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重思法西斯主義系列之一

許寶強:為何需要認真討論法西斯?

隨着國際局勢和本地政治的急劇變化,系統地反思「法西斯」的歷史和原理,似乎變得愈來愈相關和迫切。


2009年11月22日,西班牙長槍黨前領袖、獨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三十四周年死忌,長槍黨成員當日在紀念活動上致法西斯敬禮。
2009年11月22日,西班牙長槍黨前領袖、獨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三十四周年死忌,長槍黨成員當日在紀念活動上致法西斯敬禮。攝:Jasper Juinen/Getty

雨傘運動期間和前後,網絡世界中的論爭,不時出現「法西斯」一詞,大多是相互指摘——或是批評排外本土主義,或是針對大陸的集權統治。認真梳理這概念的理論和歷史含意,乃至探討它對分析當代香港以至全球狀況的參考價值,卻相對缺乏。然而,隨着國際局勢和本地政治的急劇變化,系統地思考「法西斯」的歷史和原理,似乎變得愈來愈相關和迫切。

香港與全球的文化政治危機

香港政治的紛爭,並沒有隨着佔領運動的完結而消退。相反,隨着貧富懸殊擴大,中國大陸政治經濟狀況及管治方式改變,主導香港政治走勢的特區政府也「愈戰愈勇」,進一步激化本已十分尖銳的社會矛盾,強力衝擊香港社會過去依賴的廉政和法治、收編傳媒干預大學、限制言論學術自由、減弱民間透過正式渠道監察政商濫權的能力,催生各種體制外的抗爭,導致政治力量更趨兩極;同時放大中港矛盾,加速了本土主義的興起。

國際方面,歐洲的難民危機引發新一輪的排外浪潮,這次矛頭所指的,是伊斯蘭文化,而貧富分化和失業率高企,更加劇了社會矛盾,同時孕育了左、右兩翼激進政治的復興,當中尤以遍及整個歐洲和美國的右翼排外政治力量更令人憂慮;甚至在戰後享受了一段相對長的和平時期的東亞地區,今天的地緣政治衝突也日益浮現,從北韓核武問題到南海紛爭,似乎也正為過去幾十年的和平局勢響起警號。

不論國際或本地,山雨欲來之勢已成,與20世紀初頗有點相似之處。然而,當今歐美部分政治力量對伊斯蘭的歧視排拒,或各地紛紛出現的本土排外主義,與20世紀初的納粹排猶,是否可以類比?銅鑼灣五子失蹤及大陸維權人士被捕、功能團體與「有權用盡」、以至攻擊「濫用司法」,這些管治方式的轉變,能否透過研究德意等法西斯政權的性質和經驗,得到更深入的理解?認真地回顧檢視20世紀初法西斯/納粹主義的歷史,也許能為有助我們分析以至準備迎接新的歷史階段。

歷史對比的異同

不過,在回顧上世紀初的法西斯運動之前,有必要首先說明,當代香港所面對的內外環境,與八九十年前的世界局勢,儘管有些接近,但同時也有不盡相同之處。類近的地方,包括貧富差距日漸增加、經濟增長放緩、金融投機加劇、自由民主法治的削弱、政治兩極分化、排外意識滋長,預示我們正步入了不穩定的危機年代。

而重要的差異,則包括當代仍未經歷一戰和經濟大衰退等劇烈動盪,而且今人也或多或少對過去的法西斯思潮和運動存有戒心。在此種新的社會環境之下,政治經濟的條件確實有利於鼓吹排他的極權政治滋長,這從歐美近年極右政治勢力的冒起,以至香港近年政治文化的變化,可見一斑。一些論者警告法西斯主義正在回潮,並非完全是空穴來風;不過,儘管如是,說今天會重複意大利法西斯和德國納粹的歷史和引伸的戰禍,似乎也言之尚早。歷史自然不會完全以相同的面貌重複出現,因此,回顧過去時需小心分辨異同,並從中嘗試找出有助理解當代問題的參考。

尋找法西斯的本質

檢視歷史可採用兩種互補的方法,一是把過去發生的事情,置放回其當時身處的歷史環境,理解它的生成和發展的獨特條件;另一是從眾多相類近的歷史事件中,提煉出一些根本而共同的特性。採用這兩種互補的方法,可讓我們在尊重歷史事件的獨特性的同時,也能抽取一些有助理解當代問題的共通經驗,超越只依據表面的現象而作出過分簡化的概括。

回顧上世紀初的世界歷史,我們不難發現,當時各式各樣的法西斯運動和思潮,不僅遍佈歐洲,同時也出現於南北美和亞洲。儘管由於德意日的法西斯力量奪了政權並發動了戰爭,因而備受關注,但法西斯並非只有反猶、專政的一面。因此,想要深入理解不同面貌、不同形式、產生不同影響的法西斯經驗,只能仔細而具體地分析不同地方出現的法西斯主義。

儘管從表面的現象並不容易概括法西斯主義的特性,但普遍呈現於各地的法西斯運動和思潮,都是針對其主要的政治競爭對手,包括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共產國際和社會民主黨,以至基督教自由主義等力量的訴求──一種波蘭尼(Karl Polanyi)歸結為保衛個體自由的訴求(較詳細的討論,見本系列之後的文章);法西斯主義同時傾向漠視甚至破壞建基於自由主義的民主制度及法治程序,同時高舉民族主義(或種族主義)、弱肉強食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等價值、信念,並宣揚激情、意志,貶抑理性、知識。

不同的思想家曾嘗試從這些共通點提煉出法西斯主義的根本性質,提出諸如「反動的現代性」、「保守的革命」、「反個體主義」、「務實的犬儒主義」等不同的判斷,又或借助精神分析的視角,強調集體的心理欲望在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在繼後的幾篇文章,我將會介紹這些不同的觀點,並嘗試從中尋找有助我們理解當代變局的參照:如何從回顧20世紀初的歷史,探討法西斯主義的性質、源起、成因和產生的效果,以分析及提煉出法西斯主義的核心或本質是什麼?這樣的歷史探究,如何有助我們理解當代世界局勢和香港社會的政治變動?解答香港、中國以至全球是否正在迎接新一波的法西斯主義浪潮?倘是,各地的民間社會需要做些怎樣的準備,以作回應?

(許寶強,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在當代文化政治危機中重思法西斯主義之一)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