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走進東京築地市場 問搬遷命運幾何

築地市場如同懸在空中的脫線風箏,前途未卜。「想觀光,要趁早。」


2016年9月28日,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都議會上發言。
2016年9月28日,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都議會上發言。攝:Fumiyasu Nakatsuji/Jiji Press via Imagine China

9月28日,東京都首位女知事小池百合子首度亮相都議會,發表施政演說。小池身著玫瑰紅西服套裝,緩步登上講壇,優雅躬身,簡短開場白後,即切入正題,直指「豐洲新市場」安全隱患問題。小池追問:「是誰,何時,在何地,做了什麼決策,又隱瞞了什麼?我們有義務探求原因所在。」

兩天前的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也是一襲紅裝亮相。小池百合子或有意與希拉莉撞衫,暗藏自己才是日本頭號女政治家的自負。日本坊間確有人將小池譽為「日本的希拉莉」。她開門見山提到的「豐洲新市場」,就是聞名國際、遊客紛至沓來的築地市場新址,而築地市場搬遷恰是放言無忌的原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留下的遺產。日本媒體界戲言,豐洲問題是「日本希拉莉」和「日本特朗普」之間的對決。

這場曠日持久的搬遷風波緣起何處,又將如何平息?

「東京新廚房」爆安全隱患 責任成謎陷「羅生門」

每年盛夏初秋,是日本的颱風季。今年8月,更有四場颱風侵襲列島,風雨欲來,人心棲遑。

8月最後一天,新任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臨時召開記者會,宣布「東京的廚房」—— 築地市場搬遷計畫延期,掀起政界颱風。其後,搬遷新址豐洲新市場安全隱患爆出,島內媒體夜以继日,報導頻度直逼天氣預報。

築地市場是個龐大的生態系統,仍保持了濃郁的昭和時代風貌。從高樓林立的銀座,來到築地市場,彷彿進入懷舊電視劇的片場。

7家大型鮮魚批發商,和約600家中間商形成市場主體。每天夜間,來自全國漁港的鮮魚匯集至此,分門別類。凌晨四點半,批發商與中間商開始競拍。拍下的鮮魚,由兩千餘輛形狀獨特的電動運魚車,運至場內中間商分售區。五點多,東京的餐飲業者陸續來此採購,直至正午前打烊。

鮮魚批發外,築地市場還有蔬果批發區和餐飲雜貨區。如今,外國遊客已融入築地市場日常風景。凌晨四點半的金槍魚競拍,每天亦會限量接納外國遊客觀瞻。而場內幾家壽司店前,總有外國遊客排起長龍,爭相品嚐最新鮮的生魚。忙完活兒的工人,不和遊客爭鋒,會在場內的咖喱店,拉麵店,享受一頓悠閒午餐。場內還有水產加工品店,陶器店,書店,刀具店,雜貨店,咖啡店......一切自給自足,應有盡有。

作為日本最大鮮魚批發市場,也是聞名世界的海鮮美食聖地,築地市場是始建於1935年,是座碼頭仓屋式魚市。因年久失修,上世紀八十年代起,開始籌劃就地重建或擇地外遷。然而,當年地處偏僻的魚市,如今已是一等黃金地段,物流量也今非昔比,東京也早變身為龐大的都市叢林,哪裏有閒地,供這座全球最大魚市容身呢?

幾經周折,2001年,築地市場終在東京灣豐洲填埋地覓得新址。在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強力主導下,歷時15年,從最初的環評到全新的封閉式市場落成,原定趕在今年底11月7日遷入。

然而,新址的家世並不清白。原東家東京瓦斯公司曾在此生產瓦斯長達三十餘年,土壤及地下水中,集聚了大量有毒物質,計有苯、氰化物、砷、水銀、鉛、六價鉻、鎘等「七大兇器」。局部土壤的致癌物質苯含量竟超標4萬3000倍。

當年,石原信誓旦旦地承諾,要動用日本最先進技術,徹底除污,還成立專家委員會,負責建言把關。石原曾力排柴油車,換得東京一片朗天麗日,頗獲市民好評,再加上其雷厲風行的作風,令人相信石原搞環境清污確有一手。一度勢頭強勁的反搬遷運動,也逐漸消停。

誰料喬遷在即,卻半路殺出個鐵娘子−−小池百合子。新官上任三把火,頭把火即燒向東京新廚房。8月31日,小池強勢出牌,對搬遷說不,並舉出三大理由:一,安全性不過關;二,建設費用存疑點;三,信息發布不透明。

十天後,9月10日週六休息日,小池再次召開臨時記者會,公布豐洲新市場發現新的安全隱患。原來,新市場建築物下方存在大面積「地下空間」,不僅省去土壤除舊換新的工序,而且未有徵求專家委員會意見,重做安全評估。主管部門東京都中央批發市場負責人等各級官員,在都議會質詢等環節,對此項重大工程變動隻字不提,也未在公開資料中特別明示。

