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國大選 國際

她是希拉莉的影子、二女兒、秘密武器,現在卻成了她的競選麻煩

穆斯林背景遭質疑、與克林頓基金會關係微妙、丈夫深陷醜聞,希拉莉的「二女兒」 阿貝丁究竟是她的武器還是麻煩?


2016年8月15日, 一個希拉莉的競選活動中,阿貝丁站在台下。
2016年8月15日, 一個希拉莉的競選活動中,阿貝丁站在台下。攝:Mark Makela/GETTY

八月的最後一個週末,正在Hamptons陪同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與捐款人會面的胡瑪·阿貝丁(Huma Abedin)從未料到會面對如此災難性的消息。

《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爆出阿貝丁的丈夫安東尼·韋納(Anthony Weiner)與陌生女子交換不雅照片——其中一張照片中,韋納只穿着內褲,旁邊還躺着自己熟睡的兒子。

與當年希拉莉處理萊温斯基醜聞不同的是,阿貝丁隨即發表分居聲明,稱「經過漫長而痛苦的思考」後決定分居,並將維護兒子的最大利益。

阿貝丁為人低調,曾表示「我更喜歡待在幕後。我一隻手就能數完接受過採訪的次數。」然而,作為希拉莉最得力的助手,同時並被丈夫數次性醜聞牽累,阿貝丁始終活在媒體的審視之中。

希拉莉的「影子」

現年40歲的阿貝丁成為希拉莉的幕僚已有20年。1996年,阿貝丁進入白宮實習,被分配到時任第一夫人的希拉莉身邊工作。這樣的安排卻令阿貝丁有些失望——她一直視美國記者克里斯汀·阿曼普(Christiane Amanpour)為偶像,更希望能在白宮新聞辦公室工作。

「抓住機會。不要畏懼未知,也不要執着於Plan A。」 阿貝丁的母親曾這樣安慰她。阿貝丁聽取母親的建議,一步步成為希拉莉的左膀右臂。

2000年,希拉莉競選參議員時,阿貝丁是她的助手及私人顧問。

2008年1月7日,希拉莉參選總統的競選活動中,阿貝丁陪同她見支持者。
2008年1月7日,希拉莉參選總統的競選活動中,阿貝丁陪同她見支持者。攝:Joe Raedle/GETTY

2008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中,阿貝丁擔任希拉莉的「貼身助手」(body woman)及首席行程幕僚(traveling chief of staff)。

時任希拉莉顧問的Mandy Grunwald表示,「我甚至懷疑,如果沒有阿貝丁,希拉莉能否走出這扇門。如果空調太冷,阿貝丁就會在那兒拿着圍巾。她一定就在希拉莉三步範圍之內。」

在媒體眼中,阿貝丁更是「迷你版希拉莉」——希拉莉在哪兒,阿貝丁就在哪兒。2008年11月,希拉莉前往芝加哥與總統當選人奧巴馬商討出任美國國務卿時,這麼重大且機密的事情同樣有阿貝丁相伴。次年,希拉莉正式出任國務卿,阿貝丁隨即被任命為辦公室副主任。

2015年4月12日,希拉莉在推特(Twitter)發布影片,正式宣布參加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阿貝丁成了競選團隊副主席。在與競選有關的活動中,阿貝丁幾乎場場都陪同希拉莉參加。

近期希拉莉泄露的郵件也表明,阿貝丁協助希拉莉處理各項事務——從安排會議、接聽電話到挑選衣服,事無巨細。用希拉莉自己的話說,「我只有一個女兒。如果我有第二個女兒,那就是阿貝丁。」

如果說希拉莉是台高速運轉的機器,極富魅力又無處不在的阿貝丁就是這台機器「最重要的引擎」。多年來,阿貝丁的冷靜與解決問題的能力一直為人稱道。希拉莉競選團隊主席John Podesta曾告訴《時尚》(Vogue),「有人擅長行程安排,有人擅長統籌管理,有人擅長維繫人脈,而阿貝丁則擅長所有。」

希拉莉的評論則是:阿貝丁是公共領域最有能力、最自信的人。從助理到顧問再到成為競選團隊的靈魂人物,阿貝丁的優雅、機智與謙卑無人能及。

「秘密武器抑或大麻煩?」

從白宮實習生到競選團隊副主席,阿貝丁漸漸成為了希拉莉形影不離的知己。然而,兩人親密的關係,也為阿貝丁招致非議。

阿貝丁的穆斯林家庭背景首當其衝。1976年,阿貝丁出生在密歇根州卡拉馬祖市,父母為印度和巴基斯坦後裔,皆是接受過良好教育的穆斯林。兩年後,阿貝丁隨家人前往沙特阿拉伯港口城市吉達生活,直至18歲被喬治華盛頓大學(The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錄取才重返美國。她本人在2000年至2008年期間,曾擔任父親創辦的《穆斯林少數群體事務期刊》(Journal of Muslim Minority Affairs)的助理編輯。

