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她是右翼鷹派防長、網襪和眼鏡「女王」,還可能是安倍接班人?

一上任就在國際間掀起風波的稻田朋美,究竟是何許人?


2016年9月15日,美國國防部長 Ash Carter 在五角大廈歡迎日本防衞大臣稻田朋美。
2016年9月15日,美國國防部長 Ash Carter 在五角大廈歡迎日本防衞大臣稻田朋美。攝:Jim Lo Scalzo/EPA via Imagine China

一名身材嬌小的女性從後台緩步走出,站上了特意為她墊高的講台。她留着深棕長卷發,穿着綴有黑色花邊的亮白色外套,看起來比實際年齡57歲要年輕一些。她向觀眾微微鞠躬,一笑,鏡片後的眼睛眯起來,變成兩道細長的弧線,為她添了幾分親和力,與外間評論的「鷹派」形成極大反差。她就是日本新任防衞大臣、因極右翼言論引起中韓兩國警惕的稻田朋美(Tomomi Inada)。這是稻田上任後首次訪美,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演講,第一次在美國的公開亮相。

喜歡以黑色網襪和眼鏡形象示人的稻田,在日本被調侃為 「自民黨的麥當娜」,在網上受大量支持民族主義的網絡右翼(netto uyoku ,ネット右翼)愛戴。另一方面,中國官媒新華網稱她為「『出類拔萃』的歷史修正主義者」,警告她「別往南海吐口水」。稻田在安倍內閣中備受重用,還有傳是下任首相的熱門人選。

稻田當天在華府的講演,很快引起中國官方強烈反應,隔空批評。這個不斷掀起風波的女子,到底是何許人也?  

律師出身的右翼女防長

「一年前在這裏,我不知道我會有一天當上防衞大臣,但我隨時都準備好做這份工作。」稻田這樣為華盛頓的演講開場。

沒有預料到稻田會登上防衞大臣之位的人並不少。日本首相安倍晉三8月3日改組內閣,防衞大臣的人選立即成為輿論聚焦點—稻田朋美歷史觀右傾,且無國防政策經驗。

稻田過往的言論和行為多次觸怒東亞鄰國。她宣稱,南京大屠殺中的百人斬比賽不存在,反對在歷史課上教授相關歷史。她從政以來幾乎每年都參拜靖國神社,稱它不是誓言不戰的地方,而是宣誓「當國家面臨外來威脅時,我們要追隨英靈、奮力而戰」的地方。身為女性的稻田承認慰安婦制度是對女性人權極大的侵害,卻又認為它在戰時是合法的,日本政府和軍隊沒有強迫婦女提供性服務,因此沒有必要向慰安婦道歉或賠償。她還曾有「戰爭是人類靈魂進化的最高宗教活動」、「日本應考慮持有核武器」等爭議性發言。

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法律系的稻田是律師出身,她曾自稱,準備司法考試時每天學習16小時,她形容那是一生中最努力的時期。2003年的百人斬報導訴訟案中,她擔任原告律師,還曾出版《百人斬:自裁判開始至南京》《我要守護日本:家族、故鄉、我的祖國》等自述右傾史觀的著作。

2012年12月26日,時任行政改革大臣的稻田朋美。
2012年12月26日,時任行政改革大臣的稻田朋美。攝:Shizuo Kambayashi/AP via Imagine China

「百人斬」事件及訴訟案

百人斬是1937年日軍從上海進攻南京期間,兩名日本軍官以誰先殺滿100個中國人為勝的競賽。當年多家日本媒體報導,指兩名軍官分別斬殺了106和105人。戰後,經南京軍事法庭審判,兩人在南京雨花台被執行槍決。兩人留下遺言稱,絕無殺害非武裝人員。

2003年,兩名軍官的遺屬提出訴訟,控告《朝日新聞》《每日新聞》等發表的百人斬相關文章誹謗當事人及家屬,要求謝罪、停止侵權行為並支付賠償費用。其後,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判決原告敗訴,駁回賠償、上訴請求。

2005年,稻田向自民黨支持者演講時稱,二戰後的東京審判歪曲了日本戰爭責任,由此得到了時任自民黨幹事長代理安倍的注意,迎來走向政壇的契機。「伯樂」安倍邀請她參加當年的眾議院選舉,稻田勝出並連任至今,曾在安倍內閣擔任行政和公務員改革大臣、自民黨政務調查會長等要職。

