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黎汶洛:參選立法會升級「打大佬」

21歲的黎汶洛以「打機」形容參選立法會:「爭取民主就像『打大佬』,要贏先要儲Level。」


黎汶洛於立法會三樓教育廊。攝:盧翊銘/端傳媒
黎汶洛於立法會三樓教育廊。攝:盧翊銘/端傳媒

歌手何韻詩和黃耀明、藝人王宗堯、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等人,4月10日晚上來到位於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出席電影《眾志圍城》的首映禮,電影院外,閃光燈亮成一片,過百名記者擠在傳媒區,準備採訪這部電影的男女主角。

不過,這部長約2分鐘的電影主角並非演藝明星,而是新政黨「香港眾志」的核心人物:黃之鋒、周庭、黎汶洛和羅冠聰。

《眾志圍城》的英文名是「The Younger Games」,宣傳海報也仿照美國科幻青春電影《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由黨副秘書長周庭拉弓,如箭在弦,準備在爭取民主的「Game」裡「打大佬」。

沒想到,這場別出心裁的新政黨「首映禮」卻碰了釘。

首映禮上,創黨主席羅冠聰先介紹政黨成員定位,之後就交由創黨副主席黎汶洛發言,他一開口就向台下觀眾道歉:「有多少人來是預計看影片的?」觀眾紛紛舉手,他尷尬地笑了笑道:「其實我也想看影片,但因種種的限制,我們的影片未能通過電檢。」原來香港眾志準備的兩分鐘影片,未能按規定預早3個工作天送交香港藝術中心審核,因此無法在租用場地放映。

這已經不是這個年輕政黨惹出的第一單麻煩。政黨的英文名字「Demosistō」4月6日下午曝光,這個希臘文與拉丁文組成的用字已引來網民抱怨:「名字太離地了」、「把簡單意思複雜化」、「用英文輸入法根本無法打出來」⋯⋯

黨秘書長黃之鋒語音回答記者的3秒「真人教學」立刻被轉發出來,在網絡上熱傳,教市民如何讀「Demosistō」。

黎汶洛於4月10日晚上出席位於灣仔香港藝術中心電影《眾志圍城》的首映禮。攝:盧翊銘/端傳媒
黎汶洛於4月10日晚上出席位於灣仔香港藝術中心電影《眾志圍城》的首映禮。攝:盧翊銘/端傳媒

由「男二號」走到舞台中央

香港眾志自言是左傾的「運動型政黨」,以公投和非暴力抗爭,推動民間議政平台,實踐香港前途自決和民主治港。首映禮上只公佈了數名成員,除羅冠聰、黎汶洛、黃之鋒和周庭外,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舒琪會出任常委。

首映禮後,香港眾志一班核心成員見記者。羅冠聰和黎汶洛坐在台中央,黃之鋒和周庭坐在旁邊。各個傳媒記者約30條發問,大部份都聚焦黃之鋒和羅冠聰,黎汶洛只在記者會尾聲,帶領黨友為記者稍早前未能進入首映禮會場致歉⋯⋯

明眼人都看出新政黨的安排:因為黃之峰和周庭只有19歲,還未夠21歲法定年齡參選立法會,於是,香港眾志派出「升Level打大佬」的成員,是今年剛滿21歲的黎汶洛,出戰九龍東;及22歲的羅冠聰和舒琪搭檔,出戰港島區。

我不是很有政治明星味道的人,但我會證明不是只有政治明星,才能進入立法會。

黎汶洛

一直以來,黎汶洛在公眾眼中,都是「學民思潮」的男二號,在永遠是國際傳媒焦點的黃之鋒身邊,他不算是奪目的政治明星,此次卻要首批獨立出戰。

「我不是很有政治明星味道的人,但我會證明不是只有政治明星,才能進入立法會,或者做推動基層組織的工作。政治人物一定要相信人的價值,並非把自己的觀念或信念強加於他人身上。」黎汶洛承認自己不常面對記者,但說自己未來會盡力發言:「但我發言的方式並非只宣揚政黨理念,更是建立對人的關懷和接觸。」

由反高鐵、反國教走到立法會

2011年5月29日,16歲的黎汶洛與好友黃之鋒等一群中學生組成「學民思潮」,反對政府於中、小學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首度走入公眾視線的黎汶洛,比黃之鋒稍高半個頭,說話慢條斯理,與黃之鋒爽快的語調成強烈對比。

