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Hobbies

鍵盤世代,你還能好好手寫一個字嗎?

正如社交網絡始終無法製造親密感一樣,完美無瑕的電腦文字帶來的只有冷冰冰的千篇一律。


手寫字才是情感的最佳表達方式 。
手寫字才是情感的最佳表達方式 。圖片來源:honeycombers

忘掉手機,忘掉Facebook和短訊。一支筆桿,一個筆尖,一罐墨水,一張平滑的紙,便可潛心開始一段「靈修」,周遭的一切都拋諸腦後,只為寫好一筆一劃。

寫字時,內心一片平靜,因任何的急躁和氣餒都可能使筆下字跡產生令人不愉快的偏離。腦海裏充斥着的,是如何把握好文字的圓潤和傾斜,如何在書寫時施加合理的按壓,如何能夠平穩地向右推進⋯⋯一個個英文字母,在這心無旁騖的沉浸之中,漂亮而鮮活地展現在眼前,或工整統一,或有着變幻流暢的線條和排布,閃爍着書寫者獨特的字體創意。

這早在歐美大熱的手寫英文藝術字或稱「西洋書法」(western calligraphy)的風潮,特別是其中的現代西洋書法(modern calligraphy),這幾年也燃燒到了香港,城市裏出現愈來愈多的工作坊以及西洋書法愛好者。Instagram和設計師所鐘愛的分享平台Pinterest等程式或網站無疑推動了這種手作精神的全球復興,打開Instagram,不難發現許多相關小影片,西洋書法愛好者在各色紙張上,用各式各樣的筆和墨水寫下一個單詞,或是一段令人振奮的話語。

短短數十秒的時間裏,是一段從無到有的過程,也勾起了觀看者的「強迫症」,跟隨着筆觸滑動和停頓,非要等到視頻裏的人寫完才甘心,也才能欣賞到完成之後那近似於一件藝術品的精緻 。正如《紐約客》上一篇文章指出,對於人們為何需要重新拿起筆學習書寫,Instagram書法無疑提供了很好的視覺論據。

婚禮攝影師Jenny Tong便是為這種書寫藝術深深著迷,又觀察到在國外書法常常被應用於婚禮的佈置當中,如請柬、名牌等等,於是便開始在香港參加一些西洋書法工作坊,平日也會加入手書的物件作為拍攝元素 。

在歐美,西洋書法除了是婚禮策劃的一大亮點,還經常可以在各式賀卡、裝飾、海報、廣告設計、品牌商標設計中看見。愛好者們也熱衷於將自己喜愛的一句話寫在一張小卡片上,在顏色、筆劃上稍加變化,又在四周畫上一些簡單而色彩相配的圖案,就是一張可愛的mini quote poster。幾個星期前Jenny Tong也在Facebook上傳了一張她正手寫給客人們的感謝卡的照片,白色卡紙上是用藍色墨水寫就的「thank you」,兩旁精心畫上了細細的枝條以搭配文字 。這張照片很快獲得了朋友們的「like」和評論。

每一次的書法練習,她視之為一段「和自己相處的時間」。工作繁忙,一星期也只能抽出一次的練習時光,但總能持續兩三個小時。

「寫書法是一項非常緩慢的過程,要有恆心和耐心,而見到字寫得有所進步,就是最大的樂趣,」她說。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Kalo Make Art提供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Kalo Make Art提供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Kalo Make Art提供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Kalo Make Art提供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
Kalo Chu在香港開辦的西洋書法工作坊境況。Kalo Make Art提供

在繁弦急管的香港, 西洋書法多被視為一種「減壓」、「慢活」的文藝形式,因此也吸引了愈來愈多人參加工作坊、在社交平台上發表自己的得意作品。西洋書法家Kalo Chu是最早在香港開班教授現代西洋書法的導師之一,2014年她剛開辦工作坊的時候,「要等一段時間才陸續有人報名」,而如今最快三日內就售出了七成名額。2015年她一共教授了90班,其中70班都是入門級課程。按每班12名學員計算,一年下來便有800多名初學者。

在一次週四晚上的入門級工作坊上,學員們早早便來到了位於中環的工作室,細細擺弄研究工作室裏的各式沾水筆、筆尖和林林總總的西洋書法作品。課上Kalo Chu鼓勵學員們先自己感受沾水筆在紙上書寫的感覺,再讓學員們圍成一圈看她的示範。「我自己在做展示的時候都經常很難收手,因為寫着寫着就投入了。當一個人接觸久了就會發現,西洋書法不只是漂亮或是減壓,還有太多內涵,你總會發現其中有那麼多的細節,那麼多的驚喜。」

除了工作坊之外,城市裏也有愈來愈多的品牌邀請Kalo Chu這樣的西洋書法家於品牌活動現場手寫英文藝術字,並為客人定制各式卡片、名牌,吸引了更多人對西洋書法的關注和喜愛。

相對於其它更加昂貴的興趣愛好,西洋書法無疑是一種低門檻的學習,但依然有「入坑」的危險,畢竟在上癮之後,各式手製筆桿、古董筆尖、華麗的墨水、甚至大書法家的工作坊都是燒錢的玩意兒。當然,西洋書法書寫工具也絕非只有較流行的沾水筆一種,還有平尖鋼筆、軟筆刷等等,甚至一隻普通的水筆都可以通過創意玩出不同花樣。

但除去工具、技巧的外衣,人們對書寫的重拾和癡迷,最終也是向鋪天蓋地的機器印刷的一次宣戰和反抗。正如社交網絡始終無法製造親密感一樣,完美無瑕的電腦文字帶來的只有冷冰冰的千篇一律, 書信裏沒有羞怯沒有愛慕,賀卡裏沒有誠摯也沒有思念。

它以一種先進的方式隔絕了最原始情感的可能表達,而書寫正是對於「科技糟粕」的淨化。而最驚喜的是,你並不需要寫得一手好字才能開始練習。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