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Pokemon Go 熱潮背後:視障人士怎麼體驗手機遊戲?

我是一名視障人士,雙眼全盲。當科技愈加發達,虛擬世界的視覺效果越發進步,AR、VR等技術層出不窮,但我與許多視障朋友,卻離這一切越來越遠。


Pokémon GO 在美國上線三個多月後,傳來用家大減的消息。有人認為這個遊戲瓶頸已至,有人則分析說用家的留存率依然比其他手機遊戲為高,更有人說,無論怎樣,這個遊戲成功讓宅男宅女走出家門。

議論紛繁,但於我而言,Pokémon GO 這個遊戲依然非常陌生。還記得它在香港上線的第一天,我身邊許多朋友就化身小精靈訓練員,在大街小巷,拿着手機,時刻預備捕捉那些神奇小精靈,我也很希望嘗試一下。不過,最終卻成為一次充滿挫敗感的體驗。

「這個你不能操作,我幫你吧!」「小精靈在你的左面,大概在十點方向,快點!」「你太慢啦,小精靈已經走了。」「你的位置不正確,不是這樣玩的」⋯⋯

對的,我是一名視障人士,雙眼全盲。當科技愈加發達,虛擬世界的視覺效果越發進步,AR、VR等技術層出不窮,但我與許多視障朋友,卻離這一切越來越遠。

AR

擴增實境,英文為 Augmented Reality,簡稱AR,是一種實時地計算攝影機影像的位置及角度並加上相應圖像的技術,這種技術的目標是在螢幕上把虛擬世界套在現實世界並進行互動,手機遊戲Pokemon go正是運用了這一技術。

Pokemon GO手遊風魔全球,視障人士怎麼玩?

那天我開着Pokémon GO,努力豐富自己對遊戲界面和角色的想像,最終還是難以操作。這個遊戲沒有聲音提示,我只能像一個接受指令的機械人,乖乖聽朋友指揮,唯一能做的是感受手機震動,提示我附近有小精靈出沒,其餘的我都不能參與。

要玩一個必須依賴別人、自己無法獨立控制的遊戲,是多麼沉悶。經過20分鐘的嘗試,我決定放棄要當訓練員的目標了。

平日裏,我可以順暢地使用智能手機,全靠語音識別應用程式。iPhone裏一個程式名叫Voice Over,能夠識別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所有文字,再化為聲音朗讀出來,視障人士就可以利用這語音功能,瀏覽網頁或下載應用程式,閱讀報章、瀏覽Facebook、Whatsapp聊天、拍攝照片等。

有了這個程式,我基本上可以像健全人士一樣操作智能手機,就是無法玩遊戲。目前,許多像Pokémon GO一樣流行的手機遊戲沒有語音提示或其他輔助功能,而Voice Over程式也不能「讀出」遊戲。因此,從遊戲開始的帳戶設定,以至遊戲進行的整個過程,我都需要依賴別人協助,為我描述每個步驟。

最近,香港一名全盲的男生要挑戰高難度,當上「盲人訓練員」。他憑聽覺分辨不同小精靈的聲音,在朋友和路人的協助下,四處尋找小精靈,更憑聽覺成功捕捉極為稀有的「卡比獸」。不過,他尋找補給站和小精靈的方法,就只能在屏幕上一格一格的點擊,直至找到所需要的位置。而要了解小精靈的模樣和自己身處何地,他還需要求助於旁人。

一切都障礙重重。

自2012年我擁有了第一部智能手機時,當時我已對手機遊戲有相當興趣,每當有流行遊戲上架,我都會下載遊戲作測試,不過大多失望而歸。

《明星3缺1》、《怪物彈珠》、《Puzzle and Dragons》、《Candy Crush》等都是我曾下載試玩的流行手機遊戲。但每次點擊進入遊戲界面後,不論手指怎樣滑動和點擊,Voice Over都不能讀出遊戲資訊。在沒有聲音提示下,我完全不知道界面顯示些什麼。由於這些手機遊戲的應用程式沒有內置語音功能,縱然把Voice Over關掉,視障人士同樣不能讀取遊戲內容。

在無法移動和不能讀取資訊下,我只能選擇放棄,而這也是所有視障人士共同面對的困境。

視障人士阿ming。
視障人士阿ming。攝:葉家豪/端傳媒

盲人也有玩的3D遊戲,可能嗎?

