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手抄黨章100天」的新媒體實驗,怎麼83天就停了?

這場乍看起來別具「向心力」的自下而上示忠活動,讓94歲的黨章成為另類「網紅」,為何在最後關頭草草收場?


有結婚新人手抄黨章。
有結婚新人手抄黨章。圖片來源:NANCHANG RAILWAY BUREAU/SOHU

怎樣管理「世界最大黨」?最根本的,怎樣重建中國共產黨今天作為執政黨的精神內核,重建8800萬黨員對其的精神信仰,確保他們的忠誠純潔?這恐怕是習近平執政以來,最大的焦慮之一。在他提出的「四個全面」治國理政戰略中,第四維就是「全面從嚴治黨」。

「八項規定」、「反四風」、「政治規矩」、「不得妄議」、「看齊中央」、「核心意識」、「補交黨費」、「排查黨員關係」,3年多來,在一系列如通關秘鑰一般的黨員行為、作風、紀律、忠誠建設關鍵詞之後,共產黨的自我建設,近來又有了畫面感極強、娛樂性十足的嶄新延伸:手抄黨章。

「手抄黨章100天」,這場由頭號黨媒旗下新媒體平台發起,乍看起來別具「向心力」的自下而上的示忠活動,讓面世94年的《中國共產黨章程》第一次成為了移動時代營銷模式中的另類「網紅」。它甚至在文化大革命發動50週年的紀念日隨新婚夫婦入了洞房,達到了80多天來輿論傳播的最高潮,但同時也觸犯了黨的禁忌,在最後關頭從「政治正確」淪為「形式主義」而草草收場。

截至發稿,「學習小組」已經足足7天沒有發布專場內容。

新媒體黨建實驗:一個公號撬動百萬人

2016年2月29日,中共中央辦公廳正式發布《關於在全體黨員中開展『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學習教育方案》,這份簡稱「兩學一做」的黨內整頓方案,要求黨員逐條逐句誦讀黨章,學習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等,做信仰堅定、政治正確、精神振奮、道德高尚的中共黨員。

當天深夜近11時,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著名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就套用網絡打卡的傳播潮流,發起一個「手抄黨章100天」的活動。

活動鼓勵黨員從3月1日開始,用100天時間,抄寫15000多字的黨章全文,每天平均150字左右。「學習小組」會每天發布當天要抄寫的內容,黨員可以跟隨抄寫,還可以邊抄寫邊拍照,照片發給「學習小組」後台、微社區或者郵箱,小組會在第二天選登。「學習小組」還說,「歡迎更多有創意的書寫方式」……「讓我們重温書寫的美好」。

發起「手抄黨章100天」之後,「學習小組」開始每天推送網友的「抄黨章」照片,照片裏有各種花樣裝飾的手抄黨章,有人們聚集在一起誦讀或抄寫黨章的場景,還有很多單位部門為抄寫黨章專門設計的筆記本……和以往共產黨活動只依靠中央電視台播放一些呆板的畫面不同,眾人抄黨章、曬成果的互動過程充滿噱頭,在網上越滾越熱。

據「學習小組」自己的文章稱:活動開始後,每天微信後台會收到超過2000張照片,郵箱有15屏左右的新郵件(1屏25條,約合375條),社區裏有上千個新帖,至少有25個省份數百個單位一起參與了抄黨章活動,「不誇張地說,手抄黨章活動,可能直接帶動了上百萬人參與」。

「在當前的政治環境和氣氛下,地方都想通過一些創新的手段和新的所謂的黨建方式,來做組織上的邀功。」

微信平台上有超過1300萬個公號,能點起這把「兩學一做手抄黨章」星星之火的,絕非等閒之輩。

「學習小組」兩年前由《人民日報》海外版幾個年輕的記者、編輯以業餘時間主理成立,以善於用年輕時尚的方式發布與習近平有關的新聞──尤其是一些非貼身追訪不可獲得的消息──出名,也常被視為共產黨布局新媒體戰略的典型案例之一。它的自我介紹這樣寫:「這十年,我們好好學習。與習一起進步,一起擔當。」「學」、「習」二字,一語雙關。

根據《人民日報》海外版記者陳振凱發表在《網絡傳播》雜誌上的報導,2015年2月,「學習小組」成立一週年時,已經在微信平台收穫40萬訂閲者,其中三分之一是公務員,包括大量廳處科級幹部和一定數量的部級幹部,和少數黨和國家領導人,包括已退休的國家領導人,覆蓋31個省市地區。公號下屬的微社區,單日頁面瀏覽量峰值達到150多萬,接近中國一個中等網站的規模。

《人民日報》海外版副總編王詠賦曾向《南方週末》表示:「有些地方領導幹部,對人民日報海外版可能比較陌生…但對這兩個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和『俠客島』)如雷貫耳。」