黎汶洛說自己參與社運,是受到菜園村事件的感召。「反高鐵時,我要寫通識科的研究報告,想瞭解社運對年青人的影響,由此認識了菜園村村民。」他以往接受採訪時這樣說。也是在那時,他認識了同樣關心菜園村的中學生黃之鋒。兩人越走越近,從反高鐵的思考出發,演化出行動,又在反國教的行動中,進一步醞釀出組織。

2012年8月26日,黎汶洛帶領同是中學生的戰友進行「2­3公里長征」,一連3日到訪全港官立小學,他們身穿白衣,眼蒙紅布,呼籲市民拒絕政府在中、小學推行簡稱國教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香港政府當時聲稱,希望透過國教科幫學生建立國民身份認同,社會則擔心國教是「洗腦」教育。

「長征」後的第2天,黎汶洛與其他學民思潮成員佔領政府總部,行動持續至9月7日,吸引了超過12萬市民加入包圍政府總部,最終逼使政府撤回國教。這是03年之後香港社運界罕見的勝利,學運界勝出一仗,用黎汶洛的比喻,也是他自己升Level的一仗。

2014年9月28日,香港人不滿政改方案,佔領立法會附近馬路。學民思潮是雨傘運動的主導者之一,但公眾一直記得的,也是鎂光燈下的黃之峰。

黎汶洛於金鐘添馬公園。攝:盧翊銘/端傳媒
黎汶洛於金鐘添馬公園。攝:盧翊銘/端傳媒

黎汶洛再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是一年半之後的區議會新界東補選。在雨傘運動之後,逐漸分道而行的傳統泛民與新生本土派,將香港的非建制陣營撕裂為兩塊。原陣營中的人,都在光譜的急速變動中,小心翼翼地尋找自己的位置。學民思潮由於是議題型團體,不強調清晰的政治綱領,在多次可能引發分裂的事件上都避開了表態,其成員也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被政治環境撕裂──直到新界東補選。

2016年初的旺角騷亂事件之後,當倡導暴力抗爭的本土代表梁天琦,與堅持非暴力原則的新生代泛民代表楊岳橋在2月28日的新界東補選中狹路相逢,本身也在醞釀轉型的學民思潮,成員的政治立場首次在媒體面前「分裂」。

黎汶洛是首個學民成員表態支持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在2月28日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當天,他甚至公開為楊助選。

此前,學民思潮曾發表聲明稱召集人和發言人不能公開表達對候選人的立場,確保學民立場中立。前發言人黎汶洛此時的公開表態,引起了不少爭議,未免干擾當時尚未停止運作的學民思潮,他大方宣佈退出學民。

雨傘運動時,以武制暴的意思是穿著保護裝備,但現在已演變為向對方還手……是否所有示威者都可接受這種層次的以武制暴?

黎汶洛

說到當時為什麼支持楊岳橋,他直言在大是大非的議題上需要站出來表達立場,而不是左右逢源。對他來說,新界東補選是個「立場分水嶺」,需要表態支持自己堅持的「非暴力原則」。

黎汶洛說,自己無法認同本土民主前線提倡的「以武制暴」:「以武制暴的定義和作用是什麼?還沒有統整論述,不能貿然採用。雨傘運動時,以武制暴的意思是穿著保護裝備,但現在已演變為向對方還手……是否所有示威者都可接受這種層次的以武制暴?這樣的行動,只會同時給政府和建制派口實,把你的行動與議題一次過邊緣化。」他認為,與其採取綱領模糊的以武制暴,不如在民間醞釀氣氛討論議題,透過罷工、罷市、罷課等途徑表達聲音。另一方面,他也認為「楊岳橋是泛民中比較有創新意識的」,值得支持。

這樣的理念原則,也是學民思潮解散之後,他和幾個核心人物為挺進立法會的新政黨香港眾志所明確的定位。

「非暴力是新政黨的原則,也是與本土民主前線最不同之處。」黎汶洛說,和本土派的合作模式可透過尋找「最大公因素」,以議題形式合作。至於與傳統泛民,他希望「新政黨在必要時,可以推泛民一把,希望他們也向前走,始終,大家都是守護民主、自由、法治的同路人。」

