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馬來西亞史上最嚴重的「1MDB貪瀆醜聞」,如何重創前執政黨?

納吉革除黨內異己,又推出國安法令限制人權,但前首相馬哈迪與公民社會乘勢動員反對力量,其執政地位仍存暗湧。


2016年7月21日,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在吉隆坡出席一個活動。
2016年7月21日,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在吉隆坡出席一個活動。攝:Mohd Rasfan/AFP

馬來西亞正處於十字路口中,改革路上,誰是朋友?誰是敵人?在馬來西亞的政壇,界線已經越來越模糊。剛剛過了91歲生日的前首相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銳氣不減,仍然充滿政治魄力。他目前正在積極籌組新政黨,一個只接受馬來人的單一種族政黨,準備在來屆大選與反對黨組成選舉陣線,取代由首相納吉帶領的巫統,成為新的執政黨。

對於馬哈迪的宏圖大計,反對黨與公民社會的意見紛紜:一方支持與馬哈迪合作,團結一切可團結之力,先把首相納吉(Najib Razak)拉下台。另一方則擔心成立單一種族政黨,只是讓馬來西亞的政治版圖回到種族分隔的老路,況且馬哈迪正是讓首相能坐擁大權,而無可制衡的始作俑者。同時,醜聞亦重燃民間的反對力量,有學生組織已於月底發起集會追究責任,無懼政府剛於本月初實施的「國家安全理事會法令」(National Security Act)。

馬來西亞近來的政治亂局,都是因1MDB──亦即馬來西亞的國家主權財富基金「一馬發展公司」的簡稱──涉及的貪腐醜聞而起。

1MDB案是自馬來西亞獨立以來最大型的貪腐醜聞。1MDB成立於2009年,亦是納吉成為首相的一年。公司直接向首相負責,並以發行債券的方式籌集資金。其成立目的,原是為了吸引海外投資及推動國際發展計劃。但是,公司成立後至2013年之間,政府官員與內部人員等卻多次利用1MDB轉移資金,盜用資產。

調查揭納吉收上億獻金

在國會內,首次對1MDB議題提出質詢的,是目前正身在牢獄的反對黨實權領袖安華(Anwar Ibrahim)。他早在2010年10月的會期內,質疑「1MDB既沒有商業地址,也沒有委任核數師,何以能獲得巨額的吉隆坡國家金融中心計劃」。隨後,反對黨國會議員多次針對1MDB提出質詢,但內閣不是選擇拒絕回答,就是只給予簡短回覆,外界能掌握的資料非常有限。

直至在上月19日,美國司法部採取法律行動,充公1MDB在美國總值10億美元的資產,這是美國有史以來處理過最大宗的資產充公案。在司法部公開的136頁民事訴訟書中,披露了更多有關此案的驚人內幕,包括納吉的繼子里扎(Riza Aziz)和年輕富豪劉特佐(Jho Low)在案件中的關鍵角色,以及充公的資產包括高端房產、飛機、梵高和莫奈的名畫,以及投資荷里活電影《華爾街狼人》(The Wolf of Wall Street,台譯《華爾街之狼》)的利潤。文件中更多次提及涉案人之一為某「大馬頭號官員」(“Malaysia Official 1”),雖然未有指明道姓,但狀書的相關描繪與首相納吉相當吻合。

更重要的是,外媒的追查報導爆出一筆七億美元的款項,是在2013年3月份、亦即全國大選前的兩個月匯入納吉的個人戶口。消息轟動全國,納吉的首相地位也開始受到巫統內部的挑戰與質疑。

2016年3月14日,馬來西亞吉隆坡,一個工人走過印有1MDB標誌的海報。
2016年3月14日,馬來西亞吉隆坡,一個工人走過印有1MDB標誌的海報。攝:Mohd Rasfan/AFP

醜聞引爆執政黨內部危機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馬來西亞首相陷入如此龐大的貪污醜聞,仍然能安然在位。其實,納吉雖在媒體前表現低調,但在過去一年,他多次運用首相的特權,鏟除在黨內、內閣與執法部門內,那些試圖調查1MDB或是質疑他領導的人。

黨內醞釀著反納吉的浪潮,副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曾直接質問納吉,何以巨款會匯入他的私人戶口。為了調查1MDB的財務與管理運作,警方、國家銀行、總檢察署及反貪會成立跨部門特別調查組(Special Task Force),對1MDB展開調查,凍結了六個與案件有關的賬戶,並到公司總部取走文件。

