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世界最大黨Team Building:管好手腳、站對姿勢、交出初心

95年歷史,8800萬成員,有「世界最大黨」之稱的中國共產黨近年來在危機之中,意識到「Team Building」的重要性。


一群喇嘛在四川科技館前拍照。
一群喇嘛在四川科技館前拍照。攝:林亦非/端傳媒

中共十八大換屆以來,引起國際輿論關注最多的是「打老虎」的反腐運動,少有人關注的,卻是同樣聲勢浩大的黨建工程。三年來,從行為作風、到政治規矩、意識形態,共產黨自上而下加強了管理,管理的對象從中共幹部擴散到普通黨員,甚至外溢到非黨員。

無論是「八項規定」、「反四風」、「批評與自我批評」、「黨的群眾路線」還是今年新啟動的「兩學一做」──「學黨章黨規、學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做合格黨員」……眼花繚亂的黨建科目,令共產黨員的日子,變得多年來難得的忙碌。

在中共建黨95週年紀念日之際,最新出現的高頻關鍵詞是「初心」。8800多萬黨員的初心是否純潔、意識形態是否過硬,一直是這個「世界最大黨」的最大焦慮。

「我為什麼入黨」新網紅

尷尬爛尾的「手抄黨章一百天」之後,網上的熱門黨建新詞是「我為什麼入黨」。

80後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學能源與動力學院黨委副書記徐川,常在微博上回答學生們從戀愛到做人的各種提問,有超過10萬粉絲。在「手抄黨章」被批評為「形式主義」而悻悻退場的同時,4月28日,這個「80後」黨委副書記在微博上發了一篇《答學生問(二十):我為什麼加入中國共產黨》,引起了「組織」的高度關注。

一時之間,央視等官媒紛紛報道,徐川本人也被迅速樹立為典型。「深入學習徐川同志先進事跡座談會」在內地院校鋪展開來,還有門診的黨支部組織學習討論徐川的文章。

徐川在文中寫道,他之所以加入中國共產黨,不是因為「根正苗紅、出身貧農、全家基本都是黨員」,而是因為本科就讀的外國語學院黨委書記畢可友,出乎意料地沒有「關照」與他同班的親侄女保研。徐川覺得,他願意跟這樣「有股正氣、威風凜凜、百毒不侵」的人在一起,「這才是我們都需要的世界」,所以他決定入黨。

徐川認為,「人民選擇了共產黨,而不是其他政黨」的原因「只能是兩個字:信仰」,他說這是他通過讀黨史、讀黨章找到的答案,否則「不能憑空建立起對黨的感情」,而「只要真信、真愛,你就一定會找到好方法」,比如將大學的思想政治課搬到微博微信上,用超級瑪麗等元素製作《一分鐘『兩學一做』》等微視頻。

在那篇表初心的微博下面,如今還能看到網友回復:「你講完為什麼入黨,全國上下的黨員都被布置了作業,寫寫自己當年為什麼入黨」,句末還加上兩個大哭的表情符號。

學黨章找信仰:「當年是不是真心也不好說」

經歷了2007到2012年黨員激增1097.4萬人之後,中共在十八大後下意識地控制隊伍擴張速度,追求「黨員質量」。這三年,黨員總數較上年淨增的人數在持續下降,從2013年較2012年淨增155.9萬人,減少到2015年較2014年淨增96.5萬人;每年錄得的入黨積極分子和全年新發展黨員的人數,也在連年減退。1982年出生的徐川是2254萬餘35歲以下中共黨員之一,2013年到2015年,這個年齡層的黨員比例一直維持在25%左右。

究竟如何凝聚這數千萬人?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不論個人利益分化多大,作為黨員,入黨最關鍵的就是你的信仰。」他認為,對源頭信仰的強調,也是「黨章」在這一輪黨建工程中被如此凸顯的原因:「黨章意識,就是宗旨意識,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一些黨員,宗旨意識不強,黨風不正,作風不正,貪污腐敗這些年比較嚴重,到了一個必須要向全體黨員提出宗旨意識(的時候)。」

