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異鄉人

陳慧小說連載 33:傷心賊

我真是與你們無干的,我是賊,而你們豐盈有餘,都是幸福的人。


1 林佳揣着「保羅紐曼」,仍在沉思。林佳其實並沒有大家以為的大膽與敢於冒險,他從未真正孤注一擲;如果他作出了無法回頭的決定,都只不過是時勢使然,將錯就錯。騰芳突伸手奪過手錶,轉身就跑。騰芳手腳輕巧如慣盜。林佳回過神來追出,大門洞空,騰芳已離開房子。門外幽暗中,隱約可見騰芳停下來向林佳招手,那眸子與皓齒,魅影一樣。

走出去就回不來了,林佳很清楚,他想,是她叫我的……。

都是一念之差。

2 林佳隨騰芳回到她的小房子去。騰芳很亢奮,像校規森嚴的女校高材生終於成功逃學。林佳陪着她高興,只是漸漸也露出了疲態。

二人倒在床上,騰芳問林佳,餓了嗎?林佳似在自言自語,呢喃着說,走的時候應該帶走焗爐裏薇拉為早餐預備的麵包……。

真是,靈巧如蛇;他好像還真的沒遇上過這樣一個能辨識他心思的女孩。

騰芳知道林佳後悔了。

轉眼天亮。二人沒睡着,無語,各自在心裏預演着連家各人發現失竊的反應。

騰芳一躍而起,說,我們去旅行吧,就看這手錶能將我們帶到哪裏去……。

林佳想,真是,靈巧如蛇;他好像還真的沒遇上過這樣一個能辨識他心思的女孩。

林佳說,能去多遠就去多遠。

騰芳打開電腦搜尋,說,最遠的地方,好,那就找對蹠點……。

林佳一下子沒聽清楚,對什麼點?騰芳再說一次,antipodes。兩個人的腳底反向相對,隔着地表與地心,地球上距離最遠的一點。林佳明白了。騰芳說,我們要去的地方是阿根廷的聖薩爾瓦多-德胡胡伊,北部,一個叫 Laguna de Pozuelo 的湖。香港的對蹠點就在那裏,那就是地球上與香港距離最遠的地方。

林佳終於也有了歡快的情緒,因為朦朧地感受到一絲希望——明明已經掉落到地心去了,或許真的可以從另一頭逃出來……。

3 林佳找上一些久未聯絡的人,那些人看着林佳掏出手錶都眼前一亮,只是沒人出價。最後他們叫他去找臘鴨頭。

你就像這些工程,佔地同時劫掠記憶。

林佳知道臘鴨頭,一個膚色臘黃乾癟又長得很高的男人,很多年前林佳就聽說過他的事情,他四處跟人說他患了癌症,於是大家都不好意思壓他的價,十多年過去,他還沒死。林佳從沒找過臘鴨頭。臘鴨頭專收賊贜。林佳不是不難堪的。

臘鴨頭的辦公室在蘇豪區,藝術畫廊似地,真品膺品放滿一室。林佳坐在接待處,正要端起咖啡喝,臘鴨頭就從裏間走出來,一個男人被擋在他身後,林佳從那步姿就認出那是小津。

4 離開連宅七日之後,林佳與小津又碰面了。小津明言沒心情跟林佳喝咖啡或啤酒,不過又有話要跟林佳說,最後二人去了海邊,無非是找一個可以說話的地方。此地現在毫無景色格調可言,岸邊都是工地圍板,不遠處泊滿了工程船隻,一片雜亂,百廢待興似地。雖說是海邊,海卻顯得遙遠。

小津說,你就像這些工程,佔地同時劫掠記憶。

林佳不停擦汗,天氣實在是悶熱。

小津問,你取錶的時候,有沒有看見櫃裏有隻 G-SHOCK?

錶面上印有食譜的塑膠手錶、叮噹手錶和 G-SHOCK,林佳都記得,因為跟其他的名錶太不搭調。

小津說,你別小看那隻 G-SHOCK,是專業版,防水防震防鏽防泥塵,那是我和小灰。謝謝你沒取去。

他明白連城的意思就是,「保羅紐曼」你即管拿去,讓我知道你有去處就好。

林佳無語,他知道小津生氣了,為連城生氣。林佳想,可見我真是與你們無干的,我是賊,而你們豐盈有餘,都是幸福的人。

小津取出一張旅行社名片遞給林佳,說是連城要交給他的,他要的,這位張經理都可以給他安排。林佳有點錯愕,不懂反應,小津晦氣將名片丟在林佳腳下,轉頭就走。

林佳蹲下拾起名片,忽然心頭一下湧動,掩面痛哭,竟傷心得站不起來。他明白連城的意思就是,「保羅紐曼」你即管拿去,讓我知道你有去處就好。他好像都不曾如此明白別人。

5 林佳直哭到太陽下山,渾身痠痛,然後就去了找那位張經理。

張經理有點像電影裏的英式莊園大管家,待林佳如上賓。

林佳像喝醉的人,有點滔滔不絕。他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來見張經理,他不見得就想讓這位張經理掌握自己的行程,他只是想跟人談連城。

最後林佳也讓張經理安排他和騰芳到阿根廷的行程;機票、食宿,還有當地導遊。

——只因為張經理說了一句:連先生如今最關心的事情,就是大家是否平安。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