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Game ON Game ON

我們和 H-Game 的那些年

早在 Windows 98 的年代,相信你曾在遊戲店裏看到一些封面「水深火熱」的遊戲合輯,或是「無意間」點開一個鏈接,然後就通向新世界⋯⋯


什麼是 H-Game?相信看到標題心領神會,於是點開文章的你,並不需要我回答這個問題。但想到也許有讀者確實天真無瑕,誤打誤撞走來這裏,還是先簡單粗暴地介紹一下這個名詞:

H-Game 有時也被稱為成人遊戲、十八禁遊戲,H來自於日語的 へんたい (Hentai),意為「變態」或「變態性慾」。也有人說 H 是日文俗語 エッチ,雖然這個詞也和性、好色有關,但沒那麼重口味。總之,大家一般說的 H-Game 就是有比較多(或很多)性情節、性場面的遊戲吧。

如同電影中有成人/情色電影,小說中有色情/情色小說一樣,在巨大的遊戲產業中色情遊戲當然也是一個隱蔽但支持者眾多的分支。早在 MS-DOS 和 Windows 98 的年代,相信你也曾在賣光碟的店裏看到一些封面「水深火熱」的遊戲合輯,或是「無意間」點開一個鏈接,然後就通向新世界……

《下級生》系列,遊戲中玩家扮演男高中生,在高中最後一年的校園生活裏,和不同女生戀愛、交往。
《下級生》系列,遊戲中玩家扮演男高中生,在高中最後一年的校園生活裏,和不同女生戀愛、交往。遊戲截圖

這一期的 Game On,我們邀請五位和 H-Game 有過一段情的老玩家,逼迫他們暴露年齡,憶往昔崢嶸歲月,為大家呈現那些年,他們邂逅和愛上 H-Game 的故事(也有人倉皇而逃)。他們有男有女,有的只是在 H-Game 的海岸邊稍作停留,有的則在洶湧的波濤中泛舟遊蕩,有的羞於啟齒,有的則恨不能指點江山。在他們的故事裏,我們可以看到網絡尚不發達的年代打 H-Game 是什麼體驗,H-Game 都有哪些經典之作,以及通過打 H-Game 能得到怎樣的精神追求。(另外,你也可以記下他們提到的遊戲,按圖索驥)

第一位出場的是「老司機」,現在是計算機工程師的他說起H Game時立刻變身維基百科,先從「講古」開場:


H-Game 中的H是日語へんたい "hentai"(變態)的首字母,泛指色情遊戲。H-Game 在中國大陸還有兩種常用叫法,一是工口遊戲,「工口」是日語エロ "ero"(色情)的中文象形化。二是「黃油」,黃色遊戲的諧音簡稱。說到 H-Game,基本上宅男都會脱口而出《尾行》、《人工少女》、《性感沙灘》這類名作,而其中大部分 3D 遊戲都出自I社——illusion 公司。

《臭作》系列,較為重口的 H Game,玩家扮演一個管理女子學生宿舍的男子。
《臭作》系列,較為重口的 H-Game,玩家扮演一個管理女子學生宿舍的男子。遊戲截圖

H-Game 類型很多,但個人覺得分為三類就可以:第一類是GAL類,小說加插圖或動圖形式,以ELF公司經典《臭作》、《下級生》為代表;第二類解謎遊戲穿插圖片或視頻作為過渡,如《脱衣麻將》、《性運魔球》等;第三類就是大製作,基本上都是3D或者2D結合3D,H環節是開發重點,H自由度比較高,以I社各類名作為代表。

從宅男的角度來看,玩H-Game 的出發點和看愛情動作片是一樣的,這種特殊需求的產物除開H部分都是輔助的、花哨的、次要的,人設(相當於女優的長相身材聲音)和交互方式才最最最重要。

而其中交互方式又是最難解決的問題,所以H-Game 是隨着人機交互方式發展而發展的。上個世紀80年代初,電腦的鍵盤滑鼠還沒成為主流交互方式,那種環境下誕生的第一款 H-Game 《Softporn Adventure》是連圖像都沒有的純文字遊戲。

