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天下大勢

日吉秀松:安倍布局延長任期,以利推動修憲?

目前所有的形勢都有利於安倍改寫歷史,安倍豈可忽視這一現實?


現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自由民主黨總裁安倍晋三。
現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自由民主黨總裁安倍晋三。攝:Tomohiro Ohsumi/Getty

英國的阿克頓勛爵(Lord Acton )說過:「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高度概括了權力的影響。權力必須置於有效監督之下,因此人類從歷史中確定了權力分立原則,創建了任期制──因為長期掌權一定會使權力進一步膨脹,也容易造成濫用權力的弊端。

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連任兩屆後,不再謀求續任,為後人所讚譽。其實偉大的不是華盛頓,而是把華盛頓的做法變成一種制度傳承下去的政治家們。美國在政治制度建設上,走了一條積極限制權力的路。不斷完善的「在選舉之下的任期制度」,可謂是美國成功的秘訣之一。

然而,世界上還是有許多政客想盡辦法延長任期。例如,俄羅斯總統普京(普丁)利用憲法的漏洞,輪流任職總統與首相,避開任期的限制。俄羅斯的政治顯示出該國仍遠離民主,普京自然也成為一位難於駕馭的掌權強者。而號稱亞洲民主大國的日本的自民黨,也在延長總裁問題上躍躍欲試。

自民黨總裁延任,等同首相延任

9月14日,日本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宣稱,要修改自民黨黨章第80條所規定的兩屆六年總裁任期,改為三屆九年。高村澄清這不是為特定的人量身訂做,但這顯然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明眼人都知道這個制度改變第一受益者,將是現任首相安倍晉三。因此,可以說高村的發言,正式拉開了延長自民黨總裁任期的序幕。

本來,一個政黨黨魁的任期延長,應該是該政黨的內部事務,毋須大驚小怪。然而在日本,自民黨長期以來一黨獨大,其總裁任期與其他日本政黨有不同意義。日本是議會內閣制,因此眾議院(下院)佔最多數席位的政黨將組織政府,該政黨黨魁將成為首相。根據日本政治現狀,自民黨總裁往往等同於政府首腦,很多時候選舉自民黨總裁就是在選日本首相。

自民黨過去也曾有過延長總裁任期的動議。1986年9月,時任首相的中曾根康弘即將退任;由於同年7月自民黨在參眾兩院選舉中同時獲得大勝,黨內實力人物金丸信等人提出「延長總裁任期」動議,支持聲高漲。但是當時尚屬自民黨田中(角榮)派少壯議員的小澤一郎,以及曾擔任過官房長官的梶山靜六等人,出面強烈反對。最後的結局是:黨員同意在黨章裡加進一條臨時特例,延長總裁任期一年;但是這次延長有下不為例的含義,因此中曾根之後,又回歸過去的期限。

安倍為修憲爭取延任

安倍總裁任期到2018年結束,現在自民黨元老紛紛提出,修改黨章中關於總裁任期「一屆三年、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如果修改成功,安倍任期不僅可以跨越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更可能對修憲有強大的影響作用── 目前支持率持續上升的安倍,一旦成功延任,便有足夠時間來說服民眾,修憲放鬆關於集體自衛權的限制。而這,應是安倍要延任的主要目的。

修改任期規定的動議,雖然是由高村等人提出,但是不應看作是高村個人想法。高村的建議,是自民黨內高層醞釀了許久,有了高度共識之後才宣布,而且很快成了黨內主流。10月5日,在自民黨政治制度改革實行總部(總負責人是高村)會議上,與會者提出了任期無限制與任期三屆的方案,沒有人提出任何異議。接下來就剩下提出修改方案,在明年3月5日的黨大會上將形成正式決定。也就是說,自民黨總裁任期延長已基本定局。

這幾年經過安倍強勢領導,自民黨內雖仍有派系競爭,但已今非昔比,很難聽到不同聲音。自民黨黨員參選國會議員時,必須得到黨的批准承認;加上選舉需要資金和組織支援,失去了黨的支持,有意參選者就難在選舉爭勝。如此程序,成了黨中央壓制不聽話者的殺手鐧,自然使黨內集體失聲,沒人敢頂撞。應運而生的「一言堂」,是目前自民黨給外界的印象。

