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國際

英國真的脱歐了,誰會笑,誰會哭暈在廁所?(上)

誰要離開,誰要留在歐盟?那個大大的「如果」將怎樣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


誰要離開,誰要留在歐盟?那個大大的「如果」將怎樣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端傳媒蒐集了不同領域具代表性的人物,傾聽他們的leave or remain。從每一個個體的感受,弄清楚整件事情的意圖。

面孔一:斯蒂文·科萬, 倫敦大學教育學院(UCL Institute of Education)講師,出生在英國,不支持脱歐。

倫敦大學教育學院(UCL Institute of Education)講師Steven Cowan。
倫敦大學教育學院(UCL Institute of Education)講師Steven Cowan。受訪者提供

我們不能理解狹隘的國家主義

和絕大多數高等教育工作者一樣,我支持留在歐盟。我們工作的環境是一個國際化的環境,我們不能理解狹隘的國家主義。University的拉丁原意是「兼容」(all-embracing),這就是大學的理念,人們自由地分享知識和觀念,不受政治和國家地域的限制。我們應該生活在一個知識、科學、思辨的共同體裏,而不應該僅僅侷限在英國。大學不應該是英國的大學、法國的大學,大學應該是全球化的大學,應該是自由、開放、兼容的大學。這從理念上解釋了我為什麼支持英國留在歐盟。

從現實的層面看,留在歐盟對英國高等教育發展有很多好處。英國學生可以自由出入歐洲,享受歐洲的高等教育資源,特別是歐洲很多國家的高等教育資源是免費的,比如波蘭、丹麥、比利時。語言給英國學生和老師帶來很多優勢,歐洲很多大學課程都是用英文授課,對英國來說是巨大的優勢。我現在倫敦工作,但如果我想去歐洲工作,不是難事。

如果退出歐盟,英國大學的學生數量將會有非常明顯的下降,尤其是研究生項目。法國、西班牙、意大利等其他歐洲國家的學生將不會再來英國,有些英國大學可能因此關閉。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所以你看英國大學管理層,幾乎沒有人支持離開歐盟。我知道有很多非歐盟的學生支持英國脱歐,這樣在學費和就業市場,歐盟學生和非歐盟國際學生將在一個平台上競爭。但是不管英國退出或留在歐盟,都不會影響非歐盟國際學生的學費和相關政策。而我們會對歐盟學生收取更高的費用,對他們進入英國也會有更多的限制。這就好比四川的學生去北京上學,卻需要交更多學費、受到政策限制一樣。 

所以,你很難在高等教育界找到支持離開歐盟的人。多項民調顯示,絕大多數高等教育從業者支持留在歐盟。國家主義總是更具有情感上的吸引力,而不是理智上的吸引力。在高等教育界,我們相信不同國家和文化的交流和合作,將帶來更多的創新。

面孔二:Divrad Modris,67歲,船夫、漁民,支持脱歐。

遊艇測量員Divrad Modris。
船夫、漁民Divrad Modris。受訪者提供

現任的英國政府和前任政府,已經把我們國家的漁業賣給了別人。

我從11歲起在船上工作,抓魚賣給那些度假的人。現在我有了自己的漁船,很小的,也有自己的船長。年輕時,我當過船長,但是這份工作實在太耗體力,後來我負責遊艇的維修和保養,現在我是遊艇的檢查員,在遊艇出發前看看一切是否安全、得當。

我想告訴你,我一輩子都在船上,只要我沒有死,就算坐著輪椅,我也不會放棄——船、打漁和遊艇。

對於公投,我強烈要求脱歐。現任的英國政府和前任政府,已經把我們國家的漁業賣給了別人。他們完全不關心,把我們的水域全部給了外國人。我們本國人不能在自己水上捕魚,歐盟其他國家的人卻可以。

英國每年有一個捕撈量的配額。歐盟把三分之一的額度給了一艘荷蘭的拖網漁船(Cornelis Vrolijk)。那是我們三分之一的魚啊,給了一艘外國船!(註:編輯查證, 荷蘭漁船擁有的是23%的英國年度捕撈配額,即接近四分之一。)

而包括我在內的英國4000支近海船隊,只能共享4%的配額!(註:根據非政府組織Greenpeace的調查,英國捕魚配額掌握在少數大型漁業公司手中,而這些公司大多為外國集團擁有。英國43%的捕魚配額歸外國企業擁有,而佔據五分之四漁船總量的英國近海捕漁船,卻只擁有4%的國家配額。但外國企業在英國運營會向英國納税。) 想想吧!如果禁止香港人在維多利亞港捕魚,而我這個外國人卻被允許這麼做,你會怎麼想?

我實在太傷心了,看到英國政府四十年來如此糟蹋我們國家的漁業。彼得赫德(Peterhead)、格里姆斯比(Grimsby)、赫爾(Hull)、洛斯托夫特(Lowestoft)⋯⋯所有超級棒的漁港,都被英國政府糟蹋了。我們真的是受夠了!