逐字逐句讀這本17000字左右的小紅書,如今成為「兩學一做」的首要行動要求:「黨章意識」成為黨員「政治意識」的具體體現,尊崇黨章、按時交足黨費、佩戴黨徽,成為當下考察黨員對黨忠誠度的實體指標。黨慶前夕,6月28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三次集體學習,提出要堅持進行「嚴肅黨內政治生活、淨化黨內政治生態」的「黨的建設基礎工程」,基本要求就包括「以上率下模範遵守黨章」。

「今天黨的生日,你們多讀讀黨章。」
「今天黨的生日,你們多讀讀黨章。」圖:草木蟲

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教授張鳴則坦言,「為什麼學黨章?我也不太明白」,至於重温入黨誓詞:「當年的事兒跟現在怎麼說呢?當年是不是真心跟黨走,也不好說的,重温那個時候,也不見得能喚醒對黨的忠誠。」

對此,資深政情觀察人士表示,黨員們能不能繼續被黨吸引和凝聚,主要看兩個維度,一個是黨員自覺,一個是形成震懾。前者很難,「本身中共經過大幅度擴張,絕大多數黨員入黨時,也沒有什麼政治思想,大多數是出於功利加入,現在再怎麼做也很難改變當初的動機」,即便控制入黨人數,嚴格入黨標準,「現在意識形態上會更可靠一些」,但要做到黨員們主動歸心,「基本上不看好」;而後者,卻基本上達成了目標,「針對意識形態比較渙散的情況,主要通過禁止妄議,包括處理任志強,對黨員形成震懾,『不要有其他想法,有其他想法也不要說出來』,現在這些黨員們都學乖了,目的基本上達到了。」

黨建三年:學黨章之前先學乖

這「大黨瘦身、黨員學乖」的三年多,也是中共連環推進黨建運動的「塑形」三年,按目標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行為作風、政治規矩、意識形態,對象也從「老虎、蒼蠅」,拓展向普通黨員,甚至外溢到非黨員。

中共十八大換屆後,黨建行動的第一階段聚焦行為作風。以「八項規定」、「反四風」、「黨的群眾路線」為關鍵詞,與反腐運動相輔相成,細緻而明確地針對黨員,尤其是領導幹部開會、文件、出訪、警衞、新聞報導、住房用車待遇等方面,要求盡可能去奢從簡。一手是中紀委「老虎蒼蠅一起打」,定期報告查處成果,一手是藉著「群眾路線」、七常委聯繫地方,掀起一輪要求幹部「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民主生活會。

2014年,反腐運動在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等頂級高官的紛紛落馬中達到高潮,黨建工作的焦點,也漸漸從行為作風,轉嚮明確權威、立定規矩。這一階段,上至國家級,下至鄉科級的大批幹部如鐮下茅草,警告震懾力大無疑,但同時也讓官場瀰漫起了「不做不錯」怠惰閃避的氛圍。

2015年初至2016年初的第二階段黨建,是三個階段中「外溢」範圍最廣的,不僅針對8800萬中共黨員,還漫浸至公共輿論場,其中的左右之爭在三個階段中最為白熱化。

為這一階段定下基調的關鍵詞是比第一階段的「黨紀」更寬、更難捉摸的「政治規矩」,比較明顯的幾條紅線包括「妄議中央」、「團團夥夥『黨內有黨』」、「不如實申報個人事項、對組織不老實」。

2015盛夏,中央黨校調整校內裝飾,突出「黨校姓黨」。2016年第一場政治局常委會強調:「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批評春晚嚴重政治化的帖子一發即刪,公開質疑習近平提出「黨媒姓黨」的黨員大亨任志強被永久註銷微博號,遭到長達十日的黨媒筆伐,被罰留黨察看。《南方都市報》深圳版的編輯,因在頭版排版中,出現了「媒體姓黨 魂歸大海」的視覺巧合「導向事故」而被開除。反對者批評黨內民主、言論自由受遏,支持者則認為黨管黨員黨媒,理直氣壯。