8月3日,安倍進行自2012年12月重新執政以來第3次組閣。安倍讓二階俊博接任自民黨幹事長,接替因騎自行車而受重傷的谷垣禎一;而二階正是在自民黨內,積極推動延長黨總裁任期的核心人物。儘管安倍在新內閣成立的記者會上,明確否認「任期延長」之說,但是任用二階,卻更可能反映了安倍的真實想法。在二階被任命為幹事長後的,就曾在電視台上公開提到,自民黨內正進行延長任期的討論,並希望盡快拿出結論。

眾所周知,安倍一心透過修憲實現他心中的國家正常化。他需要一種長期權力,以實現這「宏圖大略」。除了二階、高村等,防務大臣稻田朋美也支持延長任期方案。這些人和安倍的親信與追隨者、是自民黨內延長總裁任期的主要力量。

黨內反對派加速權鬥

高村提出延長任期論調時,自民黨內不是沒有反彈。諷刺的是,這些反彈反而讓在安倍強權下死氣沉沉的自民黨,出現一點活潑躁動。

曾在2012年與安倍競爭總裁寶座的自民黨前幹事長石破茂,就說過「(總裁的)任期還有兩年多,不應該顛倒所討論的(延長總裁任期)問題與目前當務之急問題的順序。」他還對記者說「自民黨不是國會議員的政黨,應該經過包括黨員在內的全黨討論,才作結論。」在今年8月份的改造內閣過程中,石破茂拒絕了安倍任命,離開內閣與安倍保持距離。這一舉動被視為是為後安倍時代鋪路,給希望延長總裁任期的安倍埋下一顆定時炸彈。

石破在去年9月28日就已經掛出大旗,招兵買馬,整合了20人,正式成立了石破派「水月會」,表明有意參加下屆總裁競選。當時就有人勸石破退出內閣以明大志,結果石破沒有離開內閣,給足安倍面子,也給外部一個黨內團結的表象。但是,石破選擇在安倍前往美國參加聯合國大會之際掛旗組派,這一細節就可以嗅出石破有意「犯上」。石破在自民黨員中威望較高,是安倍最有力的競爭對手,因此他是自民黨的一個重要變數。

同樣有意競選總裁的外務大臣岸田文雄,也對延長任期不滿。他曾表示,安倍再次當選總裁「還不到一年,就要談三年後的事,是不是操之過急?」被視為可能成為日本史上第一位女首相的前總務會長野田聖子,亦用「安倍首相是遵守任期規定的人」一句話,來牽制黨內的延長任期動向。甚至連黨內如日中天的政治新星、原首相小泉純一郎的次子小泉進一郎,也對延長任期動議表現出極大的困惑。

這些反對聲音沒能阻止黨內延長任期的動議,則可能加速黨內權鬥。到明年3月前這段時期,自民黨內的派系鬥爭將被重新點燃。這對於一黨獨大下的政治來說,不是一件壞事,至少能由黨內派系的爭鬥引起相互牽制、相互對立,以達到相互監督的效果。

自民黨可能提前大選?

或因避免夜長夢多,日前自民黨還傳出有可能把大選提前到明年1月。安倍已否定此一傳言,但政治人物的表態往往不靠譜,過去就常發生口是心非的事。雖然日本眾議員任期是四年,但根據議院內閣制,首相有權解散國會。因此,日本的首相通常會在全盤權衡利弊之後,適時解散國會舉行大選。

目前,安倍保持高支持率,自民黨與其他政黨的勢力實在過於懸殊。倘若明年1月大選,只剩三個月左右,這意味著自民黨可以保持目前的較佳狀態進入大選,選舉形勢必然有利。目前在野黨對如何聯合對抗自民黨,仍然舉棋不定、相互猜疑。特別是各黨的意識形態距離較大,更難在短期內整合在野力量。

因此,倘若明年1月舉行大選,自民黨一定會取得壓倒性勝利,而且是單獨超過三分之二的勝利。那麼,公明黨即使繼續留在政府內,也不可能有牽制自民黨的能力。公明黨內不贊成安倍修憲的人不在少數,其有可能成為修憲的絆腳石。但明年1月的選舉後,公明黨將何去何從,有可能是日本政治的一個看點。

此外,倘若提前大選,預計將大獲全勝的自民黨,自能水到渠成地在3月5日自民黨全國大會上,修改黨章延長總裁任期。10月19日,自民黨的政治制度改革總部,決定延長總裁任期。此刻看來,縱使安倍曾否認過將提前舉辦大選,但這個可能性已越來越接近現實。目前所有的形勢都有利於安倍改寫歷史--透過提前大選,推動延任,創造修憲並實現國家正常化的空間,安倍豈可忽視這一現實?豈能錯過這一大好時機?

(日吉秀松,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副教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