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在戰地倒下的攝影師Chris Hondros

5年前,關注全球戰爭並獲獎無數的戰地攝影師Chris Hondros消逝在利比亞炮火中,15載戰地生涯,他為世人留下了多少故事?


2011年4月20日,利比亞,反政府軍進入大樓作戰,反政府軍走上樓梯,把燃燒的輪胎推向敵人士兵的房間。攝:Chris Hondros/Getty
2011年4月20日,利比亞,反政府軍進入大樓作戰,反政府軍走上樓梯,把燃燒的輪胎推向敵人士兵的房間。攝:Chris Hondros/Getty

5年前的今天,2011年4月20日,四名攝影師在戰地中身亡。在利比亞以東200多公里的港口城市米斯拉塔,正在報導當地戰事的Chris Hondros遭到突如其來的榴彈射中。眾人被送到當地醫院,傷勢急劇惡化,Getty圖片社隨後對外宣布,Chris Hondros傷重不治。

Chris Hondros在15年戰地攝影生涯中,先後拍攝了20世紀90年代後期以來世界各地的主要衝突,包括利比里亞、科索沃、安哥拉、黎巴嫩、阿富汗、伊拉克及塞拉利昂等。2004年,Chris憑着在利比里亞拍攝的作品,獲提名普立茲最佳突發新聞照片獎;2006年,他在伊拉克拍的照片獲頒「戰爭攝影」最高獎項羅拔卡帕金獎。

當時Getty圖片社新聞部副總裁Pancho Bernasconi對他的憶述是這樣的:「Chris是一個全能的攝影師,他可以宏觀地攝影和報導,同時也能觀察到微細的東西。他一直想要報導比較嚴肅的事情——戰爭攝影,」Pancho說:「他了解圖片的重要性。」

2005年1月18日,伊拉克,美軍錯誤槍殺兩名孩子的父母。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5年1月18日,伊拉克,美軍錯誤槍殺兩名孩子的父母。攝:Chris Hondros/Getty

一張被廣傳的照片印證了以上的說法:一名女孩在槍頭的照明燈下張大嘴巴無助地嚎哭,面上和手上沾滿血跡,旁邊站著一名美軍士兵,士兵的軍靴和地上遍布一滴滴鮮血。

這發生在2005年,Chris在伊拉克戰爭中跟隨美軍拍攝,這個村子他們已經去過幾次,但那天早上當地與美軍有過零星衝突,士兵尤其警戒。凌晨時分,他們決定再次巡邏村子,在黑夜裏,一輛汽車從遠處傳來絲絲微弱的光,並且愈駛愈近,士兵試圖阻止無果,因而向車輛開槍。

汽車最後在路邊停了下來,陣陣哭聲卻傳到Chris耳中,5歲的Samar便是鏡頭下嚎哭的女孩。Samar因坐在汽車後座免於受到槍傷,但她11歲的哥哥Rakan卻被射中背部,導致身體癱瘓,他的父母亦遭射殺。

這對父母在黑夜中開車,誤闖美軍巡邏路線被開槍射殺的照片,次日被刊上各大報章,引來不少停戰的呼聲和輿論壓力。2008年,康復了的哥哥Rakan重返伊拉克,並喪生於一次軍事衝突中。

戰地的槍火對壘,只是現實的冰山一角,Chris以戰地前線不常被刊登的日常圖片,訴說著槍炮以外更多的故事。

2003年7月20日,利比里亞戰事。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3年7月20日,利比里亞戰事。攝:Chris Hondros/Getty

另一張流傳極廣的照片,背後的故事補充了照片以外對於戰爭的想象。在長達十多年的利比里亞內戰中,不少年輕人長期活在炮轟之中,2003年,解除武裝工作緩慢進行,即使簽署了停火協議,但利比里亞政府軍的衝突仍屢有發生。