2015年末,中央政治局要求成員必須「經常主動向黨中央看齊」,當時至2016年初,「習核心」、「核心意識」登場,內地過半省份的一把手公開表示以習近平為「核心」,1月29日的政治局會議公開提出「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然而,在隨之到來的「搞個人崇拜」的質疑和批評聲中,「習核心」提法在官場上戛然而止,在網絡上成為敏感詞。

中紀委在2016年伊始強調「交黨費」、中組部2016年「1號文」要求開展黨員組織關係集中排查,拉開了黨建第三階段的帷幕──深入基層、個人的忠誠和意識形態建設。

官方將「交黨費」與「對黨忠誠」、「黨章意識」、「組織觀念」直接掛鈎,要求從2008年起計補交差額,同時排查黨員關係──對超過半年未與黨組織聯繫的黨員要多種方式查找。根據「兩學一做」的要求,黨內教育更要從「關鍵少數」向全體黨員延伸,非公有制企業、離退休幹部、乃至流動性強的黨組織和流動黨員,都要覆蓋到。

如果說,第一階段的黨建要求是「手腳乾淨」,到了第三階段,要求則是「頭腦乾淨」。七一建黨95週年前夕,代表「人民日報重要評論」的「任仲平」發表《以信仰之光照亮奮鬥之路》《以真理之光引領復興征程》的頭版評論文章,重申共產黨人的馬克思主義信仰,「佔據著真理和道義的制高點」,「唯有對馬克思主義真正做到『虔誠而執著、至信而深厚』,才能『練就共產黨人的鋼筋鐵骨,鑄牢堅守信仰的銅牆鐵壁』。」

沒有信仰大一統 拿什麼凝聚世界最大黨?

然而要讓8800萬人都「走心」「保持先進性、純潔性」,還要鑄成「堅守信仰的銅牆鐵壁」,在張鳴看來,這個目標本身「其實想得有點問題」。

張鳴說:「只要是執政黨,成天日久,難免(渙散)…就算我們說是集權主義的黨,在搞現代化的過程中,也不可能成為有鐵的紀律、鐵的核心,信仰基本上已經破滅了…文革前已經有這種情況,不再是個造反的革命黨了,另一個是搞市場經濟了,要跟世界接軌了,要繼續建立一種鐵的紀律,忠貞不二的戰鬥團體,是不可能的,實際上沒有這個,如果還這樣設想,就是你的不對,不是別人的不對。」

竹立家教授也承認,黨員「信仰不堅定,有複雜的經濟社會發展原因,經濟社會發展的轉型期,人的思想觀念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一些黨員幹部,沒有按照黨章要求來。」

在香港的資深中國政情觀察者劉鋭紹則認為,黨建理想不成,主要在於中共本身不是一個健康的力量,「越來越多官的階層,是以利益為目標而加入黨政工作,以前是靠理念凝聚,現在整個國家方向都以利益為目標,讓黨的凝聚力沒有了。第二是黨的高層往往其身不正,下面的人怎會跟你講理念?第三是沒有制度上真正的政治改革,分權互相監督絕對沒有,公開的黨外監督也沒有,如何再通過政治動員、政治教育來凝聚黨心民心呢?」

作為當今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長期單一執政黨,中共的要黨建,要增強凝聚力,別無他法?

竹立家堅持,「號召力來源於黨章所宣揚的價值和原則,社會變了,黨的宗旨不能變了」,「現在最根本就是要把學黨章和實際工作相結合,最終落在制度上、政策上…教育、看病、上學的問題解決了,老百姓就相信黨了,黨員也可以提升認識。」

竹立家認為,要轉型的是「黨的建設」,不是「黨的宗旨」,張鳴則直指,「黨要轉型,不轉要轉,轉也要轉,只要不是倒退,就要轉型」,「現代政黨的前提就是黨員不可能無限忠誠,現在這個黨,是可進不可退的。」