新一輪「兩學一做」黨建號召下,正愁不知如何「學」、怎樣「做」的眾多基層黨組織,如焦渴地探著風向的離離原上草,一遇「權威公號」推送到指尖上的動員「星火」,即響應出燎原之勢。

一位長期分析中國政情的觀察家向端傳媒表示:「兩學一做這件事情,地方上很多也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形式搞會比較好。前幾天在濟南,有個山東省黨史博物館,本來是黨史館,現在改成了兩學一做的展覽,讓各個單位組織人去看。」「在當前的政治環境和氣氛下,地方都想通過一些創新的手段和新的所謂的黨建方式,來做組織上的邀功。」

後50天的荒誕:黨章不止事關洞房與胎教

端傳媒統計發現,「學習小組」發布的「手抄黨章100天」活動情況在第50天和51天(4月19和20日)之間出現分水嶺。

從3月1日開始的前50天,「學習小組」展示的主要是人們發來的手抄黨章照片,有零散組合的,也有分地方整理集合的,小組也會每週對手抄稿進行「評選」。第22天,「學習小組」表示,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已經有65家各級單位,響應「手抄黨章」組織集體抄寫,因此決定與各單位合作推出「專場」,集體發布作品。

4月20日開始,活動進入後50天,「學習小組」開始了以各地基層黨組織為單位的「手抄黨章專場展示」。這時,以具體的基層單位為主角,抄黨章場景照片、專場視頻、乃至一些引起爭議的表態,開始較密集地出現。

第69天,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芳草湖農場子女學校,兩名女老師帶著四名學生在課室裏問答:「我們的幸福生活是誰創造的?」「中國共產黨!」「我們要像愛媽媽一樣愛我們的國家愛我們的黨」……

當天「小組」布置的抄寫內容是第二十五條,「黨的地方各級代表大會的職權」。

第75天,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三位懷孕女員工,站成一排,右手撫著隆起的腹部,左手將紅色的黨章舉在身前,齊聲說:「學習黨章是最好的胎教」。

當天布置的抄寫內容是第三十條,有關黨的基層委員會的任期以及書記副書記的選舉報批。

第78天,河北邯鄲復興區石化街道辦機關支部四名年輕黨員在小公園裏圍坐讀黨章,齊聲說:「抄黨章,學黨章,我們最時尚」。

當天要抄寫的是第三十一條之(五),「充分發揮黨員和群眾的積極性創造性」。

此前一天──第77天──黨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讓「手抄黨章100天」紅透內地網絡,兩個多月來網民們對「抄黨章」活動的零碎嘲諷與調笑,在「新婚之夜」的場景裏瞬間爆發,將這場新媒體版本的黨建實驗推向無法回頭的荒唐與尷尬。

消息傳出那天正是文化大革命發動50週年的5月16日,江西南昌鐵路局南昌西供電車間的助理工程師李雲鵬、檢修車間助工陳宣池,在他們的新婚之夜,「鋪開紙張,工整地抄下黨章」,「留下美好記憶」。兩人身穿禮服的洞房抄黨章合照,一經南昌鐵路局官方微博宣傳,迅速傳遍網絡。

端傳媒曾致電南昌鐵路局宣傳科,對方一聽詢問即掛斷電話,之後不再接聽。「新婚之夜抄黨章」的初始消息和報導,隨後也在內地網絡被大面積刪除。

「我覺得有點……不知道是不是炒作,還是真的這麼堅定的信仰,反正我是做不到……可能我的水平還沒到,」被問及那對南昌小夫妻時,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黨院辦黨支部的胡書記在電話中「呵呵」幾聲之後,向端傳媒如是說。

但他沒有回應幾天之前,他們醫院那個「學習黨章是最好的胎教」的視頻。

胡書記進一步向端傳媒解釋了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是怎樣「抄黨章」的:「今年『兩學一做』、學習黨章的活動,我們自己也在號召大家學習黨章黨規、學習(習近平系列)講話,籌備自己活動的時候,看到『學習小組』(發起手抄黨章),正好契合……全國人民都在搞這個。」

醫院黨總支3月開始響應「學習小組」,為了鼓勵大家堅持,醫院自己也成立了專門的微信群,「抄完之後要拍照,發到微信群裏『曬一曬』。黨總支下面有6個黨支部,每個黨支部的書記、委員都在群裏面。堅持不下去,也不會怎麼樣,工作忙、出差…抄不了也沒關係,可以兩三天『補交作業』。」胡書記說:「我們給『學習小組』只是投了一天的稿子,平時會在我們自己的公眾號裏面發。」

據胡書記說,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共有101名黨員參加了活動,也有十幾名「積極向黨組織靠攏」的非黨員參與。

抄完黨章,「兩學一做」下一步要做什麼呢?胡書記說,計劃抄黨規。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抄嗎?「講話就不抄了。」