《Soft Porn Adventure》,早期 H Game,文字冒險類。
早期的 H-Game《Soft Porn Adventure》。遊戲截圖

鍵鼠普及後,又限於PC性能,H-Game 發展成以GAL類為主。後來PC性能大幅提高,H-Game 則轉變為成以各種逼真(當時看來)的3D形式大力發展,配合鍵鼠,引得無數宅男為紙巾廠商作出貢獻。


這位「老司機」是illusion公司的死忠粉絲,I社比較有人氣的遊戲他基本都玩過,包括:《人工少女》系列、《波動少女》系列、《箱娘》、《監禁》、《性感沙灘》、《電車之狼R》、《尾行3》、《慾望之血》、《真實女友》、《PlayClub》等。

他說這之中印象最深是《人工少女》的自由,《PlayClub》的畫面,《慾望之血》的劇情,而《尾行》的刺激,「在當時簡直有點驚豔」。


《人工少女》

《人工少女》系列中玩家可以自己「捏臉」製作理想的少女,並與之互動。
《人工少女》系列中玩家可以自己「捏臉」製作理想的少女,並與之互動。遊戲截圖

玩家選擇好女主角後,在風景如畫的小島上過二人世界度蜜月,幾乎無劇情,全程H。自由度極高,只要是你在遊戲中能到達的場景,都可以「推倒」女主角,隨時隨地,任何體位、任何鏡頭。遊戲沒有輸贏,沒有 Game Over,也沒有結局,怎麼樣都能玩下去。女主角可以由玩家自行「捏臉」(設定五官、身材、膚色、髮型等所有參數),女主角養成何種習慣完全由玩家調教。此外,還有服裝收集要素,可以滿足各類人群。

《PlayClub》

《Play Club》系列,「捏臉」環節精緻複雜。
《Play Club》系列,「捏臉」環節精緻複雜。遊戲截圖

故事主要是講一齣家庭倫理劇,遊戲可選男女,可以「捏臉」。遊戲方式很簡單,到指定地點完成指定任務(大部分是H環節,偶爾只是對話)就能推進劇情,不同選擇只會影響最終結局,不會導致遊戲結束。

遊戲畫面其實一般,但遊戲中衣服材質和皮膚質感表現得非常逼真細膩,連汗珠都能表現得很自然。雖然H體位選擇較少,但在爆機後有錄影模式,可以製作自己的家庭倫理片。

《慾望之血》

《慾望之血》系列,發生在外太空的科幻類 H Game。
《慾望之血》系列,發生在外太空的科幻類 H-Game。遊戲截圖

科幻題材,非戰鬥模式在大地圖上進行解謎並推進劇情,地圖上會像 Pokemon Go 那樣隨機遇敵進入戰鬥模式,然後轉變為第一人稱射擊,人物血槽空了就遊戲結束。隨着劇情推進會得到各種武器、強化道具和恢復藥等,有完整的劇情;在特定地點戰敗會觸發H環節,但不觸發也不影響進度,算是比較奇葩的 H-Game。相比之下,H部分更像是隱藏贈送的福利,而且比較固定,沒有太多玩家選擇的自由;遊戲整體難度偏高。

《尾行》

《尾行》系列中,玩家跟蹤尾隨自己喜歡的女子,推進劇情。
《尾行》系列中,玩家跟蹤尾隨自己喜歡的女子,推進劇情。遊戲截圖

玩家扮演尾隨女主角的猥瑣男,跟蹤過程中可以利用場景中的建築物或道具掩護自己,目的是成功跟蹤女主角到指定地點然後進入H環節。不同的H地點會影響結局,H模式比較固定。有5位女主角可以選,不同女主角性格也不同,有警惕謹慎的時不時回頭,一會兒紅色感歎號,一會兒黃色問號。玩家跟太緊怕隨時回頭被發現,但走慢了過馬路時就可能被車撞死,又或者被警察逮住一頓打,所以隨時要準備跳進垃圾桶、翻圍牆、蹲下水道。也有神經大條的女主角,全程幾乎不知道被尾隨,輕鬆被玩家搞掂。雖然場景建模非常粗糙,但是玩家基本沒工夫看風景,誰坐過山車時還有心思看四周?


