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審查 國際

伊朗防火牆下,互聯網創業指南

在互聯網被高度控制的伊朗,社交軟件卻成為了自主創業者的營銷途徑。曾經的失業青年費蕾施媞擁有了自己的藝術品牌。


費蕾詩媞和丈夫穆罕默德。
費蕾詩媞和丈夫穆罕默德。攝:韓靜儀

「這世上只有夜鶯了解愛情的價值,除此外又有誰能撫慰戀人的愁思?」

伊朗藝術品牌「彩色風車」Instagram的公眾號更新了幾張店主親自設計的揹包照片。波斯風情的揹包上印着這句伊朗著名詩人哈菲茲的抒情詩。

不到五分鐘,照片的評論區就有了數十條留言,有稱讚揹包做工精美的,更多的則是詢問價格。

「這款包多少錢?尺寸是多少?材質是什麼?」

「100萬里亞爾(約合200人民幣),20*25,布制。」店主費蕾施媞回覆道。

「好的,我想要綠色的那一款,我們怎麼聯繫?」

「加我的Telegram,我告訴你銀行賬戶。」

Instagram上簡單諮詢之後,費蕾施媞便讓顧客通過社交通訊軟件Telegram與她進一步核實發貨地址等詳情。費蕾施媞成功收到買家網上銀行付款或者ATM轉賬後,便會把揹包寄出。一筆生意就這麼做成了。

坐在記者面前的店主費蕾施媞今年30歲,和大多數伊朗女性一樣,她喜歡精緻的粧容,常年裹着頭巾穿着長袍。一年前,她與丈夫穆罕默德共同創立「彩色風車」這個品牌,專營自己設計的波斯風情皮包、服裝和胸針等商品。在費蕾施媞看來,自己出售的並不是商品,而是傾注心血的藝術品。

2003年,面臨失業危險的費蕾施媞大概並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伊朗青年藝術家創業的範例。7年後的今天,在伊朗首都德黑蘭的許多咖啡館、書店、藝術品店乃至著名的藝術家工坊展覽館中,都能夠看到她設計的藝術品。今年3月,費蕾施媞還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家專賣店。

而在臉書(Facebook)和在線圖像視頻分享社區Instagram都無法訪問的伊朗,費蕾施媞的Instagram粉絲卻達到4萬餘人,網絡成為了她的主要銷售途徑。

長期以來,伊朗都被認為是全球互聯網政策最不自由的國家。根據國際性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表的2015年全球網絡自由度報告,伊朗網絡自由度名列倒數第二。多年來,伊朗政府的防火牆一直阻礙用戶訪問相關網站。然而,VPN(虛擬專用網)在伊朗的普及極大地打破了政府監管,為無數費蕾施媞們的創業提供了捷徑。

一畢業就等於失業

「 如果有一份合適的工作,我可能就不會想到自己出來創業了。」 談到為什麼會走上創業之路,費蕾施媞靦腆地笑笑。

7年前,費蕾施媞畢業於德黑蘭阿勒扎赫拉大學的布藝設計專業。本想求職於知名公司的她,卻遭遇了伊朗的失業大潮。伊核談判期間,歐美針對伊朗實施多項經濟和金融制裁,伊朗經濟整體衰退嚴重,企業紛紛倒閉裁員,年輕人失業率陡增。許多像費蕾施媞這樣的應屆生都遭遇了「畢業即失業」的重大挫折。

國際社會就核問題制裁伊朗

20世紀50年代,伊朗開始核能源開發。1980年美伊斷交後,美國曾多次指責伊朗秘密發展核武器。2006年至2010年,聯合國安理會分別通過四項決議,不斷加大對伊朗核及其相關領域的制裁。此外,美歐還對伊朗出台了更為嚴厲的單邊制裁法案,將制裁範圍擴大到金融交易、出售船運設備和鋼鐵,以及進口天然氣等領域。2013年伊朗國內通脹率已經高達40%,民眾生活壓力不斷增大。中美俄英法德六國與伊朗經過超過20個月談判,在2015年7月14日就伊朗核問題達成全面協議,為10多年來時斷時續的談判劃上句號。2016年1月,國際社會對伊朗的制裁解除。

「人在困境中總能想到求生的方法。而我也一直夢想着,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幫助伊朗的傳統文化走向復興,」 費蕾施媞說道。

但剛剛大學畢業的費蕾施媞似乎錯過了推廣伊朗傳統文化的最好時期。

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伊朗在最高領袖霍梅尼的倡導下確立了教法學家監國(Guardianship of the Islamic Jurist) 的政治體制,最終成為了政教合一的神權統治國家。此後,雖然伊斯蘭文化占主導地位,其他非宗教的波斯文化卻進入沉寂期。