2012年6月,時任美國聯邦眾議員的共和黨人米歇爾·巴赫曼(Michele Bachmann)與其他4位眾議員聯名致信國務院,稱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 )已滲透美國政府最高層。信中特別提到,阿貝丁的父母和哥哥均與穆斯林兄弟會有關。共和黨參議員John McCain隨後為阿貝丁發聲,認為巴赫曼的指控「毫無根據」——作為移民後裔的阿貝丁,通過自身努力進入美國政府高層,恰恰代表了典型的美國夢。

2016年8月22日,美國洛杉磯,希拉莉與阿貝丁步出機艙。
2016年8月22日,美國洛杉磯,希拉莉與阿貝丁步出機艙。攝:Carolyn Kaster/AP

此外,阿貝丁在希拉莉國務卿任期內享受的「特殊政府僱員」(special government employee,SGE)待遇更是受到廣泛議論。

《紐約時報》報導,2012年6月,休完產假的阿貝丁不再任職辦公室副主任,轉而變成「特殊政府僱員」,即實質上成為政府顧問。此項特殊安排使阿貝丁同時可為克林頓家族基金會及諮詢公司Teneo服務,Teneo亦被指與克林頓家族關係緊密。當時便有共和黨人質疑,認為阿貝丁面臨利益衝突(conflict of interest)等問題。

今年9月1日,美國保守法律團體Judicial Watch公布的郵件更是從側面坐實了此前的猜測。郵件顯示,2009年阿貝丁曾允諾,嘗試幫助克林頓基金會創始人Douglas J. Band獲取外交護照。通常只有政府僱員及外交人士才有資格持有此類特殊護照,享受出行便利。

禍不單行。阿貝丁的丈夫韋納8月底被踢爆與女子互傳不雅照片,也可能衝擊希拉莉的選情。韋納性醜聞前科累累,希拉莉的競爭對手特朗普就此大作文章,稱此事涉及美國國家安全:「我為這個國家擔心,希拉莉竟然如此大意,讓韋納有機會如此近距離地接觸高度機密的信息。」

根據《紐約時報》的說法,韋納在網上與女性進行此類交流一直都是希拉莉總統競選陣營的不定時炸彈。2011年,韋納被爆在社交媒體上向女網友發送不雅照片,且與多名女性發生婚外情。韋納隨後辭任眾議員。2013年八卦網站又公布他與一名女網友色情聊天的截屏照片,韋納在之後的紐約市長競選中敗北。

安東尼·韋納醜聞時間表。
安東尼·韋納醜聞時間表。圖:端傳媒設計部

婚姻生活中一忍再忍的阿貝丁最終決定分居,預示着兩人長達6年的婚姻即將以失敗告終。

阿貝丁與韋納2001年相識於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初見阿貝丁的韋納立刻展開攻勢,邀請她出去喝一杯,阿貝丁推拖自己還有工作。韋納轉而問希拉莉,能否批準阿貝丁一晚的假期。面對韋納身後不斷搖頭的阿貝丁,希拉莉卻說,「當然,年輕人就該出去多走走。」然而,第一次與韋納約會的阿貝丁點了杯茶後,便藉口去洗手間,再也未曾回去。

兩人關係破冰始於2007年時任總統小布殊(George W. Bush)的國情諮文。當時,奧巴馬與希拉莉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韋納恰巧坐在他們中間,言談間緩解了兩人作為競爭對手的尷尬。阿貝丁發短信給韋納,「感謝你照看我的老闆」。2010年,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主持了韋納與阿貝丁的婚禮。

知情人士近期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表示,阿貝丁對《紐約郵報》刊登的照片感到「震怒與噁心」。

在對我的婚姻進行了漫長而痛苦的思考與努力後,我決定與丈夫分居,安東尼和我依然會竭盡全力維護我們兒子的最佳利益,他是我們的生命之光。在這段困難時期,我請求大家尊重我們的隱私。

阿貝丁分居聲明

阿貝丁是希拉莉的影子、二女兒、最依賴的人,多年來她憑藉才華與勤奮,成為權力巔峰上極為罕見的穆斯林女性。然而,丈夫一次又一次背叛,媒體的無情追緝,似乎要將她拽入谷底。而就當下選情而言,也許就如同《名利場》(Vanity Fair)今年年初的提問一樣——她究竟是希拉莉的秘密武器,還是會成為下一個大麻煩?

2016美國大選 美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