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風波 香港

梁君彥改變初衷,反成宣誓風波最大輸家?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決定,押後候任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重新宣誓。即便如此,他和中央的關係或已難以挽回,同時間,他可能也喪失了主席威信。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攝:盧翊銘/端傳媒

立法會的宣誓風波彷彿又出現新變化。10月24日,《星島日報》頭版報道,一直允許青年新政兩位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再度宣誓、甚至考慮在主席房為兩人監誓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或會改變裁決,以等候司法覆核為由,暫時拒絕讓他們在星期三大會中重新宣誓。

消息一出,社會議論不斷,梁君彥也在同日回應傳聞。10月24日上午,梁君彥跟非建制派議員會面後向傳媒說,自己還沒下決定,有關他拒絕議員宣誓的報導只是揣測。他表示會跟秘書處從長計議,「審視一下從星期三(10月19日)到現在,有什麼改變了」,再作打算。立法會秘書處晚上更新10月26日會議議程,第一項是「作出立法會誓言」,但並未列明誰人會宣誓。

梁君彥在10月25日下午4時見記者說,暫時不會為梁頌恆和游蕙禎監誓,等候法庭就政府提出司法覆核一案作出裁決。

10月12日,梁頌恆和游蕙禎在首次宣誓時,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的藍色旗幟,並把「China」唸成「支那」。他們後來被梁君彥裁定宣誓無效,需要在10月19日重新宣誓。

但當日,建制派罕有策動「流會」,在議員黃定光和姚松炎宣誓後集體離場。這時,會議廳內只剩下30位非建制派議員,經過15分鐘後,會議廳內仍未夠法定人數,主席梁君彥宣布「流會」。於是,排在姚松炎之後宣誓的梁頌恆、游蕙禎都未能宣誓。

而梁君彥口中的「改變」,就在此時悄悄出現。

律政司就青年新政兩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宣誓而提出司法覆核。
律政司就青年新政兩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宣誓而提出司法覆核。攝:盧翊銘/端傳媒

究竟出現了什麼變化?

流會當日,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說,建制派未有決定會否繼續以「流會」,阻止梁頌恆和游蕙禎再度宣誓。她當日強調,由於事件牽涉「重要原則問題」,自己在「幾經掙扎」過後,才參與流會。

隨後一天、10月20日,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報章專欄撰文,力撐梁君彥作出批准二人再度宣誓的裁決前,除了聽取立法會秘書和法律顧問的意見之外,更特別諮詢了外聘的資深大律師。「他是盡責地履行立法會主席的職權;他的裁決,當有充分的法理依據。」

可是,不論是葉劉淑儀還是曾鈺成,他們都在幾天內迅速改變了口風。

曾鈺成亦在10月21日、接受電視台訪問時更正了說法。他覺得梁頌恆和游蕙禎已經算是「拒絕或忽略作出宣誓」,應該離任,立法會主席也沒權給他們宣誓。因此在法庭裁決前,他認為梁君彥不讓兩位議員宣誓,是較為穩妥的做法。

多三兩次流會,對民生沒什麼影響

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

另一邊廂,葉劉淑儀在10月23日一改以前對「流會」的態度,明言「多三兩次流會,對民生沒什麼影響」。她甚至形容立法會會期剛開始,也只不過是讓大家提提問題、「噴口水」,「對做實務、推動經濟、改善民生亦沒有很大損失」。

現在建制陣營似乎統一了口徑,向梁君彥有意無意的施壓,外界甚至形容建制派對梁君彥是「逼宮」。

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導致流會,令青年新政的梁頌恆,遊蕙禎,以及劉小麗無法宣誓。
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導致流會,令青年新政的梁頌恆,遊蕙禎,以及劉小麗無法宣誓。攝:盧翊銘/端傳媒

非建制:主席威信未建立、已摧毁

「如果拒絕兩人宣誓的話,這當然對制度有衝擊,也肯定衝擊立法會主席以往相對公正的形象。」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向端傳媒說。

楊岳橋不同意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方式,認為「非常不合適」,但他強調「two wrongs do not make one right(兩個錯都不會讓另一個對)」,主席也不可以阻止議員重新宣誓。他續道:「當然,立法會主席所有決定都是政治決定,但怎樣都好,也必須靠譜,而那個譜就是《基本法》和議事規則。」