「食品安全大於天」,日本公務員向來行事謹慎,竟敢對涉嫌違規工程瞞而不報,「暗渡陳倉」,引起輿論震動。

茲事體大,除了搬遷推手自民黨,東京都議會其餘各黨極為重視,立即派員進入地下空間視察,只見地下積水瀰漫,且伴有異味。各方採取樣本檢測後,證明為滲出的地下水,未發現有害物質超標。但現狀和石原當初承諾大相徑庭,各種質疑紛至沓來,也就不足為奇了。

更令人詫異的是,此事曝光後,石原面對記者直擊,竟回答對「地下空間」毫不知情,將責任全部推諉至當年的部下。而當記者向部下求證細節時,又和石原的說辭相矛盾。石原連忙改口,卻不能自圓其說,最後不得不書面陳謝,承認自己領導不力,用人失察,願向小池澄清原委。

從敲定遷址豐洲,到新市場落成,中央批發市場負責人前後換了五人。而五人受訪時,都聲言對工程更改不知情。各媒體接觸到的經手官員,不是三緘其口,就是回答自己也蒙在鼓裏。石原公開書面陳謝後,停止回應。豐洲新市場地下空間到底如何冒出來的,至今仍是個謎。各方說法不一,猶如搬演羅生門。

9月23日,赴里約殘奧會參加授旗儀式歸來的小池再開記者會,引用“陸海軍各自為政”的二戰戰敗教訓,狠批東京政府內部各自為政,缺乏橫向溝通,形成「無責任體制」,最終釀成醜聞出街。

截至發稿日,東京政府仍未公布當年究竟是何人,何時,如何擅自更改除污工程設計,且隱瞞不報。小池已召集新的專家委員會,對「地下空間」進行安全評估。她還承諾徹查決策過程,盡早公之於眾。

2012年2月28日,日本東京,一個築地市場的漁販在招待顧客。
2012年2月28日,日本東京,一個築地市場的漁販在招待顧客。攝:Daniel Berehulak/GETTY

新「七十二家房客」 各懷心事的築地市場業者們

至於問題的另一個關鍵──市場內的業者們,在遷址計畫公布之初,大多表示反對。理由很簡單:現在的築地市場,既有享譽世界的名牌效應,又鄰接銀座寶地,而且形成了獨特的熟人社會。無論天時地利人和,搬出去都意味著不利和風險。

可對築地市場而言,業者只是房客,真正的房東是東京都政府。胳膊拗不過大腿,主導築地事務的大批發商希望藉搬遷達到業務升級的目的。中小批發商面對東京政府官員和御用專家的攻勢,也無力反駁。

不過,豐洲新市場的除污紕漏,還是引起場內業者的騷動。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金槍魚中間商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說:「據我所知,場內中間商,八九成都不贊成搬遷。搬過去沒什麼好處。本來就是工業污染地,又出了個莫名其妙的地下空間,誰知道除污是否徹底。反正名聲受損,就會影響生意。」

這名中間商同時強調新市場設計存在諸多不合理,店鋪區間過小,連解剖金槍魚的加長廚刀也施展不開。加上離中心市區又遠,顧客採購不便。

「新市場是大開發商和自民黨為自身利益強行上馬的。我們一遷走,他們立即拆了舊市場,大搞開發,撈大錢。這次小池幹得不錯,一定要死磕下去,揪出那幫幹壞事的,把他們都抓起來!」他說。

另有位中間商在東京TBS電台電話連線中,先說了番場面話,反對搬遷,末尾卻來了個180度大轉彎,「老實說,我內心還是希望早點搬進新市場。花了那麼多錢,總不能廢棄不用。而且新市場是全封閉的,衛生條件比老市場好多了。老市場就算就地整修,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現在已經破爛不堪了,還有老鼠出沒。」日本人習慣場面話和真心話兩套話語系統,有時難以猜度。

不過,不同業者,從各自利益考慮,情有可原。場內一家瓷器店店主上田就堅定反對搬遷,言之鑿鑿地告訴端傳媒,「污染那麼嚴重,徹底除污不可能。東京政府又捅了大簍子,搬遷計畫絕對泡湯。」顯而易見,從遊客熙攘的築地市場,遷至填海離島豐洲,遊客銳減,瓷器店或難以為繼。

觀察築地市場搬遷問題十年之久的《日刊食料新聞》資深記者木村岳告訴端傳媒:「築地市場業者,也是各懷心事。若能不搬,老市場又能得到改造,當然最好。但就現實而言,除了搬,也想不出其它好法子。豐洲新市場今後命運難測。但我想,安全評估和補漏完成後,最終結論還是要搬過去的。」至於外國遊客,木村岳說還能照樣在築地場外享受美食,因為場外市場原地不動。

