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上百名難民營僱員證明「瑙魯文件」屬實,澳洲同意關閉馬努斯島難民營


圖為2016年2月8日,澳洲墨爾本,示威者手持標語,要求政府停止拘留難民於瑙魯難民營。
澳洲本土民眾已經數次發起抗議,要求政府停止將難民拘留在瑙魯難民營。攝:Asanka Brendon Ratnayake/Anadolu Agency via Imagine China

「瑙魯文件說的絕對都是真的!」8月10日被揭秘的「瑙魯文件」,因曝光了在澳洲政府瑙魯(Nauru,台譯諾魯)、馬努斯島難民營內的大量性侵、暴力內幕,引起外界關注。但澳洲官員此後聲稱文件部分內容不實,引來103名難民營的僱員在8月17日發起聯署,證實難民營內的慘象,並要求關閉兩個難民營。受此壓力,澳洲政府終於同意關閉馬努斯島難民營,但對瑙魯難民營則暫無行動。

103人的聯合聲明,由曾在或正在兩所難民營工作的醫生、教師、社工和管理人員聯合發布,詳細列明許多人親眼見證的「瑙魯文件」所記錄的人權侵犯事件。

我懇請公眾和政府謹記,在這裏的都是活生生的人。這些善良、熱情、健壯、有想象力、聰明、友愛的有血有肉的人,在這裏被系統性地摧毀。他們無疑是我所見過的最勇敢的靈魂,他們值得擁有一個不必承受迫害的未來。

2014年4月2015年4月在瑙魯庇護中心工作的 Hayley Ballinger

聲明警告,唯一能保障這些尋求庇護者安全的方法,就是盡快把他們從瑙魯和馬努斯島的庇護中心帶到澳洲。8月10日公布的「瑙魯文件」長達8000多頁,記錄了2013年5月到2015年10月間,澳洲政府安置尋求庇護者的瑙魯庇護中心記錄的2116個人權侵犯案例,包括多起性侵與暴力事件,以及惡劣生存環境引發的自殘與精神創傷。

澳洲政府自2012年起,在附近島國瑙魯和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馬努斯島啟用庇護中心,用於安置坐船偷渡而來的難民。這些難民平均在庇護中心滯留402天,等待審批,而即使獲得難民身份也只能定居在此,不能前往澳洲。

「瑙魯文件」公布後引來國內外聲討與批評,但8月11日澳洲移民部長 Peter Dutton 批評「瑙魯文件」的記錄實際上是難民「為前往澳洲而故意自殘」,還指有難民「編造」自己被性侵。8月18日,瑙魯總統 Baron Waqa 也批評「瑙魯文件」是「編造的」,是外國媒體「添油加醋」的結果,許多指控根本都沒有發生過。

瑙魯文件內容

這些事件報告由拘留中心的守衛、社會工作者和教師填寫,每個案例均詳細列舉了尋求庇護者的基本資料,並按照時間、事件類型和風險等級進行分類。其中包括1086個涉及兒童的案件,涉及性騷擾、毆打、自殘等;多個涉及性騷擾的案件,包括一位女性尋求庇護者稱,她被中心保安告知,自己被列在一份「期待已久」(waiting for)的單身女性的名單上,一名不到10歲、未穿衣服的女孩據稱「邀請」一組成年人將手指插入她的陰道;多個暴力事件,包括扇耳光、口頭死亡威脅等直接暴力,以及吞石塊自殘、喝消毒液、自焚等行為。(資料來自網絡)

但103人在17日發表的實名聲明,無異於為「瑙魯文件」提供了更多人證。參與聯署的人員大多隸屬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國際醫療健康服務(IHMS)、救世軍(Salvation Army)等NGO,為庇護中心提供合約工作。其中隸屬救助兒童會的Katie Price 就說,她親眼見證了許多兒童從活力滿滿、笑容滿面的正常孩子變成了行屍走肉,「我還記得有一個7歲的孩子最終徹底走向了崩潰,她倒地尖叫,亂踢亂喊了20分鐘,整個人的狀態支離破碎,不願放我離開」。

澳洲反對黨工黨(ALP)8月13日曾表示,將會就瑙魯文件所涉的庇護中心虐童及性騷擾事件在國會發起質詢。但17日發起聯署的103人覺得,這遠遠不夠。其中隸屬救助兒童會的Shivani Keecha 就指,自己在2014年3月到2015年10月於瑙魯庇護中心工作時,就已經見到許多調查和質詢,但「什麼都沒有改變」,「我們不需要更多的證據了」,當務之急是立即把這些難民帶到澳洲,讓他們開始全新的生活,不再承受迫害。

1086
瑙魯文件記錄的2116個案例中,有1086個案例涉及兒童,包括7例性騷擾、59例毆打、30例自殘與159例揚言自殘。

聲音

我覺得我們已經盡最大努力處理所有問題,主要的關注點放在跟進尋求庇護者的庇護程序上。

瑙魯總統 Baron Waqa

他們面臨着迫切的危機,我們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澳洲政府必須對此負起責任,立即將他們帶來澳洲。

2013年11月到2014年7月在瑙魯庇護中心工作的 Chris Lougheed

來源:衛報BBC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