根據砂拉越報告(Sarawak Report)的報導,特別調查組當時已掌握足夠的證據起訴納吉,提控狀已出來,並準備遞交上法庭,但就在這關鍵時刻,納吉進行本屆任內首次的內閣改組。過去曾質疑他的副首相慕尤丁,和在沙巴擁有扎實基層支持的鄉村發展部部長莎菲益阿達首先被開除。

其後,特別調查組的領軍人──總檢察長突然因健康理由而提早退休,而調查組的其他成員也相繼被撤換:國家銀行總裁換人、負責監督國家賬目的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公賬會)的三名主要成員升任為內閣部長,以至公賬會要職出現空缺,運作近乎癱瘓。即使後來委任了新的公賬會主席,但是有關1MDB的調查報告,被政府列為國家機密文件,至今仍未能公開。

經過一輪輪的大換血,納吉似乎穩住了陣腳,即使是前首相馬哈迪,也用盡各種方法,試圖把這位由他一手扶植的接班人拉下台。馬哈迪動作連連,從在網絡撰文、公開批評、動員黨內的反對力量、出席由非政府組織主辦的集會,並與社運領袖和反對黨發起「公民宣言」。近日他甚至在積極籌組新政黨,更揚言「我建議人民對首相的領導展開公投」。

從表面上看,納吉自從大換血以後,已將「逼宮危機」化解於無形。黨內成員頻頻高調地展示對他的忠誠。比如新任的總檢察長莫哈末阿班迪(Mohamed Apandi) 發表文告,指沒有證據證明1MDB的錢被挪用,但強調「我高度關注有人在影射及指控納吉涉及刑事犯罪。」。

圖:端傳媒設計部

納吉免問責彰顯制度失效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納吉仍能成功穩住首相一職?「建立制度的目的,就是為了制衡權力。本來我們是有一層層的監察制度,政黨內部也應該有機制去制裁違背原則的領袖。但現在從納吉的大換班,彷彿變成誰的手段夠狠、心腸最毒、臉皮最厚,就能生存下來。國家不應該是這樣的。」時事評論人林宏祥認為,1MDB案正是演繹了國家制度失靈的最佳例子。

林宏祥也提到,此前馬來西亞就已經有很多貪污醜聞不了了之。當制度無法制裁涉事者,結果就是一單弊案比一單嚴重:「還記得在巴生港口自由貿易區(PKFZ)的貪污醜聞嗎?PKFZ弊案涉及金額125億令吉,但最後控告了誰?沒有一個人或是政黨高官需要為那麼大的貪污案負責。但是,只要沒有人被懲罰,醜聞就會一直重演。」

他續指,「1MDB的案件已經累積到將近500億令吉那麼龐大的數字,這使得以前那2.5億令吉的『養牛案』變得不算是什麼了。現在官員要是貪幾百萬、幾千萬,已經算不上是醜聞。1MDB所涉及的金額之大,已經超出我們日常生活可以理解的範圍。」

貪污問題一直是馬來西亞長久之痛。問題有多嚴重?根據馬來西亞政府的官方數字,他們在政府轉型計劃的報告中指出,馬來西亞的貪污金額達每年100億馬幣,或相等於每年1至2%的國民生產總值(GDP)。至於國際貪污觀感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 CPI)則從2014年時的全球第50位下跌至第54位。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分析,馬來西亞貪污問題嚴重,與缺乏政策規管政治獻金有直接關係。

馬來亞大學經濟系教授戈梅茲(Terence Gomez)在上月一場有關議會民主的研討會中,表示在馬來西亞,「對於收取或是給予政治資金的活動都是不透明、不公開的。當首相納吉被揭發有7億美金匯入他的私人戶口時,我們被告知那是一筆來自中東的『捐款』。納吉一再強調這筆款項不是用作他的私人用途。」

戈梅茲解釋,「從這宗『捐款』爭議,引發出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就是金錢操作如何影響到選舉過程,納吉必須要為政治集資做出制度性的改革。這方面的改革是不可避免的,因為整個事件突顯了馬來西亞政治資金的來源問題,並證明了兩個由來已久的制度問題,一是政黨內確實有賄款存在,二是政黨是由外國資金所支持的。」

