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港獨」如何「確認」?本土派與港府的立法會博弈

猶如簽了結婚證書後仍被不停追問「你愛我嗎?」支持港獨的立法會候選人被持續追問「你港獨嗎?」他們將怎樣和港府打攻防戰?


已報名參選新界東地區直選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已入禀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撤銷選舉管理委員會要求今屆立法會參選人簽署“確認書”的決定。
已報名參選新界東地區直選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已入禀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撤銷選舉管理委員會要求今屆立法會參選人簽署“確認書”的決定。攝:吳煒豪/端傳媒

如果你簽了結婚證書, 證婚人仍然絮絮不休地問「你愛他嗎?」「真的愛嗎?真的嗎?」「你好像說過不愛!」你會怎麼辦?

在香港政壇,三名立法會參選人正面臨相似的困擾,包括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的梁天琦、熱血公民鄭錦滿和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這三位屬於本土派的候選人均曾以不同程度表明支持香港獨立,而報名參選本屆立法會選舉後,他們被選舉管理委員會的選舉主任持續追問——「你們真的擁護《基本法嗎?》」

面對選舉主任這個叨嘮的「證婚人」,三個參選人反應並不一樣。梁天琦選擇在7月25日,即回答選舉主任的限期前申請司法覆核,和選舉管理委員會對簿公堂;鄭錦滿則回覆選舉主任,指他的競選政綱正正是推動永續《基本法》,沒打算在今次選舉以參選人身份主張及推動獨立或建國;陳浩天在回信中,拒絕回應選舉主任的問題,更反問他有何權力要求候選人交代政見。

他們三人被選舉主任這個「證婚人」,指控他們並非真誠愛着《基本法》,參選的聲明只是「假結婚」,選舉主任明言,會以他們的答案,決定參選提名的有效性。

香港政壇憂慮驟起,大家都在問,本土派中誰是下一個?

「對人不對事」的政治立場審查

這場關於立法會參選資格的爭議,始於2016年7月14日。

當日,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在事前沒有諮詢公眾的情況下,突然發表聲明,表示已擬備了一份確認書供選舉主任使用,要求各參選人確認他們在簽署提名表格的聲明時,已清楚明白須擁護《基本法》。這在香港過往的立法會選舉中,史無前例。

這份額外的「確認書」特意強調候選人是否擁護《基本法》中的第1條、第12條和第159(4)條,這些條文申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基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

聲明又指,選舉主任收到提名表格後,會依照法例和相關程序處理,決定提名是否有效。

2016年7月18日,游蕙禎報名參加九龍西地區直選。
2016年7月18日,游蕙禎報名參加九龍西地區直選。攝:林亦非/端傳媒

「到了這個時刻,我們只能見招拆招。」青年新政游蕙禎的競選團隊對端傳媒記者說。

青年新政是2015年成立的新政黨。今年4月,他們伙拍五個傘後組織,打着「香港民族,前途自決」的旗號,由游蕙禎和黃俊傑分別出選九龍西和新界西。他們倡議在2021年展開香港前途的自決公投,獨立是其中一個選項。

青年新政保持與不同的本土政團合作。今年7月1日,他們曾聯同本民前和民族黨,計劃在中聯辦外集會,但最後因警方事先重重佈防而取消。現在,本民前和民族黨面臨「被退選」的威脅,政壇相繼揣測,青年新政可能亦難逃此劫。

游蕙楨和黃俊傑都沒有簽署確認書。游蕙禎的競選團隊直斥香港政府現在「對人不對事」,只問政治立場。他們坦言,不清楚自己在香港政府眼中是不是「可容忍的一群」:「現在即使簽了確認書的人,突然又收到選舉主任的電郵;有些沒有簽的,卻獲選舉主任確認候選人資格。這個政府午時花六時變,反復無常,我們都預測不了太多。」

