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週末文學

游靜小說連載六:剖心相告

正如所有愛情小說失戀段總會寫到,佯作若無其事,但此刻胸前紗布下有個在淌血的傷口。


[長物] 未知死,焉知生;年輕就是以為自己隨時會死然後又好快忘記的意思。

游靜小說連載六:剖心相告
游靜小說連載六:剖心相告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據說癌在人的身體內積聚至「病發」與能夠被確診,至少要十年。但自從你走進黃玻璃的辦公室後就彷彿一腳踩在一塊走下坡的滑板,不管你是否畏高是否能平衡,你腳下的地就不斷向下滑。還未來得及反應,一陣冰一陣麻一陣痛,一條圓筒形物體在你心上咔嚓戳了一刀。胸前小石驟然化身巨卵。粗針biopsy,有人嘀咕。後來你知道在超聲波後她順道替你做了活組織切片手術。應該是說「替你」的,但不知怎的,你總覺得此事與你無關。

到你按住傷口終於坐下來,黃醫生除下她的口罩,在一張紙上寫寫畫畫。這個「鬥長時間沉默比賽」究竟鹿死誰手呢。你盯住她手上那張紙,橫橫一方,其形狀其方寸為白底中間一雙灰色乳房圖案而設。手術前有麻醉局部,因為你現在開始發現,大石只是麻醉的後遺,至大石散開,刺心的痛才是主菜。正如所有愛情小說失戀段總會寫到,佯作若無其事,但此刻胸前紗布下有個在淌血的傷口。鬥長時間若無其事比賽開始。

你再這樣問的話我需要轉介你到精神科,她瞄你一眼。手術師,如刀的眼神。所以她一直不看你,留着用。

肯定是嗎?不是的可能性很低,雙否定句。多低?幾巴仙。你怎知道我不是那幾巴仙?切片化驗回來就知。好消息是看來沒擴散至腋下淋巴。看來?從超聲波,腋下也摸不到有。好消息是大小剛剛好,不需要切除整個。我寧願整個切除――切除局部後重建,形狀、手感還原度很高――可以兩邊都切除嗎?――三團啫喱在你們眼下晃來晃去,本來想摸一下但看來有點髒,矽或曰硅是一種很惹塵的物質,需要經常清洗的,她需要一個較好的助理――今天重建技術相當先進安全,有各種大小質地――請問可以兩個都――你再這樣問的話我需要轉介你到精神科,她瞄你一眼。手術師,如刀的眼神。所以她一直不看你,留着用。

精神科真是忙。切除整個吧(另一邊先留着),不需要重建啦,你向着團團啫喱再慢慢講一次。手術師是明白慢的。她又瞄你一眼,有點不情願把它們挪回桌下。整個也好,不需要做電療,要跟的手尾小一些。竟然要為自己打圓場,原來手術師的自信也不外如是。復發率是?原位復發1%,她在紙上寫。不原位?沒擴散的二A期五年存活率92%。你胸前總結:喔死不了。

為了避免你繼續問問題,她迅速利索翻到紙的另一面――她的工作要求快而準,描劃手術如何把上下乳房外皮摺入至覆蓋胸壁――手好細,難怪有妙手仁心之說――並會切除前哨腋下淋巴化驗,再決定需否再切除。剛才不是說沒擴散嗎?――術後會知。淌血的心總結:可能死,如果非不死。

你不肯定玻璃醫生這樣惜字如金是因為她特別討厭你還是今天她特別累還是生意太好要盡快把你轟出門還是以上全對。你唯一肯定的是,她對你是否要裝及裝哪種假奶的關注,遠遠超於你的病。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是今天你唯一能夠選擇的事情。

以前有位朋友說,女外科醫生為女牛郎之一種。她的意思是,切割血肉,屬屠夫類,工種含跨性別成分。而且刀下的是人,切之前所知道又這麼少,是要想像刀下的不是人,還是自己不是人?真是一門跨物種行業。因為這樣,黃女士只好竭盡所能推銷假奶,閒時恐嚇送你到精神科,以維持並彰顯她的正常?

你不肯定玻璃醫生這樣惜字如金是因為她特別討厭你還是今天她特別累還是生意太好要盡快把你轟出門還是以上全對。

當然醫生不說話又沒動靜的時候,就是叫你走的時候。站起來,她不忘遞上跟剛才繪圖一樣方寸的另兩張紙仔,一張為來自香港癌症基金會的「乳癌復康包 購買義乳資料」,在幾所公司聯絡資訊列表上面有「聲明」:「只供參考,並不代表本會立場」;花資源製作及派但沒立場,十分港式。另一張來自列表上第一間醫療用品公司的優惠券,上寫:「現凡攜同此券親臨本公司購買矽質義乳,可獲送贈Pro․fit福祉圍一個,若購買Pro․fit福祉圍亦可獲七折優惠。」就是說買完會送,送完可以再買。世上誰能與港式語文爭鋒呢,寫小說的在街上接份傳單來抄一定比你自己寫的勁爆;誇你又Pro又fit,但為怕你想太多,同時要擺明車馬告訴你終極目標,就是為了某人Profit。傳單上還有美女戴着S1型黑色S1型白色F1型白色T1型白色四種「福祉圍」照片;福祉圍,好比住入圍村古城一樣保佑你世世代代,原來是賣胸圍。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