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一個博士在野外上個廁所,竟然就發現了澳洲最重要的史前遺址


考古學家在澳洲內陸發現五萬年前的人類定居點。
考古學家在澳洲內陸發現5萬年前的人類定居點。Giles Hamm 圖片

人類至少在5萬年前就已抵達澳洲,但考古學家之前認為「古澳洲人」花了約1萬年才逐漸擴散至乾旱的澳洲內陸定居。不過11月2日刊載於學術雜誌《自然》的研究論文宣稱,有考古團隊在南澳洲弗林德斯山脈(Flinders Ranges)、阿德萊德市(Adelaide)以北約550公里處,新發現一處史前人類定居點遺址,從中出土的考古證據經放射性碳定年法測定後,確認最早日期為4.9萬年前,也就是說「古澳洲人」可能在幾千年之內就已進入澳洲內陸生活,遠遠早於之前的推測。

這一遺址被稱為 Warratyi,是半開放式巖石洞穴庇護所,考古人員從中發掘出約200枚動物骨頭碎片和4300件文物:包括殘留的植物、骨制工具、石膏顏料和石器等,其中一塊雙門齒獸(Diprotodon)的遺骨尤其引人注目。雙門齒獸是澳洲曾存在過的巨型有袋類動物,體積和犀牛差不多大,外形似袋熊。這塊遺骨提供了最清晰的證據,證明人類曾與這種動物共存於此。

我們中的一個人走出車去上廁所,然後導致了澳洲最重要的史前遺址之一的發現。

論文第一作者 Giles Hamm

論文第一作者是澳洲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博士生 Giles Hamm,他和其他團隊成員在弗林德斯山脈考察峽谷時,無意間發現這處重要的史前遺址。Hamm 聲稱,當時有團隊成員下車上廁所,注意到比河床高約20米的一個巖穴有類似被煙火燻黑的頂部,他們攀爬進去後發現了人類活動的痕跡,但當時他們以為這處居住點遺蹟的歷史不會太古老,只是後來的發掘結果大大超出他們的預料。

考古團隊在遺蹟最底層發現了燒焦的蛋殼,經放射性碳定年法測定,它們的年代距今約4.5萬年至4.9萬年之間,分析表明它們來自鴯鶓(Emu)和已經滅絕的牛頓巨鳥(Genyornis newtoni);而雙門齒獸的遺骨屬於幼獸,但目前不能確定該骨頭是源於獵捕,還只是被撿來打算製作一種工具。

如果真是來自於捕獵,那麼將是人類獵殺這種動物幼獸的證據。Hamm解釋道:「我不能確定人類是否真的有能力獵殺大型動物。」

該遺蹟裏發掘的鋒利骨刺被認為距今約3.8萬年至4萬年間 ,超出澳洲其他地方發現的類似文物1萬年之多。而且在該遺蹟的不同遺蹟層中,文物數量分布不一。4.9萬年前的生活痕跡偏少,但約4萬年前使用痕跡大量增加,大約3.5萬年前突然再次看到使用痕跡的下降。Hamm 說:「我們認為,這和該時期發生更多的乾旱狀況相吻合。」

「該遺蹟現場是獨一無二的,它充滿了有趣的東西,」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古生物學家 John Alroy 說,他認為這些發現推翻了之前認為人類無法獵殺大型動物,不可能在巨型動物滅絕之前進入澳洲乾旱的內陸定居的推測。

但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生物考古學家 Huw Barton 對此有所保留,他認為蛋殼不一定是人類活動的證據,而且埋在底層的小文物也可能是從更高層滲漏下來的。而悉尼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考古學教授 Peter Hiscock 則謹慎表示:「這個日期數據極不尋常,如果不是源於某種錯誤分析,就揭示了澳洲在考古年代學方面的革命性轉變。我們必須進一步研究,以獲得最合理的解釋。」

3.8 萬年
此前澳洲最早出現人類活動跡象的乾旱區在澳洲中西部,距今約有3.8萬年。

聲音

我們第一次看到巖穴庇護所時很驚訝,但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發現有多重要,當時大家推測這個庇護所的歷史可能在5000年左右。

論文第一作者 Giles Hamm

雙門齒獸

雙門齒獸(Diprotodon),又名古草食有袋屬,是最大的有袋類動物。牠於160萬年前出現,並於4萬年前的更新世消失。雙門齒獸的化石在澳洲很多地方都有發現,當中包括完整的骨骼及頭顱骨,以及毛髮和腳印的輪廓。雙門齒獸棲息在森林、林地及草原,可能接近水源或河流,並吃樹葉、灌木及草。最大的標本有河馬般大小,約有3米長,肩高2米。雙門齒獸現存的近親是袋熊及樹熊。雙門齒獸與其他的澳洲大型動物群,都在5萬年前人類到達澳洲後的很短時間內消失。目前推測的原因有三種,分別是氣候轉變、獵殺及棲息地消失,但彼此並不排他,有可能是相互影響。(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衛報BBCABC悉尼先驅晨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