但實際上,「抄黨章」似乎也難以繼續下去了。

中止於第83天:黨媒們終於發現了形式主義錯誤

5月22日,「手抄黨章」的第83天,「學習小組」的公號發布了55551部隊專場。該部隊的一名班長在視頻中說:「槍聽我的話,我聽黨的話」。

此後,「學習小組」停止了「手抄黨章」的活動更新,截至發稿已經足足7天沒有發布專場內容。

此前,端傳媒曾致電「學習小組」成員,對方請示「領導」之後表示,活動尚未完結,沒有什麼經驗可以介紹的,並數次明確表示「不接受訪問」。

5月23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大門外出現了一群上訪的工人,他們頭戴安全帽,擺上桌椅坐成三排,人人面前擺放一本紅色封面的《中國共產黨章程》,鋪紙持筆手抄。他們背後是一條紅底黃字的橫額:「抄寫黨章100天敦促郭斌副院長做合格的共產黨員」。

這一天,也是「學習小組」迄今最後一次布置「手抄黨章」內容,為第三十五和第三十六條,「黨員幹部要善於同黨外幹部合作共事」,「黨的各級領導幹部…職務都不是終身的」。

第二天,中國江西網引述「有關部門」指,這群民工是「每人每天180元(包午餐)受僱非法鬧訪」。

「抄黨章只能用來鬧洞房,絕不允許用來鬧訪!」事件立刻變成段子,在微博上傳開。

5月23、24日,「手抄黨章100天」的新專場悄然隱匿,取而代之的是中規中矩的《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2016年版)》節選、《習主席國防和軍隊建設重要論述讀本(201年版)》摘編、《人民日報》對習近平考察黑龍江的報導。

5月25日,《解放軍報》刊文針對抄黨章活動,稱如果抄寫只動筆而不「走心」,只「曬字」而不見行動的「真章」,不觸及思想和靈魂,就會讓這一初衷很好的活動淪為「精緻的形式主義」,需要注意和防止。5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稱「一些自我感覺不錯的創新之舉,可能招來網民集體批評……形式主義是最大政治不正確。」《光明日報》也刊文,警告「當心被形式主義帶跑題」。

國家行政學院的竹立家教授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明確表示,抄黨章是「一些地方、一些部門的不正當行為,搞一些形式主義,這種做法是不提倡的」,「民眾反感很正常」──竹立家也透露,國家行政學院也學黨章,「但我們是研討、討論,我們層次這麼高,怎麼能抄呢?」

一場官方社媒賬號發起的新媒體黨建實驗,就這樣在黨章段子化的尷尬中草草收尾。

「整體來說,不是為學習黨章,或認同黨章,而恰恰是一個形式主義、自我保護、自我升值的目的」,「反映了北京或者中共現在思想的凝聚力,其實是完全沒有了」。

在香港的資深中國觀察家、評論員劉鋭紹認為,熱熱鬧鬧的抄黨章活動,有人捧,官方又好像想要壓,但真正意圖如何,必須要細緻去分析當中的過程、主導力量和動機。「官方過去做了多次政治動員,對黨的高層、政策和形象有破壞沒建設,所以近年他們開始懂得『轉彎動員』──我想講,但不從我的口講,讓別人去講。但這些東西,在中國官場中也會成為一種上行下效、互相跟風……上有好者,下有甚者,變成一種政治自我保護的形式,」劉鋭紹說。

在他看來,跟風「手抄黨章」恰恰出自「趨利基因」,「整體來說,不是為學習黨章,或認同黨章,而恰恰是一個形式主義、自我保護、自我升值的目的」,「反映了北京或者中共現在思想的凝聚力,其實是完全沒有了」。

觀察人士認為,過去的黨建活動主要是思想匯報、心得體會,不是太有實際效果,「這個有很多黨委想做成比較實體性的運動,展覽啊、手抄黨章100天啊,實際上主要是為了增強黨的存在感……對普通黨員傳遞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

但他也認為,「手抄黨章」不見得會成為一場「運動」:雖然「學習小組」發起這個活動,作為宣傳和意識形態的動作,示範效應比較明顯,目前看不出來背後有多強的中央意志──比如中組部就未見有相關的正式通知,而且地方上也未見必須參與的明確要求,只不過「一旦搞起來,中央不可能說它不對,只要搞了『左』的活動,哪怕可能社會觀感不好,也沒有人會指出這樣做是不妥的…反而越來越多地方和團體要跟進。」

「中國這種事兒,真要強調什麼政治掛帥啊,『學習』啊,肯定會有人跟著起鬨,(文革時)夫妻學毛選、學『老三篇』,其實沒什麼用,有些地方通過這些東西來表示他們做得怎麼好,有些只是噱頭,」在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張鳴遙相呼應。

玩大了危險,「形式主義」又無用,但8800萬黨員的理想、信仰和忠誠還是要重新抓在手裏。對這個早已從革命黨轉型為執政黨,共產主義信仰幻滅,走上中國特色資本主義道路的「世界最大黨」來說,這會否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呢?

(下篇待續)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