是無辜的受害者,還是這場陰謀的主導者?

「親信干政案」國政調查第二次機關報告和第一次聽證會分別於12月5日和6日舉行,就以上問題對涉事者展開逼問。總統朴槿惠本人沒有出席,但傳召人員亦可謂廣泛。整個聽證會在韓國電視台同步直播,五千萬國民雖然沒能馬上獲知答案,但疑點何在、問題何在,卻愈來愈清晰。

在野黨共同民主黨朴英善議員拿出朴槿惠「世越號」沉沒當天及之前一天的照片進行對比,指朴槿惠的面部較前一天有些浮腫,眼底及八字紋變淺不少,懷疑她在「世越號」沉沒當天,因注射美容針,所以無法對救援進行及時且有效的指示。有關朴槿惠當天在青瓦台注射美容針的說法流傳已久。2014年4月16日早上8點52分,「世越號」沉沒。下午5點15分,朴槿惠出現在中央災難對策本部,在此之前的數個小時,她對救援只做出過兩次簡單指示,分別是在上午10點半以及下午2點57分。從船隻沉沒到朴槿惠出現在公眾面前的這幾個小時,朴槿惠的行蹤是個謎,青瓦台雖然數次表示總統當天在官邸密切注視災情,但卻始終拿不出有力證據加以證明。

南韓SBS電視台的一檔頗具影響力的時事調查類節目近一個月來製作了三期有關朴槿惠「親信干政門」的專題節目。其中11月18日播放的,便是以「世越號七小時之謎」為題,調查朴槿惠這數個小時內的行蹤。

節目組調查了朴槿惠上任以來到今年11月11日的官方日程,發現「世越號」沉沒的前後共三個月,每週三都沒有安排任何日程,巧合的是,崔順實經常光顧的整形醫院的院長也逢週三休診,因此輿論猜測,該院院長週三可能是專為朴槿惠診療,而「世越號」沉沒當天恰恰也是週三。

但出席機關報告會議的青瓦台警護室官員否認了這一點,指「世越號」事故當天,青瓦台並沒有任何外部人員進入。然而,該官員關於「事故當天無外部人員進入青瓦台」的這一說法在次日即被推翻。6日,清潭洞一家理髮店的店長表示,「世越號」事故當天,她曾被召進青瓦台,為朴槿惠打理頭髮,並表示當天朴槿惠髮型跟化妝大約用了90分鐘。青瓦台馬上出來闢謠,稱當天確實有造型師進入青瓦台,但朴槿惠的頭髮只花費了20分鐘,而不是90分鐘,相當於將自己前一天所說的話推翻了。

醫務室長的回答也是漏洞百出。此前青瓦台的藥物購入清單中顯示,青瓦台曾購入Laennec人胎素150隻、Melsmon胎盤素50隻以及Luthione美白針60隻,這些藥物在市面上普遍被認為是美容產品。在上午的質詢中,醫務室長一直否認這些藥物是為朴槿惠開的,並一直重複表示,青瓦台的藥物均是按照職員以及總統的實際需要來購入,並不存在為總統單獨處方這一說。但在幾個小時後的質詢後,他又突然承認這些美容針實際上是只有朴槿惠一人在使用,並強調,朴槿惠注射這些藥物,並不是出於美容目的。對於「世越號」事故當天,朴槿惠是否注射過這些藥物,他則堅決否認。

次日舉行的首次聽證會也延續了機關報告會議時的情景,涉及「親信干政案」的南韓九大財團會長—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現代汽車會長鄭夢九、SK會長崔泰源、LG會長具本茂、樂天會長辛東彬、韓華會長金昇淵、韓進會長趙亮鎬、CJ會長孫京植、GS會長許昌秀等大企業總裁並排坐在證人席上,但所有證人幾乎都選擇以「不知道、不記得、不清楚」為由,對質詢不做正面回應。這些企業都曾向崔順實的Mir財團,以及K體育財團捐款。聽證會主要問題集中在9大財閥是否被朴槿惠或崔順實施壓、捐款兩個基金會,以換取政府的某些政策便利,如果得到證實,特檢組將會以受賄罪調查朴槿惠。

