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讀者來函:權力的感覺使一切變質

這款講伊朗革命的冒險遊戲把歷史切出一個截面來,讓你經歷一段。


【編者按】讀歷史系的遊戲玩家,在《1979革命:黑色星期五》這款遊戲中,重溫伊朗革命。

1979年2月1日,伊朗宗教領袖霍梅尼在外流亡15年後回到德黑蘭,受到數百萬伊朗人的歡迎。
1979年2月1日,伊朗宗教領袖霍梅尼在外流亡15年後回到德黑蘭,受到數百萬伊朗人的歡迎。攝:GABRIEL DUVAL / AFP

昨晚讀到端傳媒《搞得定快門,搞不定革命》一文介紹《1979革命:黑色星期五》這款講伊朗革命的冒險遊戲,身為一個從小玩電腦、長大讀歷史系的人,我立刻就登入Steam去買了。玩完一遍的感想是:果然厲害。

本遊戲不長,兩個小時可以過一遍,但它的內容夠豐富,裏面刊載的照片與圖說,夠你再看一個小時;如果還有興趣,去挖相關歷史,或者遊戲裏提到的1970年代伊朗流行歌曲,那就挖不完了。

這是史實的先天優勢:有挖不完的典故。即便是一些小物件,例如伊朗電影院食品是開心果不是爆米花,又如乞食婦女燒的驅邪香的古波斯文化淵源,又如一首小詩,到處是值得品味的細節。

與其說這是一個遊戲,不如說,它是一個展覽館。你扮演攝影師走在街頭上照相,走在志士聚集的電影院裏與眾人互動,都等於是在看製作者整理給你的歷史展覽。身為一個讀歷史系的人,我完全懂得他們的意圖,也讚嘆他們的編排。

在現實世界裏布置這樣一個展場,不知要花費多少,也不知能持續多久;而他們做成電腦遊戲,只要電腦不滅,這便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令人驚喜的細節,還有晚上主角到老爸房間拿另一部相機時,可以順便瀏覽老爸以前拍的彩色照片和家庭影片,都是真的影片,1950-70年代的伊朗,內容有海灘遊、古蹟遊、小孩第一天上學、親戚聚餐等等快樂的日常情景。

在那個年代能有自家的攝影機,而且還是在剛開始現代化的伊朗,你可以看出他們果然是富裕人家,而這個遊戲果然是基於真實故事與人物改編的。將這些快樂的影片與當前即將進入革命暴亂的現狀一對比,對歷史的感觸便會更深。

便如端傳媒的介紹文所說,本遊戲選項雖多,但都不會改變結局。第一章,你抵抗逮捕時,按鍵盤操縱主角與來抓你的人搏鬥,三兩下掙脫出來,正當你以為這即將進入近年動作遊戲常見的逃亡關卡時,你被好幾枝槍瞄準了。——抵抗無用,這不是動作遊戲,這是現實——這是本遊戲的第一個反轉。

遊戲開場白就告訴你,你所碰到的事情,你作出的反應,說出的話,都是現實中曾經有的、可能有的。當你作出關鍵的反應時,左上角會出現「XXXX won't forget this」的提示字樣,這會影響到之後的劇情嗎?一點點,會影響後來的對話,但本遊戲結局沒有分支。

雖然本遊戲結局沒有分枝,不代表現實沒有,當你投入主角的掙扎,作出選擇,看到「XXXX won't forget this」時,你會想到,換成現實中的你,面對類似的事情,人家也不會忘記你的選擇。

這是本遊戲最沉重、最成功、最發人深省的地方。它不是一個有頭有尾的故事,它也不追求這個;它就是把歷史裏切出一個截面來,讓你經歷一段。這種說故事的方法,非常精煉,是很見功力的史筆。

看來製作者在敘述史學、博物館學以及文學上都有非同等閒的造詣,不知這之中,除了現代西方紀錄片與歷史書的章法,有沒有他們伊朗與古波斯的敘事傳統在內?

至於本遊戲,對伊朗革命的結果,有什麼具體的控訴呢?明顯的有兩個部份:一是劇中主角取得的錄音帶,裏面很多是霍梅尼流亡時的演講,一再強調將來革命成功後的伊朗會是言論自由的國家,他不會掌權、只會專注於宗教活動,等等一大堆政客與革命領袖都說過的漂亮話。

再就是後段,審問你、刑求你的人,會向你表白:

「曾經,我以為,我幹這些(刑求)勾當,是為了信念......但現在,我明白了:我只是因為它讓我感到很有權力。」

先前,這位老兄說,他也是在這裏被王朝關過,被刑求、被強姦,挺過來的。支撐他活下來的是什麼呢?你可以回答是信念,是仇恨,或是別的什麼心理變態;製作組在這一題上其實也可以留著懸念讓我們猜,然而,到最後,編劇讓他給出答案了:為了權力的感覺。而這,大概也就是製作者對革命中的人性,對各種「何以變質至此」的問題,根本的答案了。

有關伊朗革命的ACG作品,幾年前我買過四冊漫畫《我在伊朗長大》(Persepolis),畫得很好,我從這部作品裏才開始對伊朗革命有了親切的認識。它後來也有在法國改編成動畫,也一併推薦給沒看過的朋友。

(胡又天,台大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與創作系博士候選人,研究華語流行歌詞的演變。)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