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就職 台灣

大陸回應先軟後硬,蔡英文時代的兩岸關係走向何處?

兩岸不再稱兄道弟,可能恐怖平衡,也可能螺旋下沉,在國際場域打遭遇戰,就看雙方如何見招拆招。


蔡英文與陳建仁在就職典禮上向民眾揮手致意。
蔡英文與陳建仁在就職典禮上向民眾揮手致意。攝:Ashley Pon/Getty Images

「倫敦政經學院的嚴格訓練,讓我一直到現在,總是用宏觀的角度想事情。」

聽着白衣黑褲,一身俐落裝束的蔡英文在台上發表就職演說,熟悉的觀察家很可能會記起她上頭這一段自述,同時想到「結構狂」三個字。

在忠實反應着蔡英文思想的就職講稿裏,政策宛如一只手錶,蔡英文自己是鐘錶師傅,她一一拆解各個小零件,再放到一個架構體系內組合。反映在講稿裏,就是她常用「機制」、「元素」、「安全網」等抽象概念,最後再將它們組合成政策。

例如面對中國大陸指定的「必答題」:九二共識。蔡英文先說:

「(19)92年之後,20多年來雙方交流、協商所累積形成的現狀與成果,兩岸都應該共同珍惜與維護,並在這個既有的事實與政治基礎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

接着她再將「既有政治基礎」拆解開來:

「第一,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這是歷史事實;

第二,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

第三,兩岸過去20多年來協商和交流互動的成果;

第四,台灣民主原則及普遍民意。」

除了「結構狂」,蔡英文思考公共政策時往往對身處的環境「欠缺安全感」。她在《洋蔥炒蛋到小英便當》書裏透露最愛思考「防護機制」(Safeguard),這是指國際貿易的保護傘,保護國內產業免於受到進口損害的貿易救濟手段,這也是她拿到「1.5個」博士學位的論文主題。

這個「結構狂」、同時永遠在思考着「防護機制」的新總統是怎麼鍛鍊出自己的兩岸及國際政策的?而她的對手:中國共產黨,又是怎麼評價、回應蔡英文的就職演說?蔡英文時代的兩岸關係走向何處?

520就職演說一改再改,親自定稿,連幕僚在前一晚,都難以掌握兩岸論述的最後版本。蔡英文的幕僚接受採訪時透露,就職演說中關於兩岸關係的首要原則是:「維持台灣人民選擇的最大自主性,對北京的『一個中國』頂多擦到邊,絕不落入國共的政治框架,絕不落入『九二共識』的詮釋。」

對蔡英文而言,這一套思維可說是「一以貫之」,它在李登輝出任總統時成形,陳水扁時期更加周全完善。20年來涓滴匯流成河,具體而微呈現在520這篇6千多字的就職演說裏。其中兩岸論述的癥結點就是:擺脫猶如鬼魅般糾纏在台灣的「一個中國」政治框架,必須解開這個難解「死結」。

李時期:避用「一個中國」

蔡英文甫踏入政壇,就在「兩國論」上一戰成名。1998年8月,李登輝憂心台灣的國際空間遭中國大陸強力打壓,由蔡英文任召集人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蔡再邀時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張榮豐、陳必照、林碧炤當小組顧問。而林碧炤如今被小英延攬入府任秘書長。

當時小組研究結論建議,避免使用「一個中國」,主張全面停用:「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國兩區」、「一國兩府」、「一個國家兩個對等政治實體」、「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等概念。今後在陳述國家主權立場時,不必再提及《波茨坦宣言》與《開羅宣言》等歷史性的國際協議。

李登輝一度把蔡英文叫進了李辦:「妳怎會這樣說?」蔡英文連忙解釋:「您都已經講過了,(陳水扁)新政府就不用再提『兩國論』了嘛!」

研究結論指出,兩個國家的主權互不隸屬。台灣經過1991、1992年修憲,1996年總統直選後,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存於世界,中華民國並不擁有中國大陸的主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也不及於台灣,未來兩岸的政治談判應在這個基礎上進行。

專案小組還建議,必要時使出殺手鐧:「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權」。小英在520就職演說中強調「這個國家」、「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和領土」,也流露出這樣的歷史刻痕。

一年多後陳水扁當權,蔡英文接掌陸委會主委,在會見新聞界時說:「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因為『兩國論』的說法遭致很多誤解,並被與台獨劃上等號,新政府今後將不會再提『兩國論』。」為此,李登輝一度把蔡英文叫進了李辦:「妳怎會這樣說?」蔡英文連忙解釋:「您都已經講過了,新政府就不用再提『兩國論』了嘛!」

