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N 端聞

Pokémon帶你遊當代美國

一個白人玩家凌晨3點在大街上抓Pokémon,遇到兩名20多歲的非裔男子——沒有人被打劫,三人愉快地分享了 Pokémon Go 的地圖信息。


手機遊戲 Pokémon Go,於7月上旬發布後迅速風靡全球。遊戲利用將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融合的 AR 技術,以及手機 GPS 定位系統,讓玩家根據手機上糅合現實和虛擬世界的 Pokémon 地圖,尋找和捕捉小精靈:

你走動時,遊戲人物也會移動。當足夠靠近小精靈時,就可進入抓捕界面,手機攝像頭啟動、將你眼前的環境攝入屏幕,小精靈就身處其中,也許是在公園草坪上,或是你家的浴缸中。每當有稀有小精靈出現時,附近玩家都會蜂擁而至。

手機遊戲Pokemon Go風靡全球,在美國也大受歡迎。
手機遊戲 Pokémon Go 風靡全球,在美國也大受歡迎。攝:Sam Mircovich/REUTERS

Pokémon Go 讓遊戲與現實生活產生聯繫,更成為了一種社交手段。身在紐約的Pokémon Go 玩家華思睿已經練到22級,是公司同事中排名最高的。他同事中也不乏遊戲死忠粉,如果有小精靈出現,同事都會雀躍地互相提醒。「Pokémon Go 成了大家都在玩,不玩會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害怕錯過)的遊戲。」 華思睿說。

的確,當一隻水精靈(Vaporeon)晚上11點出現在中央公園時,居然有數百名紐約客跑向該處抓捕。除此之外,你還可以走到 PokéStop 補給精靈球、藥水等裝備,到道館訓練精靈及發起對戰。道館的地點通常是當地的重要地標,連白宮在遊戲中也是一座道館,門外常有玩家流連挑戰,一隻神似特朗普、名為 Merica 的比比鳥(Pidgeotto)精靈一度佔領白宮。

這款將虛擬和現實無縫對接的遊戲,連接起了人與人、人與所處社會的關係。除了被犯罪分子用來設下圈套持械搶劫其他玩家外,遊戲甚至引發有關同性戀、少數族裔等美國社會議題的爭端。

以出乎意料的方式,我們所有人都被 Pokémon Go 抓住了。

NPR(美國國家公共電台)評論

反同教會之戰

2011年8月6日,持反同性戀立場的Westboro浸信會發起示威。
2011年8月6日,Westboro 浸信會發起反同性戀示威。攝:Brandon Thibodeaux/GETTY

位於美國中部堪薩斯州(Kansas)的 Westboro 浸信會就是被標記為「道館」的地方之一。這間因反對同性戀而備受爭議的教會隨即被其反對者,亦是 Pokémon Go 玩家「佔領」。玩家派出 Pokémon 精靈 Clefairy「進駐」教會,並將這個精靈以婚姻平權口號「LOVEISLOVE」(愛就是愛)命名。

受到挑釁的教會迅速反擊,不僅派出精靈 Jigglypuff 向 Clefairy 發起挑戰,還在 Twitter 稱後者為「雞姦者」,並藉此機會大肆用宣傳攻勢譴責同性戀及其支持者。

威斯特布路浸信會

由弗雷德·菲爾普斯創立,成員大部分是創立者菲爾普斯的親人,是一家族教會,也是一個以極端反同性戀立場和遊行示威活動而為人所知的獨立浸信會教。威斯特布路浸信會沒有與美國任何浸信會組織有聯繫。威斯特布路浸信會有一個叫「上帝憎恨男同性戀者(God hate fags)」的網站,專門引用聖經內容,譴責同性戀、雙性戀、變性行為。(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非裔玩家在找死?