出任防衞大臣後,儘管稻田避免談及二戰歷史問題,但她過往的爭議性發言,自然成為媒體追問的焦點。8月4日,稻田被日媒問及南京大屠殺事件時,仍堅持以往立場,表示「不認為存在『百人斬』」。中國國防部對此回應,稻田罔顧歷史,企圖美化侵略歷史,替軍國主義招魂,向稻田發去警告:「否認歷史,中日關係就沒有未來。」

8月5日,稻田在防衞省例行記者會中接受鳳凰衞視記者質詢時,回答更為曖昧。她稱,百人斬和南京大屠殺的相關言論是「當律師時的發言」,而她「不會修改和否定以往的發言」;如今作為防衞大臣,不便回答關於歷史認識的問題。稻田同時釋出善意,稱希望有機會訪問中國,與中國構建信賴關心和防衞合作。8月15日日本「終戰紀念日」,稻田沒有前往靖國神社參拜。

華盛頓知名外交刊物《The Nelson Report》作者Chris Nelson向端傳媒表示,稻田不重複她曾說過的、引起強烈負面反應的歷史立場,是正確的策略。剛上任的她必須謹言慎行,向安倍證明,她是值得信任的防衞大臣。

「對於中國來說,二戰歷史是武器。對她來說聰明的做法,是不要搬起能用來攻擊自己的武器。」 Nelson說。

防衞大臣任命公布後、二戰日本戰敗日前,美國官方也曾發出暗示,不希望稻田再去捅二戰歷史的「馬蜂窩」。在被問到稻田例行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時,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Mark Toner說,美國將繼續強調, 要以促進療愈和和解(healing and reconciliation)的方式來處理歷史議題。

稻田在個人官網上說明,她的政治理念是傳統和創造,形容真正的改革有如明治維新般,維護傳統和創造新事物雙管齊下。

她致力捍衞某些傳統男權觀念,例如,她認為夫婦異姓會破壞日本的家族制度,她也反對日本皇室出現女性宮家。

日前,日本內閣10名新成員公開資產,包括家庭成員的資產在內,稻田在新閣僚中身家最富有的,達到1.82億日元(約1379萬港元)。稻田解釋說,這是夫妻兩人律師工作所得。她的丈夫、律師稻田龍示持有41家上市企業的總計26萬股股票,其中包括多家軍工企業。 出於房地產投資等目的,稻田夫婦共有2.98億日元(約2254萬港元)的貸款,超過了資產總額。

2016年9月9日,日本防衞大臣稻田朋美就北韓問題召開記者會。
2016年9月9日,日本防衞大臣稻田朋美就北韓問題召開記者會。攝: David Mareuil/Anadolu Agency via AFP

軟硬兼施的「女王」

在智庫演講是稻田訪美的唯一公開行程,她謹言慎行,演講全程以英文念稿,問答環節中以日文答問,多次向翻譯確認問題的意思。

稻田演講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莫過於她宣布日本將更多地介入南海事務,其中包括與美國海軍進行聯合巡邏、與周邊國家舉行雙邊或多邊聯合軍事演習、為他國進行軍事訓練培養。

她向中國發出的明確信號:日本不會在南海事務上沉默、缺席。

稻田的「美日聯合巡航南海」發言可能跨越了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紅線。中國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孫建國、中國駐日大使程永華今年都曾表示,日本自衞隊參與美軍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中方絕不可容忍。

果然,稻田這一發言後三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作出措辭強硬的迴應,稱日本「哀莫大於心不死」,「沒有看清、或者說還是不願看到大勢所趨」。陸慷補充說,日本先是試圖以國際社會之名參與攪亂南海形勢,在越來越孤立的情況下,「試圖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有關國家、卻立即被有關國家證偽。」

美日巡航南海計劃還未得到華盛頓的公開支持。美國國防部長卡特與稻田見面後,五角大樓發布的新聞稿中提到兩人討論了東海和南海問題,但並無提及美日巡航南海。

日本國內關於參與南海事務的討論已存在多時,稻田的表態並非無中生有。另一方面,儘管稻田在華盛頓演講中沒有花大篇幅闡述美日聯合巡航,只是將它列為加強日本在南海蔘與度的其中一個方式,但日本防衞大臣明確提出美日聯合巡航的計劃,尚屬首次。這一發言出自被認為是右翼鷹派人物的稻田之口,更加挑動中國的敏感神經。