扁時期:堅拒「九二共識」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蔡英文授命接任陸委會主委。這時她確實不再提「兩國論」,但也堅決不接受「九二共識」。2000年6月,美國前國防部長裴利訪台提議扁政府,兩岸應基於「1992年對話之精神」(refer to the spirit of 1992)展開對話;陳水扁回應,如果要說有共識,那也是「沒有共識的共識」(agree to disagree)。

為了拆除地雷,蔡英文緊急會見陳水扁……在陸委會發表如何理解「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政策聲明,使用拗口的政策論述寫成新聞稿,彎來拐去,就是不願表態接受「九二共識」。

不料,蔡英文認定扁碰觸了「一個中國」這顆地雷的引信。在蔡的眼中,北京擁有在國際上對「一個中國」和「九二共識」的話語權,台灣受限於國共兩黨舊有政治框架中,無法在國際場合充分表述台灣對「一中」的詮釋,如此對台灣極為不利。

為了拆除地雷,蔡英文緊急會見陳水扁,並與府秘書長邱義仁、副秘馬永成反覆斟酌、重新定調,在陸委會發表如何理解「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政策聲明,使用拗口的政策論述寫成新聞稿,彎來拐去,就是不願表態接受「九二共識」。這樣的風格,一直延續到2012年總統大選選戰。

2012大選 「和而不同」

2011年2月,蔡英文為了布局參與總統大選時提出了兩岸關係論述:主張應從台灣認同出發,兩岸論述提出「和而不同、和而求同」,這是蔡英文把兩岸關係置於東亞歷史與國際戰略的初次論述:「台海現狀是國際權力結構和東亞近代歷史演變的結果,必須要把台灣放在國際結構,才能拉出必要的戰略縱深。」

「兩岸議題要考量全球與區域戰略的平衡,要和亞洲各國站在同一陣線,台灣應該以國際多邊體系作為與中國互動的架構,才不會像馬政府陷入中國鎖定的政治框架裏,以政治主權退讓交換經濟利益。」蔡英文如此認為。

北京出題「九二共識」,蔡英文回以尊重「共同認知與諒解」;北京出題「兩岸同屬一中」,蔡以「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留下解讀空間。

蔡英文決心要跳脫「一個中國」框架,揮別國民黨的老舊時代,大多數人民不願接受,卻又越纏越深的悲哀,所以蔡認為兩岸問題若要解決,「一個中國」這個「結」一定要先解開。

支持者在現場開心地唱著歌。
支持者在現場開心地唱著歌。攝:Ashley Pon/Getty Images

這次選前國共兩黨接連逼問蔡接不接受「九二共識」,小英堅決擺脫「一個中國」的糾纏。北京出題「九二共識」,蔡英文回以尊重「共同認知與諒解」;北京出題「兩岸同屬一中」,蔡以「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留下解讀空間,蔡英文的幕僚反問「這不就很具體嗎?」

就職演說結束後 中方回應峰迴路轉

但奇特的是中國大陸方面在蔡英文演說結束後的回應。520就職演說一結束,多位涉台學者解讀「釋出善意」、「為民共破冰創造條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中國社科院台研所所長周志懷的談話,他在演說結束後第一時間接受媒體訪問時,這樣形容蔡英文的就職演說:「『大陸解讀』是向大陸表達善意,符合與大陸相向而行的一步。」

周志懷解釋,蔡英文雖然沒講「九二共識」,但大陸注意到了新的表述的出現,即「要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和其他相關法規處理兩岸事務」;「統一的概念」和「一個國家兩個地區的涵義」都出來了。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周志懷提到自己的談話是「大陸解讀」,某種程度表示他的肯定不只是個人意見。但當天下午4時,國台辦先將蔡英文演說定調為「一份未完成的答卷」,並埋藏協商機制將中斷的伏筆;隔天上午,國台辦、海協會步步進逼,以中斷兩個機制為籌碼,要求蔡英文「寫完答卷」。

知情人士對記者透露,這些涉台學者能夠高度掌握國台辦決策方向,所言反映國台辦的想法,但後來有中共黨內其他力量介入,包括習近平辦公室、國安部、軍委政治工作部、軍委聯合參謀部等,匯整到國台辦後,最後才定調,致使情勢峰迴路轉,愈發強硬。

