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本土自決派共得39萬選票,學者:民主自決成香港重要議程

2016年立法會選舉結果塵埃落定,建制和非建制陣營均有新面孔進入議會,他們會為香港政局帶來突破嗎?


獨立的朱凱廸贏得新界西其中一個議席。
獨立的朱凱廸贏得新界西其中一個議席。攝:盧翊銘/端傳媒

9月5日清晨約7時,39歲的朱凱廸身穿白色恤衫見記者「謝票」。這時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尚未正式公布,但朱凱廸已取得超過7萬票,多過當選門檻。

報名參選以來的短短數個星期,首次參選新界西選區的朱凱廸,由當初民調1%的支持度,一躍成為票王,也是本屆選舉的最大黑馬。他感謝競選團隊之餘,也感謝太太和女兒,期間激動落淚,雙手合十低頭致謝,更一度轉身背向鏡頭以手抹淚。

正午12時,選舉結果正式公布,朱凱廸取得84121票,成為今屆選舉地區直選票王。朱凱廸高舉雙臂,口中喊着「民主自決」四個大字。

「我們要站出來,才能夠為香港帶來新的出路!」朱凱廸見記者時聲音沙啞地說。他認為「民主自決」才是雨傘運動之後,突破困局的新路線。

除了朱凱廸之外,另外五名高舉「本土」或「自決」旗幟的新人,像獨立民主派劉小麗、香港眾志羅冠聰、青年新政游蕙禎和梁頌恆、熱血公民鄭松泰,初試啼聲便一擊即中躋身議會。這些並不來自傳統泛民主派政黨的新興力量,進一步搖動了非建制勢力的傳統版圖。

另一方面,建制陣營中,新面孔也高調冒起──新民黨的容海恩和報稱獨立參選的何君堯獲中聯辦「祝福」入局。相反,在議會表決時多次沒緊跟北京指示的自由黨,則在地區直選中全軍盡沒。

香港政壇近年連番經歷2014年雨傘運動、2015年政改被否決、2016年旺角騷亂和本土乃至港獨思潮蔓延,無論建制或非建制派,都有新面孔湧現,勢力開始洗牌。而不少政治新勢力在2015年闖進區議會後,今年再下一城,成功步入立法會議事廳。

圖:端傳媒設計部

本土、自決派奪6席,議會難避談前途問題

立法會選舉9月4日舉行。約220萬選民投下手中一票,為香港未來表態,投票率高達到58%,創下歷史新高。太古城、西環寶翠園和藍田啟田等多個票站,入夜後仍有大批選民大排長龍投票。其中在太古城,晚上10時半投票時間結束時,仍有過千人在票站外排隊。票站職員截龍後,容許這些選民繼續排隊,最後到凌晨2時半,全部選民才完成投票。

根據過往數據顯示,高投票率往往對親民主陣營的選情相對有利。今年地區直選,非建制陣營合共奪得19席,比上屆2012年立法會選舉多了一席。但其中3人打着本土旗號參選,另外也有3名以爭取「民主自決」為綱領的新人。換言之,傳統泛民主派陣營,其實只取得了13席,較上屆縮減了5席。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國及特區政府強調香港「亙古以來」都是中國一部分,香港前途在「五十年不變」期限之後的2047年後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但這次選舉,候選人卻接連帶出「民主自決前途」、「香港獨立」、永續《基本法》(編按:全民參與重寫《基本法》,落實香港主權)等的前途設想,並得到相當部分市民的支持,以選票將他們送進立法會。

在九龍西,提出「民主自決」的劉小麗和游蕙禎兩位女將,一舉將縱橫政壇多年、當了八年立法會議員的普羅政治學苑黃毓民拉下馬;在港島區,23歲、支持「自主未來」的羅冠聰取得50818票,在港島區得票第二多,成為香港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

因旺角事件成名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由於「支持港獨」被取消資格,青年新政梁頌恆在新界東代替他參選,亦取得一席。

熱血公民鄭松泰在選舉提出中港區隔、永續《基本法》,得到54496票支持,在新界西位列第三;同區參政經驗老到的工黨李卓人、民協馮檢基卻雙雙連任失敗。熱普城聯盟派出5人參選,最終雖然只取得一席,但總得票數卻不低。

「我走進議會之後,會推動討論港人前途自決,這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25歲的游蕙禎當選後向在場的記者說。青年新政曾承諾,五年內推動公投,讓香港人自行選擇獨立或維持現狀。

在今次選舉中,所有提倡本土、自決或獨立的候選人,合共取得近39萬票。「香港前途」,從北京、港府和建制派口中的「不是問題」,一步步走到今天,成為未來四年香港議會無可避免要觸及的議程。

