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海基會老臣:面對中國,台灣有嚴重的「無知冷漠症」

海基會前副董事長馬紹章出版新書 「台灣的青年,對於台灣獨立的後果如何,毫無概念。」


前海基會副董事長-馬紹章 。
前海基會副董事長-馬紹章 。攝:徐翌全/端傳媒

馬紹章和海基會的淵源,要從2008年底說起。眾所周知,那一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兩岸關係全面回暖,馬英九5月20日才就職,6月11日新任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就率團訪問北京,簽下「兩岸直航」和「陸客赴台觀光」兩項協議。但年底海協會長陳雲林回訪台灣,全程抗議聲不斷,抗議人士甚至包圍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宴請陳雲林的酒店,賓主尷尬狼狽不堪。

這一次江陳會後,馬英九政府決定下重手改組海基會,多位民進黨時期進用的高階幹部相繼離職。馬紹章就在這場被外界形容為「清綠」的改組中,接下了海基會副秘書長,2014年2月調升為副董事長並兼原職。

但早在任職海基會之前,馬紹章就開始接觸兩岸事務。2005年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中國大陸的「破冰之旅」,馬紹章是核心幕僚之一。連戰在北大的演講,初稿就是出於馬紹章之手。

連胡會面後,雙方共同發布了新聞公報。這是雙方幕僚事前協商時共同的決定,因為這是兩黨領導人在隔絕半世紀後第一次的會面,具有高度的歷史意義,不能只是握握手而已,雙方應該有一些具體形諸文字的成果。為了取得主動權,我先草擬了初稿……

摘自《走兩岸鋼索》第四章「溫水煮國民黨」

馬紹章在海基會任職的6年,正好就是兩岸交流互動最密切的階段,他親身參與第一線的核心工作。直到2014年3月爆發太陽花學運,兩岸情勢丕變。他坦言,就是這場學運,讓他有了寫書的念頭。

擁有美國俄亥俄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馬紹章的母校在比較政治與政治經濟學領域極具盛名,這讓他不同於以往的純兩岸關係研究以及單面向的國際關係架構,能透過政治經濟學角度思考探索兩岸問題。

在《走兩岸鋼索》裏,馬紹章從「小國的命運」開始談起,直指「兩岸關係的觀念誤區」,深入剖析民進黨和共產黨關係的矛盾關鍵在於「互信」,也揭露國民黨從第一次在野時國共互動與國親合作許多不為人知的祕辛;最重要的,他完整性分析「中共對台政策邏輯」的層次與優先序位,最後談到台灣該有的「戰略思考」。

能夠說一口流利道地台語的馬紹章,算是「時代悲劇」下外省人與本省人融合的「外省平民」。正如書中第一章所述,他的父親當年隻身來台,山東家鄉的妻子懷着身孕,從此生死不知、人倫永隔。馬回憶,年少時父親逢年過節只能獨坐角落拭淚,後來他才懂得,原來是這種「日日夜夜的煎熬、滴滴血淚的思念」;他堅信,這種悲劇與遺憾累積的「椎心之痛」,不該再重演。

馬紹章的母親出身瑞芳貧困礦工家庭,在日本殖民統治下,遭受丈夫被徵兵結果因傷早歿的創傷,被迫獨自承擔養育小孩的家庭重擔。馬的成長歷程,就像當時絕大多數生長在台灣的戰後世代一樣,雙腳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憑藉自己的努力往上爬,沒有任何黨國權貴特權的庇蔭。他吃過的苦,走過的艱辛,和其他人相比,只有多沒有少。

你再問我是哪裏人,但我要問,你又期待我怎麼回答呢?

摘自《走兩岸鋼索》自序

台灣走到今天,「你是哪裏人」這樣若有似無的問題,對於包括馬紹章在內的不少人來說,卻有一種隱隱刺痛的沉重。兩岸的人倫分隔,兩岸的政治分界,台灣政治典範移轉的改變,確實讓一些人在「位置尋找」的時間與空間座標上,掉入了一種「失根的失落」無奈感懷。台灣社會政經氛圍轉變過程中出現的無形意識宰制現象,這是過去強加於人導致歷史悲劇的另一種複製,另一種不公平與不正義。

有人寧願迴避,有人乾脆沉默不語,也有人捍衛並行使該有的發言權,直接面對「台灣何去何從」這個核心問題,以理性的專業學術架構,從理所當然的認知裏,找出事實存在又經常為人所輕忽迴避的癥結,這是對一廂情願式思維的一種挑戰,也是一種勇敢。

兩岸問題,離不開統獨的糾葛,或者說「中國意識」與「台灣意識」的糾結。自從2014年3月太陽花學運之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說台獨已是年輕世代的天然成分,但我們從時代的演變來看,所有看似天然的東西,幾乎都是加工而成的。

