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國大選 觀點

黎蝸藤:FBI 新電郵調查,對美國大選衝擊幾何?

在11月8號大選投票前僅僅11天,這批郵件橫空出現,無疑將有爆炸性的影響。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在其造勢晚會進行演說。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在其造勢晚會進行演說。攝:Brian Snyder/REUTERS

星期五,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突然致信國會,宣稱在另一件案件的調查中,發現一批和希拉莉(Hilary Clinton,希拉蕊)電郵門相關的電郵。他昨日聽過調查小組的報告後,同意應重啟相關調查,以確認這批新發現的電郵是否涉及機密,並評估它們對案件調查的重要性。在11月8號大選投票前僅僅11天,這批橫空出現的郵件,成為希拉莉「電郵門」最新最強的衝擊波,無疑有爆炸性的影響。

電郵門的疑慮

「電郵門」的引子,其實源於2012年的班加西事件。國會共和黨力主的調查委員會,要求美國國務院提交希拉莉與班加西事件相關的所有郵件,但國務院竟只提交了區區八封,引發對希拉莉郵件的揣測和關注。直到去年3月《紐約時報》披露希拉莉在家中私設電郵服務器之後,人們才恍然大悟。

在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的過程中,「電郵門」始終是希拉莉頭上最大的陰雲,一直左右她的選情。公衆對的質疑包括:

第一,希拉莉在家裏私設服務器,而不用國務院提供的電郵帳號,是否違法?

第二,希拉莉私設的服務器,是否有足夠的安全措施?希拉莉是否曾用這個服務器傳輸保密文件(classified files)?有沒有因此導致洩密?

第三,FBI 展開調查後,希拉莉在向 FBI 上交服務器前,雇用律師和專家刪除了3萬封「私人」郵件,是否合法?

第四,希拉莉私設服務器,又刪除文件,是否滿足聯邦法律要求的:國家所有文件都應該在國家檔案館歸檔。

第五,在這個過程中,希拉莉有沒有對傳媒和FBI説謊?

這些疑問都和希拉莉「特權」、「腐敗」、「鑽法律漏洞」、「不誠實」、「不稱職」等負面標籤相關聯。而最核心的問題在於,「電郵門」的性質究竟只是像希拉莉說的那樣,是「一個錯誤」,還是其實是「犯罪行為」?

FBI 報告與後續爆料

經過爲期一年左右的調查,FBI局長康米在今年7月的公開報告中指出,希拉莉在使用電郵時「極度不小心」(extremely careless)。但在調查中,FBI 找不到希拉莉(不管是出於故意或者嚴重疏忽)使用私設服務器收發機密電郵的證據。私設服務器雖然安全程度較低,但 FBI 也找不到服務器被黑客攻擊盜竊數據的情況。關於希拉莉上交的「公家」電郵不全,康米則稱,有的郵件很可能是在轉用不同移動設備時被系統誤刪,非她刻意所為。

綜上所述,康米當時認為:沒有一個理性的檢控官會對希拉莉提出檢控。隨後,司法部長林奇(Lynch)宣布接受FBI的建議,不起訴希拉莉和任何涉案人士。電郵門事件看似告一段落,但民眾對希拉莉的疑問沒有因此而停止,而希拉莉陣營則一概以 FBI 已經結案回應。

共和黨人尤其無法接受 FBI 的調查結果,繼續窮追猛打。FBI 在對本案的後續調查中,又從郵件服務器上發現新電郵,當中也有機密電郵。而就在第一次總統電視辯論前,又有爆料指出 FBI 在調查希拉莉電郵門的過程中,司法部為五個主要證人提供了刑事豁免,作為交換條件──其中包括希拉莉任國務卿時的幕僚長(Chief of Staff),之後擔任她私人律師的米斯(Cheryl Mills)。米斯在接受豁免後,還被允許作為希拉莉的私人律師,陪同希拉莉接受 FBI 的問話。

9月28日,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的聽證會上,共和黨議員嚴厲質詢 FBI 局長康米:為何請司法部為多達五位的主要證人提供豁免?康米解釋說,那是因為可以更便捷地獲得證人的配合,包括將證人自己的電腦提供給 FBI 進行調查。在該聽證會上,康米堅持 7月的公佈的調查結果,拒絕重啟對希拉莉的調查。除了右派媒體的報導,該事件並沒有成為媒體關注焦點。

最近又有爆料指出,希拉莉在 2015 年,曾經幫助維珍尼亞州的民主黨人吉兒麥可布 (Jill McCabe)參選州參議員籌款46萬;而後者的丈夫,就是 FBI 負責調查的副局長安德魯麥可布 (Andrew McCabe)。