「民主自決將會是未來數年,主宰香港的一個重要因素,除了自決或本土派的議員會主動提出,傳統泛民陣營在壓力下,也不可能不理會。」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助理系主任葉健民肯定地說。「但提得多,北京可能更為強硬,刺激自決派更大反應,造成循環。因此,我會關注短期內會否再提出廿三條。」

藍田西區社區中心票站出現人龍。
藍田西區社區中心票站出現人龍。攝:崔俊良/端傳媒

中聯辦栽培,建制新勢力入局

在地區直選中,建制派「洗牌」的情況就沒有那麼明顯。贏得議席的建制派候選人,只有四人並非現任議員——民建聯張國鈞及柯創盛、新民黨容海恩和報稱獨立的何君堯。其中,外界一直指容海恩和何君堯獲得中聯辦「祝福」。

何君堯一直與中聯辦關係密切,並曾向端傳媒記者形容雙方關係「非常好」。9月5日,結果正式公布前,他被追問如果當選會不會多謝中聯辦,他不諱言:「跟中聯辦分享喜悅?我會答你有。」

何君堯近年在鄉事派中崛起,7月更被政府委任為新界太平紳士。政壇中人指,委任這個決定是中聯辦屬意的,希望透過安插何君堯,用來打擊劉皇發的傳統鄉事勢力。

除了被外界戲稱為「西環新契仔」(編按:意為「西環乾兒子」,中聯辦辦公大樓位處香港西環,常用「西環」指代中聯辦)的何君堯取得新界西末席當選後,被冠以「西環新契女」的容海恩也在新界東取得議席。不過,當容海恩被問到當選與中聯辦的關係時,她沒有正面回應,只說勝選全靠政治組織「公民力量」和新民黨的支持,因為他們已在地區工作24年,累積不少街坊支持。葉健民亦認為新民黨一直有固定票源,「尤其是公務員和紀律部隊,加上近年議會拉布不斷,擴大了她的支持」。

新界西侯選人何君堯。
新界西侯選人何君堯。攝:吳煒豪/端傳媒

在今屆選舉論壇連番追擊容海恩的同為建制派的李梓敬,儘管有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排名單第二「抬橋」,但依然敗給同樣爭取中產建制票源的容海恩。

田北俊在9月5日早上接受傳媒訪問時直言,在比例代表制中,「中聯辦的影響力很大」。他舉例說,新界東有50萬人投票,中聯辦只要控制一萬票就可以。「一萬票在50萬票不是大數目,但它最後只要給兩名候選人,排第八、第九,各分五千票,便保證你能勝出了。」

他續指,由於中聯辦在背後打點安排,「所以你見到新民黨容海恩,一個新人過來,什麽都沒有做,但她的資源已經很多,所有社團的票都分配給她。」

新民黨容海恩。
新民黨容海恩。攝:吳煒豪/端傳媒

中聯辦是不是有意扶植言聽計從的「親信」進入立法會呢?葉健民表示,他不敢說中聯辦是否在背後主導建制派換血,但坦言自由黨被排擠:「中聯辦其實每個建制(候選人)都會幫一幫,除了自由黨以外」。

「其實自2003年以來,中聯辦都不喜歡自由黨,你看看田大少(田北俊)的下場,其實早已想剷除自由黨。」可是葉健民說,除了得不到中聯辦的祝福外,自由黨本身亦未能培養有能力接班的第二梯隊,「你看他們直選能力一直不強」。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非建制陣營能在議會內外合作嗎?

即使中聯辦部署成功,新舊「契仔契女」(容海恩、何君堯、謝偉俊、梁美芬)全部入局,但建制派在投票機器全面開動之下,議會的整體議席仍較上屆遜色。

相反,非建制派在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都成功多搶一席,也在超級區議會5席中,成功保住3席。也就是說,非建制陣營在全部70個議席中拿到30席,成績比上屆為佳。葉健民指出,雖然部分傳統泛民「老大哥」,如工黨李卓人、民協馮檢基悉數落敗,但民主黨和公民黨派出的名單在地區直選中全勝,「反映傳統泛民選情並不差」。

不過,非建制派能否在議會中協調合作,仍是未知之數,尤其是本土派一直與傳統泛民不咬弦,自決派與本土派、傳統泛民派都非同路。羅冠聰接受訪問時就表示,未必會參與泛民協調,但會與同是主張自決的朱凱廸和劉小麗商討如何跟泛民磨合;鄭松泰則表示,會否與泛民合作,須視乎議題需要。未來四年,非建制派是否會在立法會聯手合作,與建制派抗衡,建制派新血又是否能夠服眾,仍需拭目以待。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