和知識淵博的老司機相比,另外三位頓時覺底氣不足,他們雖然也曾誤打誤撞玩過幾個 H-Game,但無論是遊戲數量還是遊戲時間加起來都無法和老司機比肩。然而,他們故事中的青澀、慚愧和好奇,卻也是不少人初入 H-Game 玩家的共同體驗,所以我們還是把這幾個「誤入」的故事放在這裏,慢慢咀嚼。

首先是一位以聽音樂、看電影為生的工科男,他無意中提起曾經在大學男神宿舍聚眾玩《尾行》的往事。炙熱的畫面引發大家無限遐想,但他卻說那只是聽起來又荒誕又好笑,我們以為不得了的畫面,其實只能算是聊聊 H-Game 的敲門轉。


沒有網絡的年代,連 H-Gamee 這個字眼都沒出現。H-Game 是什麼?對我來說,像是史前事蹟,見不了經傳,就口頭流傳,沒什麼光輝,故事就都變了流言。

在趕集一般的電腦城裏,掛「非一般(愛情)遊戲」的牌。一部遊戲有這樣的收穫過程,眾人觀摩簡直是祭典規格,以慶豐收。那可是五體投地的朝聖,驚詫的心情把荷爾蒙分泌都蓋過了,毫不淫邪。

《尾行》當然是世紀末的狂歡,在這之前十八禁遊戲更像是傳說。《美少女夢工廠》換裝露點就快讓人不忍卒睹了,在玩遊戲的路上分明還是小農心態,能養成一個女神向自己表白已經感覺被眷顧,何況見到勾勒出的女性身體。

也是因此,當年台灣版的雜誌《軟體世界》更向大陸玩家展現了一個看得見摸不著的世界。前一半銅版紙精裝報導業內大作,中後半畫風一轉,大賣鷹揚《夢幻天使》或天堂鳥《魔界聖女傳》之類的廣告,然而傳說只是傳說,無論當年「98精品店」「遊戲獵人」欄目天花亂墜地介紹各種「奇異」AVG 和養成遊戲,未開化地區始終求之不得。

《瘋狂醫院》系列,並非 H Game 的另類遊戲,內有些微 H 的畫面。
《瘋狂醫院》系列,並非 H-Game 的另類遊戲,內有些微 H 的畫面。

那樣的景況之下,坊間傳聞也是指引。有人講精訊公司的《明日之星》內有猛虎,便真的有人憑著美好的憧憬將這個遊戲玩了好幾次。另一個叫《瘋狂醫院》的遊戲,護士人設全都上圍驚人,最終大家會發現只是急救時人手放在女患者胸部上,那一張靜態圖片居然成了心中默認的任務,彷彿一項艱難又不得不完成的家庭作業。所以你看,聚眾玩《尾行》這件事聽起來非但不驚人,實際真讓人心虛。等到網絡興盛,H-Game 的狂潮來到,鞋還沒濕,我自己先走開了。


他不願再多講聚眾玩色情遊戲的光輝歲月,也許如他所言,害怕在方家面前獻醜,也許比起真的淫,「未開化」時候浮想聯翩的意淫更加有味道,以至於待到網絡興盛,狂潮鋪面,好奇心和飢渴早就沒了。和他一樣淺嘗輒止的還有一位技術宅男,不過他中止的原因則是「羞愧」。


小學六年級的暑假,我正痴迷於各種電腦遊戲,但手頭拮据,最經濟的辦法,就是買遊戲合集。有些盜版商很精明,深諳中國人愛面子的心理,常常將幾個普通遊戲和一個 H-Game 放在一個合集裏,這樣玩家買遊戲的時候也不會太尷尬——我想玩《紅色警戒》和《星際爭霸》,又不是想玩《下級生》。只是買回了家,真正目標是哪個就說不定了。

我有個習慣,凡是碟裏的遊戲我都會裝上玩一下,覺得這樣才比較抵。

2000年那個夏夜的晚上,悲劇發生了。我叫表弟到家中玩遊戲,玩了一會《生化危機2》,又玩了一會《上帝也瘋狂3》,我們覺得有點無聊,想要嘗試些新的遊戲。我想到前幾天買的光碟中,有個《樂園莊3》的遊戲從沒聽說過,不如一起試試。

