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311日本核事故五週年:你敢吃來自福島的食品嗎?

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福島第一核電站原子爐洩漏,核輻射陰影籠罩日本。五年過去了,日本食品安全了嗎?


圖版顯示供選購的日本清酒的來源地,其中包括福島。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圖版顯示供選購的日本清酒的來源地,其中包括福島。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晚上七點的香港銅鑼灣時代廣場,人來人往。香港人Rachel Cheung和朋友剛在「清酒遊」展覽上挑選了12支日本清酒。作為曾經的米鄉,地震前福島生產的清酒曾經頗受酒友喜愛,這次「清酒遊」上也有不小的展位。

然而Rachel購買的十二支清酒中,沒有一支產自福島。

「有嚐過,覺得太甜,所以沒有買。我並不是品酒的行家,只是根據價格和味道隨意挑選了一些,」 Rachel在接受端傳媒記者採訪時說道,「其實我們對於清酒的產地並不是很在意,也不會因為核輻射刻意排除福島的清酒。」

維多利亞港的另一邊,九龍購物勝地九龍塘,歐陽卓劻正在超市日本零食區選購。對他來說,比原產地更重要的,是日本食物的味道、包裝和價格。「日本人做事都很仔細,所以覺得日本食品更加安全。」

距離歐陽不遠處,售賣日本牛肉的超市生鮮區售貨員張女士,聽到記者詢問是否有福島牛時,緊張地否認,「我們這裏沒有福島牛,沒有沒有,會有輻射的。」張女士回憶說,直到今年,仍有顧客詢問牛肉是否來自福島,需要解釋肉品無輻射,才能去除顧客的擔憂。

日本大地震後五年,香港人對於遭核災重創的福島所生產食品是否安全,感受不一而足:或毫不在意,或滿懷信心,或聞之色變。

五年過去了,產自福島的食品,究竟是否安全呢?

一名男士在超級市場選購食材。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一名男士在超級市場選購食材。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福島政府積極推銷 出口限制仍在

在福島縣政府官員的眼裏,自己縣內生產的東西,自然值得信賴。

在一場來港推介福島產品的記者會上,福島縣農產綜合中心所長小卷克巳說,「福島制定了比各國都要嚴格的輻射銫新標準。」

他表示,美國的全部食物中銫含量只要低於1200Bq/kg就可以食用,日本則把食物更細緻地分為一般食品、牛奶、嬰幼兒食品、飲料四類,標準則都低於100Bq/kg。核災後,福島產出的牛肉、米、蔬菜和加工食品會通過多次輻射檢驗。

「從生產者到檢查場,每一袋米都要經過檢測,低於日本衞生法中規定上限值100Bq/kg的糙米才能進入流通環節,但是通過的米還需要經過政府篩檢,篩檢不合格的米袋會被送往縣農業綜合中心進行仔細檢查,仍不合格的產品將廢棄,合格的產品才可以在市面上流通,」小卷說。

即使有嚴格的篩選檢驗過程,遭重創的消費者信心並不容易恢復。日本農林水產部農業物流通科的主幹國分健兒指出,3.11發生以來,福島的農林、水產品出口量鋭減八成。香港和台灣曾是福島農產品出口量最多的兩個地區,佔福島總出口量的八至九成。

香港食品安全中心從2011年3月12日起,加強監察來自日本的新鮮食物,並在零售層面抽取樣本檢測。除日本禁止出口的項目外,香港還禁止來自福島、茨城、櫪木、群馬和千葉的所有蔬菜及水果、奶、奶類飲品及奶粉。此外來自上述五縣的冷凍貨冷藏野味、肉類和家禽、禽蛋,及活生、冷凍或冷藏水產品必須附有日本當局所簽發的證明書。

而3.11發生至今,中國大陸仍禁止來自日本十個縣的所有食品進口。

香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曾表示,進口商須向食安中心提供來源地資料,以便食安中心監測食品是否來自日本受限制的五個縣。

翻查香港食物安全中心每日更新檢測數據,可以發現日本進口的茶產品中最容易檢測出微量的銫。「但它只是微量,並沒有超過我們的指引限值,」食環署工作人員告訴端傳媒記者。

市民選購來自日本山形的豬肉。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市民選購來自日本山形的豬肉。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指引限值

在食物輻射水平的標準方面,香港食物安全中心採用食品法典委員會有關意外核污染後食物內放射性核素含量的指引限值。放射性核素碘-131指引限值為每公斤100貝可;放射性核素銫-134指引限值每公斤1,000貝可;放射性核素銫-137,每公斤1,000貝可。

漢諾威萊布尼茲大學環境放射化學專家喬治·斯坦豪瑟教授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表示,由於銫在樹葉表面的沉澱只會發生在核洩漏後初期,這一過程實際上將只在事故後第一年有影響。在斯坦豪瑟看來,日本茶在現階段是十分安全的。

另據Stefan Merz和維也納科技大學(Vien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同事經過於2011年到2014年,檢驗福島當地近九十萬個食物樣本,發布於《環境科學與技術》期刊上的研究發現,2011年時,樣品中有3.3%超標,這些產品也被禁止流入市場。接下來一年,比例一度增高到4%,但2014年所檢測到的超標樣品已經下降到0.6%。

「整體而言,日本這個(超標)比例,已經從開始的0.9%,下降到了0.2%。」斯坦豪瑟指出。

與香港不同,美國禁止進口日本食品清單,全以日本自己的出口管制措施為藍本,本國並未新增管制。斯坦豪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日本的管制措施已經極為嚴格, 香港要求日本政府對特定進口食品簽發證明書的管制措施,在他看來是 「反應過激」。