無論結果如何,洋溢著昭和風情的築地市場,總要完成使命。想來觀光,還是趁早吧。

2005年9月4日,時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純一郎支持小池百合子參加眾議院大選。
2005年9月4日,時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純一郎支持小池百合子參加眾議院大選。攝: Toshifumi Kitamura/AFP

打開潘朵拉魔盒   進入小池政治劇場

築地市場搬遷問題的橫空出世,絕非偶然。

小池百合子是東京有史以來首位女知事,其政治歷練之豐富,政界資源之雄厚,日本女政治家中無出其右。就連新當選日本民進黨黨魁的華裔政治家蓮舫,也在電視節目中對小池讚譽有加,說自己是追著小池的光輝背影成長的。

小池原是活躍在自民黨中樞的風雲人物。小泉純一郎執政時代,小池連任三屆環境相。隨後在第一屆安倍內閣成為日本首位女防衛相。她還曾任自民黨黨務三巨頭之一的總務會長,開自民黨黨史先河。面容姣好,舉止優雅的小池,為男性支配的日本政界,吹入一股清新之風。

2012年自民黨總裁選舉之際,小池棄鞍換馬,轉而支持與安倍對抗的石破茂。安倍重登相位後,小池被安倍親信視為眼中釘,進入雪藏期。若從自民黨下台的2009年算起,小池從權力頂峰跌落,沈寂了整整七年。今年6月,前東京知事舛添要一因「揮霍」官幣等醜聞纏身,終被逐下知事寶座。而身為眾議員的小池,選區就在東京豐島區,擁有充分知名度和選民基本盤。昔日政治明星小池,此時不出馬,更待何時呢?

有日媒分析,小池此番出馬,背後有高人指點,暗指引退多年的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小泉雖退出政界,仍擁有極大影響力,稱其為政壇教父亦不為過。安倍花開二度,小泉也是退而不隱,和前首相細川護熙聯手,反對日本發展核電,不惜和安倍唱反調。

2014年2月東京知事選舉時,小泉曾親自上陣,為競選知事的細川護熙站台,對抗自民黨支持的候選人舛添要一,無奈細川最終落敗。

眾所週知,小泉有政壇「變人」的綽號。借舛添落馬的良機,小泉支持與自己私交甚篤,又是政治門徒的小池走上檯面,上演一齣穆桂英掛帥出征的大戲,扳回一局,也不足為奇。

小池出馬選知事,不僅時機拿捏精準,而且競選手法和政治導師小泉的「劇場政治」如出一轍,且有所加碼。作為升級版「小泉劇場」,「小池劇場」更酷似中國人熟悉的「踢開黨委鬧革命」和「砲打司令部」。小池出馬未經自民黨高層首肯,也未獲自民黨東京支部推舉,乃名副其實的黨內造反。小池的箭頭直指坐鎮指揮選戰的自民黨東京支部幹事長,有東京都議會「教父」之稱的內田茂。

小池的選舉策略立竿見影。痛恨自民黨暗箱政治的選民,將票投給不畏強權的「弱女子」小池。勝選後,小池也如選戰中所承諾的那樣,追查築地市场搬遷工程貓膩,給東京市民一個交代。

築地市場搬遷案在內田茂一手操辦下,在都議會順利過關。內田代表著自民黨的守舊派作風,與大企業暗通款曲。而築地市場搬遷涉及巨大利益,自不待言。僅豐洲新市場建設已耗資近5900億日圓。搬遷後的築地市場舊址改造與開發,更將是天文數字。小池重提搬遷問題,如同打開潘朵拉魔盒,亦是擊中內田茂要害的秘密武器。小池既可藉此追究都議會最大黨派自民黨上馬跛腳工程的責任,使自民黨在明年東京都議會選舉中陷入不利,還可順藤摸瓜,揪出巨額施工費背後可能隱藏的弊案。此舉還能敲山震虎,對東京政府高官與自民黨都議員進行切割,令雙方都聽命於己。

小池乃電視主播出身,對媒體造勢套路駕輕就熟,上任短短一個多月,憑藉築地搬遷問題的強大輿論攻勢,將自己塑造成為民眾英雄,牢牢掌控了主導權。

本屆東京知事選舉時,石原慎太郎長子石原伸晃兼任自民黨東京支部會長。石原父子上陣,為自民黨推舉的候選人增田寬也造勢,老石原就當眾嘲諷小池為「濃妝豔抹的老女人」。如今,形勢所迫,他不得不放下身段,主動表示願接受小池盤詢。

日本版「希拉莉和特朗普」還在爭論不休,築地市場如同懸在空中的脫線風箏,何去何從,前途未卜。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