非裔美國玩家 Omari Akil 則在網絡上發表一篇題為《警告:如果你是黑人,Pokémon Go 就是你的死刑》的文章。Omari 在文中表示,在 Pokémon Go 發布的幾乎同期,美國連續發生兩起非裔人士在沒有造成威脅的情況下被警察射殺的事件,讓他對自己玩遊戲時的人身安全感到擔憂。

2016年7月7日,美國紐約,人們叫喊口號,抗議黑人斯特林 (Alton Sterling) 和卡斯蒂爾 (Philando Castile) 被警員槍殺。
2016年7月7日,美國紐約,人們叫喊口號,抗議黑人斯特林 (Alton Sterling) 和卡斯蒂爾 (Philando Castile) 被警員槍殺。攝:Eduardo Munoz/REUTERS

Omari 認為自己並非杞人憂天,他表示身為黑人,如果連續在某個店鋪門口晃蕩幾次——追尋 Pokémon 精靈,就有很大機率會被警察認為「可疑」,從而讓類似槍擊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他總結道,Pokémon Go 成為「又一件白人可以放心大膽地去做而黑人必須謹小慎微的事情」。

不過,這篇文章的不少留言讓 Omari 感到欣慰。有白人玩家表示:「如果我是你的朋友,我願意和你一起去抓 Pokémon。」

還有人講述了一個聽來的故事:一個40多歲的白人玩家由於太興奮,凌晨3點還在大街上抓 Pokémon,然後在黑夜中遇到兩名20多歲的非裔男子——沒有人被打劫,三人愉快地分享了各自獲取的地圖信息,結果遇到了巡邏警察,三人不得不解釋自己凌晨4點在大街上做什麼。而故事的結局是,警察下載了遊戲,開始一起追捕 Pokémon 精靈。這位留言者最後說:「儘管發生的概率很小,但這種故事應該成為常態。」

非裔美國人槍擊事件

7月5日,在美國最南部的路易斯安那州,正在兜售光碟的非裔小販斯特林(Alton Sterling)被警察制服倒地後連轟五槍死亡。7月6日,在美國最北部的明尼蘇達州,在駕車行駛中的非裔卡斯蒂爾(Philando Castile)主動告知警察自己有持槍許可,在搜尋身份證件時,被警察射殺。7月7日,在達拉斯市中心「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集會現場,五名維持秩序的警察被非裔退伍軍人米卡·約翰遜(Micah Johnson)射殺。

紀念館的警告

作為地標性場所,位於維珍尼亞州(Virginia)的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和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納粹大屠殺紀念館(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自然成為 Pokémon 精靈的聚集地,但玩家們在這些紀念場所的瘋狂追捕行為也遭到指責。

這兩處紀念場所均發出聲明,要求參觀者應出於尊重,避免在附近玩 Pokémon Go 這款遊戲。阿靈頓國家公墓在聲明中表示:「我們請求我們的客人及其他行人恪守最高程度的禮儀,在這片莊嚴神聖的土地上玩 Pokémon Go 這樣的遊戲看上去並不得體。」

納粹大屠殺紀念館聯絡負責人 Andrew Hollinger 則表示:「技術可以成為重要的學習工具,但這款遊戲的內容與我們教育和紀念的使命相去甚遠。」他希望能將紀念館從 Pokémon Go 的地圖中移除。

 2016年5月2日,納粹大屠殺紀念館內,一個女士點過蠟燭後,站在紀念碑前默哀。
2016年5月2日,納粹大屠殺紀念館內,一個女士在紀念碑前默哀。攝:Drew Angerer/GETTY

Pokémon 最吸引玩家就是遊戲與現實生活產生了聯繫,玩家不再是一個以方向鍵走在虛擬地圖上的孤獨小人,而是從手機走進了現實。隨着遊戲在日本、歐洲、澳洲多國面世,相信會有千奇百怪的小故事湧現出來,這樣看來Pokémon 也在陪我們認識身邊的世界。

33 分鐘
根據 SensorTower 於7月11日的數據,美國 iPhone 用戶平均每天花在 Pokémon Go 上的時間為33分鐘,甚至比 Facebook 還要多11分鐘。

擴張實境

擴張實境(Augmented Reality,簡稱 AR),是一種實時地計算攝影機影像的位置及角度並加上相應圖像的技術,這種技術的目標是在螢幕上把虛擬世界套在現實世界並進行互動。這種技術估計由1990年提出,隨着隨身電子產品運算能力的提升,預期擴張實境的用途將會越來越廣。在工業上的應用也已經出現了不少,目前主要用於大型器械的維修和製造上,通過為維修人員裝備頭戴式顯示器,維修人員可以在維修時輕鬆獲取對他們有用的很多幫助信息。擴張實境還能被用於遊戲和娛樂之中,增加人機之間的互動性。(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NPR衞報今日美國

Game ON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