《樂莊園》漢化版遊戲開場。
中文版《樂莊園》遊戲開場。遊戲截圖

打開遊戲,是標準的日式卡通風格,雖然對白是日語,但語言根本不是我們體驗遊戲的障礙,心想這種大量對白的遊戲,應該和《太閣立志傳》也差不多吧。反正就不停點鼠標,有點時候跳出選項,就隨便選一個。就這樣在大量看不懂的對白和不停切換的場景及人物中,我們玩了差不多15分鐘,正當我向表弟抱怨這遊戲什麼時候才能進入主題時,突然蹦出了 H 畫面,我一時不知所措,狂按 Esc 和 Alt + F4 想退出遊戲,但無奈都沒有用,當時爸媽還在家,情急之下,我只好將電腦強制關機,才算將事態平息。

那一年,我表弟才9歲。因為這件事,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沒好意思和他說話。


「技術宅」大概是五個人中最有道德心的,因為下一個等著講述自己故事的人——她自稱為「武俠迷」,抱怨退出江湖完全是因為「不好玩」。


接觸到 H-Game 純屬意外,中學時,住在我家附近的一位女同學家境很好,一直購買正版遊戲,我放學後愛去她家打養成遊戲《明星志願》。有一天,我們看到她爸爸放在電腦桌上的光碟,上面沒有任何標示、圖案。我們好奇裏面是什麼,就放進主機,原來是一個DOS遊戲合輯,每個遊戲都很小。我們胡亂點了幾個,都是漢化的日本遊戲,畫質老舊,其中一個戰旗遊戲倒是很好玩,像當時流行的《風色幻想》。玩了一會我們就犧牲掉隊中的一名女性角色,忽然畫面中出現她的裸圖,她表示臨死前要和男主角(也就是隊長)「歡樂」一下。戰鬥場面這時候轉成戀愛養成遊戲中常見的校園背景,在一間課室裏,女孩羞澀地撩起自己的衣服,畫面右上方出現文字選擇框,我們需要選擇不同的動作和體位讓大家快樂。

《紅樓夢:十二金釵》,取材於《紅樓夢》的台灣 H Game。
《紅樓夢:十二金釵》,取材於《紅樓夢》的台灣 H Game。遊戲截圖

同學媽媽這時候回家了。我就把光碟借回家繼續戰鬥,後來發現除了這個遊戲,裏面還有幾個打麻將贏了以後可以叫美女脱衣服的遊戲,不過最重要的發現是片頭動畫有台灣遊戲公司智冠 logo 的《紅樓夢:十二金釵》:我可以扮演賈寶玉,每天在大觀園裏活動,不停偶遇姊姊妹妹,一旦完成關鍵事件,就會有一些羞羞的事情。

我記得當時很喜歡妙玉,但她總要和我對句才能進一步發展,我試了很多次才成功。當時流行的遊戲雜誌上,不會有這類遊戲的攻略,有通關的玩家會在網絡論壇中留下隻言片語,就是我全部的線索了。

之後我還遇到幾個脱衣服和 OOXX 的遊戲,但很快就膩了。因為選來選去就是胸、嘴、屁股,女性角色也許在男生看來各有千秋,但我眼裏她們都長得差不多,就是頭髮眼睛顏色不一樣而已。


「武俠迷」還想繼續,一位重量級選手已然登場打斷她的抱怨。這位「坦然地污着的宅女博士」並不認為「武俠迷」說的有什麼道理,「無聊」的感覺只是因為「武俠迷」實在見識太短,所謂知少少,扮代表。

為了證明自己的江湖地位,「宅女博士」首先放大招挑釁大家:「你們聽說過『黃油十二神器』嗎?」有好事者馬上去 Google 了一下,複製粘貼回來這個名單:

  • 地獄深淵—《沖繩奴隸島》
  • 墮落震盪—《妹調教日記》
  • 偽娘枷鎖—《女裝山脈》
  • 聖啟示錄—《素晴日》
  • 血池輪迴—《3days》
  • 末日偽裝—《電波消失之日》
  • 絕望愛戀—《沙耶之歌》
  • 次元囚籠—《君與彼女與彼女之戀》
  • 百合獵殺—《是誰殺了知更鳥》
  • 寢取舞會—《媚肉之香》
  • 純愛酷刑—《DARK BLUE》
  • 虛擬終點—《Euphoria》

正當大家掰著手指數自己玩過幾個時,「宅女博士」又放話:「入門之後還有十二魔器」——大家頓時覺得道阻且長,既躍躍欲試又有點沮喪。

然而「宅女博士」並不僅以數量取勝,她清清嗓子,轉而講起「深度」——一個被大家忽略的 H-Game 的G點。


我想很多女生玩家的經歷應該有一定的相似性:對女生來說玩 H-Game 可能並不是為了「實用」,畢竟大部分 H-Game 都是男性向的,在性幻想方面並不是特別符合女生的口味。

我是從純愛系全齡作品《秋之回憶》系列入門,然後在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要的驅使下發現了 H-Game 這片廣袤的新天地……說得正義凜然,但其實整個過程很自然,是在追求劇情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然後就沒有刻意去區分全齡和18禁了。具體事例似乎是在打完全齡的《Ever17》之後驚為神作,四處尋找劇情可以與之比肩的作品,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推薦了《沙耶之歌》,然後三觀崩塌又重建之後就所向無敵了,於是後來各種重口味作品也玩過不少。在還不到18歲的時候就建立了深厚的18禁知識儲備。

《沙耶之歌》是較為另類的 H Game,故事中男主角和異形「美少女」糾纏不清。
《沙耶之歌》是較為另類的 H-Game,故事中男主角和異形「美少女」糾纏不清。

在我看來,H-Game 中如果 H 場景能夠為劇情服務而不顯得突兀,才可以稱為良作,這裏比較典型的除了《沙耶之歌》之外還有《媚肉之香》等,在豐富的劇情之下H 場景起到了很好的深化氛圍作用。

另外有一些在結構上做創新嘗試的作品我也很喜歡,近年來比較出名的是《君與彼女與彼女之戀》,一度被捧為神作,但其實這方面的濫觴可以追溯到《臭作》系列,尤記得當年推到《臭作》結局的時候哭笑不得的感受——我褲子都脱了你最後開始直接跟我談道德?但是那個設計是非常出彩的,讓人忍不住擊節讚歎作者的腦洞和勇氣。

《君與彼女與彼女之戀》,玩家作為男主角在兩個女主角中選擇搖晃的故事,透過特別的遊戲設計,玩家最後發現遊戲不僅僅是簡單的攻略、推倒喜愛的女生⋯⋯
《君與彼女與彼女之戀》,玩家作為男主角在兩個女主角中選擇搖晃的故事,透過特別的遊戲設計,玩家最後發現遊戲不僅僅是簡單的攻略、推倒喜愛的女生⋯⋯遊戲截圖

許多偏黑暗和重口的H-Game其實都是在塑造一個崩塌又重建的過程,崩塌得越徹底,重建得就越治癒。於是在追求崩塌的過程中,H 場景也就越來越重口味。當然除了監禁、調教之外也有像《緣之空》這種在另一個方向上的崩壞。我想這與其他表現暴力和扭曲心理的文藝作品沒有太大不同,而由於龐大的文字承載量和豐富的第一人稱心理描寫,許多H-Game中傳遞的思考其實遠遠超過某些類似的影視作品。當然並不是所有埋藏在遊戲中的信息都能夠傳達給玩家——從這層意義上來看,那些 H-Game 劇本家真是一批不屈不撓的寂寞勇者啊。


在「宅女博士」發言過程中,大家都默默記下她口中亂蹦的名字,心裏早也按耐不住要找到下載源,安裝玩玩——相信手機和電腦屏幕前的你也是一樣吧。

不知道你會不會本是一名精神純潔的好少年,誤被我們拉上邪路;還是你是深藏不露的H-Game老手,此刻正露出不屑的笑容。不管怎麼說,非常歡迎你有什麼不吐不快的,在文下留言,讓我們也看看你和 H-Game 的那些年(或者這些年)。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