不過伊朗改革派政治人物哈塔米1997年出任總統後,傳統文化復興出現有利契機。哈塔米上台後主張不同文明間的對話,認為要「將文化、道德和藝術置於政治之上」。為支持私營經濟發展,鼓勵年輕人自主創業,哈塔米政府共投資了五十億美元。

然而這次「復興時期」極為短暫,猶如曇花一現。2005年,隸屬於保守派的前總統內賈德上台後,大力推行閉關鎖國的文化政策,阻止西方文化尤其是反伊斯蘭政權的思潮進入伊朗。高壓的文化政策使得伊朗的文化氛圍愈加封閉,也間接導致優秀的伊朗傳統文化無法順利傳播到西方。

費蕾施媞畢業時,部分藝術院校的畢業生從事文化事業的機會都源於政府資助。對於有想法和能力的青年人,伊朗文化遺產、手工業和旅遊組織都會提供相應的補助與獎勵政策。然而,接受補助就意味着從業者必須創造富有伊斯蘭文化特徵且能夠宣揚伊朗當前政局形勢的藝術作品。換句話說,從業者們必須「穿着政府的外衣」進行藝術創作。

不論是翻牆購物還是對非宗教文化的鐘愛,都體現了民間擺脱政府主導一切的訴求。

面對着「畢業等於失業」的經濟現實,像費蕾施媞一樣不願意與政府合作的畢業生們決定不再坐以待斃,「當時只有兩條路擺在我們這些藝術生面前,要麼接受政府補助,成為政府喉舌;要麼自力更生,另尋出路。」他們嘗試起了不同類型的自主創業,比如代購、擺地攤等等。

「我最開始並不知道要做什麼,但我是藝術專業的,那麼就充分發揮專業特長,做些藝術品吧,」 費蕾施媞說道。

費蕾施媞製作的第一件藝術商品是一個布藝揹包和一個小鳥形狀的胸針。布藝的揹包上手繪着卡通的夜鶯,費蕾施媞還特意在旁邊附了一首波斯詩歌。在費蕾施媞看來,詩歌不僅是伊朗文化中的精粹,更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民族的自身特性。「我希望可以把詩歌的意向和含義作為藝術作品中的重點表達對象,」 費蕾施媞說。

不知道是否能夠取得成功,也不知道自己創作的藝術品是否能適應市場需要,抱着試一試的想法,費蕾施媞帶着揹包和胸針去了週五巴扎。週五巴扎位於伊朗首都德黑蘭南城,每逢週五舉辦,類似於國內的集市,人們可以隨意販賣自己的各種商品,無論是農產品抑或是手工藝品。

幸運的是,費蕾施媞剛把商品擺出來,就被一位中年婦女買走了。「那個顧客對我的包和胸針讚不絕口,說他們極具波斯民族風情。」 費蕾施媞說,「畢竟波斯人最鍾愛的就是玫瑰、夜鶯和詩歌。」

就這樣,精準的定位使得創業初期的費蕾施媞,慢慢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伊朗藝術品牌「彩色風車」的Instagram。
伊朗藝術品牌「彩色風車」的Instagram。Instagram 截圖

VPN熱銷,社交軟件妙用

週五巴扎首戰告捷後,費蕾施媞決定多製作一些相似的工藝品進行售賣。可好景不長,由於週五巴扎混亂的管理模式,來集市上淘貨的人越來越少,費蕾施媞的生意受到波及,她只好轉往德黑蘭的藝術家工坊。

藝術家工坊是伊朗手工業組織下屬的展廳,常年展出藝術家的各類作品,費蕾施媞也申請到了一個展位。正是在那段時間,費蕾施媞結識了現在的丈夫、商人穆罕默德,事業愛情雙豐收。如今夫婦分工合作,費蕾施媞負責設計,穆罕默德則負責銷售。

有了丈夫的幫助,費蕾施媞的事業如虎添翼,訂單激增,兩人不得不把圖樣和布料分發給當地的裁縫們,委託他們幫忙完成製作。談到這一點時,費蕾施媞顯得有些無奈。「我希望每件產品都出自自己的雙手,因為只有親自制作的才最有質量保證,也最能達到預期。但銷量實在太過火爆,我不得不把製作這一道工序外包出去。」 不過,只有手藝值得信賴的裁縫鋪才能成為費蕾施媞的合作伙伴。每個裁縫都需經過她親自培訓,成品也會接受她的檢驗。