摘自《走兩岸鋼索》自序

談兩岸問題,台灣從不欠缺兩面討好與點到為止,小心翼翼講求中道,其實不是真正的關懷。面對中國,台灣有嚴重的「無知冷漠症」,漠視、逃避真實的中國。

實際接觸、參與兩岸事務多年,馬紹章向端傳媒強調,他關懷與關注的是這塊土地與人,還有台灣的未來,台灣對兩岸關係的認識與認知應該「接近真實」,必須拋棄想像與一廂情願,了解中國大陸對台灣策略的邏輯,才能找到台灣該有的戰略高度。

馬紹章大聲說出「不知危之將至」,在民主多元的台灣社會,依然是少見的勇氣,也是很久不見文人該有的氣質。

《走兩岸鋼索》

出版時間:2016年6月
出版社:天下文化
作者:馬紹章

他說,希望把這一、二十年來從事兩岸事務的觀察與心得提出來分享,尤其在海基會任職時,經常接觸很有理想與熱情的年輕朋友,卻發現年輕世代對於中國大陸的認識有待加強;透過這本書,他真的很希望台灣年輕世代能夠從不同的觀點,「思考真正在乎的是什麼」,進而從一種「戰略觀點」重新審視兩岸關係。

馬指出,之前曾有個民調,指台灣若因「台灣獨立」因素導致兩岸戰爭,台灣有七成民眾相信,美國軍隊將援助台灣。但他強調,對於研究國際關係,了解美國政治的人來說,這完全是「一廂情願!」明顯對美國有不符現實的過高期待。他反問,台灣的前途為何要放在中國大陸、美國的身上,許多人不願深思,「實力原則」才是真正的關鍵。

尼克森(港譯作尼克遜)為了改善與中國大陸的關係,把台灣當成伴手禮。1972年他訪問大陸時,中美除了上海公報之外,尼克森還表示「他願意犧牲台灣,因為一旦美中開始合作,台灣對美國就不再具有戰略重要性」。

摘自《走兩岸鋼索》第三章「八字不合的民共兩黨」

根據過去的經驗,馬紹章認為,台灣青年世代去過中國大陸的比例很低,對中國大陸等於是「隔了一層的想像」,台灣新世代對於赴中國大陸創業,「沒有熱情」;他舉例,中國大陸新聞在台灣點閱率很低,大學內開設與中國大陸相關的課程,選課比例也很低,這是令人難以想像的現象!簡言之,「台灣的青年,對於台灣獨立的後果如何,毫無概念!」

從早年的國共互動,一直到2008年開始的兩岸往來,馬紹章無疑是「知中派」,也是一個「理性反思派」。對於過去8年兩岸密切交往,卻讓台灣新世代出現反感,最後爆發太陽花學運。馬認為,這是因為過去國民黨政府建構的兩岸關係,「只剩下利益論述」,兩岸互動演變為「讓利」與「接受讓利」的關係,令他十分感慨。

他舉例,馬政府時期兩岸密切協商交流,談判過程中,我方官員的心態,漸漸視對岸的讓利為理所當然,兩岸互動慢慢失去該有的對等關係,還有原本應該內含其中的「理想性論述」,久而久之就不見了。

馬英九和大陸其實都是「利益迷信」之徒,雙方都認為兩岸交流的利益會衍生對大陸的好感及對馬政府的支持,但這種溢出效果並沒有出現。「不統、不獨、不武」,是百分之百的務實主義,先天上就很難和台獨這種浪漫主義抗衡,當然節節敗退。從這個角度看,「不統、不獨、不武」描述的其實是馬英九的兩面不討好困境。馬總統在兩岸的起手式,已註定2016的命運。

摘自《走兩岸鋼索》第四章「溫水煮國民黨」

馬紹章在書中反覆強調,分裂的台灣沒有光明的前途,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都愛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都不願意接受中共的政治制度,兩岸的互動過程中,台灣可以發揮「文化制度價值」的優勢,中共其實最害怕意見一致的台灣,不管是統一或者獨立。他也認為,這部分在過去8年都被「利益論述」所掩蓋。

談到執政的民進黨政府與中共關係的可能發展,馬紹章在書中也詳列各種可能的發展模式,書中提到理論性的「信任體系」概念,系統性分析未來兩岸互動各種模式與可能性,完整性算是台灣的先驅。

馬紹章認為,民共兩黨之間沒有「信任關係」,大陸方面目前對蔡英文政府的兩岸立場沒有直接的「文攻」,雙方陷入「停滯期」,主因就是欠缺信任關係下,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無法承受與承擔「一次的傷害」,萬一「被耍」一次,或者被認為在兩岸關係核心利益上「讓步」,那麼中國大陸面對棘手的南海、東海問題,將更加複雜化。