圖:端傳媒設計部

青年新政的質疑不無道理。現時已報名參選地區直選或超級區議會議席的76張名單中,最少42張沒有簽署確認書,泛民政黨商議後,更決定全體拒絕簽署。7月25日起,傳統泛民政黨,像民主黨、公民黨的某些參選人,陸續收到選管會通知確認提名有效,可以參選。

相比之下,同樣沒有簽署確認書的梁天琦和陳浩天,卻收到電郵,要求澄清港獨立場,以考慮他們能不能參選。電郵中選舉主任問他們——「你是否承認,雖然你簽署了提名表格上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行政特別區的聲明,但事實上你仍然繼續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

回響更大的,是簽署了確認書的鄭錦滿,也被要求澄清港獨立場。選舉主任在電郵中提出上述同一個問題,但特別額外提及,問鄭錦滿是否仍然推動「香港建國」?

電郵中,選舉主任表明鄭錦滿雖然已簽署確認書,但他在報名後曾公開發言,「宣稱你支持港獨、香港建國,及會在之後的選舉論壇中,繼續講出你支持香港建國的立場」,並要求他再次回應有關主張獨立和建國的立場。電郵更附上多份新聞報導,及鄭錦滿參選名單的選舉廣告作為「證據」。

自7月16日鄭錦滿報名參選後,他每天都會在臉書專頁公佈自己翌日設街站的地點,平均每天到四區宣傳參選理念。選舉主任的電郵,引述了鄭錦滿選舉廣告中一段約270字的陳述,提到「必須透過修改《基本法》,重新制定獲民意授權的憲法,才能擺脫中共的魔爪」。這些文字中並未有直接提及「獨立」或「建國」的字眼。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聯辦和港府的統一口徑

根據《立法會條例》,過往參選人在報名時,需要簽署報名表格內有關擁護《基本法》的聲明,才能獲得有效提名。因此,選管會今次額外安排確認書及聲明電郵的做法,令社會嘩然,質疑選管會旨在封殺部分有港獨立張的候選人。

選管會發出確認書後的一天,特首梁振英在7月15日會見傳媒,不斷強調香港選舉必須依法組織、報名和進行;選管會的新安排,只是「依法辦事和體現香港法治的要求」。

7月16日,提名期展開。當日有33張名單報名參選,來自地區直選和超級區議會的21張名單中,10張沒有簽署確認書,都是泛民政黨及本土派參選人。他們質疑確認書在法律和政治上的理據;泛民參選人甚至約見了選管會主席馮驊。

泛民與馮驊在7月19日會面。馮驊堅持確認書有法理基礎,措施完全是基於法律和程序上的考慮,藉此確保提名程序順利依法完成。選舉主任在決定提名是否有效時,會考慮所有相關資料,如有懷疑,會要求參選人提供其他資料。

會面後,公民黨郭榮鏗引述馮驊說法,指「這份確認書無論簽,還是不簽,選舉主任都可以有後續的跟進查問參選人。」

7月20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國慶籌委會活動致詞,他沒有直接評論確認書,但主動談到主張港獨政黨參選的這個議題。

「如果允許以『港獨』為宗旨的組織登記註冊,允許公然宣揚『港獨』主張的人大行其道,允許他們把參與立法會選舉,變成一個大肆鼓吹『港獨』言論、從事推動『港獨』活動的過程,甚至允許這樣的『港獨』分子堂而皇之地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這符合一國兩制嗎?符合基本法嗎?符合法治原則嗎?」張曉明形容,這是大是大非問題,也是「原則和底線問題」。

同一天(7月20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政府總部見記者,和張曉明統一口徑,同樣以「大是大非、原則性的事」形容有港獨主張的政黨參選,更指「這是不能夠含糊的」。她相信選舉主任在決定提名是否有效時,會考慮相關資料和其他因素,未必只取決於是否填妥確認書這個單一因素。