金錢政治與國陣能維持長期而穩定的統治,有著密切關連。1MDB既為少數個人斂財,也同時成為了巫統的「競選基金」。當「七億捐款」爆出後,巫統的地方領袖紛紛出來「澄清」,指他們曾收受納吉巨額款項作競選之用,以此證明巨款不是為了納吉私用,而是為了確保國陣能在大選勝出、再次順利執政。

納吉求自保,急推國安法

在美國司法部提出訴訟後不久,馬來西亞政府則在剛剛的8月1日正式落實「國安法令」,該法是在去年12月1日由首相署提呈。法案提出成立國家安全理事會,並由首相為首領導,理事會能在不需要法庭的同意下,能直接逮捕、搜查、用武、充公產業、起訴等權力。如此事關重大的法案,國會只花了兩天時間辯論,在12月3日急急通過。

資深人權工作者葉瑞生長期關注馬來西亞的人權議題,被問及國安理事會法令與1MDB是否存在直接關係時指出,最即時的影響,就是一旦首相面對下台壓力時,那他就可以緩引法例來鞏固他的權力。「其實納吉很早就做了這個準備,之前他已經通過了其他的法案,例如反恐法令,這些法案的共同點是允許警察進行無審訊扣留。他們之前甚至修改了刑事法典,把『破壞議會民主』列為刑事罪行。但是什麼是『破壞議會民主』?定義是很廣泛的,就像凈選盟舉辦集會,他也可以說,通過街頭方式來推翻民選政府,也屬於破壞議會民主。所以,這不是個別的、剛巧出現的法案,而是納吉要保護權力的整盤計劃。」

葉瑞生補充,「還有很多打壓人權的例子,就像政府加重了煽動法令的懲罰,以前要是罪名成立,法官可以判處罰款或是監禁。但是現在就不能了,新的規定是一旦定罪,一定要判監或是罰款監禁兩者兼施。」在上屆大選以後,多名反對黨議員、學者及社運人士被煽動法令提控,要是經定罪,議員將有可能失去議員資格,以及無可避免的必須坐牢。

葉瑞生在內安法令(Internal Secuirty Act)仍在實行期間,便連同其他公民組織、政治犯家屬組成廢除內安法聯盟。對比過往,葉瑞生認為目前的政治局勢是明顯的倒退。「國安理事會比以前內安法的權力更大。因為它賦予了首相絕對的權力,可以隨時宣佈緊急狀態,他可以隨意把一個地方宣佈成為安全區,在區內執法人員基本上可以為所欲為。」

那法案會否直接打擊到社會運動的發展?葉瑞生不無擔憂:「納吉有可能利用這些惡法,對主要領袖進行無審訊扣留。一旦運動失去了領袖,就很難繼續進行。過去其實馬哈迪也是用同樣的手法來癱瘓反對黨的運作。看去年的凈選盟集會,出席者以華人居多,但當時沒有被挑起種族矛盾,集會還是能順利進行。可是,以目前的狀況,反對黨分裂,伊斯蘭黨(以馬來人為主要支持者的反對黨)要是不積極參與,將會很難動員馬來人的加入。我擔心的是,納吉可能會狗急跳墻,故意煽動種族矛盾,破壞反抗的力量。」

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卻明顯沒有那麼擔憂,縱使他是其中一位被煽動法令提控的國會議員:「國安法令是馬來西亞有史以來,在沒有國家元首簽署的情況下通過的法令。基本上那是違憲的做法。納吉那麼匆忙的通過,肯定是希望可以用這條法來保護自己的權力。但我個人覺得要是納吉真的在這時候,用國安理事會法,只會加強人民對他的猜疑。大家就更加堅信這些保安措施不是用來對付恐怖主義,而只是他的獨裁手段。民憤將會更烈,那就可能反過來成為壓垮納吉的最後一根稻草。」他還笑說,要是根據這樣的評估,反對派應該對納吉說「放馬過來」才對。

蔡添強認為人民基本上都知道1MDB的醜聞,接下來的工作,就是反對黨要積極動員群眾,全力支持即將舉行的淨選盟(「潔淨選舉聯盟」,Bersih)大集會:「納吉下不下台,是在於馬來西亞的在野黨能否借這次的機會團結在一起。在現在的政治架構裡,我們還沒有跟他抗衡的力量。在野黨的當務之急,是統籌出一個反對陣線,來挑戰納吉,那他才有可能下台。要是能做得到,巫統內部的人也很可能要他下台,不然的話,納吉還是會覺得他高枕無憂。」