官媒新華網刊出評論,批評稻田在美國「叫囂」帶有公然挑釁的意味,認為「稻田的口水雖然在南海掀不起風浪」,但破壞中日對話的氣氛。

稻田在華盛頓演講的氣氛卻十分輕鬆,幾次傳出笑聲。因要趕往五角大樓與卡特見面,稻田不得不縮短演講,跳過講稿中關於日本與印度、澳大利亞防衞合作的部分,她帶着歉意和幾分撒嬌、用帶濃重日文口音的英文說「skip, skip」,逗得全場觀眾都笑了。  

2016年9月12日,日本東京,首相安倍晉三與防衞大臣稻田朋美一同檢閲國防部儀仗隊。
2016年9月12日,日本東京,首相安倍晉三與防衞大臣稻田朋美一同檢閲國防部儀仗隊。攝: Nicolas Datiche/Anadolu Agency via Imagine China

稻田在日本有女強人的形象,更被媒體冠上「女王」的名號,但在華盛頓演講現場的一名日本軍人告訴端傳媒,比起日本首位女性防衞大臣、現任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稻田的個性較為和善、更體恤下屬。   一年前,時任自民黨政務調查會長的稻田曾經站上講台,當時的開場白同樣引發觀眾的笑聲:

「政治家的生涯教會我,演講必須的要素是:願景、熱情和眼鏡。」

視力正常的稻田把眼鏡當做配件,同時宣傳家鄉福井縣的特產。福井縣是有名的眼鏡之鄉,約90%的日本製眼鏡都出自當地。她曾贏得過日本「打扮最美的眼睛」獎項(best dressed eyes award),自曝一共擁有17付眼鏡。  

除此之外,稻田還以愛穿黑色網襪聞名,無論是出席公開或私人活動,甚至以cosplay裝束出席文化推廣活動時,她搭配的都是黑色網襪。

或許是打算更顯莊重,首次以防衞大臣身份在美演講的稻田穿了褲裝,沒有以網襪造型亮相,但保留了眼鏡標配。

演講中,稻田表示日本將結合三個防衞策略,應對可能更趨緊張的東海、南海局勢:加強日本的防衞能力、加強日美同盟、與鄰國建立良好的關係。

「韓國是日本最重要的鄰國。」她強調日韓的防衞合作,兩國享有共同的國家安保利益,應該合作抗擊來自北韓的共同威脅。被問到她對二戰歷史的解讀會否影響日韓關係時,稻田承認兩國曆史認識存在差異,她的立場是尊重客觀事實,朝向未來,坦率分享意見。她主動提到慰安婦議題,強調日韓去年已達成相關協議,日本也在踐行承諾。除此之外,稻田再無就二戰歷史表態。

談及另一個鄰國中國時,稻田的語氣變得更加強硬。而她對中國的表態,可說是胡蘿蔔加大棒(carrot and stick),一方面讚賞中國經濟的發展,另一方面強調現有的國際秩序是中國實現經濟崛起的基礎。「雖然中國是個大國,但對她來說,遵守國際法規會有好處。」稻田說。

稻田的口徑沒有偏離日本2016年《防衞白皮書》的立場,批評中國單方面倚仗實力改變現狀,引發日本的強烈擔憂。稻田指出,中國在東海例行性派遣船隻進入釣魚島(日本稱之為尖閣諸島)海域、在南海填海造島的行為,違反了現存國際規範,警告如果縱容中國「扭曲規則」,後果將是全球性的。

另一方面,她也表示對話大門永遠開放,願意抓住和中方坦率交流的任何機會。「我對話的大門永遠為中國打開。」安倍也曾使用這個表述,向中國伸去橄欖枝。在他任內,中日關係卻尚未真正回温。

與安倍政治理念相近的稻田,被外界視為安倍的盟友和門徒,甚至有望成為他的接班人。安倍也在今年年初表示,稻田是首相之位的有力競爭者。自民黨目前的黨章規定,黨首是首相的當然候選人,任期三年,可連任一次,這意味着安倍將在2018年9月卸任黨首和首相。

稻田有意爭取成為日本首位女首相嗎?她曾經這樣回答:「如果是政治家,誰都爭取成為首相」,沒有掩飾成為安倍接班人的企圖心。 稻田的首相之路漫長,近期外界觀察她的焦點仍將是:帶着鷹派、右翼標籤的她,將如何處理日韓安保合作關係、如何與在東海和南海日益活躍的中國相處?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