「崔順實干政事件」,九大財團主要爭議點。
「崔順實干政事件」,九大財團主要爭議點。圖:端傳媒設計部

作為受質詢最多的一人,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成為朝野國會議員群起質詢的主要對象,遭到18名議員的輪番轟炸。原因之一是,三星對兩大財團的出資金額達到204億韓元(約合一億三千五百港幣),是所有企業裏面最多的,並且,三星曾用10億韓元給崔順實之女鄭尤拉買了一匹馬,向她的馬術活動資助35億韓元,還承諾會繼續出資186億韓元支援鄭尤拉參賽。而去年三星物產和第一毛織在合併案,被當作是對崔順實母女出資的回報。作為三星物產最大股東的「國民年金公團」,在合併條件不利於自己的情況下,對合併一事表示贊成。國民年金公團韓國最大的投資公司,以投資人的國民養老金作為本金,在國際金融市場上運作。李在鎔承認去年7月和今年2月和朴槿惠進行了單獨會面,只是要求他支持文化和體育相關的開發項目,但並未要求三星向崔順實的財團捐款。

針對「三星是否會帶頭解散全國經濟人聯合會,不再給予資助」的提問,李在鎔給出正面回答,言外之意就是不會再繳納全經聯會員會費,並將退出全經聯。1961年,時任三星集團總裁的李秉哲會長聯合其他大企業組成全國經濟人聯合會,在朴正熙、全鬥煥時期接受政府特惠,迅速壯大,這個組織是政府募集資金的便捷渠道,常常以提供「秘密政治獻金」的方式介入政黨選舉,另一方面代表財團利益,向政府傳達財團對政策的意見,在南韓經濟政策決策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此次,崔順實的財團募款,就被指是通過青瓦台的介入由全國經濟人聯合會主動募集資金。

除此之外,李在鎔幾乎用「不太清楚、記不清、對不起」等模糊措詞規避問題,並常常答非所問,重複「三星以後將會努力做到更好」,引得一些議員訓斥,不少網民留言說李在鎔簡直像隻鸚鵡,在將近十小時的聽證會上,一直在重複幾句話。

「崔順實干政事件」聽證會,九大財團代表主要發言。
「崔順實干政事件」聽證會,九大財團代表主要發言。圖:端傳媒設計部

SK會長崔泰源因涉嫌貪污497億韓元及瀆職被判刑,CJ集團會長李在賢所涉逃稅252億韓元和貪污115億韓元及逃稅漏稅,後於去年8月光復節獲得特赦。隨後在去年10月和今年1月,SK向由朴槿惠總統閨蜜崔順實幕後操盤的Mir和K體育兩家財團,共捐出了111億韓元;CJ集團於今年8月出資13億韓元,還向據傳是由崔順實營運的韓國文化谷項目投資1兆4000億韓元,因此被認為兩人的特赦是以向崔順實的財團出資為交換。

然而在聽證會上,幾家企業都表示,只是按照全經聯的分攤金額對Mir和K體育財團進行出資,並未在任何事情上進行任何拜託,因為是青瓦台的指示,所以不好拒絕。但對於具體是哪一個人的指示,則都三緘其口,表示「不清楚,不是我的業務範圍」等來逃避問題。

負責質詢的執政黨新世界黨議員李完久甚至在聽證會時表示,鄭夢九(78)、孫景植(77)、金昇淵(64)三人年紀較大,長時間坐在證人席上很辛苦,希望議員早些對他們發問,以便讓他們早點退場休息,讓看直播的民眾目瞪口呆。網民表示這場聽證會像極了一場綜藝秀,滑稽、荒唐、可笑並且毫無內容。排場很大卻無實質性的進展,執政黨「親朴」派跟著劇本演,在野黨跟執政黨內的「非朴」派雖然咄咄逼人,但對於混跡商場多年的九個人來講,也許並不奏效。九個人表現出謙虛、誠惶誠恐的樣子,亦不知道有幾分是真。

12月5日的聽證會,讓許多人想起了28年前的「第五共和國腐敗聽證會」。

前總統全鬥煥成立「日海財團」(日海為全鬥煥的號),並涉嫌在1984-1987年間從現代、三星、大宇、樂喜金星(現LG)、鮮京(現SK)、韓進、樂天等大企業強行募得509億韓元。當時全鬥煥的背後也有一名「暗線實勢」,時任國家安全企劃部部長的張世東。

28年前,代表當時南韓經濟的六大財團出席「第五共和國腐敗聽證會」,28年之後,九大財團再次出席「親信干政門國政調查聽證會」,諷刺的是,其中六人就是當時涉「五共腐敗案」六名會長的兒子。案件如出一轍,只不過涉事總統從全鬥煥變成了朴槿惠,「暗線實勢」從張世東變成了崔順實,而出席聽證會的大企業龍頭、由父變為子。財團代表們不僅繼承了父輩的財富,甚至也「世襲」了政商勾結的經營方式。這似乎在說明,雖然政權交替更迭,但南韓的政經交纏在這近三十年來也許沒有一丁點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