張鳴還認為,要落實的並非竹立家所說的「黨章的宗旨和原則」,而是「民主、自由、法治,要落實,轉型也就實現」,但問題是,現在「基本上不太提黨內民主,實際上(黨員對黨)能認可的程度就成問題,沒有黨內民主,黨的凝聚就是假的」,「大家不說話了,但黨內凝聚力會越來越弱」。

劉鋭紹提的辦法更加具體,一是「敢不敢對過去的一些歷史上犯了的錯誤作一些承認?比如文革,比如對過去和眼前經濟造成的錯誤,敢不敢反省?其實這是最好凝聚人心的」,二是「有些公開的,談了很久的制度,比如財產申報制度,敢不敢開始做?」

對於劉鋭紹的「認錯法」,張鳴並不認同,「承認錯誤估計一下子就崩了,得先幹幾個好事兒,讓大家覺得你還行,才能承認錯誤,(不然)還沒幹事兒(認錯)就趴下了。」

對自己提的方法獲得實現,劉、張二人同樣悲觀。張鳴語帶無奈地說:「它不想轉,現在還沒有外部條件迫使它走這條路,選擇的道路選錯了,想釣魚,不能爬樹啊。」劉鋭紹聽起來則有點不忿:「它絕對不會做,也做不到,我有很多操作性強的建議,寫多一些會有人不高興,那他們怎麼改?」

黨章與習講話並列 黨建建的是什麼權威?

值得注意的是,與此前「學習『三個代表』實踐『三個代表』」、「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不同,「兩學一做」將黨章黨規與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並列為全體黨員成為「合格黨員」的必學內容。黨的「憲法」和黨的最高領導人,在本輪黨建中,各佔什麼位置?黨章地位的凸顯,是否又為2017年十九大修訂黨章,奏響前曲?

前述內地政情觀察人士指,「兩學一做」實際上凸顯了習近平系列講話的地位,一定程度上,將其列到了和黨章一樣的高度。

竹立家說,習近平的講話和黨章同樣重要,有同樣的重量,習近平的講話體現了黨章的宗旨和價值,「習總書記當然是領導者的角色了,過去三年多,四個全面發表以後,黨的新時期的理論知道思想就比較明確了,包括全面從嚴治黨。」

劉鋭紹和張鳴均指,「兩學一做」實際上是在加強習近平個人的權威。

劉鋭紹稱:「這個完全是個人崇拜。當年毛澤東甚至不強調黨章,強調毛主席的教導,現在不可以用毛(時代)那一套,就用公開那一套,(對黨就用)黨章,國家系統就是憲法,與習近平個人主張連在一起,實際上就是要向他歸心……不需要看成是真正的黨心民心的凝聚,只不過是有利於高層鬥爭的手段或者籌碼。」

張鳴也以毛時代作比:「很明顯,他(習近平)的話就是黨的話,領袖和黨是可以互換的,毛主席時代就是聽毛主席的話,聽黨的話等於聽毛主席的話。」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和行政學系副教授詹晶則認為,現在「距離毛的個人崇拜還差得太遠。文革時期中國對毛的狂熱,現在還沒有」,而且「黨太大了,利益很多,層級很分散,中央內部也有很多派系,最高層發出來的聲音也不一樣,習近平不可能一個人說了算,需要獲得更多黨內的支持。」

改革開放以來,還沒有任何一位中國國家領導人提出的政治思想,在其在位時就被寫入黨章並成為「指導思想」──鄧小平理論在1997年的十五大被確立為黨的指導思想,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在2002年的十六大被列入指導思想,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在2007年十七大被寫入黨章,但到2012年的十八大才正式被列為指導思想。

在「兩學」中與黨章黨規比肩的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其理論精神是否會在明年的十九大上被寫入黨章?明年此時,可見端倪。

無論習近平的講話精神是否寫入黨章,有一點對張鳴來說可能是一樣的:「黨章約束黨員,不約束領袖,黨員不能妄議,領袖沒有不能啊。」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