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天下大勢

日吉秀松:日俄合作,解領土爭議兼圍堵中國?

9月2日,安倍繼5月6日訪問俄羅斯索契後,第二次對俄訪問──日俄首腦如此頻繁見面,實屬罕見。


圖為2013年9月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席G20峰會時握手。
圖為2013年9月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席G20峰會時握手。攝:Alexander Vilf/Host Photo Agency via GETTY

俄羅斯由於在2014年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引發西方國家的抗議和經濟制裁,自此陷入前蘇聯瓦解以來空前的孤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主要是以美國為核心的歐美國家主導實施,當然日本也是其中一員。

俄羅斯面對孤立,先是在敘利亞問題上下其手,成功地將自己打扮成了反伊斯蘭國(ISIS)的主力角色,讓美國啞巴吃黃蓮。不過,俄羅斯雖在外交上開闢了一條路,但美國等國的制裁,以及原油價格下跌等因素,仍然嚴重影響其經濟。困境中的俄羅斯,除了積極提升與第二經濟大國中國的全面關係以外,也需要與第三經濟大國日本發展關係,希望以此擺脫目前的經濟困境。

俄羅斯雖然對日本有抱怨,但拉攏因素較多;日本也因此對俄羅斯溫柔有加,即使牽涉到領土問題,安倍政府也是態度溫和,網開一面。但是,畢竟日俄間的領土問題還沒有解決,而日本對於這一問題始終是耿耿於懷。

9月2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應俄羅斯總統普京(普丁)的邀請,以出席東方經濟論壇的名義,前往俄羅斯的遠東城市海參崴(符拉迪沃斯托克)與普京見面。這次訪問是安倍繼5月6日訪問俄羅斯索契後,第二次對俄訪問──日俄首腦如此頻繁見面,實屬罕見。

以經濟合作解決領土問題?

5月6日安倍晉三訪俄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歐巴馬)曾警告,他的訪問會打亂七國(G7)的團結,要求安倍停止訪問俄羅斯;但安倍沒有順從。在這次訪問中,日方一改過去與俄方交涉時,一開口談的就是「把北方四島還給我們」,而是向俄羅斯提出八大項目,包括:

  1. 向俄羅斯建設最先進的醫院,健康長壽中心。
  2. 提供舒適生活的都市系統。
  3. 擴大日俄中小企業的交流和合作。
  4. 協助石油煤氣等能源開發。
  5. 協助俄羅斯促進產業多元化,提高生產能力。
  6. 協助振興遠東地區的產業、建設亞太地區的出口基地,修建港灣、開發農地、水產加工、製材廠、修建機場等。
  7. 在核能、IT領域結合日俄智慧,進行先進技術的合作。
  8. 為加深日俄雙方相互理解,擴大大學、青年等的交流,增加觀光客,以及積極擴大體育文化等領域的人員交流。

這八項經濟合作正是俄羅斯所需要的,因為俄羅斯亟需擺脫國際社會,特別是歐美國家對其制裁所造成的困境。日本也是制裁俄羅斯的國家之一;俄羅斯如果能獲得日本經濟協助,就可以突破國際社會的制裁。因此這次安倍的提案,俄羅斯欣然接受。日本不顧美國反對,堅持與俄羅斯接觸,並提出全方位的合作方案,想必普京一定投桃報李。

當然日本的經濟合作提案,也不只是單純的經濟活動,而是試圖透過深化與俄羅斯的經濟合作,加速兩國政治對話,促使北方領土問題的解決。

9月1日安倍在訪俄前,為了進一步表示合作誠意,宣布了一個新的人事任命:由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兼任新設的「俄羅斯經濟領域合作大臣」。這一任命顯示,日俄合作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同時是向俄羅斯表達一種真誠。9月2日,安倍與普京舉行會談,互贈禮物。安倍送給普京日本武士盔甲,而普京則送給安倍一把昭和天皇登基時的紀念刀。

據日本《每日新聞》介紹,登基紀念刀總共12把,其中一把在二戰後流失美國,轉手荷蘭後,為俄羅斯政府收藏。從某個角度來說,該刀可以說是「完璧歸趙」──而這一禮物是不是意味著,北方四島有機會完璧歸趙呢?

次要目的:圍堵中國?

日俄兩國這次的接觸,背後有無其他目的?