隨着創業之路逐漸步入正軌,費蕾施媞開始嘗試新的銷售模式。在去年註冊了「彩色風車」商標後,她帶着最具特色的手工藝品去了許多咖啡館、書店、藝術品店進行洽談,謀求推廣與合作。

但伊朗城市繁多,城市間的經濟發展極為不均衡,像費蕾施媞一樣的商家並不一定能在每個城鎮都成功找到代理。

一種新的電子商務模式在伊朗悄然興起:商家們基於在線社交平台等渠道宣傳商品,通過境內銀行轉賬系統和快遞實現線上選貨、線下交貨的銷售模式。

一年前,費蕾施媞也開始嘗試在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網站上展示和出售自己的商品。「有人會說,伊朗是全球互聯網最不透明的國家之一,世界流行的社交網站在伊朗都無法訪問,依靠網絡營銷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我想說的是,情況恰恰相反,」費蕾施媞說。

根據端傳媒記者查詢,儘管Facebook、Instagram等網站在伊朗無法訪問,但伊朗絕大多數網民都暗自使用VPN, 通過「翻牆」來使用社交軟件,看看境外的世界。VPN在伊朗收費並不貴,一個月10元人民幣左右。網絡上也有許多免費VPN供伊朗人民下載,網速不錯。

伊朗政府的態度似乎十分矛盾。一方面防火墻高築,切斷一切西方訊息乃至於中文社交網絡,另一方面又不理會國內無所不在的“翻墻”行為。有些政府人員自己也在使用VPN「翻牆」,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都擁有推特(Twitter)賬號。政府偶爾的突擊檢查便顯得頗為虛張聲勢。

現如今Facebook、Instagram在伊朗大學生中十分流行,據統計目前有6成以上大學生擁有Facebook賬號。為了爭取年輕客源,很多書店、咖啡店、潮流服裝店等商店,都會通過Facebook、Instagram的公眾賬號來發布優惠信息,進行推廣。

在費蕾施媞看來,利用Facebook和Instagram進行銷售,對自己的品牌發展也極為有利。「我們的產品主要針對追逐潮流的年輕人,境外社交網站正是他們的聚集地。那些不會翻牆的網絡用戶,觀念比較保守,往往對我們的產品並不感興趣。在社交網站上打廣告,更有助於我們精準營銷,」 費蕾施在接受端傳媒記者採訪時說道。

現在,顧客們看到心儀的商品都會在圖片下留言,之後再用Telegram(一款即時通訊軟件,編者注)私信費蕾施媞,進一步核實詳情。費蕾施媞也會把店鋪的Instagram名稱貼在每件商品的商標和購物袋上,方便顧客關注新品。

網絡為費蕾施媞跨越地域界限提供了無限可能,使得她的產品銷往伊朗各地。

從失業到擁有自己的專賣店

與2009年剛畢業的窘迫相比,費蕾施媞如今依靠品牌獲得的收入十分可觀。以一個月為例,每個種類的藝術品訂單數都能達到200多單,價格較為便宜的小錢包甚至超過400單。今年3月,「彩色風車」的專賣店也在德黑蘭最熱鬧的街區之一——沙里亞提大街上正式開始營業。

而隨着國際社會對伊朗制裁的解除以及社會愈加開放,越來越多的伊朗青年人們也開始加入創業大軍,整個伊朗掀起了一股大學生創業潮。據統計,2015年伊朗大學生自主創業的人數較2014年上漲了30%。僅2015一年,類似「彩色風車」這樣的藝術品牌在伊朗就註冊了30餘個。

面對與日俱增的競爭對手,費蕾施媞感到巨大壓力,「我們幸運地走在了創業浪潮的前面,但要是不繼續努力擴大影響力,總有一天會被新品牌吞沒。我一直在努力設計新的圖案,謀品牌創新。」 費蕾施媞說。

費蕾施媞的丈夫穆罕默德則表示,他們必須要一步步擴展規模和產品門類,並堅持他們最獨特的品牌優勢——手工生產,不用機器,「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同行中保持優勢」。

而費蕾施媞的野心遠不止於國內市場。談及品牌的未來發展,費蕾施媞希望能夠將業務拓展到海外,讓世界各國都能認識到剝離了宗教與意識形態外衣的伊朗藝術。

「我為自己的努力感到自豪。我們不僅創造就業機會,為伊朗經濟貢獻了自己的力量,同時也傳播了自己的文化價值和認同感,」 費蕾施媞說。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