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輔仁大學性侵受害者道歉,社科院長夏林清被停職控訴網絡集體暴力


輔仁大學性侵受害者道歉,輿論壓力下夏林清暫停職。
輔仁大學夏林清老師一貫提倡的「受害者培力(empowerment)」理論,在此次事件中經受了考驗,成效遭人質疑。來源:輔仁大學網頁

台灣輔仁大學於2015年發生女學生遭性侵事件,事隔一年,該生男友在5月底發文指控,輔大社會科學院院長夏林清在處理過程中企圖息事寧人,隨即引發各方論戰。9月21日,受害女學生在Facebook貼文向師長致歉,再度引來網友對夏的猛烈批評,夏也發文回擊。眼看風波不斷,輔大緊急開會,決議即日起暫時停止夏林清院長職務;夏則表示,目前未獲通知,但若屬實,她無法接受。

此性侵風波在5月29日首次於網絡曝光。受害女學生男友以8000多字的文章,揭露女學生在2015年6月參加完學系畢業晚會後,因酒醉遭學弟性侵,並痛批輔大校方、心理系系主任何東洪及社科院院長夏林清的處理方式對女學生造成二度傷害。夏更被指為了顧及個人及校系名譽,企圖說服他們不要提報教育部性別平等委員會,並試圖將調查方向導至酒後亂性的合意性交(即雙方同意)。

沒錯,你確實,酒後,亂了性,但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

受害女學生男友於網誌敘述夏與他們討論時的發言

夏林清過去長年投入工運及妓權運動,被視為台灣婦女運動的先鋒之一。文中對夏的多次指控引起網絡輿論一陣嘩然,也震撼台灣學界。而後,輔大校方、心理系陸續發出聲明回應,夏林清也多次發文,表示女學生男友的指控與事實不合,並在記者會上聲淚俱下,稱「在網絡的公共空間裡,我已經死了。」

而後,系主任何東洪被免職,與夏林清相關的團體如人民民主陣線、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等,開始發起挺夏的行動,與對立方激辯不斷。事件相關人也陸續揭露更多細節,學生並建立對話平台,企圖還原真相,卻始終未有定論。

除了針對該事件的討論外,以夏林清為首的輔大心理學派所提倡的「受害者培力(empowerment,詳情見文末百科)」理論,與其落實於此性侵件中的操作手法,也引發不同看法。有分析指出,輔大性侵事件呈現出的性別教育平等法的局限,以及輔大心理系的理論觸礁(理論在應用於實務時不可行),可能使其成為台灣性別平等史上的指標事件

我要跟夏老師說對不起,我已於教育部的調查裡做了澄清。希望社會可以停止對夏老師不公正的評價與攻擊,所有的錯誤都是我造成的。

輔大性侵案受害女學生的道歉聲明

然而,就在真相沒有愈辯愈明的困境中,該名女學生突然於9月21日發文公開向夏林清、輔大心理系及事件相關人士道歉。她表示此事件牽涉了許多人,自己無法回避過程中造成的惡意與殘忍後果。而文中首位道歉對象便是夏林清,她澄清夏並未遮掩案件,希望社會停止對夏作出不公正的評價與攻擊,並表示「所有的錯誤都是我造成的。」

此番致歉再度引起意見交鋒。支持校方與夏林清者紛紛發文肯定女學生的道歉行為,有人則要求其男友也該公開致歉。另一方面,許多人對女學生的發言感到心疼,並質疑為何受害者必須道歉。此外,認為女學生是受迫於權力不對等而「被道歉」的質疑,也不斷指向夏林清。

當X(女學生)終於鼓起勇氣,去認清這個不當作為,而決定負責任地向因529文章受傷的各個對象道歉時,你們卻不讓她下車就此停止誣陷的噩夢,用道歉來解脫,你們不讓她停止犯錯,還強行架着她,片面否定她的認錯與道歉。

夏林清在女學生致歉後對於網路輿論的回應

對此,夏林清也於Facebook轉貼女學生的致歉內容,並表示,女學生終於肯為她的「不當行為」道歉,然而網絡上的正義魔人卻不正視道歉的必要,不斷逼迫女學生無法就此停損。她更直接點名幾位網絡名人,請他們不要讓他們的名人效應,傷人於無形,把女學生逼迫到走投無路。後來,她刪除此文,重新發文稱自己淪為網絡輿論「集體暴力傷害的對象」。

眼見風波不斷,輔大校方緊急召開性別教育平等委員會會議,並表示,考量該事件相關人員不應以任何形式干擾、騷擾或報復被害人,或造成被害人二度傷害,決議自即日起暫停夏林清的院長職務。

夏林清目前人在大陸,對於校方決議她表示非常驚訝,並反問自己作為社科院長在過程中有何疏失需遭懲處?夏說,若校方只為平息社會風波才做此決議,卻不正視近日剛「出土」的「真相」,她無法接受校方的處理方式。

聲音

社會大眾震驚的原因,是因為:即使我們假定巫同學、朱同學對於讓社會大眾對夏院長和輔大心理產生負評「有責任」,但輔大心理的人們竟可以傾全力,追究巫同學、朱同學「貼文的責任」;但追究夏院長「行政責任」「專業倫理責任」責任的力道,是完全地不成比例。

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和黨發言人苗博雅

我們肯定X女生這個道歉的開始,也希望你慢慢調整狀態後,能先說清楚工作小組在過程中實際給予你的協助,那才是能翻轉因朱文而起對心理系的各種汙衊傷害。

輔大心理系學生創辦的對話平台回應致歉文

如果今天有人對我道歉了,而我覺得那不是我應得的,我會向對方說:「不要這樣說。」 我想知道,此刻他們之中難道真的一‧個‧都‧沒‧有,終於願意走出來擁抱這個孩子,告訴她:「妳並沒有錯,不要這樣說」的老師嗎?就這樣沉默着,接受了這個學生的道歉。這樣真的可以嗎?

台灣作家湯舒雯

性別平等委員會

台灣行政院為整合、協調及督導性別平等事務之推動,以保障性別人權,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平等,設性別平等會。性別平等法明定,學校應設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其任務有擬訂並落實性別平等教育實施計畫、辦理性別平等相關活動,調查及處理與性平法有關之案件等。 (資料來自台灣教育部性別平等會)

受害者培力

對受害者的培力(empowerment),是群體動力學者極為重視的心理復健方法。群體動力學強調個人會受群體影響,社群成員在互動的動態過程中共同學習,學習辨識每位人的發言位置、動機、運動資本,以及如何進入相互協商等課題。面對受害者,他們則認為能藉由群體(如設置工作小組)的形式,協助受害者抗拒傷害、重新找到力量,離開無能為力的情境,並認為這種力量來自於自身,比外來的規範與制裁來得更真實。同時,也唯有經過培力,加害者才能更具體的認知自己造成的傷害,與行為背後的結構成因,而不只是被動地被社會放棄、懲罰。具體而言,端傳媒評論者喬瑟芬認為,學者致力於協助受害者離開「無能為力」的心理情境,認清即使受到傷害,仍能在心理上拒絕傷害,重新找到力量。他們相信就個人層面而言,不管是要走出傷痛還是選擇反擊,這樣的力量握在自己手上,比國家介入仲裁要來得真實;同時,唯有經歷這樣的培力過程,加害者才能更具體的認知自己造成的傷害,與行為背後的結構成因,而不只是被動地被社會放棄、懲罰而已。 (資料來自網絡)

來源:自由時報蘋果日報BuzzOrange關鍵評論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