英國的漁業,在英國的水域上,應該由英國的船隻來開發,應該由英國的法規來管制。這些法規,應該是英國國民,通過民主選舉推選出的領導人制定的,而不是那些沒有投票權的歐洲人。

沒有漁民受過高等教育,但是我們不是沒文化的鄉野漁夫。我們不是。我們知道這裏正在發生什麼。

我支持脱歐,我支持Fishing for Leave。我相信95%甚至100%的漁民,都會這麼選擇!(註:記者向Scottish Fishermen's Federation(SFF)查詢,公司負責人表示SFF對於該問題表示中立,但是公平來說,絕大多數的漁民希望脱離歐盟。Fishing for Leave是漁業從業者為支持英國脱離歐盟而發起的一項獨立運動http://ffl.org.uk)

面孔三:Chris, 24歲,蘇格蘭人,不支持脱歐。

24歲的蘇格蘭人Chris。
24歲的蘇格蘭人Chris。受訪者提供

我是歐盟流動性的頭號粉絲!

我是土生土長的蘇格蘭人,格拉斯哥是我的故鄉。人生的前二十二年我在那度過了自己大部分的時光,在卡利多尼安大學完成了學士學位。

反對英國脱歐的原因很簡單,我是歐盟流動性的頭號粉絲!歐盟的存在使得知識、技術、勞動力能夠在整個歐洲大陸上暢通無阻,得到優化配置。各種不同文化的交流讓我們能跟更聰明的人交換知識,讓世界變得更好,一定程度上這也是歐盟存在的意義。我個人和我的家庭,都受惠於歐洲移民和那些邊界開放的國家。我哥哥現在定居在西班牙,英國退出歐盟的話,我想他搞不好要丟飯碗了。

蘇格蘭熱情好客,格拉斯哥人隨時團結在一起、彼此扶持。英國由島嶼組成,並不在歐洲大陸上,很多英國人不認為或者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歐洲的一部分。蘇格蘭人不一樣,我把自己視為蘇格蘭人,同時也是歐洲人。我支持蘇格蘭獨立,但是反對蘇格蘭離開歐盟。

我去過中國,還曾在深圳一家做博物館和文化產業投資公司當過實習生。我熱愛旅行,想去更多國家看看,但不喜歡出國要求的那些繁文縟節。如果英國不再是歐盟的一部分,也許意味著我去哪都要辦簽證了。

我把世界看作是一本書,故鄉格拉斯哥是我的第一頁。你讀完第一頁然後會怎麼做呢?你會迫不及待的想要接著讀第二頁、第三頁、第四頁,而並不想被卡住不是嗎?

面孔四:Dan Clarke,29歲,新加坡Disruptient數字營銷公司創始人兼CEO,顧客主要來自亞太和中東,支持脫歐。

Disruption的數字營銷公司創始人兼CEO Dan Clarke。
Disruption的數字營銷公司創始人兼CEO Dan Clarke。Tech In Asia 網頁圖片

脱歐有利英國整體人才素質提升。我在黎巴嫩和約旦的朋友們, 不會再因為持「非歐盟國家護照」而受到僱主另眼相待。

我出生在英格蘭東部諾丁漢郡(Nottinghamshire)的薩頓因阿什菲爾德(Sutton-in-Ashfield)。這裏之前是一個煤礦要地,20世紀80年代保守黨領導人戴卓爾夫人進行改革,摧毀了當地的煤礦產業,之後又沒有新的產業可以替代作為經濟支柱,打那以後我們經濟上一蹶不振。

我們家裏沒人有機會上大學,成了 「警察世家」。父母、祖父、叔叔都是警察,妹妹是協警,我19歲時也成了警察,我的妻子也在警察部門工作。

2008年,我只身離開英國前往德國尋找工作機會,在柏林找到了一份互聯網營銷工作。申請工作簽證、了解國外法律和工作條款等等看起來繁瑣嚇人,不過當時我確實享受了歐盟政策下勞動力自由流動的好處。

我在德國工作四年之後搬到了迪拜,輾轉在兩家銷售機構工作,接着合夥開了另一家銷售機構,但因為與合夥人意見相左,我離開了。大概一年前,在新加坡創辦了現在這家新公司。

雖然我的公司與歐洲或者英國沒有商業往來,幾乎不會受到這次公投結果的影響,但我覺得英國是否會退出歐盟,對我的很多東南亞或者中東朋友意義重大。

英國脱歐,會有利於吸引非歐盟國家的人才。比如,來自印度尼西亞的技術人員拿到英國簽證會很困難,所以他們的期望薪資也會比較低。但如果英國退出歐盟,簽證辦理反而容易許多,他們會有更多工作機會並且能掙到更高的工資。

長遠來說,英國脱歐更有利於英國整體人才素質的提升。我在黎巴嫩和約旦的朋友們,在英國人才市場上,會得到更公平的待遇。他們不會再因為持「非歐盟國家護照」而受到僱主另眼相待,他們更容易因為自身能力脱穎而出。

很多人都說英國脱歐會有很大的經濟損失,我覺得言過其實。歐盟國家一直在消費英國的媒體,經濟和醫療等等。在英國,來自歐盟國家的淨移民數量非常大,這表明歐盟需要英國,比英國需要歐盟多得多。你看,瑞士和挪威都不是歐盟國家,他們經濟發展不是也挺成功嘛。

不論英國究竟脱歐還是留歐,歐盟國家的僱主們仍然還是會僱傭英國人,只要足夠優秀,英國的僱主們也不會錯失歐盟國家的人才。

(未完待續)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