俄羅斯現在的最大貿易夥伴是中國,佔俄羅斯總貿易額的12%。然而在另一方面,俄羅斯與中國接攘的遠東地區有近500萬平方公里土地,人口卻只有600萬,發展亦較遲緩。因此,即便俄羅斯現階段仍需要依靠中國,普京仍不免對中國感到不安。

2010年,《俄羅斯公報》曾經提議政府利用日本來阻止中國的影響力。這次,普京與安倍會晤並釋放出一些善意,是否與這一思維有關?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俄羅斯不免擔心中國影響力擴大。

俄羅斯對中國制肘的事例也屢見不鮮。例如,俄國出售先進戰機給印度和越南,顯而易見必然影響到中國安全。而日本向俄羅斯提出經濟合作方案,固然有解決北方四島歸屬問題的目的,卻也不能排除「圍堵中國」的動機。

安倍的外交核心內容之一就是「牽制中國」。可以預見,在俄羅斯的遠東地區,將會出現日中兩國的經濟角逐。一旦日俄經濟合作走上軌道,俄羅斯很有可能對中國變臉。

受到國際制裁的俄羅斯,去年的GDP是-3.5%,亟待走出經濟困境。安倍政府這時的經濟合作方案,猶如雪中送炭,給俄羅斯打了一針強心劑。但是,安倍的新舉動,是否意味著以商解決領土問題的策略可以成功?從過往經驗來看,現階段任何定論都顯得為時過早。

戰後膠著的北方領土爭議

二戰之後,由於北方四島歸屬問題,使得日俄無法締結和平條約;甚至嚴格來說,兩國還處於敵對狀態。長期以來,日本政府一直希望能與俄羅斯(前蘇聯)交涉解決北方四島的歸屬問題,在此基礎上締結和平條約。

1956年10月19日,首相鳩山一郎與蘇聯首相布爾加寧之間曾達成在簽署和平條約後,歸返齒舞群島與色丹島的協議,並簽署了《日蘇共同宣言》(同年12月12日生效)。這就是至今為止日俄關係的一個重要基礎。

《共同宣言》中明確寫道:「支持日本加入聯合國,以及日蘇兩國繼續進行和平條約的談判。條約締結後,蘇聯將齒舞群島和色丹島交還日本。」由於有了這個共同宣言,蘇聯陣營的國家一致支持日本加盟聯合國,使得日本得以順利入聯。但是和平條約的締結,以及兩島的歸返,卻至今遙遙無期。

拖延的原因,是因為日本堅持「四島同時歸返」,而蘇聯只願意歸還兩島,彼此遲無共識。這也使得和平條約的交涉,出現了無法妥協的膠著狀態。

到了1960年,更由於岸信介(安倍晉三的外祖父)內閣強行通過《日美安保條約修正案》,蘇聯對此表示強烈不滿,更撤回了歸返兩島的承諾。按照蘇聯的說法:「當時說好歸返兩島是基於兩國的友好關係,而將原屬於蘇聯的領土送給日本的。」日美安保條約修正案,成了蘇聯拒絕和平條約談判的理由。

自此,北方領土經歷了赫魯曉夫(赫魯雪夫)的下台、布里茲涅夫政治停滯時代、戈爾卓夫(戈巴契夫)改革時代,到蘇聯分崩離析,都沒有得到解決。

後冷戰新局,從葉利欽到普京

1991年俄羅斯共和國繼承了前蘇聯。關於北方四島問題的交涉,自然由俄羅斯繼承。1993年10月,俄羅斯第一代總統葉利欽(葉爾辛)與當時首相細川護熙(新生黨)會晤,發表了「在解決北方四島問題」的基礎上,盡早締結和平條約的《東京宣言》。然而後來,日本政治又陷入不穩定,無暇關注北方領土的歸屬談判。

之後的自民黨籍首相橋本龍太郎,不僅與葉利欽有互動,個人交流也還很熱絡。在1997年11月,葉利欽向橋本承諾「歸返北方四島」,雙方也以2000年締結和平條約為目標,並同意共同促進經濟合作事宜。當時的日本社會,出現過期待日俄關係改善,扭轉長期以來對俄羅斯人的不良印象的趨勢。

然而,1999年葉利欽退休,其接班人普京出任俄羅斯第二代總統,再次疏遠了北方四島問題。彼時,俄羅斯的民主政治也出現曲折。總統一職在普京與梅德韋傑夫(梅德維傑夫)之間輪著轉;但是,普京無論是總統還是首相,都是俄羅斯的最高領導人。政治風格上,普京則表現出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與獨裁政客的性格。

圍繞北方四島,普京與梅德韋傑夫跟上演雙簧戲一樣,一個登島宣示主權,一個與日本談北方領土問題。時不時丟出一句柔道用語「平手」(hikiwake),既讓人不知所云,又使人浮想連篇。日本這幾年就是在這種氛圍中,一方面對俄表達不滿,一方面又帶著期盼,然後又一次次陷入茫然之中。這就是普京在北方四島歸屬問題上的手腕。

這次,對於俄羅斯來說走出經濟困境是當務之急,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就要利用日本衝破國際社會的制裁。不過,俄羅斯對於日本的領土要求,將會用以拖待變來應付,因為俄羅斯包括前蘇聯,在領土問題上從來沒有含糊過,基本不會拱手相讓。

(日吉秀松,日本大學國際關係副教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