2015年8月30日,馬來西亞吉隆坡,數萬名示威者參加馬來西亞「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淨聯盟)的集會,要求首相納吉辭職。
2015年8月30日,馬來西亞吉隆坡,數萬名示威者參加馬來西亞「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淨選盟)的集會,要求首相納吉辭職。攝:Ritchie B. Tongo/EPA via Imagine China

公民社會求變遇挑戰

「只要一天我們未能擺脫貪污的問題,那馬來西亞也不能真正的獨立。1MDB案是一個拖延很久的危機,尤其是當美國司法部採取法律行動後,我更深感受到,作為馬來西亞人,這是不能接受的。」馬來亞大學語言系三年級生莎菲卡(Anis Syafiqah)對筆者說。她最近和一些同學、學運參與者成立了「逮捕頭號官行動」(Tangkap M01),她們將在本月底27日在吉隆坡舉辦遊行。

她們在數天前正式對外宣佈她們的行動目的與安排。比起馬來西亞最為人熟悉的公民社會聯合陣線「淨選盟」,她們更早提出具體的行動計劃,算是為凈選盟集會打響頭炮,「1MDB發展到今天,其實大家都已經很清楚知道首相貪污,也很憤怒,只是大家苦無方法。我覺得青年要帶頭站出來,我們提出的行動,目標非常清晰,就是要逼使執法單位逮捕首相,這也是一種間接的『公民逮捕』。當執法人員什麼都不做,那我們就要給他們壓力。」23歲的莎菲卡補充,要求逮捕首相只是第一步,改革制度缺失是接下來要推動的事。

在馬來西亞,像莎菲卡的大學生並非多數,學運領袖中更是少見女生的蹤影,莎菲卡也認同,「對啊!所以這次我們要站出來,讓女生也有自己的聲音。1MDB案證明了這個國家有重大問題,不能什麼都不做。」莎菲卡續說,「其實我等下還要回去見系主任,和我一起參與的同學也被召見了,我猜他應該是叫我們停手吧。不過我不害怕,因為我們是在做正確的事。」

在馬來西亞,有一種說法,1MDB醜聞越鬧越烈,但是那只是局限在國際社會以及國內的城市地區,在鄉區的居民可能還不知道1MDB的最新進展。

這個週末,筆者在出席一場在馬來鄉村舉辦的開齋節活動期間,問及當地村民他們是如何看1MDB的問題。一位馬來村民說,「我們平常都會談起這件事,其實大家都知道1MDB醜聞,只是不同年齡的人對事情會有不同的看法,年輕人會自己上網看,通過社交媒體會得到很多資訊。但是年紀大的人,還是只能靠看電視新聞才知道,電視臺都是被政府操控。儘管他們都知道1MDB,但是還是會以為這跟首相無關。」

村民說,雖然貪污是大問題,但是相對1MDB,村民還是比較關心消費稅與生計的問題。「這裡大部分的村民都是在工廠工作,工資不高,現在明顯感覺到經濟不好,有些工廠還開始裁員、關閉,過了這個開齋節以後,問題會更加嚴重,村民比較擔心的是這個。」筆者問他們:「那你們會否出席淨選盟號召的集會?」他們答道,「會啊,但是在吉隆坡很遠呢。如果有人組織一起去,我會去。」

1MDB弊案還是在持續的發酵中,納吉在媒體上表現低調,公民組織與反對黨的的抗爭正在醞釀,筆者問蔡添強如何評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他預計更多的真相會一步步公開,「美國司法部會把財產充公,到底美國政府會不會刑事控告涉案人,現在還不知道。1MDB違反了美國的法律,將會被罰款。」

蔡添強續說,「除非馬來西亞政府出來辯護或是否認這件事,但看起來政府不會做什麼,總檢察長也只是在觀察。那麼,當美國政府變賣這些充公的資產,馬來西亞就要處理之後的程序。在這個過程中,相信將會暴露出更多的真相。納吉就更不可能繼續否認他個人的參與。」

(端傳媒實習記者徐然對本文亦有貢獻;本文首發於2016年8月11日,原題為:「1MDB醜聞震撼國際,何以納吉仍能安坐首相之位?」2018年5月10日更新標題。)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