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報告指,近年外媒記者在中國受壓情況「史無前例」


 2015年12月31日,法國《新觀察家》(L’Obs)雜誌前駐華記者郭玉(Ursula Gauthier)被中國政府驅逐離境。
2015年12月31日,法國《新觀察家》(L’Obs)雜誌前駐華記者郭玉(Ursula Gauthier)被中國政府驅逐離境。攝:FRED DUFOUR / AFP

一直關注中國言論自由狀況的美國筆會9月22日發布報告,以76頁篇幅記錄了超過60名外媒記者於最近3年在中國採訪遇到的種種阻撓,指出外媒在中國的新聞自由於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更加受阻,達到了「史無前例」的地步。

過去3年中國政府對關於領導層的報導變得非常非常敏感,尤其是關於習近平的報導。

報告引述一間外媒駐北京辦公室主管

中國內地目前有來自50個國家的約700名外媒記者。報告除採訪其中的60人外,還採訪了多名受僱於外媒的中國僱員、專家、民間團體等;總結了最近3年的最新變化,以及一直以來都存在,在最近3年尤其加劇的許多阻礙。

報告指,最近3年最容易被中國政府盯上的外媒報導,是對中國經濟狀況和高層官員的批評。和外媒開會時,中國官員會嚴厲批評外媒對經濟狀況沒有做到「平衡報道」。報告還指,中國政府對關於習近平的報導「極度敏感」,有外媒記者曾被嚴厲要求,不可以在報導中比較習近平和毛澤東,更不能提到「個人崇拜」的話題。

報告指另一大變化是,過去3年政府對律師、記者、博客作者、女權分子、勞工和少數民族的打壓,令普通人更不敢接受外媒的訪問。與此同時,公開的政府信息也變得更難獲得,專家信源也同時受壓,許多專家都不再願意受訪。

不少外媒記者或新聞助理都對美國筆會表示,曾遇到中國政府的騷擾和阻撓,甚至有人遭遇暴力和囚禁。最近3年,外媒記者在新疆和西藏等敏感地區的採訪遭到尤其嚴重的騷擾,有人被沿途拍攝錄影,也有人被緊密跟蹤。

此外,對人權案件的報導也受到政府的嚴重滋擾。例如2014年1月,Sky News 的一名記者曾目睹報導許志永案的 CNN 記者被中國警察拖進一輛車帶走,而他自己的記者證也被沒收了6週。2015年12月,報導浦志強案的一名外媒記者在開庭前一天接到警察電話,要求開庭當日早上9點到警察局「開緊急會議」,該記者請另一名同事代為前去,結果警察只是例行公事問了他們明年的報導計劃。這名記者對美國筆會說,警察的「開會」明顯是為了干擾他,不讓他進入庭審現場報導。

政府的其他限制手段還包括不給外媒記者發入境簽證,用互聯網防火牆(GFW)封鎖外媒網站及其中文網,甚至向傳媒公司的母公司及商業合作夥伴施加壓力等等。而在這些壓力之下,一些外媒不得不做出不同程度的妥協。

報告以路透中文網為例,指其在網站於2013年被短暫封鎖後,就開始避免中文版網站出現政治敏感的內容,而不會將英文版報導全部翻譯。一名匿名的路透記者對美國筆會說,路透還曾下達過指令,要求記者不要再緊追中國人權話題,不過報告查實路透社目前仍有報導一些中國人權事件。

報告還列舉了最著名的外媒妥協案例——彭博新聞社。報告指,2012年6月,彭博新聞社發表的一篇調查報導揭露了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親戚持有數億美元的巨額資產,此後就遭受中國政府多番刁難:記者簽證被扣,網站也被阻截在防火牆外。中國駐美國華盛頓領館大使還一度約見彭博管理層,警告他們若繼續放任這種報導,將會發生「很壞的事」。

到2013年10月,彭博原定發表一篇關於中國首富、大連萬達集團創始人王健林的調查報導,揭露了王與中共領導人家族的聯繫,但高層受到壓力後,將文中關於中共領導人的部分全部刪去。事件最終引發彭博駐香港資深編輯本·理查森(Ben Richardson)憤而辭職,並導致另一名參與的記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被停職。到2014年4月,彭博的一些記者開始重新獲發進入中國報導的簽證。

有其他西方媒體記者對美國筆會表示,此事也令彭博成被中國政府樹立為外媒「聽話合作」的「模範」,在遊說他們時會說「彭博都這樣做了,你們為什麼不能?」

據報告指,中國對外媒的限制早在1990年代就已很明顯,但近年又有所加劇。美國筆會執行主管 Suzanne Nossel 表示,雖然外國媒體受到的壓力不能和中國境內的寫作者相比,但外媒記者的報導對於理解中國這個難題是不可或缺的,她呼籲外界關注其受壓情況。

176 /180
根據無國界記者2016年的報告,中國在有統計的所有180個國家中,新聞自由排名176位。

聲音

他們對關於中國經濟的負面報導非常緊張。

報告引述一間西方媒體駐中國主管

如果我們出這個報導,我們將會被踢出中國。

彭博新聞社總編温以樂(Matthew Winkler),2013年10月

我被帶到了拘留中心……有兩三天時間他們都不准我躺下睡覺,不停問我問題……我聽到一個同樣被拘留的人問:我們現在去哪?警察回答說:去活埋了你!

曾因報導香港雨傘運動被中國關押9個月的德國《時代周報》駐京記者助理張淼

中國2015年囚49記者

美國保護記者委員會(CPJ)2015年12月15日發布報告,指當年截至12月1日,中國羈押記者49人,佔全年總數的近四分之一,並同時創下單年囚禁記者數量的新紀錄,連續第二年成為囚禁最多記者的國家。該報告特別指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產生的問題成為新聞報導新的「敏感區」。今年8月,《財經》雜誌記者王曉璐因報導證監會考慮撤資而被捕。據報告資料,中國關押記者的主要罪名仍然是「顛覆國家政權」,這一罪名甚至可以擴大到記者的親人。報告提到了並未列在本年度名單上的三名被囚中國男子,他們均是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族記者薛赫萊提·吾守爾的兄弟。由於吾守爾在報導中批評中國政府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處理方式,他的三名兄弟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抓進監獄。 上月,中國獨立記者高瑜因「洩密案」獲刑5年,並予以監外執行。她於去年4月被捕時,其兒子也同時被捕;直到高瑜在中央電視台「認罪」後,其子才被釋放。 (資料來自端傳媒報導)

來源:紐約時報PEN America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