兩天之後,7月22日,梁天琦就收到選舉主任電郵。其後,鄭錦滿和陳浩天也陸續收到電郵,要求他們在限期內澄清港獨立場。

圖:端傳媒設計部

封殺港獨人士,由旺角騷亂說起

特區政府不容港獨人士進入議會,其實早有跡可尋。

2016年2月8日深夜至2月9日清晨,旺角發生大規模騷亂,警方兩度鳴槍示警,示威者以磚頭和焚燒雜物還擊。事件由支持小販在農曆新年期間擺檔引起,當日發起這次行動的,正是梁天琦所屬的本民前。

梁天琦當晚深夜被捕,其後被落案控以一項「暴動罪」,案件仍在審理中。不過,當時已報名參選2月28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梁天琦一舉成名,聲名大噪,也因而引來選管會的關注。

2月16日本民前召開記者會,梁天琦指收到選舉事務處通知,要求他刪除競選宣傳單張內6處、共7組問題字眼,包括「勇武抗爭」、「以武犯禁」、「異於中國的歷史」、「自治」、「自主」、「自決前途」及「香港自治」,否則郵政署不會為他免費投寄。

梁天琦引述選舉主任的電郵解釋,宣傳品內容與《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份」條文有根本性牴觸,單張提到的「自治」,按照前文後理有違一國兩制原則的高度自治。最後,幾經交涉擾攘,郵政署依然拒絕為梁天琦郵寄宣傳單張。

部分支持者得悉這消息後,批評選舉事務處政治打壓參選人,損害公平選舉的原則。他們之間,有些更自發協助梁天琦擺街站、派發傳單。最後梁天琦在補選取得66524票,得票率15.38%,以第三名成績惜敗。

梁天琦在補選後接受傳媒訪問說:「今時今日,拿到66000多名人民的授權,證明過往的非主流其實絕對有人支持,不是主流說了算。」

他更豪言,整個本土陣營經已整裝待發,準備9月進佔香港政圈,與建制、泛民「三分天下」。

2016年2月9日,旺角因小販而引發的動亂,期間有示威者用竹枝造成火把投向警察。
2016年2月9日,旺角因小販而引發的動亂,期間有示威者用竹枝造成火把投向警察。攝:Billy.H.C.Kowk/端傳媒

政府和北京的底牌還沒揭開

「香港政府自己要對港獨擺出一副強硬姿態,來向中央政府交代。這是坊間一個熱門猜測。」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說。

梁天琦高票落敗後,把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置於一個異常尷尬的境地。蔡子強指不少評論認為,這次選舉,為免有任何候選人在選舉論壇中談論港獨,甚至贏出,讓尷尬情況再現,中國政府務必把曾提倡過香港獨立的候選人,逐一拒諸門外。

「然而,不論是香港政府,還是北京,他們最後有什麼盤算,港獨參選人能不能選也沒人知,說不準。」蔡子強說。

蔡子強也提起另一個主流猜測,就是梁振英刻意不讓某些參選人「入閘」,從而激發社會矛盾,好讓立法會選舉辯論的焦點,從近月議論紛紛的「反梁」,轉移到討論主張港獨人士不能參選這個命題上;更甚的推測是,透過這次涉及法律問題的紛爭,令人大有藉口來港釋法。但蔡子強重申,這些說法存在很多未知之數,不少觀點有待時間證明。

他補充道:「這場選舉紛爭,是本土派和政府的博弈。大家都用盡方法,看穿對方的底牌。」

一場攻防戰的帷幕徐徐掀開,硝煙在燒。究竟支持港獨的候選人會否有資格參選立法會?香港政府葫蘆裏賣什麼藥?底牌又是什麼?相信很快將見分曉。

截至7月26日,港島有13張名單參選;九龍西有11張名單參選;九龍東有10張名單參選,新界西有16張名單參選;新界東有17張名單參選。候選人提名名單可參考選管會網頁

香港 立法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