後來,終於出現了專為視障人士設計的手機遊戲。

我的失明朋友何達明就是這類遊戲的發燒友。他在非牟利組織國際十字路會工作,負責在黑暗體驗館裏導賞。從十多年前的盲人電腦遊戲,到現在的盲人手機遊戲的發展,他都十分熟悉。

何達明介紹說,這些專為盲人開發的手機遊戲一般以聲音或者純文字為主,很多是沒有界面,即只有聲音或文字。沒有影像顯示的遊戲,視障人士只要靠遊戲內提供的聲音提示,或利用語音朗讀功能,便可以輕鬆進行操作,最近一款名為《audio defence》的手機遊戲,就是以聲音引導玩家打敗喪屍,是何達明較喜歡玩的。

盲人手機遊戲在美國、英國、法國和日本等國家發展較成熟,美國還有專門為盲人設計電腦遊戲和手機遊戲的公司,其中,L-Works開發的Audio Archery - Archery for your Ears,以及Kid Friendly Software開發的Blindfold RS Games都是比較著名的盲人手遊。

舉例來說,Blindfold RS Games內的UNO紙牌遊戲,玩家只要在主選菜單滑動螢幕,就有聲音讀出你所在的位置,只要滑動到你想出的牌的位置上,然後點擊兩次,便可以輕鬆地出牌,操作非常簡單。

何達明向我介紹一個由法國里昂獨立開發工作室Dowino開發手機遊戲《盲者傳說》(A Blind Legend)。這是專為盲人開發的3D體驗手機遊戲,也是無視頻的移動動作冒險遊戲,講述一個盲人,克服重重困難,解救妻子的故事。遊戲提供語音提示功能,也有立體聲效果,不論是方向移動或是對戰,都有清晰的聲音指示和獨特的音效,玩家只需跟着提示,一步一步的前進探索,就會慢慢掌握遊戲的操作和玩法,完成任務。

《盲者傳說》的設計,結合了智慧型手機的無障礙輔助功能和盲人應用,為盲人打造3D聲音效果的新體驗。雖然遊戲沒有影像界面,健全人士不會玩,但對視障人士來說,已是一個娛樂性豐富的3D遊戲。

然而,不論是電腦遊戲或手機遊戲,大多都是外國產品,屬於香港本土的盲人手機遊戲市場目前還是一片沉寂。「我好希望有人可以設計一款人人都可以玩,屬於香港的無障礙手機遊戲,一個健全人士和視障人士可以一起玩的手機遊戲。」何達明說。

事實上,與《盲者傳說》相比,目前許多盲人手機遊戲還是相對單調和沉悶,特別是一些純文字的遊戲,只有一段又一段的文字解說和選項,就像要做幾十題閱讀理解的選擇題般,不斷重複,沉悶非常。

視覺世界無限發展,聽覺呢?

我和何達明都是從小失明,我們看不見真實世界的一切,但對各種聲音卻很靈敏。何達明特別喜歡聲音帶來的娛樂,例如聽音樂、看聲效強烈的電影,玩遊戲也喜歡玩立體聲很強的。

然而,這是一個着重視覺效果的數碼年代,虛擬實景的發展大多着重視覺的享受,聽覺虛擬實景的發展常常被忽略。

何達明說,有一次他看完電影《星球大戰》後,參觀了Samsung的VR體驗館,嘗試感受VR的新技術,卻發覺不論怎樣聽,都聽不到立體聲音效果,當他嘗試移動,聲音也沒有變化,大家都忽略了聽覺的享受。

「聽覺也是我們接收訊息的主要部份,遊戲開發商設計遊戲時可以在聲音設計上增加多些元素,如射擊遊戲的立體聲音感,格鬥遊戲左右聲度的聲音提示,還可以增加更多聲音變化和效果,提昇聽覺的真實感,讓視障人士用耳朵都能體驗手機遊戲的樂趣。」何達明表示。

雖然外國有公司願意為視障人士開發手機遊戲,但在狹窄的市場環境下,這類遊戲難以長遠發展。何達明認為,遊戲開發商在設計手機遊戲時,可以以大多數人都能玩為大前提,在影像設計之餘,加重聲音和語音功能,把手機遊戲變成無障礙遊戲,擴大玩家數量之餘,玩家同時也能擁有視覺和聽覺的雙重享受。

愛玩是人的本性,視障人士當然也不例外。當大家拿着手機,興奮捕捉神奇寶貝,或談論最新款的手遊時,我也好想跟大家一起玩,一起研究遊戲攻略,一起對戰,一起享受手遊的樂趣。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何達明為化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