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英國石油公司結束贊助泰特美術館, 道德正在影響藝術生態?


英國石油公司(BP)近日宣布,將於2017年結束對泰特美術館(Tate)的贊助。攝:Peter Macdiarmid/GETTY
英國石油公司(BP)近日宣布,將於2017年結束對泰特美術館(Tate)的贊助。攝:Peter Macdiarmid/GETTY

英國石油公司(BP)近日宣布,由於「極度嚴峻的商業環境」,將於2017年結束對泰特美術館(Tate)的贊助。儘管有分析指,該決定與去年發生在美術館的抗議事件有關,但BP發言人表示,決定結束贊助與環保活動家的壓力無關,「他們有權自由表達觀點,但我們的決定並非受其影響。這是個商業決定。」

作出與泰特美術館結束合約的決定非常難。這反映了我們正面臨的極具挑戰的商業環境。

英國石油公司的英國區負責人 Peter Mather

去年夏天,一個名為「解放泰特」(Liberate Tate)的團體組織了一場佔領泰特美術館的活動。環保主義者們帶着睡袋、食物甚至廁所入駐美術館的渦旋廳(Turbine Hall),在大廳的地上塗寫包括聯合國氣候報告在內的警告語句,反對泰特美術館接受英國石油公司的贊助。抗議持續了25個小時,美術館不得不在第二天對公眾關閉了渦旋廳。

2010年6月28日,英國環保主義者抗議泰特美術館接受石油公司贊助。攝:Carl Court / AFP
2010年6月28日,英國環保主義者抗議泰特美術館接受石油公司贊助。攝:Carl Court / AFP

「解放泰特」曾多次組織類似的藝術抗議,2010年英國石油公司出現墨西哥灣石油洩漏事故時,抗議者們在泰特美術館將石油潑在一個全身赤裸的男性身上,象徵驅逐「英國石油公司的邪惡靈魂」。抗議者們甚至將事件鬧上法庭,2015年1月,在「解放泰特」的堅持和法律判決下,泰特美術館被迫公開了英國石油公司贊助的財務細節。帳目顯示,在過去26年中,泰特美術館每年可從英國石油公司獲得22.4萬英鎊的資助。

包括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和古根海姆美術館在內,世界上不少博物館都面臨着環保主義者抗議其與石油巨頭之間關係的呼聲。去年12月巴黎氣候大會期間,數百位環保主義者還曾聚集在羅浮宮,抗議其接受兩大石油商的贊助。這些抗議者包括來自美國的「佔領博物館」(Occupy Museums)、「並非替代項」(Not an Alternative)和英國的「解放泰特」等組織。大多數人站在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外朗讀宣言,另有10個表演者將油狀物質潑在博物館中庭,赤着腳在上面來回走。

近年來,人們越來越普遍地強調藝術機構的道德責任,不再將博物館看作是疏離的、上流社會化及政治邊緣化的機構,而視為全球資本權力網的參與者。

1969年,大都會博物館曾舉辦旨在吸引非裔美國人的展覽「我心中的哈林區」(Harlem on My Mind),整個展覽完全由壁畫式圖片、電影、文字和音頻構成,沒有任何當代藝術。許多參觀者認為,這種策展的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構成了對非裔美國人的歧視 。不少非裔藝術家隨後發起抗議,這次活動也在一定範圍內喚起了人們對於種族區隔的政治覺醒。

14
「解放泰特」團體累計組織了14次抗議泰特美術館接受英國石油公司贊助的活動。

聲音

我們見證了泰特美術館的成長和取得的成就,我們為曾經對此盡了一份力而感到驕傲。

英國石油公司的英國區負責人 Peter Mather

大約30年前,同樣的事情發生在煙草公司的贊助身上,今天又輪到石油產業了。當然,泰特美術館不會去傷英國石油公司(BP)的面子,不會說是因為公共輿論關心氣候變化,很多藝術家、館內成員和參觀者都反對這項充滿爭議的贊助,才會作出這個決定。

「解放泰特」成員 Yasmin De Silva

泰特美術館

泰特美術館(Tate Modern)是英國國立博物館,收藏英國與現代藝術,在英格蘭有四個據點:泰特不列顛(1897年成立、2000年重新命名)、泰特利物浦美術館(1988年)、泰特聖艾富思美術館(1993年)以及泰特現代藝術館(2000年),另外還有一個網站泰特線上(1998年)。泰特現代藝術館的建築物前身是座落於泰晤士河的河畔發電站。當初由建築師賈萊斯·吉爾伯特·斯科特(Giles Gilbert Scott)設計。1981年發電站停止運作。後來由瑞士建築師雅克·赫爾佐格(Jacques Herzog)和皮埃爾·德·梅隆(Pierre de Meuron)改變了它的用途。現在館藏有馬蒂斯(Henri Matisse)、畢加索(Pablo Picasso)及羅斯科(Mark Rothko)等大師的作品。(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獨立報衞報紐約時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