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端傳媒奪得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前線·焦點2015》五項大獎


2015年10月15日, 佐敦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麥當勞, 午夜過後, 不少人於餐廳內留宿 。攝:葉家豪/端傳媒
2015年10月15日, 佐敦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麥當勞, 午夜過後, 不少人於餐廳內留宿 。攝: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舉行的《前線·焦點2015》攝影比賽今天進行評審,端傳媒勇奪五獎,其中攝影師葉家豪拍攝的「麥難民」圖片更榮獲「2015年度圖片」獎及「特寫組」冠軍圖片獎。

攝記協評審團認為這張拍攝麥當勞留宿者的照片指向了香港極為特殊的狀況,引人反思:「照片意涵豐富,有社會內容,雖然並非爆炸性的新聞事件,但照片呈現的事件有長遠性和深遠性,甚為耐看。」

2015年10月,一名年約五十多歲女子清晨在牛池灣坪石邨麥當勞被發現失去知覺,救護員到場後證實她已死亡。報導指她於清晨已到該麥當勞,身上只有數元,事件再次引起社會關注露宿者議題。得獎攝影師葉家豪憶述於事件後,他多次於凌晨時份到油尖旺區及深水埗區的麥當勞拍攝「麥難民」,他說:「當我以為某些較富庶區域或者沒有麥難民的蹤跡,其實不然。每間麥當勞都有麥難民,他們只是瑟縮於餐廳的角落,不易被發現。」他續稱,不少「麥難民」其實是上班族,他們穿著制服在麥當勞休息,只是無奈地棲身於麥當勞。10月5日,端傳媒刊出這輯影像故事《麥當勞之家》

另一幅由葉家豪拍攝的人物特寫照片則奪得「人物組」亞軍。照片攝於澳門,主角是澳門「金麟貴賓會」廳廳主何大志,發表於多媒體報導《澳門賭業大變奏》。這輯報導深入探討中國推行打貪政策後,對澳門賭業以及社會各階層的影響。在照片中,何大志吃著雪茄,細數賭廳如何由盛轉衰。

2015年10月8日,賭廳廳主何先生。攝:葉家豪/端傳媒
2015年10月8日,賭廳廳主何先生。攝:葉家豪/端傳媒

端傳媒攝影師盧翊銘及Billy H.C. Kwok亦分別於「一般新聞」及「圖片故事」兩組獲得優異獎。

端傳媒攝影師盧翊銘於2015年10月22日拍攝,特首梁振英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被投擲示威道具的照片,獲「一般新聞」組的優異獎。

2015年10月22日,特首梁振英到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大會時,有議員向他投擲示威物品。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5年10月22日,特首梁振英到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大會時,有議員向他投擲示威物品。攝:盧翊銘/端傳媒

另一位端傳媒攝影師Billy H.C. Kwok拍攝的港珠澳大橋工人的圖片故事《活在島上的外勞》則獲得「圖片故事」組的優異獎。這組影像拍攝於港珠澳大橋的巨型人工島,紀錄了100多名外省工人在炎夏中在這裏工作、休息、生活的點滴。

每天清晨,港珠澳大橋的建築工人乘搭接駁船前往人工島,全年無休,有的與家眷同住島上。
每天清晨,港珠澳大橋的建築工人乘搭接駁船前往人工島,全年無休,有的與家眷同住島上。
在港珠澳大橋的地盤裡,建築工人正在興建橋躉支架。
在港珠澳大橋的地盤裡,建築工人正在興建橋躉支架。
年輕的技工帶著行李,在人工島的碼頭等待船隻。因為各種原因,大橋工人流動率很高,他們有的回老家,有的找到一份更安全穩定的工作,同時,也有慕著「世紀工程」的名而加入的新血。
年輕的技工帶著行李,在人工島的碼頭等待船隻。因為各種原因,大橋工人流動率很高,他們有的回老家,有的找到一份更安全穩定的工作,同時,也有慕著「世紀工程」的名而加入的新血。
人工島上,工人帶著草帽裝嵌大橋部件,不分男女,日夜趕工。
人工島上,工人帶著草帽裝嵌大橋部件,不分男女,日夜趕工。
準備打橋樁的工人們,部分工人住在人工島上面的臨時宿舍,起床第一眼看見的便是港珠澳大橋的地盤,工人說,工作從未間斷。
準備打橋樁的工人們,部分工人住在人工島上面的臨時宿舍,起床第一眼看見的便是港珠澳大橋的地盤,工人說,工作從未間斷。
人工島的臨時宿舍由貨櫃一排排並列組裝而成,夏季颱風暴雨特別頻繁,設於戶外的臨時宿舍尤其受到影響,工人們正在加設帆布帳篷。
人工島的臨時宿舍由貨櫃一排排並列組裝而成,夏季颱風暴雨特別頻繁,設於戶外的臨時宿舍尤其受到影響,工人們正在加設帆布帳篷。
工人用起重機吊起建橋用的鋼支 。
工人用起重機吊起建橋用的鋼支 。
人工島面積約209公頃,面積相當於11個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工人在島上活動,時以摩托車代步。
人工島面積約209公頃,面積相當於11個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工人在島上活動,時以摩托車代步。
人工島的臨時宿舍由貨櫃一排排並列組裝而成,工人與其家眷起居生活均在島上,不時有小孩在宿舍外追逐,像個自成一角的島上社區。
人工島的臨時宿舍由貨櫃一排排並列組裝而成,工人與其家眷起居生活均在島上,不時有小孩在宿舍外追逐,像個自成一角的島上社區。
在島上沒有特別消遣活動,一些工人下班會親自買菜做飯,或者偶爾到海邊散步吹海風,又或與工友玩紙牌。
在島上沒有特別消遣活動,一些工人下班會親自買菜做飯,或者偶爾到海邊散步吹海風,又或與工友玩紙牌。
打麻將是其中一種晚上常見的集體娛樂,工人來自五湖四海,打牌規矩亦有所不同。
打麻將是其中一種晚上常見的集體娛樂,工人來自五湖四海,打牌規矩亦有所不同。
夏天烈日當空,在人工島上工作,工人們都會帶上兩三件衣服,晚上清洗,準備明天清晨再出發。
夏天烈日當空,在人工島上工作,工人們都會帶上兩三件衣服,晚上清洗,準備明天清晨再出發。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