曾經擔任國台辦副主任,訪問台灣次數在中國官員之間遙遙領先的鄭立中,日前在北京的一場論壇中,就以「有所靠近、迴避實質、有待觀察」來評價蔡英文的演說。

此後,涉台學者對蔡英文和民進黨的發言漸趨麻辣,上海台研所常務副所長倪永杰受訪就說,北京對蔡英文的答題不滿意有三個方面。首先,蔡沒有承認「九二共識」,沒說清楚「共同認知與諒解」。其次,蔡只說要控管風險,沒有提出穩定兩岸關係發展的積極辦法。

第三點說得最重,「新領導人懷有不切實際搞台獨的幻想」。倪永杰稱之為「戒急用忍升級版」,即推動「新南向」政策,搞軍火工業,經濟上遠離中國。還有文化上要搞去中國化的「文化台獨、教育台獨」。還有「戰略制中」,在東海、南海議題上與美日沆瀣一氣。通篇講稿就要搞「柔性台獨、笑臉台獨、漸進台獨」。

南海問題是中共的軟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也指出,在南海和東海問題上,馬英九的態度明確,反觀蔡英文的態度曖昧,他放話說,「大陸會持續觀察,台灣未來在南海問題若明顯親美,對兩岸關係不利。」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黃嘉樹指出,要把民進黨執政明確界定為「台獨」回潮和兩岸統「獨」拔河,要高度警惕蔡英文背後湧動的「台獨」浪花。據涉台人士透露,蔡英文在就職典禮上強調太陽花學運歌曲〈島嶼天光〉的歌詞「勇敢ㄟ台灣人」(勇敢的台灣人),又合唱過去戒嚴時期禁唱的〈美麗島〉國歌,這一切北京都看在眼裏。

但要據此推論中國大陸對蔡英文政府將愈發強硬,恐怕也不盡然。例如曾經擔任國台辦副主任,訪問台灣次數在中國官員之間遙遙領先的鄭立中,日前在北京的一場論壇中,就以「有所靠近、迴避實質、有待觀察」來評價蔡英文的演說。

鄭立中還特別點出,蔡英文這次兩岸表述與民進黨一貫立場不同,她首次表態將依據「台灣地區憲制性規定」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這等於重提了中國外長王毅在美國曾經說過一次的「憲法說」。

協商中斷,重啟澳門模式?

兩岸進入冷和之局,蔡政府的兩岸協商會不會中斷,20多個官方工作層級管道是否喊卡,尚且未定。海陸高層研判,還沒到確認中斷的攤牌時刻,未來兩岸遇到突發緊急情況,還是會嘗試打「兩岸熱線」,而海基會沒有任何人事布局,也是在觀察北京的動作。

一旦兩岸官方協商中斷,扁政府時期「澳門模式」的準官方協商,成為可能選項。中華港澳之友協會秘書長張仕賢表示,中共憂心港台合流,勢必不會透過香港,而澳門是「一國兩制」的模範生,進入蔡英文時代,台澳關係可以期待,但還要再觀察。

在兩岸經濟面,陸客縮減已成必然,兩岸航線航點也會隨陸客而減少。紅綠的二軌溝通,北京擁有主導權會保持觀望,有紅綠接觸但還不到民共交流。未來國際空間成了兩岸政府的角力場。蔡政府在亞太區域洞見觀瞻,甚至於牽動全球局勢。

「在無數的推理和犯罪小說中,警察、私家偵探等執法人員面對難纏的凶手,常常要先讓自己像凶手一樣去思考,以凶手的邏輯來分析事情,才能找到對方的漏洞,從這一點作為突破口後切入,成為破案的關鍵。」

蔡英文

蔡英文有其戰略縱深。她曾提出「國家安全網」的構想,以風險管理替代一味圍堵,在市場開放及國家安全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面對中國強勢崛起,沒有安全感的蔡英文,刻正利用東海、南海問題,藉助美日和東南亞國家的力量,架設台灣的「國家安全網」。

談判高手的蔡英文說:「在無數的推理和犯罪小說中,警察、私家偵探等執法人員面對難纏的凶手,常常要先讓自己像凶手一樣去思考,以凶手的邏輯來分析事情,才能找到對方的漏洞,從這一點作為突破口後切入,成為破案的關鍵。」

習近平與蔡英文進入博弈,雙方都是難纏的對手。未來兩岸關係非常微妙,從東海、南海問題,再到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新疆異議領袖熱比婭來台問題,考驗蔡英文的決斷力。兩岸不再稱兄道弟,可能恐怖平衡,也可能螺旋下沉,在國際場域打遭遇戰,就看雙方如何見招拆招。

蔡英文就職 蔡英文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