福島酒入口香港流程。 圖:端傳媒設計部
福島酒入口香港流程。 圖:端傳媒設計部

翻土地削樹皮 福島是這樣去輻射的

為了說服外界福島產品已脫離核輻射陰影,國分健兒特別引用環境輻射量數據,表示福島大部分地區的輻射量,已經達到安全標準,甚至低於其他國家的部分主要城市。

然而端傳媒記者在查證過程中,發現國分健兒所引用數據,分別來自不同機構。國際數據源於國外志願者網站Safecast,用來對照的部分城市並非最新數據,與日本旅遊局JNTO發布的官方數據也相去甚遠。而關於福島本縣的數據,則來自福島縣災害對策總部。

對此福島縣相關負責人給出的解釋是,認為Safecast有高分辨率圖像和良好的連貫性,JNTO的數據則是來自不同國家的數個觀測站,因此不予採信。

姑且將環境輻射量這一具爭議指標放在一邊,關乎農產品質量的核心問題是——土壤輻射量。

據福島縣介紹,他們在土壤管理上主要依靠翻土,將表面的土與地下的土來回翻轉,或刮除表土,以及利用加鉀肥料,減少放射性元素銫在土壤中的浸透。

俄勒岡州立大學放射生態學者凱瑟琳希格利在接受Wire採訪時說,日本政府這一系列舉措合理。扒下樹皮、將表面幾釐米的土壤刮去,就是針對放射元素銫。銫屬粉塵狀,通過空氣傳播後會附着於樹皮、土壤表層、或者蔬果表面。如果動物吃了附有銫粉塵的食物,就會被感染。

「銫的形態很類似於肥料中的鉀元素,所以莊稼可能會錯將它當做營養吸收。但是,福島的土已經富含鉀,而且當地政府還不斷加入含鉀的肥料,銫因此就更不容易被這些蔬菜水果吸收。」

來自日本福島的清酒供選購。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來自日本福島的清酒供選購。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生產與生活 福島在掙扎中求存

農產品對外出口,是福島掙扎求存的關鍵。

災難發生五年來,福島復甦之路依舊漫長。福島縣政府對外宣傳冊中,大標題上寫着,「為了受災者的生活重建,福島縣將不留餘力投入之農林水產業的再生工作中。」

根據日本農林水產省提供的福島縣農業生產值數據,相較2010年,2011年災難發生時福島受到較大衝擊,生產總值從2,330億日元降至1,851億日元。兩年後,逐漸回升至2,049億日元。

但生活卻不能回到原處。自2011年以後,輻射已成為福島的標籤,提及福島時第一反應可能是輻射。災後斯坦豪瑟曾在福島生活了近六週。他說,距受災的核電站西南方向約40km的隔離區污染仍然嚴重,至今還是無人區。當地居民努力回歸正常生活,但是311的災後創傷難以平復。

一組數據道盡淒涼:福島政府提供的資料中,當地居民人口數從2011年到2015年減少了近10萬,其中0-14歲低齡人口減少了三萬七千六百人,14-64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了十萬五千多,而65歲以上的老齡人口增加了4.4萬,他們中很多人是獨居,家中年輕成員都遷走了。

65歲的松本節子(音譯)接受電視媒體採訪時說,家人已經遷離到不同的地方,「大災難發生之前,我們都住在雙葉,走路就可以到彼此家了。現在我們沒辦法那麼容易見面了。」

一對來自雙葉的母子,媽媽真紀(音譯)說,「我想回到我們深愛的家鄉,但是不行,那裏有太多的輻射了。雙葉是我出生成長的地方。我們再也沒辦法住在那,我感覺好難過。」

勞動人口的嚴重流失不僅意味著農產品生產將面臨人手短缺,也顯示當地居民仍對重建缺乏信心。根據日本《朝日新聞》(The Asahi Shimbum)與福島放送(Fukushima Broadcasting Co.)二月底的一次電話民調,當地約62%的民眾認為重建遙遙無期。

福島縣環境輻射劑量與世界主要城市對比圖。 圖:端傳媒設計部
福島縣環境輻射劑量與世界主要城市對比圖。 圖:端傳媒設計部

彼與此 淡忘與銘心

2011年3月11日的那場災難,對於整個日本來說,都是刻苦銘心之痛。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大地震五周年前夕舉行記者會,稱要在2020年東京奧運前振興東北地區的旅遊業。

「若沒有東北地區的復興,日本不能重生。在這永不動搖的信念下,我重申決心打造全新的東北地區,成為希望之地。」安倍晉三在記者會上表示。

他也強調會加快清理釀成核洩漏災難的福島第一核電站,但福島核電站運行方東京電力公司預測,完全清理至少要等到2050年。

由於核洩漏,當地居民都不敢食用附近海域捕獲的海產。漁業組織多番強調水產安全卻收效甚微,無法挽回消費者信心。

顧客在超市內品嚐來自世界各地的海鮮,當中包括日本福岡海域的生蠔。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顧客在超市內品嚐來自世界各地的海鮮,當中包括日本福岡海域的生蠔。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遠在千里之外的香港,從事日本水果生意超過15年的勞顏英,顯得比福島居民更有自信,因為她選擇相信政府。「現在我們都沒有在銷售福島水果,其他水果進港也都需要政府檢測。就我自己而言,因為政府做事十分小心,食用日本產地的食物自然也就放心。雖然核洩漏兩到三年的時候會有小小影響,但有很多香港人去日本旅遊其實都沒有事情,也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

超市清酒展的銷售人員Jenny IP 在接受端採訪時笑稱:「香港人其實都很健忘的,已經開始慢慢淡忘輻射了。」

記者走訪四間大型超市,只有一間有售賣福島食品,在查詢最新銷售數據時,超市負責人拒絕提供。

斯坦豪瑟將一切總結為,「對於輻射的恐懼與輻射本身一樣,具有危害性。」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