在利比里亞首都摩羅維亞一條戰略大橋上,26歲的利比里亞政府軍成員Joseph Duo,赤膊手持RPG火箭筒,發射一枚榴彈後狂喜,他興奮地跳躍的表情和動作,被Chris一一拍下,照片傳遍了全世界。及後,這張手持RPG的經典影像,讓Joseph成為了利比里亞長期內戰的象徵。

Joseph Duo離開戰線後兩年,與妻子和三個小孩住在郊區,Chris重返利比里亞找回Joseph,那時候Joseph在當地稍有名氣。他受訪時回憶道,利比里亞內戰開始的時候,他才14歲已投身戰爭,在他戰事生涯裏,沒有任何需要道歉的地方,「你必須去適應這個環境,而這個環境正正讓我能夠找到自己。」

離開利比里亞戰線後5年,Chris前往報導利比亞內戰,跟隨反政府軍進入大樓作戰。反政府軍走上樓梯,把燃燒的輪胎推向敵人士兵的房間,此時遭到卡達菲支持者以RPG火箭筒擊中,反政府軍作戰的這組圖片成為了他生命最後的報導攝影。

面對種種威脅,Getty圖片社曾經這樣形容Chris Hondros:「在他傑出的職業生涯裏,無論在世界各地何處拍攝重大衝突,Chris從沒有在火線上退縮過,利比亞也不例外。」戰爭對他來說,並非只是在戰場上的視覺獵奇,這或許能在他的個人簡介中窺探一二——自己的父母都是二戰的難民和倖存者,這也許是他關注戰爭的由來。

阿富汗,從美軍軍車向外望的風景。攝:Chris Hondros/Getty
阿富汗,從美軍軍車向外望的風景。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2年9月15日,阿富汗,反塔利班士兵看著美國轟炸機在阿富汗托拉博拉地區飛過後留下的煙跡。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2年9月15日,阿富汗,反塔利班士兵看著美國轟炸機在阿富汗托拉博拉地區飛過後留下的煙跡。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2年9月15日,阿富汗,幾名阿富汗人在室外的建身設施建身。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2年9月15日,阿富汗,幾名阿富汗人在室外的建身設施建身。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6年8月17日,以色列黎巴嫩邊界,以色列軍隊士兵 剛從黎巴嫩回到以色列,大家在交談。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6年8月17日,以色列黎巴嫩邊界,以色列軍隊士兵 剛從黎巴嫩回到以色列,大家在交談。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7年6月29日,伊拉克巴格達,一名陸軍士兵被路邊炸彈炸傷,準備進行胸腔手術。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7年6月29日,伊拉克巴格達,一名陸軍士兵被路邊炸彈炸傷,準備進行胸腔手術。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7年12月3日,伊拉克,被美軍突擊後,數名伊拉克男子被蒙住眼睛。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7年12月3日,伊拉克,被美軍突擊後,數名伊拉克男子被蒙住眼睛。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8年5月14日,伊拉克巴格達,美軍士兵正在進行一個通宵空襲任務。攝:Chris Hondros/Getty
2008年5月14日,伊拉克巴格達,美軍士兵正在進行一個通宵空襲任務。攝:Chris Hondros/Getty
2010年1月16日,海地,地震後被集中處理的屍體。攝:Chris Hondros/Getty
2010年1月16日,海地,地震後被集中處理的屍體。攝:Chris Hondros/Getty
2011年2月5日,埃及開羅,埃及軍隊以坦克和刀片刺網分隔在解放廣場的反政府示威者及穆巴拉克支持者。攝:Chris Hondros/Getty
2011年2月5日,埃及開羅,埃及軍隊以坦克和刀片刺網分隔在解放廣場的反政府示威者及穆巴拉克支持者。攝:Chris Hondros/Getty
2010年10月21日,阿富汗喀布爾,一名阿富汗男孩站在充滿彈孔的牆前。攝:Chris Hondros/Getty
2010年10月21日,阿富汗喀布爾,一名阿富汗男孩站在充滿彈孔的牆前。攝:Chris Hondros/Getty
影像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