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讀者來函:這一年我感到的馬來西亞變化

一年之後,華人的處境越發失落,穆斯林風悄然席捲,馬來西亞的變化,比我們想像得要多。


黃衫軍的和平抗議,在國際上關注度漸漸變少,訴求達成難度高。偶爾的激情澎湃後,再回歸到日常生活,聽到自己首相的惡行,也只能嘆息。
黃衫軍的和平抗議,在國際上關注度漸漸變少,訴求達成難度高。偶爾的激情澎湃後,再回歸到日常生活,聽到自己首相的惡行,也只能嘆息。攝:Samsul Said/GETTY

因為朋友邀请,今年再次從中國到馬來西亞,驚覺馬來變化在短短一年內就這麼多。

不像中國的大興土木般的變化,馬來西亞的變化是在民風上體現的——更多的女人戴上了頭巾,有的甚至全身都被黑色的布包裹著,只露出一雙眼睛。

我坐船從檳城到蘭卡葳的途中,船上坐滿了虔誠的伊斯蘭教徒,船上的華人和白人是少數族群。行船過程中發生了有趣的一幕,一個穿著黑色頭巾只露出眼睛的母親,抱著自己的小女兒,旁邊坐著一個白人母親,也抱著自己的小女兒,兩名女生一路上玩得很開心,而她們的母親卻從來沒有交流過。我在旁邊一邊看一邊想,那兩個小女孩如今在一起快樂玩耍,以後的命運卻可能是天壤之別——那名穆斯林小女孩以後也會像她母親一樣,將自己的臉遮得嚴嚴實實,只能讓自己的丈夫看到,而那個白人女孩,以後可能成為反穆斯林者。

蘭卡葳各大海濱也隨處可見穆斯林的身影,女人們換上了布基尼躺在沙灘上。去年我也來過蘭卡葳,卻並未見過如此光景。

全馬受穆斯林風影響最小的是檳州。在檳州,人口構成主要是華人,街上到處可以看見中式建築和廣東餐館。一位熱情招待我的檳城華人開車載我環島兜風,一邊細數著檳城過去的建築和現在的建設,一邊告訴我,他們州州長也是華人,把檳城建設得很好,辦了很多實事。車載廣播進入時事評論節目,我們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默默聆聽新聞。廣播播放的是華語新聞,主播的國語咬字不是很準,但是我仍能清楚地聽到節目的主要內容——批判大馬首相納吉涉嫌貪腐的罪行,不顧國際社會的譴責,一意孤行,背棄民意,損害馬來西亞的國際聲譽。節目聽完了,那位華人嘆了口氣,繼續講到,雖然華人在檳城過得不錯,但是在整個大馬的地位卻不樂觀,中央政府一直在打壓檳城華派,抬高對檳城的稅收,卻在中央預算中很少分給檳城。

華人在馬來西亞處於資本地位高而政治地位低下的尷尬處境,也因此他們成了不少反對行動的主體人群之一。

11月19日,馬來西亞淨選盟(馬來西亞反對派乾淨與公平競選聯盟,主要訴求首相下台,將選舉透明化)集合了約5萬人,在首都吉隆坡發動黃衫軍的第五次集會,抗議現任首相納吉利用自己成立的國家投資基金「一馬公司」(1MDB),貪污高達數十億美金款項。

去年8月,淨選盟也曾發起類似運動,當時上街人數高達20萬人。而今年參與者只有5萬人。

此時我已經從馬來西亞返華,但自己的臉書主頁卻被淨選盟刷屏了。我看到一個有趣的視頻,全部身著黃色襯衫的淨選盟成員在夜色和街燈下一起唱出了經典粵語歌《海闊天空》:

「原諒我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

萬人同唱粵語歌。華人是黃衫軍非常重要的構成主體。而另一邊,親政府的紅衫軍也遊行伸張自己的政治理念,他們的組成則幾乎全部為男性,最多的族群是馬來印度人和一部分馬來人。

但是,一次數萬人的大遊行,能做的只是揮國旗,唱國歌,在臉書上點贊,激情澎湃後,黯然離場。黃衫軍的和平抗議,在國際上關注度漸漸變少,訴求達成難度高。偶爾的激情澎湃後,再回歸到日常生活,聽到自己首相的惡行,也只能嘆息。

也許以後還有第六次,第七次和平遊行,然而馬來西亞的現實格局卻很難被撼動,馬來華人是不是注定要繼續失落下去?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