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陳曼琪:脫離民建聯,吸引「液態水」選民

陳曼琪藉助專業反佔中,離開加入15年的民建聯,要走一條「不左不右,沒有固定跑道」的參選路?


香港立法會選舉9月4日舉行,端傳媒推出專題網頁,全方位報導立法會動態:《擂台》中議員比拼;《時報》呈現議會最新動向;《精讀》帶你認識立法會;《焦點》追蹤最熱政題。

今日起,請緊貼。

陳曼琪。攝:盧翊銘/端傳媒
陳曼琪。攝:盧翊銘/端傳媒

3月18日受訪這天,陳曼琪戴上珍珠耳環,穿起鮮豔的橙紅上衣。自今年1月正式脫離香港第一大黨——建制派的民建聯後,她一改多年來的黑色套裝「古板」律師形象,似乎刻意令個人形象更加鮮明。

47歲的陳曼琪是執業律師,2000年加入民建聯,與李慧琼、張國鈞和張文韜等人成為民建聯首批吸納的專業人士。她以區議員作起點,2003年在九龍黃大仙正愛區當選。多年來她在區內派福袋,提供健康檢查和法律諮詢,得到區內長者支持,在這個老齡化的地區連任了四屆區議員。

不過,陳曼琪的名聲一度僅僅局限在黃大仙。當與她同期出身、比她年輕五歲的李慧琼已經成為民建聯主席之時,很多香港市民並不認識陳曼琪。直至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她站在旺角街頭「反佔領」,才有人記住了陳曼琪這個名字。

拒絕「撐傘」而成名

「任何人不遵守該(法庭)命令,有可能被裁定藐視法庭罪。」2014年10月22日晚上9時許,雨傘運動進入第24天,陳曼琪以執業律師名義代表經營旺角及東九龍路線的潮聯小巴公司,在旺角佔領區宣讀禁制令,禁止示威者堵塞馬路及設置路障,妨礙小巴行駛。

當時,大批示威者佔領旺角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及附近路段,要求人大常委撤回政改方案。陳曼琪代表潮聯小巴商戶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

處理禁制令官司時,我是以律師的專業態度冷靜地看待,與外界的政治感情『絕緣』,完全沒有意識到那是政治事件。

陳曼琪

在旺角街頭宣讀禁制令當天,香港下着滂沱大雨,陳曼琪拒絕撐早已被視為雨傘運動標誌的「傘」,在傳媒的鎂光燈下,站在警方安排的十字路口,一字一句朗讀禁制令文字,渾身濕透。周圍的示威者「撐着雨傘」指責她「對內地政府唯命是從」,是「民建聯律師」。

儘管事件深具政治性,但陳曼琪認為自己要表達的只是「最客觀的法律意思」,堅稱自己以律師的冷靜態度處理,「與政治感情絕緣、完全沒有意識到那是政治事件」,不過「還未開口說話,人家便指着罵你是『民建聯律師』,認為我的說話有政治、選舉的導向」,此時令她覺得「政黨背景已經成為包袱」。

不論外界爭議如何,這次行動讓陳曼琪走出了黃大仙,更多人開始對她的名字有了印象。

從專業「反佔領」走出民建聯

陳曼琪回憶,1999年她為黃大仙的居屋計劃做法律顧問時,首次接觸到民建聯的地區服務:「當時對政治、政黨完全沒有概念,以為是類似獅子會(編註:慈善組織)的服務團體,便加入做義工。後來在當義工的過程中,才發現裏面全是民建聯的人。」

民建聯早年定位是親中左翼基層政黨,主打地區戰,後來為了爭取中產選民,在2005年與另一個建制派政黨——香港協進聯盟合併,開始走跨階層路線,重點招募有工商界背景和專業資格的會員。陳曼琪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加入民建聯。

不過,儘管民建聯用了10年時間轉型,但仍難以吸引中產選民支持。比如在年初的2月28日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中,在將軍澳區家庭月入中位數超過5萬元的中產豪宅,包括維景灣畔、日出康城,民建聯候選人周浩鼎只取得不足兩成半的選票;相反,新界東中收入最低的上水清河邨,家庭月入中位數為1.25萬元,周浩鼎卻成功獲得近半支持。

陳曼琪這樣分析民建聯的形勢:「只限於長者、基層、傳統愛國愛黨人士。貼着傳統政黨的標籤,只是倒模式的貨品,沒有個人特性⋯⋯但日後的形勢不是這樣,市民總是喜歡有選擇,需要多元化的貨品,店裏物品一式一樣,市民唯有出去挑。」

