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觀點 立法會選舉

Tam Daniel:梁天琦被封殺後的停滯空氣

梁天琦被禁參選立法會,可謂寫在牆上的劇本。一切無話可說,也無事可幹。空氣陷於停滯……


2016年8月2日,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被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
2016年8月2日,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被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梁天琦被禁參選立法會,可謂寫在牆上的劇本。一切無話可說,也無事可幹。空氣陷於停滯。「反對政治篩選」的對位宣言,更是份外顯得虛弱,相對政治篩選的暴力,極不相稱。

你唔夠我玩

從反對派角度看,選舉通常意味「改變」,壞的議員換上好的議員,政治議程得到更新,之類。雨傘運動後首次選舉,大量新面孔,加上去年的區選數據,令人相信投票人數必破新高,一切本來充滿憧憬。然而,政府三兩個動作,已讓反對派感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民間充其量在細節上取得微幅進展,但政府是結構上直接破局,你唔夠我玩(你贏不了我)。

有說篩選當前,全體反對派應罷選,或選民應杯葛,因選舉已不存公信力,云云。公信力的確是蕩然無存了。但一旦反對派放棄,政府便會輕易通過惡政︰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通過假普選政改、修改議事規則、申請基建撥款,餘不一一。因此罷選或杯葛從來不是真正選擇。立法會,無論選舉是否公正,也是香港少數的民意機關,攻與防的重要戰線。

至於「獨裁已成事實,革命就是義務」之說,也同樣是水月鏡像。莫說「革命」,較成功或較有目的性的武力社會行動,也絕難做到。選舉的不公正、政治篩選引發的極端憤怒,不會絲毫改變「勇武抗爭」難以剋服的條件。年初一的旺角混亂,其實充其量是「一挫『黑警』銳氣」而已;但被捕的朋友,可能已須面對以三年監禁為量刑起點的刑責。

冷靜,卻也是因為失語

所以當梁天琦宣布為「青年新政」的選舉工作擔任統籌時,我不但不覺得「唔革命正契弟」(不革命的就是王八),相反,還是覺得他們此舉令人寬心。當全城最反叛的政黨「本土民主前線」最標誌性的人物,面對政權多次荒謬挑釁,也依舊選擇投入議會選舉,而非發動武力行動的話──這個社會也應該冷靜些。

不過,同一枚銅板的另一面,自然是:冷靜,其實也因為我們失語。面對選舉不公正,我們仍舊無法放棄議會,行動受制於政治檢控的風險成本(也沒有什麼好的招數),司法上反抗只是「盡做」。只能說,這是對香港人的意志考驗︰當「希望政治」顯得無力之時,不等於我們可以輕言放棄。

香港獨立的核心問題

話說回頭,雖然一切風風火火,反而港獨是什麼,卻沒有經過較為深入的討論。港獨就是對北京極權的最大挑戰?港獨就等於斷絕中國?斷絕中國就等於斷絕欺壓,等於解決社會問題的萬靈丹?這些就是我們應該支持港獨的原因?

情況其實相當複雜:一方面,香港獨立的正義,其實應是立足於決定自身未來的基本權利,完成1997時半途而廢的思考。畢竟近年情況已說明,一國兩制,其實質操作等於「人大治港」,而《基本法》的框架(不止條文)正為目前的「人大治港」全面賦權。事實上,「8.31決定」的權力是大到一個地步,令未來的「重啟政改」毫無意義,幾乎全面消滅了普選運動──也就順理成章催生港獨。

梁振英主政這幾年,引發多所大學的「校監風暴」。本來大家以為特首擔任校監只是裝飾,誰想到有人會把它當實權來操作?人大之於《基本法》,也分別不大。你以為人大在《基本法》的角色只是形式( formality),或最多是制衡(check and balance),點知唔係(原來不是)。

於是,有人大,無民主,而無論關心香港自主性的每個人選擇怎樣的路線,選擇怎樣的修辭去稱呼這個路線︰獨立、城邦、自決、建國、雙普選,其實也必須在政治體制上徹底排除人大。這是無可迴避的,「香港獨立」的核心問題。

務實不是投降或妥協

但另一方面香港人也要務實。務實不是投降或妥協。務實是要認識到,大部分的社會問題不會因香港獨立就迎刃而解,中港之間多層次的文化與經濟關係也不會因此斷絕。Regrexit(後悔脫歐)的例子在前,港獨論不必吹噓泡沫,更不應等於懷抱排外情緒,或種種過於天真的測想。

政治一天都嫌長,現在距離9月4日遙遙長路,還足夠上演多次政情逆轉。退而求其次,無論選舉結果如何,這兩個月是思考「什麼是香港獨立」的大好機會。

不要輕易跌入「有用無用」的短視情緒,深化討論是所有民主的基礎。港人追求的獨立自主,如果要「有用」,就要建立在長期而堅定的民主之上。七百萬人同行的默契裡;決不能只求冒進。

(Tam Daniel,自由撰稿人)

香港 立法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