民主路上「打大佬」

2016年3月24日,黎汶洛接受端傳媒訪問,仍然是「學生哥」整齊髮型,一副黑框眼鏡,配襯着一臉稚氣。他與記者到立法會大樓內拍照。在這裡帶路,他駕輕就熟:「佔領時經常進來與議員開會嘛!」

我不是一開始立志從政,世代交替的時候,我沒有很大的家庭擔子,所以很自然便出來。

黎汶洛

黎汶洛出生於小康之家,是家中獨子。他現時就讀香港專業進修學校社會工作學系三年級,今年9月才正式註冊成為社工。多年的街頭抗爭令他意識到,無論議會外反抗聲勢多麼浩大,如果未能將聲音帶進議事廳,也無法在現有制度下逼使政府作出讓步。

「我不是一開始立志從政,世代交替的時候,我沒有很大的家庭擔子,所以很自然便出來。認識我的人知道,我立志是當社工,而當社工其中一個選項,是透過議會渠道表達自己的想法,工黨的張超雄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昔日的鄰家男孩,今天決志要成為議會新星。

「街頭、地區、議會工作,每項皆是參與政治不可缺少的途徑。以前在學生組織裡經歷過,從花生友(旁觀者)到參與者,然後再到組織者,而組織也分制度外的街頭和制度內的議會、公聽會,現在我們想把制度內外的力量結合。」黎汶洛說,香港眾志最想做到的是走進群眾。

黎汶洛於金鐘添馬公園旁扶手電梯。攝:盧翊銘/端傳媒
黎汶洛於金鐘添馬公園旁扶手電梯。攝:盧翊銘/端傳媒

整個訪問裡,他說了「充權」這個詞不下10次。他也至少4次提到自己最欣賞的立法會議員,是「街工」的梁耀忠:「泛民黨派中,由始至終堅持做『充權』工作的只有梁耀忠,他能推動真正的社區連結,例如政改方案討論期間,在葵盛東村放置投票箱,由街坊就政改進行公投。」如黎汶洛所說,2014年5月22日至25日,就在中央敲定香港政改框架之前,街工在葵青區及天水圍區擺設多個投票站,令3000多名市民可以投票表達特首選舉辦法的意見,其中超過95%的意見支持公民提名。黎汶洛希望,為市民「充權」也是新政黨的未來方向。

那為什麼不乾脆加入「街工」?黎汶洛笑笑:「如果我們進入泛民,所有創新的意念都會被蠶食。」他不屑今天的泛民為討好選民改變形象,而骨子裏依舊是拘泥成法。「他們現在表面上是聯合拉布,在立法會內積極發言,但對外仍然抗拒用上『拉布』一詞。他們還沒有跳出自己的『金剛罩』!」

香港眾志要打的不但是建制「大佬」,更是以「小弟」身份,攻堅傳統泛民主派中的「大佬文化」。

社區、中產、新世代?

香港眾志希望用街工、工黨的社區路線,繼承和發掘學民思潮中產、知識份子的支持者。黎汶洛壓低聲線對端傳媒說:「的確有泛民組織質疑,我們是否想吃掉他們的組織。」自言不會說「Soundbite」(電視新聞術語,形容精警發言)的黎汶洛,這時特別強調:「如果要我說一句『Soundbite』也可以,那就是『新世代不代表霸道,跨世代才是皇道』。」

以往學民思潮以中學生為主幹,是新世代的象徵,但香港眾志沒有刻意保留學民思潮的年輕化,反而招攬了19歲到60歲的跨世代成員,當中以學者、老師、文化人和社運人士為主。黨常委舒琪,正是文化界監察暴力行動組成員、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

「許多人說我們學生做事總是橫衝直撞,沒有準備,沒有背後的思想,其實只要與我們聊過天,便知道我們會接納不同的意見。」社會上常見指責年輕人一腔熱血不顧後果,黎汶洛也針鋒相對地一再強調他們的謙卑與成熟。

「香港眾志」是否真能如願吸納期待著民主派新面孔的選民,仍然未知。不過道路剛剛開始,風雨已經到來。黃之鋒與周庭4月4日在電台節目透露,為了接受市民捐款予新政黨,他們上月曾到匯豐銀行申請聯名戶口,卻因商業理由被拒。對此,黎汶洛一臉憂慮地對端傳媒說:「新政黨是成長中的幼苗,如果風浪太大就會折斷。」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