統獨是明天以後的事,既是未來的事,就可以用「選擇權」來理解。如果是未來的選擇權,對台灣來說,能夠選擇的選項自然是愈多愈好,最好包括獨立的選項。問題是如何才能為台灣爭取到未來最佳的選擇權?個人認為,台灣現在愈往獨的方向走,未來的選擇權空間就愈小,因為中共會全力壓縮台灣的空間。反之,台灣現在如果願意支付「不獨」的權利金,不僅可以爭取到更多的戰略時間,也有可能得到更多的選擇空間。(文中的引號為編者所加,原文無。)

摘自《走兩岸鋼索》第二章「觀念的囚徒」

對於無互信的雙方如何建立互信?馬紹章認為,「以突破性帶動突破性」,例如過去美蘇冷戰時期,戈巴契夫(港中譯作戈爾巴喬夫)率先從阿富汗撤軍的「突破性舉動」,才有建立互信的開端與契機。其中建立互信的第一步,就是「多考慮對方的困難!」另一個關鍵就是:「必須有溝通管道,這個非常重要!」

回顧2005年國共兩黨突破60年來的隔閡推動「連胡會」,他說,這場歷史性的會面事先經過縝密的聯繫與溝通,關鍵就是「權威管道的建立」。

據稱,那時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開始接觸,雙方都有一定代表性,國民黨這邊開口問:反台獨究竟代表什麼意義?維護中華民國主權,是不是台獨?

共產黨那邊沒有迴避,坦言可以接受維護中華民國主權的說法,最重要是憲法不能動,也就是回到國統綱領上面。不久之後歷史性的『連胡會』就登場了。

連胡五項共同願景的提出,事先就歷經密集的溝通協商,過程觸及核心且敏感性的議題,最後達成一定的共識與協議,「溝通管道」扮演非常重要的功能與角色。他認為,民共兩黨下的兩岸關係,更需要有相當的溝通管道。

在《走兩岸鋼索》這本書中,「中共對台政策邏輯」無疑是最精彩又最完整的論述分析。馬紹章將中共對台政策區分為:政權存亡邏輯、民族主義邏輯、發展優先邏輯、實力邏輯,以及成本效益邏輯。

這麼多年的兩岸經歷,馬紹章坦言,中共內部問題很多,中共最期待的兩岸關係,就是國民黨執政下的兩岸關係,某種程度「限制台灣的政策選擇空間」,同時讓美國相信一旦超乎某個範圍,北京必然採取行動。

(對於九二共識)中共態度為何會如此強硬?這一點必須從政權存亡邏輯來理解。首先,對中共來說,台獨意識在台灣愈來愈強,如果任由這個趨勢發展下去,一旦跨越過了不可逆轉點 ( the point of no return ) ,就進入了政權存亡邏輯,……中共現在是利用實力邏輯來遏制台獨意識的成長,以免其跨過門檻。

摘自《走兩岸鋼索》第六章「中共對台政策的邏輯」

馬紹章認為,20多年來國際情勢改變,中國大陸整體實力增加,北京目前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以及經濟能量,擁有的「實力」不可同日而語;北京已經很久不提《兩岸服貿協議》、《兩岸貨貿協議》,中國大陸目前面對台灣,就是「有耐心」、「可以等」。

他分析,中國大陸從胡錦濤到習近平,把兩岸統一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綁在一起,再加上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背後來自於政權存亡邏輯與民族主義邏輯;馬憂心,如果台灣也有原生性民族主義,與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碰撞,結果並不令人樂觀。

寫這本書,馬紹章強調,重點在於如何了解中國大陸,如何面對中國大陸,找出台灣應有的戰略思考與高度。他強調,「我們就生活在一隻巨獸旁邊,怎麼可以不認識這隻巨獸呢!充分了解大陸,認識大陸,已是台灣為自己爭取機會、空間與時間的必修科目!」如果不知你的對手,那結局真的是令人不敢想像!

比起其他藍、綠政治人物,馬紹章坦誠、理性、認真面對問題。

放眼台灣,從不缺乏分析兩岸情勢的文章與書籍,性質不外乎揭露過去的歷史紀錄以自清自辯,或者是形為客觀的選擇性立場抒發,亦或是色彩鮮明站在藍綠與兩岸的政治界線上毫不避諱揚中抑台。能夠站在台灣的角度反思,跳脫吹捧中國恫嚇台灣的視角,尤其,能以自創性的專業學術架構分析兩岸問題,提供清晰的理解架構,同時試圖指摘尋求解答的方向,《走兩岸鋼索》確實是近年罕見的難得之作。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