貼了政黨標籤,個人的風格、本身的專業很容易被遺忘,漸漸只能是民建聯的一分子,而無法盡情做最真實、完整的自己。

陳曼琪

在這個「沒有個人特性」的香港大黨裏,陳曼琪曾努力建立自己的專業個性形象。2012年,陳曼琪轉向專業界別發展,成立中小型律師行協會。2013年,民建聯也意圖建立專業人士形象,成立「專業同盟」,但陳曼琪似乎並不想歸於旗下。

2014年2月18日,「專業同盟」成員穿上印有民建聯標誌的背心,在黃大仙向街坊派發福袋,陳曼琪卻別樹一格,拒絕穿上政黨背心。

「我這個人很有主見、喜歡創新、做與別不同的事情。」陳曼琪說,她不喜歡掛着政黨的名字,「貼了政黨標籤,個人的風格、本身的專業很容易被遺忘,漸漸只能是民建聯的一分子,而無法盡情做最真實、完整的自己。」

三個月之後,2014年5月,陳曼琪更暫時脫掉民建聯身份,以個人名義參與反佔領行動,包括舉辦律師業界的佔中民調、設立反佔中法律熱線、草擬《中學生罷課風險同意通知書》、代表小巴公司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等。

以「專業形象反佔領」的連串行動,成功在雨傘運動的短短數月間,令「陳曼琪」這個名字在香港報章曝光逾200次。

陳曼琪代表潮聯小巴商戶向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禁止示威者堵塞馬路及設置路障。攝:Liau Chung-ren/REUTERS
陳曼琪代表潮聯小巴商戶向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禁止示威者堵塞馬路及設置路障。攝:Liau Chung-ren/REUTERS

陳曼琪一再強調,正是雨傘運動的經歷,讓她明白要離開政黨,走出自己的專業政路。不過,在雨傘運動落幕後,陳曼琪並沒有馬上退黨,而是繼續以民建聯身份參加2015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再次成功連任黃大仙區議員。直至選舉後一個月的12月22日,她才向外界宣布退黨一事。

對於這個看似精心計算的時間差,她自己的解釋是:「與民建聯15年的感情,又不是交惡而離開,是不容易的。」

不左不右不固定,吸引「液態水」選民

民建聯時代的陳曼琪,facebook專頁的發帖,大多是她在黃大仙選區的工作報告和活動海報,粉絲對象只限於黃大仙居民。退出民建聯後,她的facebook專頁開始花樣百出,着力展示不同形象:她穿着黑色長靴短褲在西貢的海鮮街牌坊下,擺出少女姿勢留影;三八婦女節當天手抱花束,相片描述為「其實我都有溫柔的一面」⋯⋯

她說自己從雨傘運動觀察到一個「新政治現象」:「部份支持傳統政黨的市民,因討厭政治爭拗,開始不再忠於舊政黨。另外還有一群未有表態,欠缺動力做選民的人,這兩批人有類似的特性,不是死硬的左或右,他們像液態水般沒有固定型態,隨着議題有不同的表態。因此他們需要的『貨品』也不可以有特定形狀,對政府不能總是讚或貶。」

從前我是一塊冰雕,現在遇熱融化成水。日後遇上各種的大型議題時,市民可以觀察我的流向。

陳曼琪

因此,陳曼琪定位自己是「流動的水」:「從前我是一塊冰雕,現在遇熱融化成水。日後遇上各種的大型議題時,市民可以觀察我的流向。」

「流動的水」要去向哪裏?人人都盯著今年9月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

記者問她是否有意參選今屆立法會選舉,陳曼琪答得圓熟:「如果有天覺得要借助某身份,完成理想,我也一定會做。」

她強調,她會集中精力處理中小型律師行協會的發展事務,也會繼續地區工作:「幸好我已經有16年的功力,現在有一個比較大的地區服務團體,東九龍居民委員會協助我的地區工作。」

協助陳曼琪的東九龍居民委員會與民建聯關係密切,前者的名譽會長、會長及主席均不乏民建聯中人。藕斷絲連,陳曼琪與民建聯如今的關係,她自己這樣回應:「我只是想撕下政黨的標籤,不等於要避忌黨派。」她坦承自己像一個長跑手。

「以前在民建聯,清晰看見既定的跑道,現在離開政黨後完全不知道可以怎樣跑」……「不是左又不是右,沒有固定跑道,連沿途有什麼風景、目標是什麼也不知道。」

立法會 香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