這些都加重了希拉莉「腐敗」的陰影。FBI 也承受了越來越大的壓力。特朗普(川普)陣營指責 FBI 與其說是調查,還不如說是故意掩蓋(cover up)電郵門,包庇希拉莉,也把FBI視為「腐敗制度」的一部分。

維納電腦的新證據

這次 FBI 發出聲明後,《紐約時報》和 CNN 最先根據內部消息,聲稱 FBI 最新發現的這批郵件,是從希拉莉助理胡馬阿巴顛(Huma Abedin)的前夫維納(Anthony Weiner)的手機中獲得(後來被證實是他的電腦)。維納是原國會議員,2011年因為發性愛推特而辭職;2013年他又捲入第二波性愛推特醜聞,涉及多達十個女性;今年8月他被捲入第三宗性愛推特醜聞,胡馬終於決定和他離婚。目前,他因一宗向15歲少女發性愛推特的案件,被 FBI 收走了他的手機和電腦。據報道,他的電腦中的屬於胡馬的郵件數量有幾萬封之多。

胡馬和希拉莉的關係非同一般──她是希拉莉的長期助理,深得寵信,既是為希拉莉打點一切的「總管」,又是希拉莉的核心智囊之一。照理說,胡馬擔任如此重要的角色,就早應在丈夫陷入醜聞時果斷離婚,或者由希拉莉和胡馬切割。希拉莉繼續重用胡馬,一直被特朗普攻擊為「判斷力差」的證據之一。

康米的信函措辭非常模糊,只說新發現信件和希拉莉有關,要重新開啟希拉莉電郵門的調查,卻沒提到具體證據(甚至沒說具體來源)為何,未肯定是否重要,更不保證需要多少時間調查。這裡存在兩种可能。

第一,FBI其實已經認定,或者至少很有把握,這些郵件和希拉莉電郵服務器高度相關,而且性質比較嚴重。所謂模糊的措辭只是一個引子,之後不排除會逐步放出信息。如果真找到機密電郵的話,首先的疑問是:這些信怎麼會在沒有公職的維納的電腦內?是否違反了保密規定?這些電郵是否屬於被希拉莉先行刪除的3萬封電郵的一部分?假如信件中,竟然還包括民主黨一直不願公開的班加西內幕,那麼牽涉的就不只是希拉莉,而是整個民主黨。那種情況下,只能說是希拉莉咎由自取。

第二,如 FBI 信中所說,只是發現了相關的郵件,但尚無法確定究竟相關度多大。之所以公佈和決定重啟調查,主要是因為回應九月底的國會聽證,意在保護FBI聲譽。此刻距離選舉只有11天,FBI 肯定無法在大選日之前完成調查報告,但人們直覺上會更傾向認為,FBI敢做出此聲明,應有一定程度的把握,對選情影響不言可喻。如果屆時連稍微有實質性的證據都不能出示的的話,這時候發出此信,就對民主黨極不公平。

無論是那種可能,希拉莉的選情都將受到重創。。萬一結果真的是可以起訴,那麼希拉莉即便當選也會面臨被彈劾的可能。一直高呼要 “lock her up” (把她關起來)的特朗普支持者,無疑會「打雞血」(受到很大鼓勵),拉高投票率。即便是希拉莉的支持者,有相當一部分人也會再次思考,誰會選這樣一個總統呢?

民主黨的倉皇應對

現在民主黨亂成一團。這個突然襲擊下,根本連FBI掌握了什麽也未必清楚,更難以形成有效的應對。由於這次郵件有「全新」的來源,所以既不能像維基解密揭露的 DNC電郵事件一樣,說是俄羅斯干預内政,也不能再沿用FBI在 7月公佈的調查結果進行辯護。希拉莉能做的,也只能公開要求 FBI 盡快公佈所有相關信息,強調自己堅信此次的調查,必定會得出和之前一樣的結果,並宣稱選民早已了解事件,不會就此改變投票意向。民主黨人也都已經綁在希拉莉的船上了。奧巴馬說無論如何,他都信任希拉莉。

特朗普陣營自然會是十分亢奮,特朗普居然說「美國的系統不像自己想象中腐敗」。而不喜歡特朗普的建制派共和黨人除了表示這是遲來的正義之外,最高興的莫過於此事對國會選舉的利好。

接下來幾天,必將是民主黨對上 FBI 的大戰。民主黨的策略是賭 FBI 還沒有掌握實際證據,無法進一步公開信息,於是把這件事描繪成為共和黨人(康米是共和黨人)不道德的政治把戲,盡量挽回損失。但是只要 FBI 能出示部分的有力證據(比如正式聲明,找到在希拉莉服務器上找不到的機密郵件),就足以痛擊民主黨。

(黎蝸藤,旅美歷史學者,哲學博士)

2016美國大選 美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