立法會主席所有決定都是政治決定,但怎樣都好,也必須靠譜,而那個譜就是《基本法》和議事規則。

立法會議員楊岳橋

上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曾多次「剪布」,阻止非建制陣營在議事規則範圍內阻礙議程進度。楊岳橋指「曾鈺成剪布也有蘊釀」,在建立起相對較好的形象後才做,相對而言,梁君彥的形象是「未建立、已摧毁」。

事實上,當政府在10月18日入稟高等法院,要求司法覆核梁君彥允許梁頌恆和游蕙禎重新宣誓這決定時,梁君彥曾一度鮮明地捍衛自己認為正確的決定。

當晚,代表梁君彥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在庭上指,一次宣誓無效,不等於「拒絕或忽略作出宣誓」,梁頌恆和游蕙禎仍然享有立法會的權力。在此情況下,不論特首又或律政司,都沒有理由阻止立法會主席行使他的憲法權力,確保所有民選議員進入議會,履行他們對選民的承諾 。

然而,梁君彥卻在不到一個星期內,在是否容許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一事上態度軟化,對記者說要「靜一靜、諗一諗(想一想)」,最後更決定修改自己的裁決,不禁令楊岳橋認為他「為了一個純政治需要,打倒昨日的自己」,進一步削弱他作為主席的認受性。

他說:「梁君彥本身的權威已經建立在浮沙上,成為主席的過程備受爭議,國籍風波、董事問題等(編按:梁君彥被指太遲放棄英國國籍,以及拒絕辭任出任18間公司董事),已經令他的能力、誠信和承擔受到質疑。」

梁君彥最終拒絕讓兩位議員再次宣誓,楊岳橋說,他作為主席的威信無疑會被重創多一次。

立法會建制派議員向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提交聯署信,要求不再為梁頌恆和遊蕙禎安排宣誓。
立法會建制派議員向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提交聯署信,要求不再為梁頌恆和遊蕙禎安排宣誓。攝:盧翊銘/端傳媒

建制:中央對梁君彥的觀感肯定有影響

「的確,無論梁君彥作的決定是什麼,他的公信力也難免受損了。」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說。

他認為,梁君彥下的第一步棋——容許梁頌恆和游蕙禎在10月19日重新宣誓,「本來就是一個錯誤決定」,結果惹來中央不滿、特區政府的司法挑戰、立法會裏建制派施以的龐大壓力以及市民的反對,「面對的政治壓力相當大」。

「權衡得失很容易,如果梁君彥堅持為兩位議員宣誓,肯定會進而得失中央,也會跟建制交惡,很不值得。」劉兆佳接着說。

梁君彥跟中央政府關係良好,選舉過後,也一直是中聯辦屬意的主席人選。梁君彥最後決定拒絕兩名議員宣誓,他能全然挽回北京對他的信任嗎?劉兆佳的回答是「未必」。

他形容不讓青政議員宣誓,在中共眼中本來就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把梁頌恆和游蕙楨拒諸門外也是「極容易作出的決定」,但梁君彥仍然猶疑不決,中央政府未必能接受。

梁君彥被中央認為在政治上不夠敏感,亦得不到好的法律意見。因此,即使他最後不讓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中央對他的觀感也肯定有影響。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

他說:「今次事件,梁君彥被中央認為在政治上不夠敏感,亦得不到好的法律意見。因此,即使他最後不讓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中央對他的觀感也肯定有影響。」

梁君彥現在或許墮進了進退維谷的困境,即使修改裁決,他在泛民、建制也兩邊不討好。

泛民主派消息人士說,在司法覆核案件中,梁君彥一方一度擺出強硬姿態反對政府做法,「這樣做是否嘗試在公眾眼中,建立較好的觀感,可能也是計算的一部分,但現時如果強行做粗暴的U-turn(立場突變),梁君彥當然是輸家!」

可是,梁君彥拒絕讓兩名議員宣誓,消息人士指,非建制陣營也難言對策。他們剩餘的板斧,包括對梁君彥提出不信任動議,但他也坦言成功機會不大,「始終現時議會是建制派主導,連主席也是他們的人」。

宣誓風波 香港 立法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